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慶和徐峰被這聲波掃過,心裡頓時感覺一股殤意襲上心頭,都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嘆息:「唉。。。」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無殤和其他四個孩子坐在一輛寬敞的馬車裡,馬車搖搖晃晃也不知道載著他們走了多少天,自己開始有點想念柴伯了,都要過年了,不知道他現在發現自己還沒回來,是不是正在在到處找自己,唉!

半個月後,一片片雪花飄落,撒滿了一座座山頭。

馬車終於停了下來,車裡的五個孩子都好奇的坐了起來。一路上慢慢地都熟了起來,這半個月里也不顯得寂寞。

「到了,下車!」

黑衣老者毫無感情地命令道。孩子都一個接一個地跳下車來。

「哇!下雪了,你們快下來看啊!哈哈!」

孩子終歸是孩子,雖然他們也弄不明白黑衣老者抓他們是要做什麼,現在見到了地上厚厚的雪花,倒是忘記了煩惱,一個個開心的玩了起來。

無殤最後一個跳下馬車,抬頭一看,五毒奇門四個金色大字映入眼中。柴伯一副老農民樣子,不過卻教會了自己識字,無殤對此倒是很是好,奇柴伯是在哪學來的。

四個大字沒有一點恢弘的感覺,倒是讓人覺得娟秀,清逸,出塵。雖然有毒字,卻帶不上一絲殺氣,一絲陰冷。

無殤倒是好奇了起來,徐峰這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難道是出自這仙門?不會吧?

沒多久,便有一行人從大門裡走了出來,皆面向黑衣老者跪拜起來:「恭迎尊者回府!」

「行了,都起來吧。你們幾個去通知其他尊者出關,告訴他們我帶回來了五個上好的魂種。你們幾個帶著這幾個孩子下去住下,給我好好伺候著。若是怠慢,自己等著被餵給後山的那條老蛇吧!」黑衣老者吩咐完事,便徑直走進大門。

徐峰來到大廳坐下,閉上雙眼。

不多時,便聽見外面傳來一陣陣腳步聲,很是急忙。

「哈哈!老徐,這次你倒是辦的漂亮,我還以為你要尋個半年呢,沒想到這麼快就搞定了。」

「是啊!那幾個小子我看了,的確不錯!要不下次咱們也讓徐老爺子去辦這事吧,大家說好不?」

「我同意!」

「我沒意見!」

…..

徐峰睜開雙眼,瞥了一眼眾人,邪惡一笑,突然開口道:「可以啊,就怕你們幾個小子付不起那勞苦費。老李啊,那個寶貝我倒是一直惦記著的,不知道你捨得不?」

一個枯瘦的老頭見此,咳嗽一聲,自己開個玩笑,沒想到徐老魔居然來這一手,不由得尷尬一笑,連忙轉開話題:「我們每十年才需要一次魂種,現在說這些還早了點。現在我們是來商量魂祭的日子的。你們覺得該在哪天?這個我們還是選個日子,早點開始吧?」

「這次李老爺子倒是心急啊,難得一來就談正事。」一個嬌媚的女子輕輕一笑,轉頭對著徐峰,細聲說道:「那個最大的孩子能讓給我當魂種不?我願意拿出點東西和你換?」

一個胖子聽此,摸了摸下巴,看著兩人不做聲。而一個中年大漢卻站了:「有好處誰也不能獨吞!我王明身為我們派的執法,本尊有權知道那個孩子有什麼特別!然後再商談怎麼分配魂種!」

徐峰聽此,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哼!我抓回來的魂種,我做主!你王明算個鳥,少來執法的位置來壓我,說起位置,你還不夠格來壓我!怎麼,看你樣子不服?要不要來打一場?」徐峰歪著腦袋看著王明,舔了舔嘴唇。

