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斯只覺得大腦一陣眩暈,聽到這一聲大喝的他,甚至有些要控制不住水晶球的感覺。

然後,他就駭然發現,自己所釋放出的濃霧,突然都毫無預兆的變成了金色,燦爛的金色。

「龍——」唐舞麟再次發出第二聲大喝。

他體內的龍核劇烈跳動,魂核高頻振蕩!魂力、血脈之力瘋狂噴薄。因為本身傷勢還沒有痊癒的原因,此時此刻,他的身體都在輕微的震顫起來。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精神卻是充滿了亢奮,因為伴隨著兩個字的喊出,他終於捕捉到了那一線契機,對他來說,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的一線契機。

巨大的金龍頭緩緩揚起,原本還有些虛幻的光影就像是凝結成了實體一般,龍頭額頭正中的位置,一塊亮金色的鱗片突然發生了變化,頃刻間轉化為七彩色,七彩光暈流轉,散發著難以形容的變幻。

主席台上,古月娜突然不受控制的彈身而起,瞬間來到單反玻璃前,眼神驚疑不定的看著比賽台的方向。

「皇——」又是一聲爆喝響起,但奈何隔絕護罩將比賽台上的一切都隔絕開來,唐舞麟的聲音並不能傳出。

普通比賽,護罩隔絕聲音只對內不對外,但比武招親大會有封號斗羅的碰撞,為了預防劇烈的轟鳴影響到觀眾健康,所以就變成了雙向防禦。

伴隨著「皇」字一出,那濃濃的霧氣在頃刻間又化為了七彩色,看上去是那麼的動人。

空氣在這一瞬彷彿已經完全凝固了,李維斯只覺得自己身體周圍得一切已然凝固,凝固的讓自己一動也不能動。

強烈的恐懼感瞬間傳遍全身,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在自己面對原本看上去只是病懨懨的對手,竟然會綻放出如此恐怖的氣息,以他八環魂斗羅的修為,竟然有種完全被鎮壓了的感覺。

「破——」又是一聲斷喝,法則再變,所有的霧氣在頃刻之間潰散,整個比賽台在這一瞬驟然一清,可奇異的是,觀眾們依舊看不清比賽台上發生了什麼,因為此時此刻,整個比賽台上的光線完全都是扭曲著的,只有七彩色光暈波動,卻看不清本身發生的情況。

黃色護罩紋絲不動,並沒有受到任何的衝擊,看上去,那隻像是光影的變化,更像是幻境。

「娜兒,你怎麼了?」千古東風有些好奇的向古月娜問道。

有護罩隔絕,而且從能量波動來看,似乎都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所以,哪怕是這位傳靈塔塔主也沒有發現什麼,唐舞麟所釋放的能量,事實上只是局限在護罩內,並沒有對外界有任何碰觸。

「沒、沒什麼。只是剛剛那一瞬,我似乎看到了光影變化,那個李維斯不簡單啊!」古月娜很自然的說道,但她此時此刻,眼底卻明顯流露著震驚之色,只是目光向外,千古東風並沒有看到。

「幻術罷了。到了一定層次之後,精神力的強大足以保證不受到幻術干擾。他這水晶球的幻術,主要源自於水、火、風三種元素而已,如果換了是在你面前,恐怕連幻術都沒辦法施展完全吧。」千古東風一語就道出了李維斯能力的本源。

而此時此刻,身在比賽台上的李維斯,卻有種魂飛天外的感覺。

當那個破字一出的剎那,他手中的水晶球已經是轟然破碎,就連體內的魂核也在瞬間炸碎,更恐怖的是,這些炸碎的一切都在頃刻間從他體內奔涌而出。

強烈的虛弱感令他甚至連站穩都出現了問題,觀眾們看不到,他卻能夠清楚的看到,唐舞麟站在那裡,巍峨的宛如天神一般,他的右手就在身前,全部被金色鱗片所覆蓋,那鱗片反射著七彩光暈,看上去只是一隻龍爪,可那龍爪在李維斯眼中卻彷彿能夠抓握天地,一個有著七彩光邊的黑洞,就那麼出現在他掌心之中。

李維斯的身體不受控制的緩緩向他挪動過去,強烈的死亡恐懼,令李維斯想要凄厲的慘叫,可他卻又偏偏一丁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周圍的一切都是扭曲著的,面前的敵人是如此的恐怖、如此的令人高山仰止。

他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啊!完了、一切都完蛋了。

就在李維斯認為自己已經是必死的時候,突然,扭曲的空間猛地一震,一切都歸於平靜。

「噗通」一聲,李維斯直接癱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而在他對面,先前還無比巍峨的唐舞麟,卻是「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晃動了一下,才勉強站穩,臉色也變得更加蒼白了。

什麼龍爪、龍鱗、龍頭,早已在這一瞬蕩然無存。也再沒有什麼彷彿連天地都要破碎的感覺。

「這、這究竟發生了什麼?」身為解說,艾菲本來是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可是,在他看起來的這場比賽給他的印象就是這樣的。

是啊!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完全不明白啊!

