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辰盤坐在涼亭之上,雙目微眯,遙望著浩瀚的夜空。想著這一路的過往,爹、娘、小姨你們都還好么?對著皎潔的明月暗暗低問。

過往隨流雲散去,回憶隨煙波浩渺。

看向遠處草坪上到處都是靈光閃爍,這是大家各自在體悟和修鍊。眼光從清塵身上掠過落在囡囡的俏臉上,那如海浪般的藍色長發在月光下散發著微光,整個身體都在泛著淡淡的紫色光暈,是在修鍊星鎧護體。

囡囡早已褪去了小姑娘的稚嫩,現在也十六歲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清靈雋秀,生性活波好動。猶是兩個小酒窩,藍寶石般的眼睛讓人一看就頓生喜意。這兩年來許是有著清塵、蔫然這些大姐姐在身邊,她已經很少再像小時候一樣依偎在自己懷裡撒嬌。

周圍眾跟隨這兩年來進步斐然,放在族內都是可以做城主、鎮長、礦長之職。這些人毫無疑問現在家族同齡人中,都是精英和天才。看著他們一個個刻苦修鍊,平日謹言慎行唯自己是從卻從未要求過什麼,內心一陣暖流涌動。

暗道離家已經都有三年時間,他們的親人一定時刻牽挂,念叨不休。也罷,這次待的學院的事告一段落,就去完成每個人擊殺一百個異族的任務,完后回家修養三個月,讓大家都和親人好好團聚一番才好。

交人交心,待人以誠。

這便是藍爺爺在數次映像中提及的懷柔之術,也能從大家的眼神里感覺到,他們和自己之間的那種兄弟情深和坦蕩。自己平日雖疏於細密的打理,但往往在戰鬥中卻是處處思利及人,也算是各有千秋吧。

這次收穫不小,光極品靈石大夥都參與了豪賭。

每個人現在少說都有著三十萬,還有積分自己這撥人晚上就進行了平均分配,每個人分得將近三萬,其中蔫然和姚娜獲得的最多將近每人一百多萬,大家先分了一部分用來修鍊之用。

大多數將近四百萬的積分都交給小翠保管,想著家族子弟還有著將近六十人沒有充足的積分,將來也給與一部分,別讓大家耽誤了修鍊才好。

李辰對大家獲得這麼多的賭資,也是暗自搖頭苦笑。因為這次他只有獲得得獎勵還有完成任務的三萬積分,和大家比積分他是最少的。自己一共就挑戰了一個人,那就是鳳凰,結果賭的還不是積分是跟隨。而這一群人,扮豬吃老虎那個不是勝三個人以上,十倍的獲得。

可是這次自己獲得的極品靈石卻是最多,直接就是二十個億。

想著這麼多可能都要比爺爺掌控的多了吧,倒是暗自平衡了一把。拿出了一億,讓清塵給大家分發了下去,並告訴大家以後需要只管向小翠和清塵提便是,咱現在不缺錢。

聽得表姐講達到日落境後期,一般的靈氣吸收便是不能滿足武者的修鍊需要。就要拿靈石來吸收修鍊,且耗費數量驚人。不過李辰的靈石這麼多,自然是不用那麼刻意節省。

自己這些朋友這次收穫也是體缽盆滿,李辰一伙人打鬥,他們就到處豪賭。李辰想這六人每個收入都不少於十億,他們這次積分也是收穫不少,這一段時間各家族的修鍊問題倒是解決了。

這些傢伙從明天開始,便要征伐全院各個日落境幫派,可能收入更加要好一些。武者間的競爭其實就是資源獲得多少的問題,沒有修鍊資源後期難以進步。何談並肩踏足武道巔峰?

輕輕舒緩一下思緒,調整心神。青蓮功法開始運轉,就見周邊靈霧將自己包裹一般,神清氣爽耳聰目明舒爽之感傳遍全身。閉目內視就見各處的靈液沿著穴竅特有的功法路線,運轉一周之後歸於丹田海內。

此時的丹田一片天空般的湛藍,一輪巨日偏離正中至液面約有三分之一處,金色的光耀灑遍在無色的液面上蔚為壯觀。

儼然是一副天地之景象!

