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想了一下,哦,是那個穿着紫色胸衣有着栗子色頭髮的成熟女人。

“實驗室招收保安的事情是藤原課長說了算的,而菜菜子和藤原課長是那種地下關係,你懂的,所以事情就這麼容易就解決掉了。”小早川晴子衝着李白眨眨眼。

李白懂了,原來這裏面還有這麼一層關係,一個男人爲了在情人面前顯示自己的力量,做出這種不經過大腦考慮的事情來,也是比較正常的事情,如此一來,李白就不用擔心那些問題了,安心去上班就好了。

“我們明天就可以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了。”想到未來的幸福生活,小早川晴子感覺自己好像又有了某種衝動,這樣會不會太不矜持了?

李白看着小早川晴子臉上那幸福的笑容,心中的愧疚感更甚了一些,這樣幸福的日子,大概是沒有幾天了吧。

“對了,明天我需要帶什麼東西過去嗎?”李白忽然想到,自己好像就只有一個假的身份證在身上,別的什麼也沒有。

“放心吧,就算你是黑戶,也不會有問題的。”小早川晴子笑着說道。

吃完晚餐,兩人將餐具收拾到水槽之中,正當李白準備洗碗的時候,小早川晴子忽然又從後面纏了上來。


面對身後女人的熱情,李白心想,這個晴子,好像對這種事情特別感興趣啊。 藤原化工大樓的前方廣場上,李白擡頭看着這高聳的大樓,不禁咧嘴一笑,真期待騰原野和藤原純看到自己在他們家公司裏打工時的精彩表情,萬分期待啊。

小早川晴子將車停在地下停車場,然後很親密的挽着李白的手走進了電梯,電梯裏有不少人,但是大家都很安靜,臉色也很平靜,唯獨小早川晴子和李白的臉上洋溢着開心的笑容,前者是因爲可以每天和心愛的男人一起上下班而感到開心,後者卻是因爲低調潛入了地方基地而感到開心。

小早川晴子帶着李白直上十三樓找到了藤原課長報到,然後這位藤原課長只是簡單的看了李白一眼,便遞給李白一張表格,讓李白填好之後就可以領取一套工作裝,開始工作了。

“上杉雅歌,你的任務就是在十三樓的左側走廊裏巡邏,遇到沒有佩戴通行證的人便攔下來,知道嗎?”

藤原課長很熱心的吩咐了李白幾句,然後便將目光轉向了小早川晴子,他早就對小早川晴子動了心思,可惜一直沒能如願,如今他卻在想,要不要抓李白一點工作上的失誤,然後以此來逼迫小早川晴子就範呢。

隨意聊了兩句,兩人便離開了藤原課長的辦公室,小早川晴子開心的摟着李白的脖子便親了一口,道:“太棒了,我的實驗室就在左側走廊那邊,真是太好了!”

李白笑笑,道:“吶,你給我介紹一下這邊有沒有什麼禁地吧,我怕我不小心誤闖進去,會捱罵的。”

小早川晴子想了想,道:“十三樓的話並沒有什麼禁地,只要不在工作時間進入實驗室就好了,不過十四樓倒是有一個禁地。”

李白聞言眼前頓時一亮,好奇地問道:“什麼樣的禁地啊?”

小早川晴子回憶了一下,臉上忽然露出一抹恐懼的神情,道:“我也不知道那裏是做什麼的,但是又一次我不小心坐過了電梯,來到了十四樓,整個十四樓空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而且也沒有燈,我有些害怕,可是電梯已經上去了,我只能走樓梯下去,當我找到樓梯想要下樓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很悽慘的叫聲從十四樓的某個房間裏傳來,當時我都要被嚇死了,然後就急匆匆的跑下了樓。”

說到這裏,小早川晴子的臉上忽然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道:“後來沒過幾天十三樓通往十四樓的樓梯便被安上了鐵門,禁止我們上樓,並且電梯也不在十四樓停留了,又一次吃飯,菜菜子悄悄告訴我,說十四樓原本是一整個機密研究室,可是後來出了問題,死了人,就封鎖起來了,成爲了這棟大樓裏的禁區。”