先是濃霧,然後濃霧變色,然後濃霧消失,比賽台上光線扭曲。然後就結束了,一個吐血,一個倒地。

整個過程,前後也就幾分鐘而已。

說好的精彩對決呢?說好的碰撞呢?說好的炫麗呢?都哪去了?

不只是他,觀眾們也是大失所望。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毫無疑問還是唐舞麟贏了,可是,他是怎麼贏的啊!他的情況明顯也很不好。這應該是一場勢均力敵的碰撞吧。否則的話,怎麼會變成這樣?

只是,大家什麼都沒看到啊!買票進場,是為了看精彩對決的啊!

一時間,整個觀眾席上一片嘩然,很多觀眾都不滿的大叫起來。

裁判進場,先來到李維斯身邊,看到的卻是雙目失神已經沒有了焦點的李維斯,再看看唐舞麟,唐舞麟向他比出一個自己沒問題的手勢。

勝負判斷就簡單了。

「六十六號玉龍月勝!」

唐舞麟緩步來到李維斯身邊,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看上去很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維斯的腦海中響起來自於唐舞麟的聲音,「你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也不知道。你的魂核會在七天內重新凝聚,一切都不會有什麼不同。聽明白了嗎?」

李維斯機靈靈打了個寒顫,這才重新回過神來,看著唐舞麟的眼神充滿了駭然,然後無比恭敬的向他點了點頭,「明白、明白。」

唐舞麟微微一笑,臉色蒼白,有些踉蹌的轉身而去。

——————————-

咱們斗羅大陸動畫在1月20號就要開播啦,時間越來越近了,一起期待吧!

之前在咱們微信平台上,我發了一篇對斗羅大陸故事的回顧,這次說服了遊戲公司,讓大家投票決定少年唐三在遊戲里如何投放。

大家看完這章可以在微信平台投個票,這次可全聽大家的意思,免費也是很有希望的。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加入方法很簡單,微信,右上角加號,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 他略微低著頭,不讓任何人看到他此時的眼神,因為在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狂喜。

成功了,他終於成功了。

在經歷了這麼多天天鍛,再加上原恩震天的壓迫,加上自己修鍊這麼多年以來的領悟,元素之劫的洗禮。

昨天和原恩震天那一戰如果說讓他找到了融合的雛形,那麼,今天他就真正的完成了自己所有能力的第一次融合。

龍是金龍王,皇是藍銀皇!

黃金龍吼、藍銀金光陣、金龍震爆、法則之力、王者之路,還有一些唐舞麟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剛剛那一瞬終於融會貫通,匯聚成那一拳。

禁萬法,龍皇破!

唐舞麟的吐血,並不是因為過度使用自身能力,而是因為他儘可能的壓制了這一擊,沒有讓它的威力真正展開的原因。否則的話,對手怎麼可能還活著。

腦海中回蕩著的都是在融合那一瞬間的變化,同時也有源自於龍核、魂核的變化。

龍核下沉、魂核上升。在那一拳轟出的瞬間,龍核與魂核竟是完全融為了一體,精神之海投影就降臨在融合的它們之上,三為一體。

那每一個字的吼出,並不是為了炫酷,而是通過每一個字吐出的音階,震蕩著自己體內所擁有的一切力量,完成最終的融合。

他吼出的四個字,完全是在剎那間腦海中形成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而然,彷彿天地法則就該如此。

直到那一拳轟出,唐舞麟才明白魂師的巔峰究竟是什麼,不是使用法則,而是衝破法則!

他本身的修為,並沒有在這一式變化中提升,可是,他的境界層次,卻在瞬間完成了升華。

他此時此刻甚至渴望自己能夠和原恩震天再戰一場,完整的將這一式龍皇破用出,真正看看它的威能能夠達到什麼程度。那絕不是壹加壹加壹的變化,而是一種史無前例的突破。突破法則的強大。

