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星搖頭,反正不是有教養的人。

正如歐陽琳本人。

真正有教養的女子,不會主動炫耀她所擁有的一切。

李星星愛吃愛穿愛錢愛炫耀,被嬌養得脾氣又不好,自覺辜負了爺爺的教導,沒能長成一位有教養、有內涵、行事又低調的女子,結果如此不優秀的她居然在歐陽琳面前甘拜下風。

比不得呀比不得! 為?

為……宋憐星而來?!!

「你再說什麼?!我不明白!」錢旭陽被懸空提着,雙腿用力瞪着,顯得有些凄慘。

秦蒼穹單手提着他,目光幽幽,淡淡盯着他。

「不明白?」

「三日前,你們對宋憐星做了什麼?」

「交代她的下落,我留你半條命。」

秦蒼穹掐著錢旭陽的脖子,一字一句,緩緩問道。

交代她的下落,我留你半條命。

這簡直,要何等狂妄霸氣,才能說出這等話來?

全場所有人,都面色複雜,不敢置信的望着這一幕。

今日此時,錢家錢旭陽公子,被前所未有的羞辱啊。

而,讓所有人們更震驚的是……他竟然,又提及了那個女人的名字?

宋憐星。

這個名字,三日前,便已成了禁忌。

可今日,他一再提及,這是要…幹什麼?!

錢旭陽整個人被掐住脖子,面色無比慘白難看,「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不明白?」秦蒼穹眸光冷漠,緩緩盯着錢旭陽。

「三日前,宋憐星失蹤。憐星集團,遭受你們五家聯合傾吞。你,不明白?」

秦蒼穹聲音冷漠,右手掌中,那柄熱武器一陣輕旋!

「呯…!」一顆銀色火舌,劃破膛管,猛地爆射而出!

「噗!」火舌瞬間穿透錢旭陽的右耳!

「呃啊……!」錢旭陽一聲慘嚎!!

他的整隻右耳,都被穿透,一片血紅!

「現在,你可明白?」秦蒼穹眸光平靜,手中的武器,這一次…直指向錢旭陽的太陽穴。

整個場面,一片死寂。

在場所有人,都面色震顫!

這?!

當眾…射穿錢旭陽公子的右耳?!

這簡直…是找死啊!

這是要,徹底與錢家敵對嗎?!

錢旭陽整個人猙獰扭曲,「你想知道她下落?做夢去吧!你這輩子都不會知道她的下落!!」

此時的錢旭陽,也徹底被逼急了,狗急了也會跳牆!

錢旭陽猙獰憤怒,沖着四周的保安一聲暴喝!

「給我上…!」

錢旭陽是徹底,豁出去了!

此時此刻,危機之下,他直接拿命一賭!

他賭這秦蒼穹不會朝自己開槍!

畢竟,秦蒼穹手中,只有一柄武器。

充其量,不過滿彈夾,十發火舌而已。

可,他錢旭陽今日現場,可是有足足上百號安保人員啊!

這十發火舌,夠殺幾個人?

「秦蒼穹…你不是很牛逼嗎?有種,你一槍把我蹦了啊?」

錢旭陽面目猙獰血紅,暴怒道,「今日我死了,你也絕對不會活着走出這裏!」

與此同時,酒店門口,四面八方…數百號安保人員,聞風而動!

黑壓壓一片,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們,已洶湧沖襲而上,幾乎眨眼間,就將秦蒼穹給包圍在其中!

整個場面,殺機洶湧!

劍拔弩張!

而與此同時。

不遠處的廣場上,七歲大的女兒秦小鯉…見到這一幕場景,俏臉煞白。

父親,被一大群壞人包圍,遇到危險了。

可就在此時,一旁的花木蘭,卻輕輕牽起了她的手,帶着秦小鯉…往後倒退了兩步。

「姐姐…能不能救救我爸爸……」秦小鯉抬起頭,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滿是霧氣。

此時此刻,秦小立鯉無依無助,也只能祈求花木蘭。

可花木蘭卻莞爾一笑,她輕輕伸手,安撫般的摸著秦小鯉的腦袋。

「小鯉請放心,您父親他,不會有事。」

花木蘭的美眸,微微抬起,而後…望向了不遠處人海中,那道青俊儒雅的身影。

黑衣如夜,儒雅勝雪。

眼前,這酒店門口區區數百人……又有誰人知曉,他們所包圍的那個青年,是何等身份的存在呢?

仗劍百里,橫殺千境。

車如雷兮馬如龍,戰無不敗可封神!

眼前這尊…可是,亞洲境內,唯一一尊封位至高的,當世戰神!

古者大雪滿弓刀,今朝彼岸戰神旗!

封神榜,第一順位。

中州疆土,塞外西境,蟒雀營之主,封號戰神!

花木蘭美眸複雜,她已經…許久未見過天王出手了。

而今,天王似乎…是要親自出手?

想到此,花木蘭牽着公主殿下秦小鯉,又倒退到了數十丈外。

似乎,只有這個距離,才安全一些。

「姐姐,我們為什麼退後?」秦小鯉不解的揚起小腦袋,不解的問道。

此時,父親還被困在那群人海當中,秦小鯉很是擔憂。

花木蘭伸手,輕撫着她的腦袋。

「因為,你的父親,要出手了。」

花木蘭的聲音很磁性輕柔,緩緩說道。

當聽到這句話時,秦小鯉如琢的俏臉,微微一呆?

她不明白姐姐這句話的意思。

她的美眸有些泛紅,楚楚可憐的望着不遠處父親的身影……她真的很擔心父親。

而,與此同時。

酒店大門口。

黑壓壓一片的人海,齊齊包圍秦蒼穹。

殺機洶湧!

「秦蒼穹,有種…你倒是開槍啊?!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子彈多,還是我手下的人多?」錢旭陽聲音猙獰,怒道!

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掃視了了一眼四周人海包圍。

他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右手輕輕一旋,那柄熱武器,被他收回了衣袖中。

「對付你們,不需要槍。」

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道。

而後下一秒,他已經緩緩解開了西裝外套的衣扣。

黑色西裝外套輕輕一甩,掛在了酒店門口的一根石柱上。

他,站在原地,緩緩捲起自己的衣袖。

露出那雙白皙肌膚的手掌。

這是…打算赤手空拳?

見到這一幕,錢旭陽也笑了,笑得嘲諷!

「這,就是你的本事?赤手空拳??你以為你是超人嗎?還是天王老子??」

與此同時,一名保鏢頭領面色猙獰,一步上前,手中那根電棍直指秦蒼穹,厲喝道,「不管你是誰,今日…識相的就跪下,給我家公子磕頭道歉!否則…我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秦蒼穹面色平靜,目光淡然的掃向那名打手成員,「你說什麼,我沒聽見,你可以,湊過來一點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