靈力海內金色的麒麟,火紅色的青龍長不足半尺,浩然暢遊翻江倒海。彷彿李辰的丹田海就是他們的天然浴池般。

丹田海內中央位置,那團灰色的另類生命之力毅然自居。形狀就如縮小了百倍的天煞槍一般模樣,沒有任何的變化靜靜矗立,就似擎天山嶽俯臨四方。

觀察了一會沒發現任何不同,遂全力開始吸收靈力。雙倍的吸收能力,讓周圍的靈氣快速的飛掠而來。隨即,將星鎧護體功法也運轉起來。同時吸收下,只見自己就似一極速旋轉的陀螺般帶動著周邊的靈氣,形成一方圓五米的靈氣漩渦雲團。

周身藍光沾沾,通體晶瑩。靈液就似小溪流水般汩汩融入靈力海內,夜色寒陰下不斷地循環著修鍊……

一夜無語,帶李辰睜開眼時已是霞光初露,那紫紅色的朝霞潑灑在整個府邸。剎那間,就見那雲山霧海折射出七彩之光璀璨萬分。

這般景象讓眾人猶是夢幻般的如臨仙境,一個個目光痴迷嘆為觀止。

吐出一口濁氣,笑著向大家。

「你們今天可是都安排妥當了,需要我就別客氣。」

「你還是呆在這裡吧,這樣才具有神秘感嘛,凡事要是都讓閣主出面,那豈不是顯得我們很沒用?大家說對嗎?」蔫然笑盈盈的看著眾人。

大家皆是點頭不止,他們昨晚就是商量好了,今天便是要打出天辰閣的威名,大肆的在全院進行幫派挑戰賽,說的直白點那就是搜刮民脂民膏。

「你就安心的在這裡熟悉一下環境,潛心修鍊便是。你都有一年時間沒有提升境界了吧。」蔫然說完,拋給李辰一個放心的眼神,便是帶著眾人掠飛了出去。

表哥、表姐和風欣過來和李辰告了別,也飛掠而出。他們也有快三年時間沒有和家人好好團聚,此番自然是先要回家見過父母。

上千米方圓的院子,頓時安靜了下來。

李辰便將熙老、麒麟、青龍、天龍虎一下子都給放了出來。

幾人雖然在戒指內也能看到外面,但真正出來后麒麟和天龍虎便是興奮的撒著歡到處亂跑。

熙老仔細的大量和感悟一番后,也是笑逐顏開。點頭道;「好地方,老夫喜歡,小子這次表現不錯,老夫沒看錯人。這地方除了是靈氣不是仙氣外,比老夫在仙界的居處都是要好出不少啊。」

青龍搖曳著曼妙性感的腰肌,伸著懶腰撐著雙臂,瞬時飽滿的雙峰差點就從本來袒胸露乳的胸衣下跳出,李辰趕緊別過頭起,偷偷的將鼻血擦乾淨。

這樣的舉動豈能瞞過這兩位大仙?


