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看到方萌萌的表情,對著她笑了笑,然後向著樓上走去。

慕佩佩看到林洛上了樓,她的興趣也減了下來,對於周冬梅的講述,也是有一句沒有一句的聽著。

方萌萌看到慕佩佩的樣子,她站了起來,走到了周冬梅的另外的一邊,拉住了周冬梅的手,對著她說道:「阿姨,你喝點什麼,我去給你倒。」

「阿姨正好口渴,你就給我倒點開水就行了。」聽到方萌萌的話,周冬梅笑著對她說道。

方萌萌站了起來,倒了一杯開水然後走到了周冬梅的身前放在了她的面前然後又轉身對著林國兵問道:「伯父,你喝點什麼?」

「我什麼也不喝,你坐著吧。」林國兵聽到方萌萌的問話,笑著說道。

方萌萌聽到林國兵的話,又坐在了周冬梅的身邊。

看到方萌萌坐下了,慕佩佩笑著站了起來,看著周冬梅說道:「阿姨,你先和我表姐聊一會兒,我上樓看看,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

周冬梅現在是講興正濃,聽到慕佩佩的話,她對著慕佩佩點了點頭,然後又繼續和方萌萌講了起來。

慕佩佩對著林國兵又笑了笑,然後向著樓上走去。

走到了二樓,慕佩佩聽到周冬梅還在那裡和方萌萌講述著,她偷偷的笑了笑,然後推開了一間房間門,走了進去看了起來。

林洛來到了自己的卧室,隨手拿了一本書,躺在了床上看了起來。

還沒有看幾頁書,林洛卧室的房門就被人推開了,他急忙坐了起來,向著門口看去,慕佩佩笑容滿面的站在門口看著他。

看到慕佩佩,林洛感覺到自己的頭有點大了,他站了起來,放下了手裡面的書,看著她問道:「你來這裡有什麼事情?」

「我來看看你的房間呀。」慕佩佩笑著說道,說完了,她徑直走到了林洛的床邊坐了下來。

林洛警惕的看了一眼慕佩佩,問道:「你怎麼不和他們聊天了?」

「我聊得有點累了,想睡一會兒。」慕佩佩說著話,躺在了林洛的床上。 看著慕佩佩的樣子,林洛朝著她笑了笑說道:「你在這裡休息,我下去陪他們。」

說完話,林洛就快步的走出了卧室的門。

慕佩佩看到林洛快要出門了。她一下子從床上跳了下來,幾步擋在了林洛的身前。

林洛停住了腳步,看著慕佩佩。

慕佩佩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也看著林洛。

一時間,房間裡面的氣氛有一股別樣的曖昧在慢慢的升起。

「我就真的那麼討厭嗎?」慕佩佩看著林洛說道,臉上的表情就好象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沒有呀,你一個女孩子要在這裡休息,我只有離開了。」林洛看著慕佩佩說道。

「你給我講個故事吧,不然我睡不著。」慕佩佩突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拉住了林洛的胳膊說道。

林洛感覺到自己被慕佩佩拉住的胳膊碰到了一處有彈性的柔軟之處,一股想要繼續下去的想法在他的腦海裡面產生了。

這個想法讓林洛的行動有了瞬間的失態,他的胳膊甚至是無意識的動了動,但是很快的,林洛就清醒了過來,他暗暗地在心裏面把自己鄙視了一下,然後一使勁,把自己的胳膊從慕佩佩的手裡面抽了回來。然後他推開了慕佩佩,逃一樣的出了自己的卧室門。

看著林洛出去了,慕佩佩在原地愣了一會兒,然後轉身回到了床前面,坐了下來,看著門口小聲的說道:「膽小鬼。」說完話,她又躺在了床上,但是一會兒,她又坐了起來,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林洛出了自己的卧室,並沒有下到客廳去,而是在門邊上站了一會兒,然後來到了旁邊的客房,敲了敲門。

