林絕頓時大聲道:“咳咳,幹什麼?打遍天下無敵手是吧,來來來,我先打得你兩稀里嘩啦再說。”

秦露露站直身體:“林哥哥,露露保證不會隨便傷人的。”

“這還差不多。”

林絕笑道:“走,回家睡覺。對了露露,這人是誰,和秦爺關係如何?”

秦露露答道:“他就是秦爺的殺手鐗,風一刀大師,也是我的師傅。不過我不太喜歡他,他太絕情了,經常鞭打我。”

蘇若雅鬆了口氣:“難以想象,露露這麼大的女孩,居然會是人人避之不及的殺手。”

林絕道:“有她和若兮在一起,我們多少可以放鬆一些。這小丫頭根骨不錯,是殺手的上等料子,早晚肯定有出息,若兮的安全有保障。”

蘇若雅:“你把我和若兮叫起來,原來是爲了露露的事。”

林絕:“露露和我們生活一段時間了,都有了感情。特別是若兮,一旦露露走了,肯定會傷心的。我原以爲這丫頭要逃,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

蘇若雅含情脈脈注視着林絕:“林絕你很棒,會照顧我和若兮的想法,對露露也很寬容,你是一個溫柔的男人。”

林絕老臉罕見的紅了。

他溫柔嗎?

很多人都可是視他爲魔鬼呢。

深夜,秦爺別墅中。

“地盤沒收回來,你還受了傷?”

秦爺看着臉上青腫的秦管家,一陣無語。

“就全大勇那慫貨,敢和我叫板?秦管家,你最近辦事能力,直線下降啊。”

聽着秦爺不滿的責怪,秦管家憤恨道:“那全大勇也不知是吃了大力丸還是怎麼的,居然帶着兄弟悍不畏死的和我們羣毆,就連那個安東尼也非常狂妄,真不知這兩人是不是不怕死。”

秦爺音量加重:“就算如此,我還派了高手和你一起去,你不會先制住全大勇嗎?”

秦管家眼神躲閃:“那位高手率先出手,也不知被誰就給放倒了,全程躺屍,撤退時還是我找人擡回來的。”

“蠢材,垃圾。”

秦爺忍不住大罵,“肯定是那個林絕乾的好事,媽拉巴子,這混小子一再令我吃癟。秦管家你放心養傷,風一刀大師今晚出關了,親自出馬去接回露露,順便結果了那個林絕。”

“大師他出關了,太好了。”

秦管家喜出望外,“我就說嘛,風大師的實力,絕不可能是那個林絕能應付的,露露小姐終於可以脫離魔爪了。”

突然,外頭的屬下闖了進來。

“秦爺,風大師他,他……”

秦爺皺眉道:“說清楚,風大師怎麼了?是不是帶着露露小姐回來了,還順帶拎着顆人頭。”

屬下哆嗦道:“不是的,風大師他,他快不行了。”

“什麼?”

秦爺刷一下站起身,怒吼道:“放屁,風大師怎會不行了?”

然而,秦爺的怒吼卻是一下就啞火了。

幾個屬下擡着沒了真氣的風大師,緩緩進入。

風大師精神萎靡:“秦爺,我的真氣一絲也沒有了,給我報仇,報仇啊。”

“怎麼會這樣?”

秦爺受的打擊不比風一刀少,面如死灰:“風一刀,你可是我求爺爺告奶奶才從上頭要來的王牌,你沒真氣了,我拿什麼縱橫這東海市,啊?”

秦爺瘋狂了,一把扯住風一刀的領口,咆哮起來:“你給老子起來,繼續戰鬥,繼續給我殺人,沒有你,我怎麼辦?”

風一刀原本就虛弱,被這麼一折騰,差點給搞死:“秦爺,你放開我,我不能呼吸了,放,放開我。”

秦管家見事不對:“秦爺冷靜啊,風大師快不行了,你快勒死他了。”

秦爺臉色陰沉得可怕:“既然沒有真氣,你比普通人還不如,我要你何用。”

他手上用勁,風一刀喉嚨荷荷作響,面色發紫,瞪着不可置信的雙眼,死不瞑目。

秦管家一下跌坐在地:“秦爺,你,你居然殺了風大師。”

秦爺喘着粗氣:“殺了又如何,這個狗東西一直就不太服管教,所以我才培養露露代替他,沒想到連露露也折損了。正好,他不行了,我就送他一程。”

秦管家一陣後怕:“可是,風大師可是上面的人,要是讓上面知道我們殺了他,那……”

後面的話他不敢說了,想想都可怕。

“怎麼,怕了?”

