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妍話音剛落,只見那大漢已經被踢出戰台,速度之快無人匹敵。

「沒想到妍兒這麼快便踏入了靈武境。」林政心中暗道,但是有轉過頭看了看龍奎,此人晉入靈武境已有多年,現在實力都是靈武境五重,恐怕會對妍兒不利。

林政擔心著,但是龍奎心中算是樂開了花,然後目光再度轉向凌浩,殺意吞吐,勢要擊殺凌浩。

「好小子,你等著你那女友和那魔獸我等一下就替你收了!」龍奎心中惡狠狠的暗道,絲毫不把凌浩放在眼裡,他的自信同樣滿的快溢了出來。

「小女子已經戰勝一人,不知道還有哪位英雄看上了我。」林欣妍掩嘴輕笑,動作輕快活潑。

「我看上你了!」這是一個藍袍少年出聲喊道,同樣的他的目光從龍葵身上掃過,他是個煉丹師,絲毫不怕龍奎報復,要知道煉丹師的號召力可不是一般的厲害。

藍袍少年踏上戰台,龍奎眼神緊緊盯著。

「林家大小姐!請賜教!」那少年抱拳說道,然後強橫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一眼便能觀出,此人也是和林欣妍一樣剛入靈武境不久。

「強敵!」林欣妍心中暗道一聲,然後陡然身體消失在原地,向那藍袍少年攻去。

「獸火!」眾人紛紛驚呼,那少年手中忽然出現一藍色妖異火焰,一眼看出那是獸火,恐怕很強大。

「這少年是個煉丹師!」龍奎腦中首先閃過這一想法,因為只有煉丹師才會普遍的用獸火煉丹。

「煉丹師!」林欣妍眼中露出訝異的眼神,眼前這藍袍少年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竟然是煉丹師,想必天賦了得。

林欣妍心中這樣想著,但是忽然下手更狠了!

就算是煉丹師那也要配得上她才行!林欣妍這樣想著,一道道紅色殘影從藍袍少年身邊飄過。

獸火滔天!林欣妍不懼,在她手中逐漸有著武氣凝聚。

「縹緲掌!」林欣妍的嬌喝一聲,然後只見一道無形的危險波動從她手中綻放。

一掌轟出,那藍袍少年毫無懸念的被轟了出去。

「林家大小姐實力驚人!佩服!」那藍袍少年站起身來,抱拳對林欣妍說道。

眾人紛紛驚駭的看著林欣妍,這才是真正的林家大小姐?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好吧,那是自然,讓我先找找看有沒有適合你現在的武技。你自己先感受一下蛻凡九重的境界吧。”炎生說道。

蕭青山心裏想道:“這《星空》上記載道,練到蛻凡前幾重可強化體質,身體力量、速度都能達到很大提升,而達到後幾重時,更是能內視。達到九重後便可以吸收天地元氣在身體皮膚表面形成薄薄的戰衣!”

也就是蕭青山深具先天霸體,又在因緣巧合之下誤食小獸的火雲果淬鍊了體質激活先天霸體後而能承受住!換做一般武的武者絕對會暴體而亡。

迫不及待的蕭青山急忙盤腿而坐靜氣凝神,果然身體的各個部位在腦海中展現無遺!

“咦?,怎麼會沒有發現武者之晶?仔細觀察後,只見在體內氣海處。有一核桃大小的由天地元氣形成氣旋在緩緩轉動着。而天地元氣則源源不斷的身體各處匯入體內氣海。哦原來是這個樣子!倒是我有點大驚小怪了”。

弄清楚體內狀態的蕭青山,想到蛻凡九重後可以形成戰衣!不由心中一動,體內氣旋運轉起來,天地元氣便向身體表面各處散去。看着因爲一番惡戰後身上破敗不堪的衣衫,只剩幾塊布料遮住要害處。頓時感到一陣大窘。

“還好沒人!不然我可丟人丟大發了”雖然地處山谷沒有人煙,蕭青山還是下意識的四處看了眼說道。只見有一薄薄的氣層覆蓋在他裸露的身體皮膚表面,如一層透明衣服般。正想找什麼東西試試戰衣能達到什麼防禦地步的蕭青山頓時苦笑不已。

