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賜還沒上樓時,就看到樓道門前停著羅成的車,本來以為羅成在樓上,他也就沒太注意,不過在他走到車旁準備過去時,車門突然打開,羅成從車上跳了下來。

「羅大哥?」李天賜剛剛在想著等下怎麼面對蘇雪的家人,沒注意的情況下被羅成嚇了一跳。

「老弟你回來了,看到你沒事,我才算徹底放心下來,你說你小子,怎麼就傻乎乎的跑進山裡去和那些匪徒玩命呢,傻不傻啊,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羅成看到李天賜后,並沒有說眼前的事,而是激動的上前擁抱了一下李天賜,李天賜這些天進山失蹤,落成可是真的一直擔憂和傷心,雖然昨天就通過話,但是見到之後還是免不了激動一下。

羅成激動,李天賜可沒有這心思,推開羅成道;「我這不是安全回來了嗎,先不說我的事了,蘇雪現在怎麼樣了,我們現在上去吧。」

「對,趕緊上樓,見到你一時激動忘了正事,這次是真的有些麻煩了,大伯帶著我爺爺的死命令,必須要將小雪帶回京去聯姻了,誰說也不好使,小雪也只能爭取拖到你回來了,唉!」羅成回過神,表情一瞬間變的鬱悶,拉著李天賜進了樓道。

「我們走樓梯,現在是什麼情況,羅大哥和我具體講一下,為什麼你爺爺會下這樣混……不講道理的死命令。」李天賜一邊走一邊對著羅成問道,本來氣惱中想說是混蛋命令,不過想到那畢竟是羅成的爺爺,最後還是改了一下。

「在你看來確實是混蛋命令,其實我也這麼認為,只不過,這也是逼不得已了,我們羅家現在面臨著一個不小的難題,只有那宋家能幫的上忙,偏偏那宋家提出的條件就是讓小雪和宋志訂婚,我爺爺現在身體越來越不行了,就想著早些將事情定下來……」

「蘇雪才十八歲,你們感覺這樣做合適嗎?難道就不考慮蘇雪的感受?還有你們家遇到什麼困難?和我說說,也許我有辦法呢。」李天賜強壓這怒火說道。 「家族利益面前,個人是要做出一定犧牲的!」羅成說這話時看到李天賜有些目光不善的看著自己,連忙道;「你別這樣看我,這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轉述一下家族概念,不止我們羅家,其他家族也都信奉這樣的守則。」

「犧牲個人守護你們的家族我沒意見,但是這都應該是男人做的事,讓一個女孩子以這種方式來犧牲,我實在不敢苟同,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李天賜皺眉道。

「辦法也許有,不過都不是我們羅家可以做到的,邏輯啊現在遇到的困境確實讓人頭疼,五大家族裡只有宋家能幫上忙,否則以我爺爺對小雪的喜愛,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會這麼狠心。」羅成有些無奈的說道。

「只有宋家可以?李家不行嗎?」李天賜雖然不想求助李家,但還是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不行,雖然李家現在很強,但是卻比宋家缺少一樣優勢,那就是第一家族的頭銜,別以為這個頭銜只是稱號,這其中還有一些別的隱秘,我不好和你說,也許你回歸李家之後,會有人和你說。」羅成搖了搖頭道。

「這樣?」李天賜皺眉,隨即道;「那你們羅家到底遇到什麼難題了,這個也不能說嗎?」

「這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也許等一下,你激怒了我大伯,他就會和你說了。」羅成猶豫了一下后說道。

「弄的神神秘秘的,哼,不管什麼原因,總之我不會讓蘇雪委曲求全的,等一下如果我和你家人鬧起來,你會不會很為難?」李天賜有些煩躁。

「不用擔心我,我知道你一切都是為了小雪,香樟木做就做吧,不過我們羅家還好,你真的要是把事情攪黃,那你面對的就是宋家的打擊報復了,那宋志可是喜歡小雪喜歡到癲狂的地步了。」羅成一聳肩道。

「宋家?我已經做好得罪他們的準備了,只要你們羅家別在從中作梗就好了。」李天賜眉頭一挑說道。

「那你要和我大伯說通,我大伯的性格有些執拗,你將他說通了,我和姑姑姑父在一旁再幫襯一下,就不至於讓你和我們羅家有什麼矛盾了。」羅成這一點顯然已經早有準備,拍著李天賜肩膀說道。