聽到吳磊說的「請進」以後,林洛推開了房間門,走進了客房。

吳磊並沒有睡覺,而是坐在房間裡面的椅子上,手裡面拿著一個鋼筆和一個筆記本,在上面寫著什麼。

看到林洛進來了,吳磊站了起來,看著他笑了笑。

「你在寫什麼呢?」林洛走到了吳磊的身邊,看著他笑著說道。

吳磊把自己手裡面的筆記本遞給了林洛。

林洛接了過來,看了看,上面寫著的是一些關於咋樣處置那些抓起來的小偷的方法。

林洛拿著筆記本仔細的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他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沖著吳磊點了點。

看完了吳磊寫的東西,林洛把筆記本還給了他,然後坐到了吳磊前面坐的那把椅子上,看著他笑著說道:「很好呀,沒有想到你還有這個想法?」

吳磊朝著林洛笑了笑,說道:「睡不著,有點想法就記了下來。」

林洛對著吳磊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吳磊又問道:「就這些想法嗎?「

「還有一些,但是還沒有想成熟。」吳磊說著話,撓了撓自己的頭。

看著吳磊的動作,林洛突然覺得很是親切。

又和吳磊聊了會天,林洛覺得這個吳磊還是挺有想法的,而且他的想法還很有特色。

「好了,你繼續想吧,我先出去了,今天晚上有件事情,你就在這裡安心的想,明天我和你去見兄弟們。」林洛終於站了起來,看著吳磊說道。

吳磊的聽完林洛的話,對著他點了點頭。

林洛出了吳磊住的房間。來到了樓下。

周冬梅和林國兵兩人還在向著方萌萌講述這什麼。

看到林洛下來了,方萌萌雖然在聽著周冬梅的講述,但是她的眼神卻是朝著林洛這邊看了過來。

「佩佩說是想要睡覺,就睡下了。」林洛看了一眼方萌萌,微笑著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方萌萌看了一眼他,沒有說話。

對於兒子突然下來打斷自己的講述,周冬梅很是不高興,在聽完兒子的話以後,她看了兒子一眼,又繼續開始接著剛才的話題給方萌萌講了起來。

林洛本來想坐下來聽聽媽媽在講什麼,可是這時候,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林洛拿出來了自己的手機,看了看上面的來電顯示,然後對著方萌萌幾人說道:「我去接個電話。」

說完話,林洛就拿著手機出了客廳的門,來到了別墅的院子里。

電話是黃毛打來的,他告訴林洛,百合帶著幾個人正朝著他住的別墅這裡趕來,剛才兄弟們給他報告以後,他就帶著幾個兄弟也向這裡趕來,那幾個監視百合的兄弟們也緊跟著百合他們趕來了。

聽到黃毛的話,林洛的心裏面升起了一股怒火,這個百合看樣子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她是真的要把自己殺掉才算完事呀。

一股殺氣從林洛的身上散發了出來,他掛了電話以後,進到了客廳裡面,看了看客廳裡面的三個人,想了想,有大步的向著二樓走去。

吳磊這時候還坐在椅子上想一會兒,在筆記本上寫上幾個字,突然他的房門被推開了,接著他感覺到先是有一股冷氣鑽了進來,然後林洛的身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股先進來的冷氣讓吳磊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

看到吳磊的樣子,林洛的心裏面暗暗地嘆了一口氣,畢竟,吳磊的修為還是有點差呀。

「吳磊,現在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馬上下樓,讓方萌萌開車,帶著我的爸爸媽媽還有慕佩佩,馬上離開這裡,等我給你們打電話,你在帶著他們回來,記住,一定要保證他們的安全。」雖然是感嘆吳磊的修為有點差,但是林洛還是看著吳磊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吳磊馬上站了起來,沒有問一句話,就和林洛向著自己住的房間門走去。