“誰說沒有人?你小子當我不存在麼?!”炎生憤怒的看着搖頭苦笑的蕭青山說道。

“那個,什麼。師傅啊,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明白的。呵呵…..”蕭青山尷尬的撓着頭道。

“哎,看你這樣子啊,來接着。”炎生望着正在尷尬不已的徒弟說道,隨手扔向蕭青山一件黑色長袍。

蕭青山伸手接過黑色長袍,轉身穿上。黑色的長袍處在蕭青山身上顯得稍有些大,不過他肩膀寬大倒也能穿得起來。身着一襲黑袍的蕭青山顯得有些嚴肅冷酷,當蕭青山略帶討好的話語響起時卻頓時消失。

“謝謝師傅!師傅啊,您看我這蛻凡九重境界也瞭解完了,是不是呵呵….”

“你小子啊!總忘不了佔點小便宜。這卷武技便給你吧,現在倒也比較適合你用”隨手一揮,一股天地元氣包裹着一片玉簡向蕭青山飛去。

“黃階武技劈空掌!不是吧師傅?我還想您老怎麼不也得給個玄階武技吧,這也太小氣了點吧”蕭青山哭喪着臉道。

“確切的說這武技是分爲天地玄黃。然而每階又有高、中、低之分,功法亦是如此!”

“哎傻小子!別看現在是黃階武技,實際上它應該是天階高級武技!只不過現在是黃階高級罷了!”

“天階高級武技!還是能進階的武技?!那豈不是堪比古武技了?”蕭青山震驚不已的道。


“那倒不至於!還是有一定差距的,這劈空掌練到大成後依次是玄階高級武技裂空掌、地階高級武技撕空掌,最後纔是天階高級武技大羅天雲掌!以後還要你自己慢慢體會纔是啊”炎生語重心長的說道。

“是!師傅!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蕭青山凝重的向炎生俯身說道。

“好!有你這句話!爲師就放心了”看了一眼還在沉睡的小獸後炎生又對蕭青山問道:“這小獸你是怎麼遇到的?”

蕭青山隨即把怎麼遇到小獸的情景詳細的向炎生敘述一番後看着炎生擔心的問道:“師傅,它沒什麼事吧?”

炎生靜靜地聽蕭青山講述完,也不做多說。沉吟道:“沒事,我剛纔只是稍微的幫了它一把,它醒來後你自會明白。剛纔耗費了太多靈魂力量,我還得回菱星裏靜養。記得以後好好對它!”

隨着話語的落下,炎生消失在蕭青山眼前。輕手撫摸着胸前的玉墜菱星,蕭青山在心裏道:“謝謝師傅!您放心吧,您所說的一切我會謹記的!”

看着正在熟睡的小獸,蕭青山感到心裏一暖。自言自語的說道:“謝謝你!現在就只有你我身邊了。”雖然心裏對小獸到底是什麼來路而感到不解,但蕭青山卻從未把小獸看作是什麼動物!

在他心裏一直把小獸當做自己最親近的“人”看待,養育自己的爺爺去世後他無意中碰到小獸後。深感和它同病相憐的蕭青山便對小獸關心愛護不已,常常獨自一人跑到後山去,很大原因也是因爲小獸。

在後山常常對着小獸自顧自得說着一些話語,有些話語甚至對連林婉君都不曾說起過。

說到這蕭青山在心裏想到這所發生的一切:“林婉君遠去拜師,熟悉親近的村民們慘死。玩世不恭的蕭叔,自己迷離的身世。從小佩戴的菱星玉墜,神祕的炎生。霸道的功法,還有從炎老口中提起過消失的武祖!”