李白聞言臉上露出十分感興趣的神色,禁區什麼的,他是最喜歡的了,原本他還以爲想要打探些什麼消息還要等到過一段時間,沒想到這麼輕易就打聽到了這麼重要的消息。

“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小早川晴子小聲叮囑道:“這件事情就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內情,公司對外說的是十四樓發生了火災,有污染物污染了十四樓,所以才停止使用十四樓的。”

“我懂,放心吧。”李白衝着小早川晴子眨眨眼,然後便走進了更衣室換了一身西裝,成爲了正兒八經的保安。

比起李白要換衣服,小早川晴子只需要披上白色的大褂就好了,她在更衣室外等到李白出來,纔對李白道:“雅歌,中午下班的時候,你到我工作的實驗室來,在七號。”

李白不明所以,便答應下來。

……

李白的工作十分簡單,就是在走廊上巡邏,左側走廊一共有七個實驗室,每一個都緊閉着大門,偶爾會有研究人員出來,也是匆匆來從匆匆去,沒有人去關注李白,李白也樂得輕鬆。

等到中午十一點半的時候,下班時間到了,七個實驗室的大門便相繼打開,佩戴者通行證的工作人員便朝着更衣室走去,他們這是要道餐廳吃飯,然後去休息室休息,下午的上班時間在下午兩點。

李白按照約定,等到人基本走光之後,便走到走廊的盡頭,七號研究室的門口,這研究室的門口有指紋認證,李白進不去,正當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電子門忽然叮的響了一聲,被人從裏面打開了。

帶着大口罩白帽子捂的嚴嚴實實的小早川晴子一把抓住李白將他拽了進來,李白看着小早川晴子,道:“你叫我來幹嘛?”

小早川晴子摘下口罩,二話不說撲上去就吻在了李白的脣上,一番深情激吻之後,小早川晴子動情的看着李白,舔了舔自己的嘴脣,笑道:“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你說我叫你來做什麼?”

李白聞言一驚,不是吧,晴子你這麼大膽!

晴子臉蛋兒紅撲撲的看着李白,道:“怎麼樣?是不是感覺很刺激?”

李白心想,這哪裏是很刺激啊,是非常刺激好不好!

小早川晴子一驚有些迫不及待的起解李白的腰帶了,趁着這個機會,李白好好打量了一下實驗室的擺設。

實驗室很大,各種器械的擺放也非常的整齊,一些瓶瓶罐罐的擺在桌子上或者是櫃子上,李白看着就覺得危險。

在實驗室裏做這種事情,萬一不小心打碎了什麼化屍粉之類的東西豈不是要死翹翹?正如此想着,李白不禁輕呼一口氣,晴子的口技還是太生疏了,不過倒是很努力啊。

正當李白閉着眼睛享受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響起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他睜開眼將蹲在地上的晴子一把拽了起來,快步朝着實驗室的配套廁所走去。

一臉茫然的晴子在跟着李白走進廁所之後,還以爲李白想要在這裏做,正準備笑着說兩句調侃的話,忽然聽到一陣叮聲,實驗室的門被人打開了!

晴子震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李白,幸虧她和李白躲進了廁所裏沒有被人發現,要是被發現了就完蛋了啊。

李白聚精會神的聽着實驗室的動靜,卻沒有注意到小早川晴子的眼睛越來越亮。

“哎呀,好好的在辦公室不好嗎?爲什麼一定要來實驗室裏?打碎了東西就麻煩了。”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李白聽着有些耳熟。


“嘿嘿,放心吧,我們小心一些,沒事的,我早就想在實驗室裏和你這樣了,比在辦公室裏刺激多了。”又是一個男人的聲音,這個生意李白聽出來了,正是那個藤原課長。

如此一來,稍稍推測一下,李白便知道,那個女人便是小早川晴子口中所說的那個鬆島菜菜子了。

小早川晴子也通過說話的聲音聽出了外面兩人是誰,她捂嘴一笑,臉上的害怕擔憂之色已經不見,然後又蹲下身子去,繼續之前的工作。

李白被小早川晴子的大膽妄爲刺激的有些無可奈何,他聚精會神的聽着外面的談話,希望可以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而小早川晴子卻是誤會了李白,還以爲李白是在聽牆腳,不由得更加賣力起來,好吧,李白確實是在聽牆腳,不過關注點卻是和小早川晴子不同。

外面兩人明顯已經開始了,一連串壓抑不住的喘息聲傳進了廁所裏。

“課長……呼……你今天怎麼這麼興奮?”

