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凌知道對方是在擔心自己,他心裏感覺到了一些暖意。

即使兩人是第一次見面,同爲龍組成員,對方也向自己釋放了濃濃的戰友之情。

不愧是玫瑰介紹的人,確實值得一交。

林凌對這個潛伏在國外的龍組成員很有好感,但他也不想讓對方跟着自己去冒險。

這件事情是自己與那羣僱傭兵之間的仇怨,他自己去解決就好了。

這個人能夠在俄國潛伏下來不容易,不應該因爲自己而冒風險。

“謝謝你,不用了,你能夠給我提供這份圖紙已經很不容易了,這些就已經足夠,接下來的事情,就讓我自己來處理吧。”林凌很誠懇的說道。

“你真的不需要幫助嗎?或者我在外圍接應你?”那人還是有些不放心。

他能夠理解林凌,所以不會去試圖勸說讓林凌放棄,只是再三表示,願意幫他一起去基地。

林凌推脫再三,終於把對方勸住了。

“你在這裏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打算今晚就出發去基地,現在還有一些時間,我們還是討論一下具體的基地內的情況吧,你還知道一些什麼其他的消息嗎?”

林凌把話題轉到基地的具體事情上,對方也就不再說要一起去的事了。

那個龍組成員看了看時間,說道:“現在已經很晚了,今天晚上就算了吧,多等那麼一天也不會耽誤什麼事情,不急於一時的。你剛下飛機,現在也不是體力最好的時候,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休息一下,明天晚上再去。”

這樣也可以,林凌想了想,確實,都已經趕到這裏來了,那羣僱傭兵的基地也不會跑,自己就多休息一天,養足精神再去。

又討論了一下關於那個基地的具體情況後,兩人便各自休息了,到了第二天晚上,林凌已經把那個基地裏已經探聽到的情況都記熟後,就獨自一人去了位於荒郊野外的一處廢棄工廠。

這個工廠佔地面積不小,這裏本來又是一個地廣人稀的國家,郊外那地方更是空曠的很,往往走半天都看不到什麼人煙,遠遠的,就看見一處廢棄工廠矗在那裏。

工廠的圍牆看着破爛,但還是頑強的立在那裏,林凌知道,那只是外表看起來破爛而已,地內其實經過了加固。

而且就在那破破爛爛的大門裏面,不知道設計了多少個機關和陷阱,一旦有外人闖進去,觸動到他們的陷阱的話,就很有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個工廠早就已經被廢棄,周圍又沒有什麼人煙,就算是死在這裏,估計也沒有什麼人會知道,這羣僱傭兵可真是選了一個好地方啊。

不,也許事情正好相反,也可能是因爲這羣僱傭兵佔據了這個地方,纔會把這裏搞的沒有人煙。


反正不管是什麼原因,今天林凌一定要把這裏搞個天翻地覆。

他的眼睛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對於這些人,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根本就沒有放輕腳步,林凌大大方方的走了過去。

從之前的情報中已經知道,這個廢棄工廠裏有着無數的監視設備,就周圍這麼空曠的地方,他就是想躲也躲不了,絕對是毫無保留的出現在對方的監視鏡頭裏,所以還不如這麼大大方方的來叫門呢。

“啪啪啪!”

叩響了已經生鏽的鐵門,林凌靜靜的等待着。

不久之後,鐵門哐啷哐啷兩聲打開了。

“你是什麼人,來這裏做什麼?”

門後忽然傳來這樣的聲音,但卻沒有顯示出人影。

林凌看了一眼,不知道這聲音是從掛在門後柱子上的喇叭裏傳出來的。

“竟然是這樣的膽小鬼嗎,連個人都不敢出來見一下。”

林凌可不相信這些人不知道自己是誰,簡直就是明知故問嘛,所以他也毫不客氣的就嘲諷了回去。


“少廢話,這裏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來的,我已經警告過你了,你再往前一步的話,可不保證會發生什麼事情哦。”喇叭裏的聲音這樣說道。