林洛和吳磊來到了他住的卧室的門前面,林洛停住了自己的腳步,然後對著吳磊說道:「你先下去,我馬上就下去了。」說完話,他推開了自己的卧室門,走了進去。

吳磊雖然有點奇怪林洛的動作,但是他還是很快的就下了樓。

慕佩佩躺在床上,懷裡面還抱著林洛睡覺枕的枕頭,小拳頭在上面使勁的砸著,嘴裡面還小聲的說著:「小氣鬼,膽小鬼,砸死你。」

林洛進門看到慕佩佩的動作,雖然自己的心裏面有著一股怒火需要發泄出來,但是他還是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聽到林洛的笑聲,慕佩佩這才發現林洛進來了,一時間,她的小臉漲得通紅,但是很快的她就恢復了正常的神色,看著林洛說道:「你知不知道女孩子睡覺的時候不敲門就闖進來是多不禮貌的事情嗎?」

林洛聽完慕佩佩的話,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看著她說道:「佩佩,交給你一個任務,我需要你現在帶著我爸爸媽媽還有你表姐開你表姐的車去一個好玩地方,而且這件事情需要你在兩分鐘辦妥,以後我會有很重的感謝的。」

聽到林洛的話,慕佩佩一下子從床上跳了下來,也不管自己沒有穿鞋子,而是看著林洛很認真的說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林洛看著慕佩佩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慕佩佩立刻穿好了自己的鞋子,向著林洛的卧室門口跑去。

看著慕佩佩的動作,林洛搖了搖頭,跟在她的後面也出了自己的卧室門。

樓下面的客廳,周冬梅已經停止了講述,四個人沒有一人說話,顯得很安靜。

慕佩佩跑到了客廳裡面,看到客廳裡面多了一個不認識的男子,她也沒有在意,直接的走到了周冬梅的面前,看著她說道:「阿姨,我表姐夫說要帶著你們去好玩的地方,現在就去吧。」

周冬梅不知道林洛這裡出了什麼事情,但是她也沒有問,在聽到慕佩佩的話以後,對著她點了點頭。

慕佩佩沒有想到周冬梅就這樣答應了自己的要求,於是她一把拉住了周冬梅的胳膊,向著客廳外面走去。

客廳裡面其餘的幾人也跟在了慕佩佩兩人的身後,出了客廳們。

慕佩佩拉著周冬梅來到了方萌萌的車前面,然後才想起了什麼,回身對著林洛說道:「表姐夫,我們去哪裡?」

「就去蓉城最好玩的地方。」林洛說著話,打開了車後門,讓周冬梅先坐了上去。

方萌萌看了一眼林洛,沒有說話,直接的坐到了駕駛員的位置上。

這時候,吳磊也讓林國兵上了車,然後自己也坐了上去。

看著幾人都坐到了車上,慕佩佩走到了林洛的身邊,小聲的說道:「不要忘記了你給我的禮物。」說完話,她拉開了車的前門,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蘭博基尼怒吼了一聲,就向著別墅外面開去,就在車子離開大門的時候,林洛看到了方萌萌帶著以後和關心參雜在一起的目光。

看著車子離開了,林洛回到了客廳裡面,搬了一把椅子出來,坐到了院子裡面一塊有陰涼的地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氣突然起風了,幾片樹葉晃晃悠悠的從別墅外面飄到了別墅的院子裡面,落在了林洛的面前。

林洛突然抬起了頭,看著外面大聲地說道:「既然來了,就不要躲躲閃閃的藏著了。」 林洛的話音剛落,他的院子的大門口就出現了五個人,為首的正是百合,而另外四人也是二十歲左右的女子,而且還是美女。

「林先生真是好雅興呀。」百合說著話,進到了林洛的院子裡面。

跟在百合身後的四個女子也緊緊地跟在百合的身後進到了院子裡面。

五人在離林洛還有四五米遠的地方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今天不知道幾位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林洛坐在椅子上沒有起來,而是看著百合問道,不過聽他的語氣就好象是和多年沒有見面的好朋友說話一樣。