王明見此,打了個了冷戰,冷哼一聲,坐了下來,不再說話。一時間氣氛顯得尷尬起來。

胖子此時卻是站了起來:「大家都是自家人,不要傷了和氣。至於魂種的分配問題,我們抽籤決定多好啊。那些小孩我也見過,都比以往的好多了,那個小子的魂力雖然比其他的要強大些,我想大家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爭吵起來吧?傳出去也不怕其他門派笑話!」

枯瘦老頭名叫李陽,此時也站了起來:「我覺得張詠說得對,抽籤靠運氣,誰抽到算誰的!」

「咯咯,你們倒是想得美,就怕徐老魔不答應!」玉鳳回到位置坐上,看著幾人,搖起頭來。

果然,徐峰一揮衣袖,沉聲說道:「我明確給你們說,那小子的魂力很渾厚,我拿他做魂種的話,會適當收手,只要他不死,我是打算收作徒弟的。而你們這一個個貪鬼,定會為了自己殺死所有魂種!」

其他四人臉上一臉都寫著不相信,徐老魔是什麼人,自己難道還不清楚了。整個門派建立以來,最嗜血,最好殺的便非他莫屬了。現在卻在大家面前說什麼適當收手,誰信啊。不過大家心裡雖然都這麼想,不過誰也不敢第一個站出來觸霉頭。老魔頭心狠手辣,自己雖然和老魔頭一樣都是尊者,可是實力卻與之相差甚遠。

徐峰一掃眾人,沒有一個敢與其對視,當自己望過去時,他們都自覺的迴避投來的目光,徐峰見此,微微一笑:「哼,就這麼定了。五日後陰氣最濃,各種毒物都能出動,便定在那天魂祭。各位沒事就回去準備下,都散了吧!」

當年,徐峰和李陽連同其它幾位門主去執行一個任務,不料中了埋伏。李陽是在外圍,幾下便逃了出去,而徐老魔卻是斬殺了千人,是殺了出來。其它三人便死在了那次戰鬥中。經過那一戰,徐峰便得到了徐老魔這個名號,名噪一時。而其他三個小輩是後來上位的,論實力和威望,的確比不過徐峰。而李陽雖然和徐峰是同一代任務,卻膽小怕事,不過缺愛欺負弱小,甚是猥瑣,為江湖人之不齒。

自從第一代門主建立了五毒奇門以後,便有了了五派。可是除了第一、二代有門主,傳了幾千年時間,也不曾再次有過門主,一直是五派獨自為尊,便有了尊者。五毒,蠍子,青蛇,蜈蚣,壁虎,蟾蜍(百度五毒,他們都說沒蜘蛛,有壁虎),當年五毒奇門的五毒尊者,便靠著手裡的五毒奇術,在早年間便創下名堂,震懾天下。

五毒對應五派。徐峰掌管千幻蠍派,大漢王明掌管花面虎派,胖子張詠掌管金蟾派,枯瘦老頭李陽掌管百節蜈蚣派,那嬌媚女人玉鳳掌管青蛇派。

五派同出一門,大家早已習慣沒有門主的日子,奇門這麼大,一個人也管不過來,還不如保持現況。雖然五派各自為尊,可是每當五毒奇門和其他門派發生爭鬥時,五派便同氣連枝,共對外敵。

魂祭是第二代門主創出來的修鍊之法。此法不僅能吸收魂種的魂源,更能提升自己的修為,前提是魂種必須是小孩,因為小孩的靈魂發育還不完善,自身的氣息還不夠精鍊,施法之人可以明顯地抹除小孩的氣息痕迹,然後自己吸收。唯一缺點便是,每次必須隔個十年以上才能繼續進行。

而其他魂種的修鍊方法,種魂、收魂一次,只能得到魂種的魂力,不能得到本源。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人,從一生下來,靈魂便和肉身緊緊地融合在一起,是為天地交泰,陰陽互生。

不過,隨著人的慢慢長大,有的人,肉身通過各種鍛造、煉化,變得愈發強大,單憑肉身便能洞穿金石,一拳揮出,便能打出陽氣,轟殺敵人!而有的人卻有各種機遇、奇緣,靈魂被滋潤,幾乎能脫離肉體,一聲低喝,便能滅殺人魂,意念一動,吞雲吐霧,感覺無所不能。