而且,和之前所有的自創能力都不同,唐舞麟能夠明顯感覺到,這次的融合,這一式必定會隨著他的修為提升而提升。

他終於有了第一式屬於自己的強大能力,這才是真正的路,在修為突破封號斗羅,本身根基出現了一些問題之後,他終於又將自身基礎重新夯實,真正跨入了這個境界。

後面的比賽他一點興趣都沒有,也沒打算觀看,他現在只想趕快返回鍛造師協會,將自己的體悟融會貫通,徹底把這一式穩定下來。

龍皇破效果,可破萬法。一切虛幻、能量、精神類的攻擊,在它面前都會破碎。那是法則的直接改變,是天地至理的屈從。

回到休息區,唐舞麟此時才感覺到自己的虛弱,大腦出現一陣陣強烈的眩暈感,全身彷彿虛脫了一般,冷汗瞬間浸透了衣襟。

他本就是重傷之身,身體情況不太好,而之前突破的時候,更是不遺餘力的將自身所有一切進行了融合,在這樣的融合過程中,那還顧得上自己身體的承受能力。

在亢奮的精神支持下走下來之後,身體的負面狀態才徹底爆發。

當唐舞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時候,就一點都不想動彈了,甚至連抬起一根手指似乎都有些不容易。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過這樣虛弱的感覺,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他的精神又是那麼的興奮。

這種感覺很奇妙,身體的空乏令大腦變得更加清醒,先前所有的變化在心中沉澱。唐舞麟知道,自己成功了。終於成功的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他需要沉澱,徹底的掌握這一式,而有了這一式作為基礎,那麼,再融會貫通其他的能力就變得順理成章。等到將所有東西徹底融合之後,就是他跨入超級斗羅,甚至是極限斗羅的時刻。

他這套龍皇禁法才是未來能夠和冥王斗羅哈洛薩那種偽神級強者爭雄的底蘊啊!

「給!」正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唐舞麟勉強抬起頭看去,只見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藍佛子,他手中拿著一瓶水,遞向自己。

接過藍佛子遞來的水,唐舞麟道:「謝謝。」

藍佛子眼中的唐舞麟,此時臉色蒼白、滿頭大汗。身體虧虛的一塌糊塗。整個人氣息都是紊亂的,魂力波動甚至都是若有若無。

「你這種身體情況怎麼還能參賽。這比武招親大會,對你就那麼重要?」藍佛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向唐舞麟質問道。

「當然重要。」唐舞麟毫不猶豫的回答,然後連續喝了幾大口水,受到清水的滋潤,略微舒服一些了。

「哼!」藍佛子冷哼一聲,轉身而去。

「莫名其妙。」對於這位的喜怒無常,唐舞麟實在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傻小子。」正在這時,一個柔和的聲音突然在他耳中響起,唐舞麟機靈靈打了個寒顫,但也立刻意識到了這聲音的來源,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媽,您怎麼來了?」

聖靈斗羅雅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身邊,此時的雅莉,看上去老態龍鍾,猶如一位年長的老嫗。只是從眼眉之間勉強能夠看出幾分她原本的風華。

「聽說你受了傷,我能不過來嗎?本來我還好吃好喝的在享受生活呢。嗯?怎麼情況這麼嚴重了?聽臧鑫說的時候,似乎不至於如此啊!難道說擊敗一名八環魂師還至於讓你消耗這麼大么?」

一邊說著,雅莉的一隻手已經按在了唐舞麟背上。以她的修為當然不需要接觸才能治療,但這裡是公共休息區,被別人看到總是不好。

柔和而溫暖的魂力注入體內,唐舞麟只覺得自己彷彿沐浴在溫暖的朝陽之中,身體頓時暖熱起來,毛孔閉合,不再有冷汗流出。先前體內的傷處也在這份溫暖的滋潤之下,說不出的束縛。

「有媽真好。」唐舞麟抬頭向雅莉笑道。

雅莉輕笑一聲,「傻孩子。你本源雄厚,但這次卻彷彿有所觸動。該死的原恩震天,哼!」

唐舞麟趕忙搖搖頭,道:「不關震天前輩的事,是我自己的問題。剛剛比賽過程中我有所觸動,似乎是在力量掌控上有了一些突破,衝動之下,調動了太多,所以才會這樣的。」

「又突破了?我兒子真棒。」壓力笑眯眯的說道,她現在看唐舞麟什麼地方都好,完全是一位毫不吝惜溺愛的慈母。

唐舞麟正要講述自己的感悟,卻被雅莉阻止下來,「先凝神,幫你穩固本源,其他的回去再說。」

身為整個斗羅星毫無疑問最強大的治療系魂師,雅莉的治療能力毋庸置疑,那醇厚的毫無雜質的聖光元素注入,調和著一切矛盾,修復著體內破損。

她的治療方式絕不是過度刺激體內的反應,而是用一種近乎於完全能量補給的方式,將自身魂力化為宛如天材地寶一般的大補之物注入到唐舞麟體內。

當然,她這種治療方式也不是所有人都適用的,不是舍不捨得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吸收的了,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吸收如此醇厚能量的。

正在這時,伴隨著「噠噠噠」的腳步聲,一道身影朝著唐舞麟的方向走了回來。

唐舞麟抬頭看時,發現的卻是藍佛子去而復返。

藍佛子的表情已經恢復了平靜,當她看到唐舞麟身邊站著的聖靈斗羅時,不禁愣了一下。雖然聖靈斗羅已經自然而然的釋放了無形屏障阻擋住自己治療唐舞麟的氣息,但以藍佛子的眼力怎能看不出她是在為唐舞麟治療呢?