熙老搖著頭便是向著殿內走去,青龍「嘎嘎」大笑向著瀑布處飛掠而起。

留下一句話差點把李辰氣暈過去,「再亂看小心姐姐一**甩飛你。」

無奈的搖著頭心裡暗暗的想著如此的妖孽,該讓本少如何是好?搓著手看了眼那瀑布飛流之處,便向著大殿內走去。

「將你令牌插入這些卡槽,我看看這裡到底隱藏著何等的玄機?」

李辰聞言只好將令牌插入其中一道卡槽之中,只聽得「嗷、嗷、嗷、嗷」的四聲不同嘯之聲后四隻巨獸便是出現在大殿之中。

東為青龍,西為白虎,南為朱雀,北為玄武。搜索著藍爺爺腦海中關於四大神獸的記錄就是發現各自的不同。

青龍祥瑞之兆,在古時候的頭有角的為公龍,雙角的稱為龍,單角的稱蛟,無角的為螭。龍的地位很高是神物、有著強悍的力量,也是正義的代表。

白虎也是戰神、殺伐之神。白虎具有避邪、禳災、祈豐及懲惡的揚善、發財致富、喜結良緣等多種神力。

朱雀亦稱「朱鳥」,形體似鳳凰,古代神話中的南方之神。因其形似鳥狀,位在南方,火屬性,以鳳凰的形狀出現。但其實朱雀和鳳凰是兩種不同的生物,鳳凰是百鳥之王,而朱雀卻是天之靈獸,比鳳凰更稀有尊貴,破壞力也更強。

玄武是一種由龜和蛇組合成的一種靈物。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武,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陰的意思。據傳說是一頭巨大的龜背上有著一頭巨蛇,防禦驚人。

「嗯,沒想到這裡竟然也能夠看到如此之物,當初鴻蒙之始據說鴻就創造了九大人族,四大神獸。看來這地方不一般,最起碼也是萬年之物,能夠獲得一絲血脈之力將四獸繁衍凝聚於此甚是不凡。你現在可是這裡的主人,這些你皆可掌控。」

熙老說完面色欣喜的看著李辰,李辰心念一動間,就見四大神獸皆是飛掠而出,在府邸各處巡視。

不一會就聽得外面打鬥了起來,李辰嘿嘿壞笑一聲。暗道敢戲弄本少,就讓你也好好活動一下筋骨吧,陪著這四獸好好折騰一番。

熙老聽得這聲自然是一切明了,看著眼前的少年也是搖頭苦笑。暗道年輕人就是好啊,真是讓老夫無語了這兩個活寶。

李辰拉著熙老,來至涼亭擺茶倒酒,各種美食皆是一應俱全。爺孫兩推杯換盞,在這雲山霧海之處,瀑布飛流之間,欣賞著虛空美女與野獸你死我活的撕斗,品的也是興趣盎然其樂無窮……


「這地方不錯,你日後得抓緊提升境界,九門后的空間時間是外界的百倍,希望你通過後境界能夠有所提升才好。到時候帶著老夫,到域外好好看一番才是。」

「熙老爺子,我….」


「混蛋李辰,給我滾出來。」

就在這時,一道尖利刺耳的聲音傳至府邸上空。

!! 三人一小隊,六人為一班,班長統之,五個班為排,排長統之,五個排為一連,連長統之,從兵始到連長,一連有一百五十人。

然後五個連為一旅,旅長統之,一旅七百五十人。

五旅為一師,師長統之,一師三千七百五十人。

五師為一軍,軍長統之,一軍一萬八千七百五十人。

軍長為最高統帥,也可以叫首長。

首長可以根據需要,增加軍的設立,比如第一集團義勇軍,第二集團義勇軍,第三……只要子堅有錢有人,弄一百個集團軍出來都可以。

這是子堅對義勇軍的職位的正式確立,前面子堅設立的職務,是很混亂的,義勇軍人數少沒有什麼關係,到人數即將擴招,按照此前隨便指揮就不行了。

排長,連長,這些職位稱呼,是後世熟悉的,對於這個年代的人覺得很陌生,因為大家熟知的軍職應該是什長、隊長、哨官、把總、守備、都司、游擊、參將、副總兵、總兵。

子堅弄出後世的名詞,可謂違和感十足,但他就是這麼弄這麼滴,義勇軍是他的手下,吃他的飯,拿他的錢,就應該按照他的指示來做事,軍職名稱那隻能按照他的意思來,就是這麼一個霸道的人。

至於要不要和義勇軍商量,徵求他們的意見,呵呵噠,那個義勇軍敢提出異議,子堅保證一巴掌把他拍飛,原地轉幾圈,然後讓他滾蛋,老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還用顧及你一個義勇軍的看法不成。