兩者想通之處,便是能感悟天地至理,誘發勃勃生機。

一陰一陽,陰盛則陽衰,反之亦然。曾有古人說,若一人修鍊至至陰至陽時,便能脫離凡塵,飛升為仙,從此毫無束縛,逍遙天地間。

鍛魂一重天為白日飛升,靈魂脫離肉體,便能走上鍛魂之路,成為魂修者,從此便有了三魂,分別是魂源,魂珠,魂色。

魂源即使一個人靈魂的本源,像是一盞油燈,忽明忽暗,卻生生不息,魂源越明亮,便是越強大。若是熄滅,便是燈滅人亡。魂珠,乃是一個人魂能的儲放之所,魂修者若要施展神通,則必須在此調用魂能。靈魂為陰,陰暗而冰冷,大都呈現灰色,而少數的人卻不一樣,有的天生便具有不一樣的魂色,而有的卻通過各種奇遇,魂色發生變化。而每種不一樣的魂色在使用魂能時,會帶有不同的威能。

第二代五毒奇門門主發現寄生蟲的原理,獨自創出有別與以前的一種奇術。施術者把自己的魂源取出一小部分,放入目標的的魂源內,慢慢同化目標,最終吸食目標本源,返回壯大自身。而其它的魂種,卻是直接把目標者的魂珠吞噬,增加魂能。當然,五毒奇門的五派尊者,肯定也會吞噬其它人的魂珠的。

此時的夜無殤,和其他四個孩子一樣,正被裸綁在一根根石柱上,動憚不得,凍得哇哇直叫。今日天上灰濛濛一片,下起了鵝毛大雪,刮著一陣陣陰風。

五個時辰過後,石柱面前的尊者們都露出滿意的笑容。靈魂屬陰寒,越是耐寒的人,靈魂本源越是純凈,越好吸收。五人看著生氣一點不減的五個小孩,相視一笑,不約而同道:「來人,冰魄丹!」

接著上來一個門徒,熟練地走到石柱前,依次掰開一干小孩的嘴,扔了進去,一拍其下頜,小孩便吞了下去。

幾個呼吸,吞下去了的小孩,便渾身劇烈地發抖起來,一個個臉色變得紫紅,腹部明顯開始結冰起來,沒幾下,四周陰氣開始聚集,接著雙眼一瞪,一團團灰濛濛的氣體從起天靈蓋冒出。慢慢地,氣體慢慢凝結,在其天靈蓋上方形成一個透明的珠子,接著霧體開始成形,形成一個個小孩自己的模樣。

幾個小孩一時間不知所措,一會看看自己靈魂狀態下的手,一會兒看著雪花穿過自己的手掌。新奇,對小孩子來說,是最美的玩具。眾人完全感覺不到剛才的寒冷,忽上忽下,玩的不亦說乎。

一個小孩突然發生異變,灰濛濛的靈魂開始發出微紅的光。

「啊!」一聲刺耳的尖叫,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只見其紅光大發,灰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深紅。

夜無殤歪著脖子看著這一幕,渾身打了一個機靈,這個小孩名叫葉楓。此刻其靈魂處傳來一陣陣灼熱感燒得自己臉頰發燙,飄落到其身邊的雪花都被氣化,冒出一股股白煙,甚是嚇人。

枯瘦老頭李陽見此,臉色露出喜色:「哈哈,我貌似有了個好苗子,收。」

只見李陽拿出一隻玉牌,對著葉楓一晃,接著葉楓便露出驚恐的神色,發現自己的靈魂不由自主地往著玉牌飛去,接著紅光一閃,便沒入了玉牌。

其他三個小孩剛剛還沉浸在那靈魂出竅的那種輕飄飄、軟綿綿的感覺里,現在一看葉楓的靈魂被收進玉牌,皆露出恐懼的神色,開始逃離起來,因為靈魂沒有質量,所以速度極快,沒幾下,三人便裹著魂珠,消失的無影無中。