“你不知道吧,我馬上就要升官了,呼,當然高興啊。”

“升官?你要被調走了嗎?”鬆島菜菜子的聲音明顯有了些變化,也不知道是欣喜還是捨不得,總之是很複雜。

“並不被調走,只是以後我的管轄範圍擴大了,十四樓也將納入我的管理範圍之內!”藤原很賣力,說話的時候感覺很辛苦。

“十四樓?!”鬆島菜菜子驚呼一聲,道:“十四樓……啊,哈…….十四樓難道要重新啓用了嗎?”

“沒錯。”藤原課長道:“今天上午我接到了家族的電話,明天家族的少族長將會親自到公司來視察,然後解放十四樓,再過一段時間,十四樓就可以重新投入使用了。”

“十四樓……十四樓將要用來做什麼……做什麼實驗?”鬆島菜菜子問道。

“具體我並不清楚,還要等少族長做出決定。”藤原忽然大吼一聲,旋即,實驗室裏安靜下來,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氣的聲音。

李白在廁所裏臉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精彩,他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被小早川晴子從夜店裏帶出來之後,居然碰到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神祕禁地十四樓居然要重新啓用,而且明天騰原野要到公司來視察!

李白本來並不打算過早去十四樓探查的,可是現在看來,他不得不在今晚就去探查情況了,不然的話,等到騰原野來過之後,就算十四樓真的有什麼,他也沒機會探查清楚了。

外面傳來一陣關門的聲音,想來是那兩人已經打掃了戰場出去了。

聽到關門聲,小早川晴子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自己將裙子捲起來,轉身雙手扶牆彎腰,對李白道:“雅歌,我的好老公,快來!”

李白看着眼前的性感尤物,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上前一步,挺身而入。 下午巡邏的時候,李白走到十三樓的樓梯口,看着那被鑲嵌在牆上的鐵門,貼門上掛着一把巨大的鐵索,並且用扶桑語寫着警示牌。

“禁止入內!”

李白擡頭看向樓梯,雖然是在白天,可是李白還是感覺到有些陰冷的感覺,這讓李白不禁產生了一種十四樓有鬼的想法。

“不管有什麼,晚上一定要上去看一看。”李白已經打定了主意要上去看看這十四樓究竟有什麼東西,爲什麼要封鎖的這麼嚴密,而且小早川晴子也告訴他,她曾經在十四樓聽到了哭聲,李白相信,小早川晴子是不會欺騙自己的,也許十四樓進行的是活體實驗也說不定!

一想到活體實驗,李白的臉色便變得難看起來,因爲他越想也是覺得有這種可能,藤原家族並不是做不出用人體做實驗的事情!

“親愛的,你在想什麼?”

李白正在想着活體實驗的事情的時候,忽然有人從背後抱住了他,其實李白早就發現了小早川晴子的靠近,但他還是裝出一副被嚇到的樣子,轉身有些埋怨的看着小早川晴子,道:“我正在想十四樓會不會有鬼的事情,你就突然跳出來了,真的嚇死我了。”

小早川晴子捂嘴一笑,然後看了看四周,在發現沒有人之後,便將李白拉到了角落裏,踮起腳尖吻在了李白的脣上。

李白有些無語的看着眼前的小早川晴子,這個扶桑小姐姐對於這種事情真的是很喜歡呢,無時無刻不在想着那種事情,完全就是熱戀中的女孩啊。

親吻了一會兒後,小早川晴子放開了李白的脣,又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李白嘴角纔算作罷,對他道:“剛纔有一個女孩子給我打電話,說是要找你的。”


小早川晴子用一種警惕和狐疑的眼神看着李白,似乎是在想那個女孩和李白是什麼關係,會不會是那個前女友?

