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首看著那些葉火成的人一眼后,這群人便被黑氣所吞噬,化成了白骨。

李白首看著一旁的岳玲說道:「把他們的獸核給拿過來吧!」

岳玲點了點頭,走到這些的屍體的面前,開始撿獸核,而李白首掃視著四周,發現並沒有人……

當岳玲打掃了一下戰場后,拿著一個袋子走到了李白首的面前,這袋子里除了獸核以外還有這些人的東西。

李白首看著岳玲說道:「這些東西都是你的,當然獸核得交出去。」

這場試練一共一個月的時候,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要去狩獵獸人和進行搶奪獸核,在李白首的想法里,這一個月里,太一聖教的人就在這裡進行廝殺。

「天色已經很晚了,今夜我們就在這裡度過吧!」李白首對岳玲說道。

岳玲聽了李白首的話后一愣然後看著李白首說道:「這裡不安全吧,隨時都有可能被魔獸和獸人襲擊……」

李白首呵呵一笑:「這個地方哪裡安全呢?我想根本就沒有安全的地方吧!」

李白首的話讓那個岳玲無話可說,李白首說的沒錯,這妖皇遺址里根本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

你無論在哪裡休息,都可能被魔獸和妖獸,獸人所襲擊,當然你也有可能被太一聖教的同門給襲擊。

因為除了獵殺獸人,魔獸,妖獸以外得到獸核的方法那就是搶劫……

進入了這妖皇遺址的太一聖教的弟子們,身上多多少少有幾個獸核……

李白首走到了岳玲的面前,岳玲看到李白首走到自己的面前,頓時緊張起來了,雖然她知道她絕對會被李白首糟蹋……

李白首用手敲起來了岳玲的臉龐,岳玲閉上了雙眼,默默的等待著她被糟蹋的命運。

然而李白首除了托起來她的下巴以外,什麼都沒有做,過了一小段時間后,岳玲睜開了眼睛,滿臉疑惑的看著李白首。

「你的臉太髒了,而且你的身子有著一股臭味,讓我沒有興趣!」雖然這岳玲也算一個小美人胚子,但因為遭到了很慘的事情,她衣服破爛不堪,臉上黑乎乎的,在加上身上遺留著男人的臭味,李白首毫無興趣……

聽了李白首的話后,岳玲一愣,然後低下頭,她也不想這樣,她也想清洗一下身子,畢竟那個女人被糟蹋后,都會去清洗一下自己的身子。

只是這一路上,岳玲根本沒有看到水,而且李白首也不是水修,所以這一天岳玲還沒有清洗自己的身子。

「真是無奈,明天得找條河,讓你清洗,清洗,不然你對我來講是毫無用處還是一個累贅!」李白首淡淡的說道。

然而當李白首說完話后,岳玲一臉祈求的看著李白首:「不要拋棄我,求求你,我不想一個人在這裡……」聽了李白首的話,岳玲覺的李白首是要拋棄她,她瞬間害怕起來了。

岳玲能想象的到她被李白首拋棄會有什麼下場,糟蹋是小事,重點是會沒有命……

這妖皇遺址的殘酷,她是見識到了……

李白首擺了擺手:「你明天洗洗身子就好了,我不會拋棄你的……」

聽了李白首的話后,岳玲感激的看了李白首一眼,她想過去親李白首,但是她害怕李白首覺的她臟,沒有往前一步……

李白首看著岳玲說道:「我很不理解你這種女人,為什麼要加入太一聖教的?」

太一聖教可以說是西牛賀州最殘酷的宗門了,也可以說是一個畸形宗門,進入這個宗門的按理來說沒有一個好人,而且各個都是亡命之徒,她不理解像岳玲這種不太像壞人,而且還是貪生怕死之人是為何要加入這種殘酷宗門的。