而其他三位尊者,微微一笑,也不慌張,閉上眼睛,也分別抬手打出一隻玉牌,玉牌化作一道流光,往三個方向飛去。

門徒來到無殤面前,夜無殤直直地看著那人麻木的臉,當其感覺嘴裡被扔進一個冰冷的龍眼大小的東西后,急忙脖子一歪,那人拍到了自己的側臉上。無殤急忙把丹藥一頓亂咬,然後重重地一口吐在了地上。

「呸!冷死我了。」

「找死!」徐老魔見此,大怒,抬起手掌,對著無殤腦袋就是一拍。

這冰魄丹極其珍貴,自己一門可是花了不少時間,不小的代價,才求到了一位燕州的煉丹大師開爐煉製出來的。自古,魂修者就少,而適合魂修者的靈藥更少。這小子吐得不是丹藥,是自己的心頭血啊。當然,其他的丹藥也能讓人白日飛升,但是都不如冰魄丹,因為此丹不僅能讓人靈魂出竅,更能壯大神魂,是自己服用了也大有好處的丹藥。

之所以要給這些小子服用這麼貴的丹藥打根基,是因為,這些小子要被自己和幾位尊者「服用」,而這些丹藥,也就相當於在給自己打根基了。

夜無殤看著徐老魔那迅速放大的手掌,不由得閉上眼睛,心裡想著:「不行,我不想死!我也要像葉楓們那樣,給我衝出去!」

徐老魔的手最終沒落下。因為在其手掌的下方,夜無殤的靈魂已經出竅了,正拿著漆黑的眼珠看著自己。

李陽和徐老魔吃驚的看著夜無殤,而其他三位尊者,也像是有所感應,瞬間睜開了眼。

自古,能不吃丹藥,就能獨自靈魂出竅者,無一不是絕頂天才。徐峰愣愣的望著夜無殤的靈魂,一陣恍惚,自己當初也是吃了師傅賜下的冰魄丹,才靈魂出竅的,而且被公認為天才,天賦極佳,否則自己當初也會折損在那一役,更沒有徐老魔的稱號,更不能一人屠殺五行劍派。不行,一會兒種魂,自己一定不能留手,徒弟不要了,小子,是我以後登仙路的重大依仗!

夜無殤看著徐老魔那露出邪惡笑容的笑臉,二話不說,捲起魂珠,轉身就跑。

「哈哈!小子,我就陪你玩一玩。」徐老魔看著消失的夜無殤,也靈魂出竅,追了出去。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無盡的雪花穿透過夜無殤的魂體,夜無殤看著後面追來的徐老魔,東跳西躥,無論用什麼方法也甩不掉老魔頭。

不得不說,當初五毒奇門的第一代門主的確是一個頗有詩意的人。落星河,這一片山脈的地形完全可以用這三個字形容。

落星河,群山點綴,零零散散,卻是很多,最外面有一條大河纏繞,這些都以中間主峰為中心,從內到外,慢慢變低,形成一圈圈蛇形地貌,很是美麗,壯觀卻不失清秀。不過現在卻是都被白雪覆蓋,像一個個突起的白色的女人峰,大冬天的,給人一種暖心的感覺。而五毒奇門便是坐落在此處最高的一座山頭上,很是壯觀。

徐峰看著跑得飛快的夜無殤,心裡一陣吃驚,那小子不僅速度和自己差不多,而且逃了這麼久,也居然沒露出疲態,這該是得有多麼變態的天賦。這小子的魂源,我一定要得到手,完全吞噬掉。不行,不能再陪著小子玩了,遲則生變。