“看來以後的生活會很精彩啊,以前的我不能修煉所有的事情只能順其發展。不過現在既然有這樣的機遇,那麼就讓我來掌握自己的人生!解開這些迷霧”

“周頭,這都過去好幾天了。恐怕那小子早就被野獸啃得連骨頭也不剩了吧?真不明白二當家的怎麼想的,還讓您帶我們來搜尋一下。”一個賊眉鼠眼的山匪抱怨道。

“別廢話!二當家的說什麼就做什麼是了!小心讓二當家的知道後,你小子就自求多福吧”周興邊吩咐眼前的三個山匪繼續搜尋邊訓訴道。

同時在心裏想到:“二當家的如此重視那小子也未免太小心了點吧,不過爲什麼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呢,哎!就算那小子不死他還能翻起怎樣的風浪。”搖搖頭便不再多想。


“周頭!前面有一個山谷!應該就是山崖下方。”

“好!前面帶路,一起去看看”

錢豹自從回了黑虎山後,這幾日來總是心神不寧。思來想去還是不放心一雙鬥雞眼整天跳來跳去,便招來周興吩咐帶幾個人去山崖下搜查確定一下。

這幾日來小獸仍自沉睡不醒,蕭青山略微着急不過想到炎生說的話後,放下心來也就不再去操心小獸。閒來無事間就修練起劈空掌,短短几日體內氣旋竟又大了幾分。而劈空掌也進展不錯,一掌下去大腿粗細的樹木更是毫不費力的倒下。

聽見有人靠近山谷,蕭青山看了一眼在灌木叢邊沉睡的小獸不容易被人發現後。迅速的躲避起來靜靜觀察着走入谷內的幾個人。赫然發現走在前面的正是山匪頭目周興!

蕭青山心裏想道:“好!來得好啊!今天我就拿來你開刀!”

走在前面的周興環視山谷見有人生活過的痕跡,正要四下打探時!耳旁陡然間傳來幾聲慘叫!轉過身來的周興見到了一個自己十分想見而又不想見到的人!正是身着一襲黑色長袍冷冷盯着自己的蕭青山!

“你小子還沒死啊?大爺再讓你死一次!再嚐嚐我鐵砂掌的厲害!”驚愕的周興立馬鎮定下來惡狠狠的說道。

“來吧!”一句話!兩個字!冷冷的從蕭青山嘴裏說出來。

聽着蕭青山冷的不帶一絲人情味的話語,雖然是中午的烈日還懸在頭頂上方,但仍然忍不住讓周興感到一絲寒冷!被蕭青山這股冰冷氣息壓抑的周興再也忍受不住,狂吼一聲向蕭青山襲來!


黃階低級武技鐵砂掌!砰!一聲悶響過後,身爲武者中期的周興愕然的看着眼前挺直身軀巍然不動的蕭青山驚恐不已!

口中喃喃念道:“怎麼會這樣?不可能!不可能!這這竟然是隻有武師初期纔有的元氣紗衣!我不相信!”這才幾天的時間難怪周興會如此慌張。

不知底細的周興錯以爲蕭青山體內氣旋凝聚在先天霸體上的戰衣,是元氣紗衣。纔有此驚訝!

“這種感覺真是不錯啊!”初次體驗到戰衣所帶來的強悍防禦力,蕭青山在心裏滿意的想到。


冷冷盯着眼前錯愕不已的周興,蕭青山喝道:“受死吧!”

黃階高級武技劈空掌!揮手而出!只見蕭青山體內氣旋急轉,元氣從體內源源不斷的匯聚到手上!竟隱隱夾雜着一絲因手掌急速劃過空中而帶起的呼嘯聲向周興頸上砍去!

“不!….”

“有什麼未說完的話,留着下輩子再說吧!”蕭青山看着躺在地上雙眼怒睜,尚未完全明白過來發生什麼事便死去的周興冷冷說道。

“準備承受我復仇的怒火吧!”一襲黑袍的蕭青山負手而立,望向遠處的羣山說道。

“你、你好!”在蕭青山腦海中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略顯膽怯弱弱的說道。 林欣妍實力強大,雖然是剛入靈武境不久,但是戰力簡直是可怕。