唐舞麟手裡還拿著之前藍佛子給的水瓶,看到她不禁好奇的問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藍佛子指了指他手中的水瓶,「喝完了就還給我。」

唐舞麟低頭看向手中水瓶,先前他的狀態不好,並沒有仔細觀察,此時看去,這是一個白色的水瓶,只是在正面有一個深藍色的印記,印記看上去很特殊,似乎是一條大魚盤繞成圓形。

————————-

我說怎麼這幾天一上線打開龍王手游就送我十幾個古月娜碎片,原來是元旦的活動啊。

時間真快,又是新的一年了,祝大家元旦快樂,新年快樂。 這顯然不是什麼一次性的東西,把水瓶遞過去,藍佛子接過來,然後看向他身邊的聖靈斗羅,問道:「這位是?」

唐舞麟微微一笑,「我媽。」這兩個字回答的十分自然,聽的雅莉頓時眉開眼笑。她此時是老人模樣,笑容露出,頓時充滿了慈祥的味道。

藍佛子臉色一整,眼底閃過一抹羨慕之色,一改對唐舞麟不好的態度,向雅莉恭敬的道:「伯母您好,剛剛我失禮了。」

雅莉搖搖頭,道:「沒關係、沒關係。不過,挺好的小姑娘,為什麼要扮作男裝呢?」

換了千古東風在這裡,都不見得能看得出藍佛子的真實性別,但雅莉乃是天下第一治療魂師,對於人體結構、人體自然而然散發出的味道以及各方面感官太熟悉了,不需要唐舞麟說,藍佛子身上很多細微的地方就已經告訴她,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女孩子。

藍佛子臉色一變,惡狠狠的瞪了唐舞麟一眼,她可不知道這是雅莉自己的眼力,還以為是唐舞麟說的,咬了咬下唇,只是向雅莉微微躬身致意之後,轉身就走了。

看著她離去的方向,雅莉嘴角處不禁流露出一絲玩味,「我的好兒子啊!你還真是走到哪裡就招惹到哪裡,跟你乾爹一個德行。」

「啊?」唐舞麟目瞪口呆的看著聖靈斗羅,「媽,您這話是從何說起啊!」

雅莉呵呵一笑,「難道你看不出這姑娘對你已經有意思了嗎?媽是過來人,要是連這點都看不出,那我就白活這一百多年了。」

唐舞麟吃驚的道:「這怎麼可能?她一直都是男裝打扮,而且,她好像性取向有問題,似乎是喜歡女孩子的,所以才來參加這次比武招親大會,之前她還一再跟我說多麼多麼喜歡古月,怎麼會?您可別多想。」

雅莉有些無奈的道:「看起來,還是你單純一些,這要換成你乾爹當年,恐怕早就已經看出來了。她看你的眼神就已經暴露了自己的心態,或者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已經被你吸引了吧。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但你比賽之後,第一時間就來給你送水。你告訴媽,是什麼樣的朋友會這麼做?就算是你那幾個史萊克七怪的夥伴,我估計都沒這麼細心。而且,她剛剛回來不是為了要回瓶子,只是有點捨不得,想回來再看看你。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個瓶子上面有著她很濃厚的氣息,至少使用了有一段時間了,自己的貼身之物給一個異性用,還用的這麼自然,那你告訴告訴媽,這正常嗎?」

唐舞麟被聖靈斗羅問的啞口無言,可是,他確實有點無法想象這個情況的發生,實在是因為,他一直都沒把藍佛子當成女孩子看待,而且,他還一直都認為藍佛子是對自己有敵意的啊!

「不可能的媽,您知道的,我只喜歡古月一個人。」他的頭搖的像卜楞鼓似的,一臉見鬼了的表情。

「呵呵。古月娜這孩子還真是幸福,你對她無保留的信任還有這份執著,真是讓媽都羨慕啊!當初你乾爹要是有你這麼果斷,哪至於弄這麼多是非出來。你比他強的地方就在於,你從來不給其他女孩子任何誤會的機會,這一點很好,希望你能繼續保持吧。」

什麼叫希望?唐舞麟嘴角抽搐了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