聽了李白首的話后,岳玲低下頭,如果還有機會,她一定不會加入太一聖教,可惜她已經沒有了選擇,一入魔門,終身都是魔門,沒有退路了。

她想過退出太一聖教,但是退出太一聖教,還有什麼宗門會接受她呢?而且她很有可能會遭受外界那些自詡正義人士的追殺。

「因為我想證明自己……」岳玲看著李白首說道。

「證明自己?證明自己很強嗎?現在你證明出來自己很強嗎?」李白首看著岳玲問道。

岳玲搖了搖頭,加入了太一聖教后,一開始就很悲催,如果不是被破戒僧看重的話,到了破戒僧這裡,又受到了很多男弟子的親賴,不然她不知道她會受到什麼樣的命運。

可以說岳玲的運氣算好的,畢竟她加入了太一聖教后,進入了一方勢力,躲過了在太一聖教里與人爭食的情況。

進入了破戒僧門下,因為有很多男子親賴,岳玲根本沒有受到什麼痛苦,如果不是進入了這妖皇遺址,這岳玲可以說還在體驗著被男人追捧的感覺。

岳玲看著李白首搖了搖頭……

李白首看著岳玲說道:「女人以後想事情的時候,不要靠著滿腔的熱血,熱血只會讓你沖昏頭腦,步入深淵!」

李白首能想象的得到,這岳玲進入太一聖教,可以說憑著的就是滿腔熱血……

如果沒有熱血這種東西,李白首實在想不明白,這岳玲怎麼會加入這太一聖教。

其實岳玲加入太一聖教憑的還真不是熱血,岳玲出身與小的修鍊家族,同族們都被同門所看重,加入了各大宗門,唯獨有他,沒有被宗門所挑選,而她不知道從哪裡得來了加入太一聖教只要是個人就行的情報后,岳玲加入了太一聖教。

太一聖教乃西牛賀州三大勢力之一,岳玲加入了太一聖教,完全是告訴同族們,她不差,她能加入到三大勢力這種超級宗門裡……

然而僅僅是為了這,讓岳玲後悔了不知道多少年,她的家族害怕被扣上與魔門牽扯的名頭,斷絕了與岳玲的聯繫,而岳玲的父母也害怕牽連到自己,也斷絕了與岳玲的關係……

可以說岳玲加入太一聖教並不是憑著熱血,而是稀里糊塗的沒腦子加入的…… 「你生一團火來!」李白首對岳玲說道。

天越來越暗了,月光被濃霧給遮蓋住了,李白首讓岳玲生出一團火來照明……

「我不是火修啊……」岳玲看著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搖了搖頭道:「火球術這是個只要修鍊過的人,都會的招數你不會嗎?」

岳玲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會,李白首聽了岳玲的話無奈的道:「真不明白,你是如何被破戒僧給選中的,火球術是用真氣凝聚出火焰,所以即使沒有火道也可以釋放出來!」

「這個招數不是得火靈根的人才能釋放嗎?我沒有火靈根啊!」岳玲對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搖了搖頭:「火靈根只是釋放的火焰更大些罷了,能讓火球術做為攻擊招式,然而沒有火靈根的人,生出來的火焰,沒有殺傷力,只是一團普通的火,我們需要火照明,所以普通的火就足夠了!」

「怎麼釋放?」岳玲看著李白首問道。

「伸出收來,在手中凝聚真氣,讓真氣產生熱量!」李白首對岳玲說道。

岳玲按照李白首所說的伸出了手,然而很長時間出現了一絲火苗,李白首搖了搖頭:「真不知道破戒僧為什麼收你為徒!」

當李白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股火焰從岳玲的手中出現,然而岳玲突然大喊道:「好燙,好燙!」瞬間就把火焰扔在地上,地上是草,瞬間點燃了草……