「蘇雪的爸媽是什麼意見?」李天賜問道,對蘇雪的父母,李天賜只見過一次,還只有蘇雪的父親,是學校開家長會時看到的,那時也沒有過什麼交流,只是知道很疼蘇雪,從蘇雪口中得知他性格應該比較和善。

「他們當然不願意小雪做聯姻工具,但是卻無法直接反駁我爺爺的決定,他們心裡一定期待有一個你這樣的意外出現,至少是個契機,所以你放心,他們會支持你的。」羅成說道。

「那就好了,走吧,去會會你大伯,對了,你爸爸怎麼沒來?」李天賜說道最後只是隨口問了一下。

「我爸爸來了也沒用,不忍心看著小雪傷心,所以他躲了,一個書計事情很忙的。」羅成一聳肩道。

李天賜沒在接話,兩人片刻後來到樓上,李天賜也沒敲門,取出鑰匙開門進屋,這是他的房子,沒道理響客人一般敲門。

李天賜一進門,就看到客廳內坐著三人,兩男一女,這時聽到響動,都轉頭看了過來。

「大伯,姑父姑姑,這是李天賜,小雪的男朋友。」羅成在李天賜身後走進進來,對著室內三人介紹了一下李天賜。

「你就是小雪的男朋友?小小年紀就談戀愛,更同居在了一起,哼,簡直是胡鬧!」五十幾歲,穿著中山裝的方臉男子起身目光冰冷的看著李天賜說道。

「天賜,這是我大伯羅震。」羅成在一旁介紹了一下說話男子,隨後又看向另外一對男女道;「他們就不用我說了,小雪的父母,我的姑父和姑姑。」

李天賜點了點頭,沒第一時間搭理羅震,而是對著蘇雪的父母點頭招呼;「叔叔阿姨好。」

「天賜同學你好,小雪在家時就經常提起你,很不錯的小夥子。」

蘇雪的父親蘇慶雲四十幾歲,身材高大略瘦,清瘦的臉頰有種斯文的氣質,說話是帶著微笑,給人一種親切感,而蘇雪的母親羅素樣貌和蘇雪有著六分相似,雖然年紀大了一些,但是卻不能遮掩她的美麗,更是多出一絲成熟高貴的氣質。

「慶雲你說的什麼話,這小子哪裡不錯,我說話他竟然不理財,如此無禮,哪裡不錯了?」羅震這時再次開口,顯然李天賜對她的無視讓他有些惱火了。

「羅先生,你一見面開口就數落我的不是,怎麼還說我無禮?你又說蘇雪年紀小不能談男女朋友,那我想問你來我家的目的是什麼?」李天賜對著羅震可是真的沒有太客氣,有些針鋒相對的質問。

「你……」羅震沒想到李天賜如此能說,竟然說的他一時有些無言以對,反應了一下才回過味來怒聲道;「我是帶著老爺子命令帶小雪回京的,和你在一起年紀小就是問題,但是和宋家那就不是問題,年紀小不影響訂婚。」

「你這是強詞奪理了,按照你這樣說,那我也可以和蘇雪訂婚的,叔叔阿姨你們不會反對吧?」李天賜撇了一眼羅震,然後看向蘇雪的父母。

「這個嘛,如果小雪願意,我們是沒有意見的,你說呢素素?」蘇慶雲微微一笑,看來一眼身旁的妻子問道。

羅素也微微一笑,看著李天賜道;「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和小雪同學多年還是同桌,對你的品行我們也都知道,所以小雪如果願意,我們也不會反對。」

「慶雲,素素!」羅震看著自己的妹妹妹夫突然改變了之前的態度,頓時有些惱怒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剛剛可是說好同意讓我帶小雪回去,現在你們這樣,老爺子會很生氣的。」

「慶雲,剛剛我們同意什麼了嗎?」羅素帶著笑看著自己的丈夫問道。

「沒有,我們一直都是不同意用小雪去聯姻的,這一點很肯定,一定是大哥聽錯了。」蘇慶雲很認真的回到。

「你、你們兩個……氣死我了,那你們的意思就是要違背老爺子的命令了?」羅震看著這對夫妻一唱一和的樣子,起的身體發抖。

「老爺子的命令我們是不敢違背的,我們只是說了自己的心理想法而已,畢竟我們是小雪的父母。」羅素這時收起微笑,很是嚴肅的看著自己的大哥。

「唉,素素,我也知道這事你們都不高興,也別怪老爺子和我狠心,情況你們也清楚,實在是關係到了家族的發展和存亡啊。」羅震這時嘆息了一聲,他本來並不是什麼惡人,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是費力不討好,可為了家族他必須這樣做。