“這麼裝模作樣做什麼呢?我已經知道你們是誰了,我勸你們還是趕緊出來吧,別等我進去一個一個地揪着打。”林凌囂張的說道。

對方沒想到林凌竟然膽子竟然這樣大,竟然直接的就跑到他們的老巢來了,而且還是這麼一副完全不把他們看在眼裏的樣子。

喇叭後面,幾個基地的僱傭兵領導們聚在一起說話,紛紛都說着要給林凌一點顏色看看。

於是,就在林凌還想要在說些什麼的時候,一排子彈忽然就打在了他的腳前。

林凌一動不動,對此根本就不屑一顧,因爲就在那排子彈打出來的一瞬間,他已經測算出來,以自己所佔的位置,那些子彈是打不中的。

那些人看着林凌毫無畏懼之色的站在那裏,心中也是暗暗驚奇,反手又去拉動了位於林凌旁邊的一個陷阱,還要給林凌一個出其不意的攻擊。

“來的好!”林凌大喝一聲,就在那個陷阱剛剛要啓動的時候,他已經一個飛身躍起一腳踢了過去。

那一腳所帶的力量十分的強大,一腳踢過去後就加那個陷阱的發射口給踢扁了。

緊接着就響起了一陣金屬撞擊之聲,那武器在發射口中炸裂開來,而林凌已經躍到了一旁,毫髮無損。

別說這處機關早就已經在圖紙上標註過,根本就給失去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就是憑藉着林凌自己的本事,當那機關啓動的時候,他也能發現,造成不了任何的打擊。

“只有這麼一點兒小手段嗎?”林凌對着喇叭的方向冷笑了一聲,擡頭往上看去。

遠處是工廠廢棄的廠房,看起來是如此,林凌知道,在那些破敗的窗戶背後,不知道藏了多少個僱傭兵。

來吧,一個個的他都要收拾掉。

“你別囂張的太早!” 眼見着林凌輕而易舉的就躲過了第一個機關,那些人又相繼啓動了其他的幾個暗藏的攻擊武器。

“沒用的,都不過是浪費時間。”

林凌一下一個,不單是躲過去了, 强寵:總裁如狼似虎

“他怎麼動作那麼快,快,趕緊攔住他!”那羣僱傭兵們眼見着林凌毫不廢力的就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心中很是驚訝。

林凌矯健的身手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必須要把這個人除掉!

“來了這裏,就不要回去了,這個人必須要把命留在這裏!”

僱傭兵們說着,又打開了更多的機關,同時還讓手下的那些人都準備起來,打算趁着林凌躲避對方機關的時候對他下手。

這裏是這夥僱傭兵們的老巢,他們的實力可是很強的,就算目前林凌也展示了驚人的實力,他們也自信能夠把林凌的命給留下。

在自己的老巢裏還讓林凌跑掉的話,傳出去,他們這個組織還怎麼在僱傭兵圈子裏混。

這一羣僱傭兵們盯着監視屏幕裏的林凌,一個又一個的命令發佈下去,以爲自己的佈置能夠得逞。

但林凌又怎麼可能讓他們如意,他運氣功法,動作加快,不但把發出了攻擊的機關都給破壞了,更是一路走一路施爲,直接把沿路過來他所有知道的機關都給破壞了。

這可讓這羣僱傭兵的心疼不已,要知道,這些機關門的佈置可是花了他們不少的心力,卻沒有想到就這麼隨隨便便的讓林凌給破壞的一乾二淨。

“這人是怎麼回事?他是怎麼找到那些機關的?”

僱傭兵們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凌,怎麼都想不通,那些隱蔽起來的機關怎麼也會被他給發現了。

埋伏在暗處,本來想要動手的僱傭兵守廈門,這時候也不敢動了,他們得到的命令是趁着林凌被機關干擾的時候動手,可現在的實際情況是,那些機關攻擊根本就沒有給林凌造成任何的困擾,林凌總是顯得遊刃有餘的樣子,讓他們心中忐忑。

這個時候出手的話,他們會不會像那些機關一樣被林凌給隨手幹掉呀?

這些手下呢不敢動了,可林凌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他們。

有一個算一個,這羣僱傭兵們的手上全都沾染了鮮血,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林凌動起手來,毫無猶豫,乾脆利落的就把這些人給幹掉了。

“不好,他要上來了!”