徐老魔的靈魂張口吐出黑色的魂珠,只見其魂珠渾身魔氣纏繞,一隻只形態各異的虛影不斷在其周圍幻化而出,一股股怨氣四盪,此刻這片天地間的陰氣瞬間都凝厚了幾分。

「攝魂鍾!」徐老魔左手拿著自己的魂珠,低喝一聲。接著只見其手中的魂珠黑光一閃,一直巴掌大小的古樸小鍾憑空出現,被徐老魔抓在手中,對著夜無殤就是一晃:「給我收!」

無殤感覺自己靈魂瞬間一滯,後方傳來一股強大的吸力,像是磁鐵吸引生鐵一般,自己的靈魂不由自主地往後倒退,向著徐老魔手中的那口小鍾飛去。

就在要被吸入小鐘的瞬間,夜無殤一咬牙,也學著徐老魔吐出魂珠,催動出全部魂力,對著小鍾一噴。

「叮…….」

一聲悠揚的鐘聲響起,徐老魔雙眼灰光一閃,接著整個靈魂都一顫抖,明顯受了不小的衝擊:「好小子,光是魂能攻擊便有這麼大的威能,老子一個不小心,居然被自己的魂鐘的波聲打傷,吃了點小虧,真是氣煞我也,一會兒定要這小子吃點苦頭。」

波聲盪過,下面一個山頭的白雪都被掃開,露出枯黃的草來。

夜無殤在波聲中直接昏死過去,失去知覺。靈魂向下飄去。

「不好,下面是聖獸的洞府,可不能讓它把這小子一口吞了,給我起!」徐老魔一眼就看到了下面山頭上面那片枯黃的草從一陣搖動,像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事,急忙運轉全部魂力,幾下就把夜無殤收進小鍾內,魂珠一閃,小鍾消失,徐老魔一口吞掉魂珠,轉身就跑。

「吼!」

果不然,徐老魔剛轉身,一隻青色的頭顱從枯黃的草堆里冒了出來,張口就吐出一團綠氣,瞬間就噴到徐老魔身上。

徐老魔魂身被這綠氣一沾上,立刻發出滋滋聲,像是冰雪遇到烈日般,徐老魔的靈魂開始融化起來。老魔也是機靈,一邊運轉魂力,一邊立即跪在虛空,對著那青色頭顱就是一拜:「聖者息怒,我乃五毒奇門千幻蠍派尊者。剛才有陌生人出現,一場打鬥,無意驚擾聖者冬眠,還望聖者寬恕,明年開春,一定準時為聖者帶來足夠的血食。」

徐峰看著那百丈長的青色身影,一個勁的打冷顫,不停地對著地面磕頭。自己當初也見過幾次聖獸,自從自己當上尊者后,聖獸出過山,自己也曾親自送過幾次牛羊等血食。不過看現在這情況,貌似它壓根就沒記住過自己,急忙報出名號,大家是自家人,自家人,殺不得,殺不得……

此刻那條青色巨蛇完全鑽出地面,兩隻血色大燈籠般的眼睛發出幽冷的紅光,看著不停跪拜的灰色靈魂,吞吐著蛇信,發出嘶嘶聲。果然,巨蛇聽到徐峰的解釋,張口一吸,那黏在徐峰靈魂上的綠色氣體便被一下收回。巨蛇看了一眼徐峰,便迅速地鑽進枯草從里,消失不見,像是沒有出現過一般。

徐峰靈魂的灰色消失大半,幾乎透明。見巨蛇消失后,急忙吐出魂珠,左手對著魂珠一抓,便抓出幾隻張牙舞爪的厲鬼出來,扔進口中,吞了下去:「媽的,反應再慢一會兒,就得死掉了。先是被自己的法寶所傷,後面又差點被自己山門的聖獸滅掉,今天真是晦氣。還好抓著這小子了,明明心情多好的,想陪陪小子玩玩,試問天下有多少凡人能體會到靈魂飛升的感覺?本想讓他逍遙一次,讓他死得無憾,沒想到這麼一小會兒便生出這麼多事來,看來還是得小心使得萬年船。」