聽到林洛的話,百合嬌笑了起來,笑完后,她看著林洛說道:「我來這裡是向你借一樣東西。」

林洛聽完百合的話,點了點頭,也笑著說道:「你是來借我的人頭的吧。」

百合聽到林洛的話,笑著對他點了點頭。

這時候,別墅外面突然出現了兩輛麵包車。

麵包車在大門前面停了下來,接著黃毛和齙牙先從車上跳了下來,緊跟著從車上又跳下來有十餘人,他們的手裡面都拿著砍刀,一個個殺氣騰騰的。

看樣子,黃毛和齙牙這次是把自己兄弟裡面最能打的帶來了,就他們十幾個人站在那裡,一股殺氣騰騰的味道就飄到了院子裡面。

百合好象沒有看到黃毛等人,而是對著林洛嬌媚的笑了笑,然後看著他說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林先生,就請你先欣賞下我們姐妹們為你表演的『天魔銷魂舞』以後你再去天堂報道吧。」

說完話,百合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把笛子,吹奏了起來。

隨著百合的笛音,她身後的四個女子突然脫去了自己穿著的外衣。

接著,四個女子突然張開了自己的小嘴,唱了起來,她們的身體,也隨著笛音扭動了起來。

站在大門口的黃毛看著這幾個女子的動作,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朝著身後的兄弟們揮了揮。

齙牙帶著自己的兄弟們大喊了一聲,舉著手裡的看到衝到了院子裡面,把五個女子圍在了中間。

就在這時候,百合吹奏的笛音突然變了,變得就象是女人在床頭的聲音,而那四個女子的舞姿也變了。

林洛只感覺到好象一個美女慢慢的向著自己走來,紅唇微張,以求的自己的愛憐。

林洛急忙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百合吹奏的笛音進到了自己的耳朵裡面。

林洛讓自己略有點激動的心平息了下來,然後他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這時候,林洛發現黃毛和齙牙還有他們帶來的兄弟們的臉上都露出了迷醉的神色,而一個跳舞的女子扭動著身體,來到了黃毛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黃毛的嘴角流著口水,在女子伸出來手的時候,他把自己手裡面的砍刀遞給了那個女子。

那個女子的臉上露著溫柔的微笑,但是她接過了黃毛的砍刀,去世毫不猶豫的把砍刀向黃毛的脖子砍去。

就在砍刀即將和黃毛的脖子來一個親密的接觸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女子的面前,他一伸手,扣住了那個女子的手腕,然後一使勁,那個女子的嘴裡面發出了一聲慘叫,砍刀掉在了地上。

就在這一瞬間,黃毛清醒了過來,看著擋在自己前面的林洛,還有掉在地上的砍刀和被林洛緊緊抓住手腕的女子,他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帶著你的兄弟們先出去。」林洛說著話,放開了那個女子的手腕。

黃毛這時候回身看了看自己的兄弟們,當看到他們的模樣,不由得大聲的吼叫道:「不要再看了,到大門口去。」

黃毛的這一聲大吼讓他帶來的兄弟們清醒了過來,然後都向著大門走去。

百合這時候也停住了自己的吹奏,那四個女子也停止了舞蹈,有一個走到了那個被林洛抓住手腕的女子,在她的手腕上仔細的看著。

等到黃毛帶著自己的兄弟們出了大門,百合這才微笑著說道:「林先生,有一句古話叫做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我們姐妹們排演這套『天魔銷魂舞』就是為你專門安排的,那些人是沒有服氣消受的,你就讓他們不要再看了。」

聽到百合的話,林洛點了點頭,對著百合說道:「既然你們這麼有雅興,那就請到裡面為我表演吧。」

說完話,林洛站了起來,對著大門口的黃毛說道:「你帶著兄弟們在那裡守著,沒有事情就不要進來。」

黃毛聽到林洛的話,大聲的答應了一聲。

林洛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大步的進到了自己的客廳裡面。

百合看著林洛的身影,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也跟在他的身後,進到了客廳裡面。

那四個女子也跟在百合的身後進到了客廳裡面。

站在大門口的黃毛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齙牙一眼,低聲的說道:『這幾個女人有點古怪,不知道林哥能不能對付?「