房間裏,那些盯着監視屏幕看的僱傭兵們也已經發現了這一情況,看着自己的手下一個個的被林凌幹掉,他們的心中又是憤怒又是恐懼。

他們憤怒於林凌下手的果決,就這麼簡單的把他們積攢的力量給削弱了。

而他們又恐懼於林凌的強大,怎麼可能會這麼輕鬆的就走到了這一步呢?

“不能在這裏等下去了,兄弟們上啊!”這些僱傭兵們給自己打着氣,他們集結在一起,也不守着監視屏幕了,一起衝着林凌打了過去。

“來得好啊,終於不做縮頭烏龜了嗎?”


看着這一羣衝過來的僱傭兵,林凌冷笑着說道,絲毫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的樣子。

“少在這兒唧唧歪歪,今天我們這麼多人,你以爲還能跑得了嗎?”

僱傭兵們認爲自己還是有勝算的,站在那兒還想罵上幾句。

“廢話少說!”林凌這次過來是給他的兄弟們討公道的,誰耐煩和他們聊天對罵呀,直接就打了上去。

結局是顯而易見的,一陣廝殺之後,這夥僱傭兵全部都被處理掉了,林凌心中的怒氣這才平息了一些。

他又在這個廢棄工廠裏巡視了一圈,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順便繳獲一些戰利品。

全部弄好之後,他纔給這邊的龍組成員打了電話。

“你已經全部都處理好了?”那個龍組成員對於林凌的這個效率也是十分的驚訝,他知道林凌的實力很強,卻沒想到竟然強到了這個地步。

“夠可以的啊,怎麼樣,你自己沒有受傷吧?”他有些關心的問道。

“沒有,我很好。這邊還有一些戰利品,你找個機會過來接受吧。”林凌回答。

“好,接下來的善後事情交給我,你先趕緊回來。”那龍組成員囑咐着林凌。

林凌回了一聲“知道了”後,就掛了電話。

他也打算儘快回去,這邊雖然說是在郊外,又是廢棄的地方,少有人煙,但到底是發生了這麼一場戰鬥,保不住就會有什麼人過來探查情況,所以不宜久留。

循着原路,林凌就往回趕,途中要路過一個小林子,結果就又發現一個了不對勁。

一聲狼嚎突兀的響起,然後緊跟着,就是一陣嘈雜聲,好像有不少人在。

聽着這些雜亂的聲音,林凌皺起了眉頭,難道這裏有狼存在?那些人是過來打獵的嗎?聲音聽起來有些不像啊。

管他呢,林凌對這個完全沒有興趣,他只是路過而已,就想着趕緊離開。

他本不想多事,便打算繞一圈路,最好別與那些人碰面,免得出什麼意外。

可有些時候,不想來什麼就偏偏來什麼,林凌越是往旁邊避讓,反而沒避讓開。

那發出狼嚎聲音的生物竟然是衝着林凌所處的方位跑了過來。

夜色中,林凌看到一個奇怪的輪廓,像是一隻狼,但是對方卻是在直立行走!

怎麼回事,不是狼嗎?可那個頭的形狀……還有那叫聲……

心中猛然劃過一個名字,狼人!那是一隻狼人!

傳說中的生物竟然出現在了林凌的面前,林凌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無奈。

他已經不覺得有多少驚訝了,經歷過的事情多了,他發現自己的接受能力真的是越來越高了呀,先就連現在見到了狼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也能夠很坦然的接受了。

不就是狼人麼,說不定以後還會碰到其他各種奇奇怪怪的生物呢,現在他要擔心的是自己如何從這隻狼人的抓下逃脫吧。

雖然打起來不一定會輸,但他不想打。 看着那狼人猙獰的表情,那是一言不合就打算把自己撕了的樣子,林凌打算先嚐試着和對方溝通一下,如果能夠交流的話,那最好。

“兄弟,你能聽得懂我說話嗎?”

那狼人因爲林凌的出聲,確實停頓了一下,他回頭張望,像是想到了什麼,轉回頭,一下子躥到林凌的跟前,不過他沒有襲擊林凌,而是徑直朝林凌身後的方向跑遠了。

不用交手,挺好,看來這隻狼人還是有些腦子的,林凌心中想着,也加快腳步離開這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