徐老魔吞下厲鬼后,連忙找了個地方坐下運起魔功,開始恢復起來。徐老魔修鍊的是天魔化魂大法,是第一代門主偶然收集到的一本魔功,威能極大,卻修鍊困難。此功法不僅需要很好的天賦,還需要很強大的毅力,否則根本不能修鍊。所以開派以來,只有徐老魔一個人修鍊。

當初第一代門主得到這本功法時就曾說過,要不是此功法太過邪惡,有傷天和,並且和自己已修鍊的神功相衝突,他承認他也會修鍊此功法的。於是幾千年過後,因幾乎沒人能修鍊這本魔功,久而久之,便沒人知曉這本功法的威能,被塵封起來。徐老魔也是當初需找功法時把整個門派翻了個遍,才找到了這本魔功。

徐老魔盤坐在一個山洞裡,周身魔氣纏繞,黑色的魔氣不停地從其口中吐出滋養著其魂身,其腹部傳來一陣陣滲人的厲鬼慘叫聲,震得山洞搖搖晃晃。光是這聲音,就能讓夜無殤這等剛靈魂出竅的菜鳥魂神俱滅。

「這聖獸的手段真是厲害,我這噬魂二重天的強者,在其隨意吐出的一團毒氣下也撐不過半個時辰。不知道其真正的本事有多大,該不會是到了傳說中的那個境界了吧?」徐老魔吸收了幾隻厲鬼的魂力后,靈魂恢復了以前的灰色,站了起來,回想起剛才那一幕,心裡一陣后怕。

此時也可見徐老魔修鍊的天魔化魂大法的變態,剛才徐老魔都還是一副重傷垂死的樣子,不過幾個時辰,便盡數恢復過來。若是換著同樣境界的其他人,少則半年,多則五六年才恢復得過來,還得服用大量的丹藥或者天材地寶。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徐老魔回到門派,已是晚上,看著大廳里的眾人,沉聲道:「你們的都抓了回來了么?若是可以,明天便開始種魂!」

其餘四人,相視一笑。徐老魔境界最高,卻最後一個回來,那小子雖然魂力天賦很高,也不過才是鍛魂一重天的白日飛升境界,很容易就能抓住。現在看這老魔的表情,定然是一不留神,吃了什麼小虧。自己當初第一次種魂,也發生過這種情況,只是沒想到這老魔頭平時油滑得就像一老油,現在居然中招了。不過也挺佩服那小子,倒是有些本事,居然讓老魔頭吃了個小虧。

徐老魔見眾人都笑而不語,頓時老臉一紅,也不說什麼,徑直離開了大廳。

李陽見徐峰離開后,開口調笑了起來:「這徐老魔真是好運氣啊,選了個魂力和本源都厲害的。」

「你老爺子有運氣也不錯啊,得到了一個變異魂種。」胖子張詠笑道:「總比我們的好多了!你就知足吧!」徐老魔和枯瘦老頭李陽都是老一輩,平時其餘三人都這樣稱呼兩人老爺子。

嬌人玉鳳也跟著附和道:「胖子說得對,兩位老爺子的運氣讓人家好生羨慕啊!」

王明聽此,不發表意見,接著也離開了大廳。眾人散了,開始準備明天種魂所需要的東西。

雪花繼續飄落,像是絕情的人兒,冰冷至極。

中午被鐘聲聲波掃蕩出來的一片哭草地,午夜時分又被雪花覆蓋,沒有留下一點痕迹。

冰雪覆蓋之下,有一層層黃草覆蓋,給嚴寒的大地,保留著一絲最後的體溫。突地,一隻青色的大蛇鑽出雪面,極快的速度飛掠過雪地,消失在了這個山頭。那百丈長的身影,硬是沒有在雪地留下一絲痕迹,可見其速度之快,踏雪無痕。

大蛇一出來便朝著一個方向急奔,不知繞過多少個山頭,來到了落星河群山外。這裡有一條河流是這一帶的一條主水脈,很是寬闊。

現在河面早已被凍結,冰層足足有十丈厚。

這條大蛇來到這裡后便停了下來,尋思到了一處相比薄弱點的冰面,二話不說,豎起尾巴,對著冰面一頓猛抽。一層層青色的光暈包裹住大蛇的尾巴,方圓一里之內,都能聽到大蛇抽打冰面的震撼聲。

轟轟轟!