在他的體系中,就聽他的話可以了。

上次子堅要求所有孩子上學,有個老頭提出異議,就被子堅直接呵呵趕跑了,所以嘛,有什麼異議可以,但要憋在心裡,別說出來。

百姓在心裡怎麼腹誹子堅都沒事,但不要說出來,尤其不要讓他知道,不然以子堅小人之心,肯定貴給他找麻煩的。

沒錯,子堅就是個山賊,說他壞話,上門找麻煩,連理由都不用找,就是這麼的赤裸裸。

回到軍職改革上,一個軍一萬八千七百五十人,是正規的戰鬥人員,後勤保障則是另成立另外一支隊伍。

說白了一萬多人專門殺人,俘虜敵人,管殺不管埋。其他事情不用多管,只要他們能確定勝利,後勤人員會保證他們舒舒服服的。

然後再以不同旗幟,腰牌等物來區分統屬。

目前所有義勇軍加起來,還沒有一個師,不過長期規劃要提前準備好,不然到時候真的要擴大招募人手,職位不同造成混亂就不好了。

經過子堅這麼一整理,以後要招募義勇軍,不管人數多少,下面的人就知道怎麼做了,因為有了操作流程指導!

義勇軍的職位正式成立,將在軍營建設好後進行,到時候有正式的營地,正式的制度。

子堅回到張府,通過張有德找來了五十個青壯,找他們的目的很簡單,要培養他們水泥路的做法。

張二與張有德有些親戚關係,知道子堅有好事,就讓他進來做事,他也是個勤快的人,不然張有德不會感知他的。

幾十個張家村的人好奇的討論著,首長老爺會有什麼事情讓大傢伙干,他們當中,幫著義勇軍做事,賺到了不少的銀子。

張二「大牛,你猜首長老爺會有什麼好事!」

張大牛雙手一趟,「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首長老爺,不過首長老爺不會虧待我們吧!」

「當然了,跟著首長老爺做事,誰賺的還少,就是心痒痒。咦首長老爺過來了。」

子堅過來,眾人安靜下來。後面還跟著十多個人推著東西過來的人。

子堅「讓你們過來是幫我做事的,你們誰不願意的可以離開。」

問的有些多餘了,不想給他做事的,怎麼會出現這裡呢?

張二「首長老爺,只要你開口,小的保證給你做的妥妥帖帖的!大家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對啊!首長老爺放心。」

其餘百姓聽到張二問話,連忙附和,表示他們的意願,這些日子,張家村的百姓,早就知道了跟著子堅做事的好處,第一能吃飽飯,每天三頓,還頓頓有肉,第二就是沒有什麼危險,有危險的事情,是義勇軍的,輪不到他們這些百姓,第三就是有工錢拿,豐厚的工錢讓所有的趨之若鶩,你不給他干還不行呢!

子堅「那好,既然這樣,我呢,準備成立一個公司,公司什麼意思你們不用管,就叫做中國建設有限公司,簡稱中建公司。」

聽到子堅說的話,眾人一頭霧水,什麼公司,什麼中建公司,這是什麼鬼?可惜子堅沒有給他們解釋清楚的意思,就是讓大家知道這個名稱,也不管眾人懵逼的表情。

子堅叫這個名字,純粹是他的惡趣味,後世經常見到的中建公司,將有自己一手創辦,是不是挺帶感的。

「你們將會成為中建公司的一名負責人,如果以後做事做的好,自然有出人頭地的一天,要是爛泥,那就滾蛋。你們這次的任務,就是修建一條張家村通往沙院鎮的公路。你們可以自行招募五十個工人,由你們負責帶他們完成任務。」

張有德聽了奇怪的問「首長,不是有官道同樣那裡嗎,為什麼還要修建道路。」

子堅「張老師問的好,你們應該也想知道為什麼,我們剛從沙院鎮回來,明明走路,為什麼還要修建,我可以告訴你們,我要修建的公路是水泥路,與你們所見的道路完全不同,你們可以看看帶來的樣品。」