秦爺冷冷瞥了秦管家一眼,陰測測道:“幹我們這一行,榮華富貴唾手可得,但也要有好隨時去死的覺悟。給我站起來,好歹也跟了我幾十年,這你就怕了,廢物。” 秦管家被他嚇人的眼神震懾住,趕緊站起身。

秦爺露出一個令人心寒的笑容:“通知上面,風一刀大師被人弄死,請求他們派人來處理。”

秦管家卻沒感覺到放鬆,只是暗暗發抖。

秦爺,好狠的手段。

清晨,龍湖別墅。

“林哥哥,若雅姐姐,我們去上學啦。”


“姐姐,姐夫,我們走啦。”

秦露露和蘇若兮同時揮手打招呼,非常有禮貌。

蘇若雅笑道:“這兩丫頭,一夜之間,似乎都變懂事很多呢。”

林絕點頭:“心頭的疙瘩解開了,實力也恢復了,露露肯定高興。她高興,若兮也跟着高興。”

蘇若雅想起一件事:“對了,聽說龍子軒找人把方家的廠房給砸了,還竊取了方家的醫藥技術。這事鬧得很大,很多人都知道了。”

“這個龍子軒就是個蠢貨,遲早要吃虧。”

林絕聳肩,對此有些幸災樂禍,方宏駿那老東西應該暴跳如雷吧,都給人搶劫了。

蘇若雅看着趙雅發過來的信息,無奈道:“說曹操,曹操就到。龍子軒已經到集團了,想必是拿着技術,來和我們炫耀呢。”

“走,那就去看他怎麼炫耀。”

隨着蘇若雅走進蘇氏集團,林絕就見到龍子軒帶着一羣貼身保鏢,以及蘇浩。


“若雅小姐你來了,我已經拿到方家的醫藥技術,送給你。”

龍子軒非常的大方,把手上的U盤遞了過來。

蘇浩幫腔道:“蘇總,龍少可是花費了很大的精力纔得到這技術的,我們可不能什麼都不表示,就白白要過來吧。”

蘇若雅搖了搖頭:“對不起,這技術我暫時不能要。”

龍子軒皺眉道:“爲什麼不能要?這可是我龍少對你的一點心意,收下吧,只要和我合作,以後我還會帶給你更多的好處。”

蘇若雅還是拒絕:“龍少你自便吧,你這技術是搶來的,我們蘇氏可不敢要。”

“哼,怕什麼?”

龍子軒無比張狂:“在這東海市,我龍子軒想要的,有誰敢說不。你放心拿去用,方家要是敢說什麼,我要他們好看。”

“是嗎?龍少口氣未免太狂了些吧。”

林絕看不下去了,鄙夷道:“龍少你帶人砸了方家廠房,竊取人家寶貝技術,可是會被御龍集團不死不休的。”

“那又如何?”龍子軒不屑道:“方家父子都是軟蛋,我會怕他們嗎?”

“你或許不怕他們,但警察你總該怕吧?”林絕冷笑。

龍子軒傲然一笑:“不好意思,就算警察來了,我也還真不怕。”

林絕豎起大指頭:“不愧是龍少,就是霸氣,我算是服了。”

龍子軒更自得了,看向蘇若雅:“蘇小姐,收下吧。”

“對不起,還是不能收。”

林絕替蘇若雅做了回答。

龍子軒不悅道:“你不是都服了嗎?爲什麼還不能收?這是我對蘇小姐的心意,你無權干涉。”

林絕笑眯眯道:“當然不能收了,你這可是贓物,我們怎麼敢收。”

“你什麼意思?”龍子軒意識到林絕話裏有話,更不爽了。

“沒什麼意思。”林絕攤手道:“警察快來了,龍少你既然不怕,就和警察說吧。”

“你報警了?”龍子軒愣住,隨即冷笑:“原以爲你這個廢物女婿會識相,主動把蘇小姐讓給我,沒想到你居然報警了。”

他大笑起來:“哈哈,笑死老子,你以爲警察來了,就能替你做主了?蘇小姐我志在必得,你給我滾遠點。”

林絕大喝道:“龍少你太狂妄了,居然連警察也不放在眼裏,你眼裏還有沒有王法?”


“王法?我就是王法。”

龍子軒很享受林絕的失態。

他以爲林絕是無法了,想要藉助警察。

沒想到林絕卻是突然一笑:“你不怕警察就好了,我還怕你是個軟蛋,分分鐘認慫呢。”

龍子軒再次愣住,這個林絕,難不成是瘋了?

蘇浩跟着笑起來:“龍少威風,這傢伙必定是被你的霸氣給征服了。”

然而這時,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進來。

“你就是王法,你不怕警察,真是好狂的口氣。”

龍子軒轉身,有些疑惑:“靠,本少爺就是狂,你能咋滴?”

他越說越小聲,因爲他看清楚身後的人了,特別是那身耀眼的服裝。

警察來了。

林絕笑道:“聽說龍少你不怕警察,所以我特意爲你報了個警,接下來就看龍少你的表演,可不要讓我們失望喲。”

龍子軒這才反應過來被坑了,“混蛋,方家都不敢報警,你居然敢,好,原想着留你一條小命,現在本少改變主意了,我要弄殘你。”

林絕頓時害怕極了的表情:“警花姐姐,救命啊,這位龍少要弄死我,他無法無天,你一定要抓走他。”

姬絲飄恨得咬牙:“給我閉嘴,別以爲我還會聽信你的一片之詞。上次你騙了本小姐的事,我還沒給你算賬呢,來人,給我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