半個時辰過後,大蛇站立的冰面早已遍布蜘蛛網一樣的裂痕,像破碎的玻璃一樣,彷彿輕輕一觸摸便可碎裂開來!

大蛇見此,直接彈起整個身體,高高地越了起來,蜷縮其蛇身,上升到最高點之後便迅速的落了下來。當其要接觸到冰面時,蛇頭像彈簧一樣彈出。只聽見『啵』的一聲脆響,其便消失在冰面,只剩下一個澡盆大的圓洞。

不一會兒,河底便傳來一陣陣砰砰的撞擊聲,像是有什麼東西撞擊到了冰面,不過冰面卻紋絲不動,只發出一聲聲震耳yu聾的聲音。

一條青色的身影從剛才的冰洞冒出,帶出一大片水花。其盤桓在洞口,不曾離開。只見其尾巴末端不見,露出雪白的脊椎骨,很是嚇人。一看其傷口,明顯是被什麼巨型猛獸給咬斷了的。猩紅的蛇血滴在冰面,腐蝕出一個個大洞,很是滲人,讓人不禁想到,要是被人沾上一點,會是什麼下場。

「吼!」

伴隨著一聲怒吼,一條黑色身影也沖了出來,其體型甚至比青蛇還大上一號。不過其明顯沒有料到居然有敵人埋伏在外面,一個不注意,便被青蛇一口咬住了蛇頭,死死地纏繞住了脖子。

黑水玄蛇,上古異獸!若是有地仙高人在此,絕對會驚呼起來,這是只有在孤本奇書上才能見到的絕種異獸,此刻居然在這平常河流中出現!古書曾有記載。黑水玄蛇,水川之神,渾身黝黑至金色,一出生便有至強**,可戰地仙,生性好鬥。傳言黑水玄蛇成年之後便可憑藉肉身絞殺真龍,而若逢蛟龍則必殺之,飲之龍血,煉其肉身!

兩隻巨蛇相互纏繞在了一起,眼中都露出了濃濃的恨意。青蛇尾巴斷裂,經過一番打鬥絞殺,又骨折幾處,最後末端一節像是拖在地上的,像爛泥一般。而那黑水玄蛇渾身黑光閃爍,隱隱帶點金色光澤,全身完好無損,可見其肉身之強大。兩者滾過的冰面,蜘蛛網一樣的裂痕遍布,偌大的場面卻沒有被一人發現,這裡現在太冷了,了無人跡。

可就在這時,一聲哀嚎傳來,黑水玄蛇使出全身力氣,用力一震,兩蛇身體迅速分開,相互站立,吐著蛇信子,彼此對視。這次明顯是黑水玄蛇吃了個大虧。

就在黑水玄蛇剛鑽出水面時,被躲在冰洞外的青蛇死死地咬住了腦袋,剛才一陣廝殺,青蛇即使骨折了幾處也不撒口。就在青蛇的一番堅持下,自己的蛇毒終於腐蝕了黑水玄蛇最薄弱的腦袋。就是在此刻分開后,黑水玄蛇的腦袋都還冒著綠氣,雙眼神色明顯萎靡很多。

這青蛇蛇毒,真是嚇人,連傳說中的黑水玄蛇也能毒殺!

兩者對峙良久,終於黑水玄蛇開始壓制不住毒素,一個轉身,撲通一聲鑽進水裡,消失在了冰面上,回去養傷去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想必這條畜生也知道現在自己討不了好處。

「吼!吼!」

青蛇一揚脖子,對著天空張大嘴巴一陣嘶吼,震得空氣轟轟作響,慘勝!勝者的尊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