李白首搖了搖頭,然後砍斷了幾個樹木,隨後把木頭扔在火焰哪裡,這才止住了火焰的蔓延。

岳玲看向李白首:「你實力很強大,而且你也懂,為什麼你不釋放火焰呢?」

「我修鍊的又不是真氣!」李白首平淡的說道,李白首是正兒八經的邪魔歪道,修鍊煞氣,黑暗之氣,血氣,就是不是修鍊真氣,然而火球術只有真氣才可以凝聚出來……

「你修鍊的不是真氣?那你修鍊的是什麼?」岳玲愣了下,看著李白首問道。

「難道你不知道魔道們修鍊的不是煞氣就是魔氣,或者是血氣什麼的嗎?」李白首像看傻瓜一樣看著岳玲。

岳玲低下了頭,聽李白首一說,她才想起來,這太一聖教修鍊真氣的人幾乎沒有,幾乎沒有,並不是沒有,還是有一些的,其中幾個長老修鍊的也是真氣……

太一聖教是魔教,邪魔歪道的聚集地,所以這裡修鍊什麼的都有,而那些自詡正義的人士只修鍊真氣和佛氣,或者是劍氣,只要不是這種兩種氣息的,幾乎都會被定義成邪魔歪道……

「你修鍊的那種黑氣是什麼?好強大的樣子!」岳玲看著李白首問道,李白首每次戰鬥的時候都會釋放一股黑氣,岳玲十分好奇李白首的那股黑氣是什麼,如果可以她也想修鍊。

「煞氣!」李白首平淡的說道,那股黑氣當然不是煞氣那麼簡單,李白首不願意透露黑暗之氣……

「你是煞修?聽說修鍊煞氣的,幾乎要冒著生命危險,你不怕死嗎?」岳玲看著李白首再次問道。

「當然怕死,這個世界有多少不怕死之人呢?但是為了變強,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李白首說完,手中就出現了那把苗刀,隨後李白首順手釋放出一股血氣斬擊!

這股斬擊瞬間被一個年輕人給化解了,李白首站了起來,看著樹林,樹林里走出一個黑袍男子,男子的嘴唇上摸著紫色的唇膏,而且還化了妝,是一個不擇不扣的妖人……

「剛見面就動武,這也太沒有禮貌了吧?」男子伸出手一個蘭花指指著李白首說道,李白首一股惡寒。

岳玲看到男子后,然後看向李白首說道:「你要小心這傢伙是重刀長老的弟子靈愁,天機榜上有名,是地榜前三!」

聽了岳玲的介紹后,李白首看向靈愁冷哼道:「放著好好的男人不做,為什麼非要做妖人呢?」

「哼!」靈愁一個哼聲,讓李白首差點吐出來,不過好在今天沒吃東西,不然李白首可能真的會吐出來。

「小帥哥,本宮今天心情好,只要你交出獸核,我就不殺你!」靈愁沒有直接動武。

「想要獸核,那得憑本事,你有這個本事嗎?」李白首看著靈愁問道。

「看來你是不知死活了!」只見一個針瞬間沖向李白首,李白首身子側了一下,躲過了這個針,而針穿到了樹上,只見那大樹有一個巨大的窟窿。

而靈愁伸出手兩雙手來,每個手指尖前都有一個細針……

「風道·十針誅心」只見這十個針都沖向了李白首,李白首側著身子躲過了十個針,然而李白首背後的樹木全部被毀掉了。

而岳玲站在哪裡瑟瑟發抖……

「哼,不錯,你是我今天遇見的人當中唯一一個能躲過我十針誅心的人,但是你能躲過風道·萬針誅心嗎?」只見靈愁揮舞著自己的手來,每揮一次手,便是百枚細針……

「哼,躲?老子對付你,還需要躲著打?」說完李白首伸出手來,一個黑洞出現了,那針都被吸入了黑洞當中,靈愁看到這個場景后,心中一驚,知道自己遇到對手了,他的手上出現了一股風力。

「風道·旋風斬!」只見靈愁雙手一揮,一股小型龍捲風出去了,李白首握住拳頭,拳頭上瞬間出現了一股黑氣:「給我破!」李白首一拳打在了旋風上,旋風瞬間變成黑色的,不一會就散了。

當旋風散開的那一刻,靈愁也消失在了李白首的眼前,李白首呵呵一笑:「這傢伙是一個聰明人啊,在知道不是對手的情況,立馬開溜了!」

李白首也沒有在追靈愁,因為李白首不願意和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人戰鬥,因為看到這種人,李白首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噁心……

李白首看向在月光下站在哪裡瑟瑟發抖的岳玲說道:「一場戰鬥就把你嚇成這樣了?」

岳玲的眼睛不知不覺的流出了眼淚:「這裡根本不是我該呆的地方,每個人都比我強出太多了……」 岳玲依偎在李白首的懷裡,漸漸的睡著了。

而李白首看著月光,然後也漸漸的閉上了眼睛,他要好好的休息,一夜準備第二天的戰鬥。

翌日。

李白首睜開了雙眼,而岳玲也早早的醒來了,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李白首的身旁。

李白首醒來后,打了個哈欠看著岳玲說道:「走,我們進行征途!」

岳玲點了點頭,跟在李白首的身後,李白首繼續往深處走,這一路上到沒有遇見人也沒有遇見妖獸什麼的,這到讓李白首挺驚訝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白首走到了一個被山所包圍的峽谷里,而峽谷內全是屍體。