「好可怕的女子!」李逍遙感嘆道,在他這個實力的時候恐怕還沒有林欣妍可怕。

「天賦了得!」凌浩也是心中暗暗驚嘆一聲,此女天賦絕對是可怕至極,要是在哪個上等王朝恐怕早被某個宗門幫派給挖走了。

「小女子依然沒有遇到如意郎君,敢問各位英雄有沒有看上我小女子的。」林欣妍笑問道,但是眼中鋒芒畢露,此女絕對不是個普通角色。

聽得此話,眾人紛紛都是不自覺的退縮了一步,此女現在在他們眼中依然是那麼美麗,但是林欣妍的實力卻讓他們害怕。

一時間眾人都沒有說話,林家戰台周圍陷入了一片寂靜。

「哈哈哈……林欣妍對吧!呵呵,我龍奎看上你了!」眾人一片寂靜,只聽那龍虎幫大當家龍奎突然的大聲喊道,讓林政的面色陡然一變,變得難看起來。

「踏!」

龍奎踏上林家戰台,站在林欣妍對面,四目相對,龍奎色眯眯的眼神讓林欣妍的眼睛中掠過一絲殺意。

「龍大當家!小女子比武招親還望大當家不要攙和!」林欣妍臉上笑著,心中卻是忿恨!眼前的龍奎看上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她不從,這龍奎就對林家威逼,壓迫。

「攙和!呵呵,林大小姐說笑了,我是真的看上你了!」龍奎大笑,「在我龍奎眼中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只不過是我給你林家面子,才沒有動手搶你,所以今天借著你林家比武招親,向眾人宣布,從現在開始林欣妍就是我龍虎幫的壓寨夫人!」

此話一出,眾人心中都是一顫!這龍奎好生不要臉,還未答應便先說林欣妍是他龍奎的女人。

「好大的口氣!」有一人微微出聲,眾人聽得清清楚楚,都向那說話之人望去。

此人乃是一青年,背後負著一柄玄鐵重劍,長發飄逸,看起來實力頗為不凡。

「你說什麼?」龍奎目露寒光,盯著青年。

「我說你好大的口氣!」青年對龍奎大喊,絲毫沒有將龍奎放在眼裡。

「你叫什麼?」龍奎眼中寒光吞吐,他要當著林欣妍的面擊殺這位青年。

「尚立。」親年已經準備要動手了,身後玄鐵重劍握在手中,劍氣滔天!

「尚立!好一個尚立,你想要怎麼死。」龍奎惡狠狠的盯著尚立。

「死!果然是口氣好大,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配得上林小姐。」親年重劍劈向龍奎,劍意恐怖無比。

「霸龍拳!」龍奎一拳轟出,看似毫無力量,實則威力滔天。

「重劍,破。」親年重劍劈向龍奎的重拳,兩者相撞,戰意滔天。

「實力還不錯,不過只是如此的話,恐怕你今天死定了。」龍奎身上的氣息陡然爆發,如同一座火山,吞吐著岩漿般的力量,一拳重重的砸出,將玄鐵重劍砸成碎片。

然後又是一拳轟出,直接砸在尚立身上,親年身上的衣服陡然炸裂成碎片,親年身上溢滿鮮血,胸口被轟的向下凹了一點。

然後龍奎又不準備罷休,重拳想再度打在尚立身上,但是在人群另一邊一道恐怖氣息瀰漫而出,直接威脅這龍奎。

「住手!」人群的一邊一道大喝聲傳出,順著聲音看去這大喝之人乃是李逍遙。

龍奎彷彿沒有聽見李逍遙的話,重拳沒有停止,直接向尚立胸口砸去,沒有停頓。

「叫你住手你沒聽見!」李逍遙瞬間出現在尚立面前,一隻手掌緊緊的抓住龍奎的重拳,彷彿在抓著一個嬰兒的手一般,更本沒有用力。

「什麼人,好可怕!」眾人驚駭的看著李逍遙,就連林欣妍也是眼神陡然一變,好恐怖的少年。

「你是誰?」龍奎眼神深處充滿了恐懼,眼前的少年太可怕了竟然一隻手掌便接住了自己的重拳。

「我?你殺我義兄,居心何在!」李逍遙將尚立護在身後,古井無波的看著龍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