聽到黃毛的話,齙牙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這時候,一陣悠揚的笛聲從林洛家的客廳裡面傳了出來,一會兒,笛聲又變了,變得就象是春天的時候,和自己準備歡好的情人的呻-吟聲。

黃毛聽到這個聲音,不由得感覺到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有了反應,他急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兄弟們。

兄弟們包括齙牙,臉上都露出了猥瑣的笑容,甚至有幾個傢伙的口水已經流了出來。

黃毛不由得大怒,抬起自己的腳狠狠的揣在了齙牙的腿上,然後看著兄弟們大聲的吼道:「都給我把耳朵塞上。」說完話,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在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包餐巾紙,拿了兩張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果然,雖然笛音還能夠穿戴耳朵裡面,但是它的誘惑已經沒有剛才那樣明顯了。

兄弟們也紛紛的從自己的口袋裡面尋找著塞耳朵的東西,有幾個沒有找到東西,聽到笛音,又是陷入到了石化的境界。

黃毛走到了那幾個沒有塞住耳朵的兄弟們的面前,一人給了他們一腳,然後把自己手裡面的餐巾紙毫不猶豫的向著他們的耳朵裡面塞去。

齙牙在挨了黃毛的一腳以後,雖然感覺到一陣巨疼從自己的腿上傳來,但是他還是急忙在自己的口袋裡面尋找塞住耳朵的東西,可是找了半天,沒有找到任何的東西,他索性坐在了地上,脫下了自己的鞋子,然後把一隻襪子脫了下來,一使勁,把襪子撕開了,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雖然有一股股的腳臭味道從自己的耳朵那裡向著自己的鼻子散發過來,但是襪子塞著耳朵的效果就是好,基本上是聽不到笛音了。

齙牙不禁為自己的創意所驕傲了,但是這時候他卻是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他朝著自己的身邊看去,剛才還圍在自己身邊的兄弟們現在都離他遠遠的,並且一個個都捂著自己的鼻子,用看大猩猩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齙牙沒有好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們,然後對著他們做了個鄙視的姿勢,就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不要說,聞久了,這個飄過來的味道還真的很不錯。

看著齙牙的動作,兄弟們離他又遠了一點,而且幾個兄弟直接的蹲在了地上發出了嘔吐的聲音,就連黃毛也覺得自己的胃裡面好像要翻江倒海了。

不過經過齙牙的味道的熏陶,黃毛和兄弟們的注意力倒是轉移了一些,那個笛音的誘惑也就好象消失了。

就在這個時候,笛音突然消失了,接著一聲慘呼從林洛的客廳裡面傳了出來,接著客廳的門被打開了,百合帶著自己的四個女子走出了客廳,滿臉笑容的向著跟在她們身後出來的林洛說道:「多謝了,我們先告辭了。」

說完話,百合帶著四人大步的向著大門走來。

黃毛幾人看了看站在客廳門口的林洛,都把自己手裡面的砍刀舉了起來,只要林洛說上一聲,這些砍刀就會毫不猶豫的向著百合幾人砍去。

林洛沒有說話,只是站在那裡看著百合幾人走出了大門,然後他轉身回到了客廳裡面。

黃毛和齙牙互相看了一眼,兩人急忙向著客廳跑去。

剩餘的兄弟們站在原地,舉著砍刀,任憑著百合五人從自己的砍刀旁邊走了。

客廳裡面,林洛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對於進來的黃毛和齙牙,他也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對著他倆說道:「帶著兄弟們在外面等著。」

黃毛和齙牙聽到林洛的話,又看了看客廳裡面所有的物品沒有絲毫的凌亂,現場也沒有任何的打鬥跡象,他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又出了客廳,招呼兄弟們來到了客廳門口守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