“你們工作期間還能接電話?”李白有些詫異的看了小早川晴子一眼,在實驗室裏接電話,是不是太不嚴謹了?

小早川晴子解釋道:“我們實驗室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大家都在休息,不然我怎麼有機會來找你呢,回答我,那個女人是誰?”

果然,不管是什麼樣的女孩子,都不免會吃醋。

“我都不知道是誰找我,怎麼會知道是誰。”李白接過小早川晴子的手機,看着那串號碼,心想,果然是明日香。

電話李白當着小早川晴子的面打了過去,小早川晴子對於李白當着自己面打電話的表現非常滿意,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是雅歌嗎?”明日香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來。

“是我。”李白淡淡的回答道。

“教會明天早上八點抵達東京國際機場,你找機會回來吧。”明日香微微一笑,道:“不要捨不得你的新女朋友纔好。”

“我知道了。”李白點點頭,然後掛斷了電話。

李白看着手機,微微蹙眉,他沒想到教會來的這麼快,聯想到明天騰原野要到藤原化工來視察,並且要開放十四樓的事情,李白不禁有些懷疑,騰原野之所以選擇明天到藤原化工來,是因爲教會抵達東京的原因!

明天很有可能教會的人也會跟着到藤原化工來,今天晚上,他必須要搞清楚這十四樓究竟有什麼東西!

“你們在電話裏,聊了些什麼?”小早川晴子看到李白這麼快就掛斷了電話,不禁好奇的問道。


“是我前女友,她希望我可以離開你。”李白笑笑,撒了一個謊。

“那你的決定呢?”小早川晴子聞言有些緊張的抓住了李白的衣角,眼神略微有些忐忑的看着李白。

李白嘆了口氣,心想,這個扶桑小姐姐大概是真的愛上自己了,“我當然不會離開你。”

小早川晴子鬆了一口氣,然後用一種愛戀的目光望着李白,道:“爲了獎勵你對我的忠貞,今晚下班之後別走,我們在更衣室裏……”

李白一臉黑線的看着踩着高跟鞋扭着***朝着實驗室走去的小早川晴子,幸虧他是一個古武者,要是普通人的話,不用三天就要被這個誘人的扶桑小姐姐給榨乾了。

……

下午下班之後,並沒有人在實驗室加班,大家或是聚餐或是泡吧都結隊離去,整個十三樓陡然間變得空空蕩蕩起來,唯獨更衣室裏不時有些甜膩的嬌呼聲隱約傳來。

李白微微喘息着,看着扶牆背對着他已經精疲力竭的小早川晴子,伸手輕輕在她的勃頸處按摩了兩下,小早川晴子的身體便陡然一軟被李白抱在了懷中。

李白將已經昏睡過去的小早川晴子放在更衣室的地板上,想了想,又脫下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裝鋪在地上,纔將小早川晴子放在上面,然後轉身走出了更衣室。

在更衣室裏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激戰之後,天色已經完全黯淡下來,李白登上電梯來到十五樓,靜悄悄的十五樓除了李白之外並沒有其他人的存在,他走到走廊邊,打開了窗戶,寒冷的夜風吹了進來,還帶着一點點的血花。

“下雪了。”李白望着窗外燈火明亮的東京夜景,輕輕一躍來到窗戶上,縱身跳下。

砰!

李白就勢在地上翻滾兩圈,看着那被自己一腳踹碎的玻璃窗,有些尷尬的撓撓頭,他沒辦法,只能如此暴力進場了。

李白不再管已經碎掉的窗戶,他站起身來仔細觀察着周圍的環境。

按照十三樓和十五樓的設計來推算,李白此時應該是在十四樓的走廊上,整個十四樓因爲切斷了電力的供應,所以到處都黑乎乎的,配上從碎掉的窗戶處刮進來的呼嘯着的寒風,感覺上很是陰森。

因爲多年棄用的原因,十四樓裏的味道並不太好聞,李白輕輕嗅了嗅,一股腐朽而且腥臭的味道頓時撲進了他的鼻子裏,令他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

李白取出傲慢之劍握在手中,小心翼翼的朝着走廊深處走去,寂靜的十四樓只有他的腳步聲在迴響,啪嗒啪嗒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滲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