李白首知道這群人肯定在這裡遭遇了伏擊,突然李白首感覺有一個人抓住了他的腳,李白首低頭看過去,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抓著他:「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然而這個人說完,這個人就被李白首補了一刀,李白首搖了搖頭:「你命該死,天命不可違,所以你還是認倒霉死了吧!」

李白首和聞人靜心走著,遍地都是屍體,岳玲看著李白首說道:「到底是什麼人,如此狠心,屠殺了那麼多人!」

「準確的說是一個勢力,這些人都是被狙擊所殺死的,而且四周全是懸崖,也特別適合狙擊人!」李白首對岳玲講解道。

「那會是什麼勢力呢?」岳玲疑惑的問道李白首。

「太一聖教的人吧!」李白首平淡的說道。

這群人的死活和他沒有關係,他繼續往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后,李白首看到了一群人。

這群人李白首看著眼熟,當這群人走進的時候,李白首一愣:「怎麼會是……」這群人都是獸人,當他們襲擊李白首的時候,李白首頓時震驚起來。

「難道那傢伙也在凡界?」李白首低聲說道。

不一會這群獸人都化成了渣,而岳玲看向李白首:「你說的是誰?」

「剛才這群獸人是屍體,而能讓屍體進行攻擊的,在世間只有一個人!」李白首對岳玲說道。

「陰修也可以操作屍體吧!」岳玲看著李白首說道。

所謂的陰修就是修鍊殭屍和死屍的人,這種人雖然少,但還是有的,絕對沒有李白首所說的那麼誇張,世間只有一個人。

「這個我知道,但是你沒有感覺到嗎?那群屍體沒有一屍的陰氣,也沒有一絲的妖氣嗎?」李白首看著岳玲說道,當李白首說完,他就發現自己白說了,自己說的他怎麼可能懂呢?

剛才李白首戰鬥的人,就是沒有意識的傀儡,和所謂的殭屍差不多,不過和殭屍又有一絲的區別。

殭屍需要陰修在背後操控,而這個背後的人只需要下達命令就可以了,不用費力氣去操控。

然而能做到這一切的李白首隻能想到那個變態,只是李白首不理解,那個變態應該在魔界,怎麼會到凡界來呢?

他可不相信凡界有人擁有這種技術。

「還好,遇見的不是那傢伙強大的生化人,不然……」這群屍體,被那個人稱呼為生化人。

然而不一會李白首被一群生化人所給圍堵了,不一會這群生化人都輕易的被李白首斬殺了。

如果是別人對付這群生化人肯定沒沒轍,但是李白首和那個人可是故人,雖然不是什麼至交好友,但是彼此都了解,李白首知道如何破解這生化人。

這種生化人可以說沒有弱點,和殭屍不同,殭屍怕海水,怕陽光,怕鹽,怕火焰,然而生化人可以說是什麼都不怕。

然而對付生化人的方法李白首知道,那就是一擊把這個生化人給化為灰燼,也可以說生化人其實怕火焰,或者腐蝕性的東西。

因為只有火焰和腐蝕性的東西,可以讓生化人變成渣,或者灰燼。

生化人強大在可以自我再生,你砍掉他的手,他可以在長出來手,所以對付生化人必須一擊必殺,而且還必須讓他連渣都不留。

「竟然有人一下幹掉我那麼多生化人!」一個人帶著白臉面具,穿著白大褂的男子低聲說道。

「我去會會這傢伙!」說完這個男子就離開了。

而李白首幹掉了所有的生化人後,他的面前站著一個穿白大褂的人,而白大褂的男子看到李白首后懵逼了。

「你怎麼從鎮魔山裡……」男子看著李白首吞吞吐吐的說道。

「震驚的應該是我吧,你怎麼會來到凡界?」李白首看著男子問道。

「我被廢掉修為了,被關起來,在準備殺我的時候,我逃跑了,然而我逃到了凡界來了,因為沒有了修為,逃到了凡界,也沒有什麼天道懲罰什麼的!」男子對李白首說道。

「是誰廢掉你的修為的?」男子是李白首的故人,也可以說是小弟,只是這個傢伙從不幹小弟該做的事情,對李白首也沒有絲毫的尊敬……

「還能是誰!」男子看著李白首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