叫幾個義勇軍把一塊已經成型的水泥板抬上來,讓大家上前觀看。

張二湊上前,摸了摸那塊水泥板,非常的堅固,與石頭無疑,但要用這麼多的板修建道路,那工作會有多大?這超出了他想象。

等所有人看完以後,子堅才開口說「這是一塊用水泥做成的板,堅固耐用,我會用它修建水泥路。它的使用方法也很簡單,現在叫你們過來,就是教你們使用的方法。」

讓義勇軍把推車上的水泥和沙子卸載下來,按照一比一比例攪混后,加水攪拌,然後把水泥漿攤平在地面上,完工。這就是水泥厲害的地方了。

子堅「看到了吧,就是這麼的簡單,你們按照這樣的方法,把水泥漿做好攤平在地上就可以了,再等一天時間,這水泥漿會結實堅固,到時候在上面走路,行車,都會很便利的。」

眾人看到這麼神奇的水泥,有心震驚,這,這對他們的衝擊太大了,張有德讀過一些書籍,但在書上水泥的東西從來沒有發現過,這又是首長的好東西吧,果然厲害。

隨後,子堅給每個人發放一根十五厘米的木棍。

「你們要做的水泥路,要達到這個厚度,可以高一些,但不能低於這很木棍的高度。」

張有德「首長,要修建這麼長的道路,需要的水泥不少吧,可以保證水泥的供應嗎?」

子堅「水泥的問題你們不用擔心,這個是我提供的,你們只要負責吧沙子運送過來就可以了,沙子從河邊運送回來。張老師,這個由你負責請人把沙子運送回來。」

張有德「是,首長。」

眾人看了水泥的使用方法,都表示學會了,畢竟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那真是蠢貨了。

子堅「解散吧,你們回去準備事情,三天後正式開始動工!」說完就離開了。

眾人離開張府,張有德上前找子堅商量了一下事情,才離開張府,然後就讓人,在流民中宣傳招人做事的事情。

運送沙子,將會使用子堅讓木匠,新做出來的獨輪手推車,一輛手推車一次運送一百斤,大概零點五立方米的沙子是很輕鬆的。運送沙子將按照次數給工錢,一次運送零點五立方米的沙子回來,給與二十文的工錢,至於伙食要求,那就是義勇軍的標準,一天三頓飯,管飽,有菜有肉。

招人做事的消息傳開,很快就有了一千三百多人過來報名,其中男女都有,張有德讓人把人登記好,每人給他們一輛獨輪手推車。上次子堅讓人做的一千輛車早就完成了,後來看到木匠閑著沒事幹,有要求他們繼續做出兩千輛,所以現在過來做事的百姓,都可以領走一輛獨輪車。

然後上千人浩浩蕩蕩的向河邊出發,河邊有的地方淺灘,沙子非常多的,起碼修建區區一條張-沙公路沒有問題。

三天過後。

通往沙院鎮的路邊,堆積著很多的沙丘,這是這幾天百姓的工作成果。

張家村外面的空地上,八千多人圍攏著看熱鬧,今天是張沙公路正式開工的日子,子堅騷包的性格,自然搞了一下開工儀式。

那非常業務的舞獅子又開始舞起來,銅鑼,大鼓拚命的敲打,恨不得把所有人耳朵都給震聾。

周圍的百姓紛紛鼓掌,大聲叫好,小孩子在人群中穿來穿去,看著這熱鬧的場面。

話說這樣熱鬧的場面,不說小孩子,那怕老人見多識廣,都沒有見過,這是一種生機勃勃的氣息,讓所有受苦的百姓,感受到其中的魅力,在張家村雖然做事,但除了能吃飽,還有工錢拿,這種日子以前真是做做夢都沒有想過。

子堅面前高高掛著兩串鞭炮,子堅看了一下時間,上午九點。

「李肆,開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