「如果你們家族的存亡需要用一個女孩子去維持,我看這樣的家族沒落了也好!」李天賜在一旁再次插言。

「你說什麼?在干胡說一句,馬上給我滾出去。」羅震一聽李天賜的話,頓時怒火升騰,說什麼都行,但是敢詛咒他們羅家沒落,這他可忍受不了的。

「這是我家,如果真的該出去,也是你才對。」

李天賜眯著眼說道,他就是想將這羅震氣走,那樣至少暫時不會有人將蘇雪帶走了,剛剛進門時他就感知到了,蘇雪正在卧室內暗暗地落淚,這可是從認識以來,第一次看到蘇雪哭,李天賜的心都跟著疼,更多的還是惱火。

「別別,都別發火,有什麼話大家好好說,老弟,這麼說大伯也是長輩,你說話客氣點!」羅成這時看著自己大伯似乎在醞釀怒火,連忙上前和泥,說完李天賜,有對著羅震道;「大伯,你也別生氣,天賜這麼說也是小雪的男朋友,並且已經同居了,咱們這樣帶走人,他自然不會高興,咱好好談談,好好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你認為他合適小雪嗎?能幫我們羅家解決困境嗎?而且宋家已經準備好和小雪訂婚了,小雪是必須跟我回去的!」羅震瞪了一眼羅成,然後又瞪了一眼李天賜。

「你們羅家到底有什麼困難,你說出來給我聽聽,也許我真的有辦法呢。」李天賜這時也是壓制了一下火氣,之前羅成不好說,那現在他就問羅震。

「你?你一個學生能解決什麼問題?如果你能解決,那我們羅家自己也就解決了!」羅震鄙視了一眼李天賜。

「咳咳,大伯,天賜老弟可是神醫,醫術可以說天下無雙了,我親眼見過他起死回生的,還救治了大龍集團的龍軍,診費可是過十個億的,他可不是普通學生了,最主要的還有一點……大伯難道沒聽說李家三叔有兒子了嗎?」羅成這時在一旁開口說道。

「嗯?」

羅成的話一出口,一旁的了羅震和蘇雪父母同時一愣,表情都出現了變化對於李天賜的醫術,蘇雪父母是知道一些的,可是對李天賜的身份,他們知道的只是李天賜是單親家庭,現在羅成這樣一說,那顯然指的是李天賜和李家的關係,這一點可就必須要極度重視了,連羅震反應過來,也再一次仔細打量起了李天賜。 看著羅震表情變化,李天賜心裡有些無奈,他本來是不想拉著李家的身份做事的,可現在羅成說出來了,他也只能默認。

「你是李家人?」羅震沉默了半晌終於開口,語氣比之前好了一些。

「雖然有點不想承認,但李英才是我父親這點沒法改變。」李天賜一聳肩,反正已經說了,也沒有必要在隱瞞。

「唉,即使你有李家身份,這事也不行,因為這事李家也幫不上忙。」羅震再次沉默了一下之後說道。

蘇雪父母開始臉上還有著一絲激動,可羅震這句話一說,兩人的表情又緊張和失落下來。

「我不想靠李家的身份,我只代表我自己,代表蘇雪的男朋友,只要蘇雪不願意,誰也不能強迫她。」李天賜劍眉一挑重申自己的堅持。

「你自己?你太天真了,你這樣留下小雪,宋家不會放過你的,連帶也會將我們羅家記恨,搞不好還會讓你們李家也陷入進來,你可想過這些嗎?」羅震這時算是對李天賜好言相勸了。

「我需要想著些嗎?我只需要知道,蘇雪是我要保護的人就夠了。」李天賜只堅持這一點。

「咳咳,大伯,天賜老弟,你們兩個這樣拉鋸下去,事情也解決不了啊,說點實際的吧,要不然咱們來個投票?」羅成在一旁看著自己大伯和李天賜來來回回的說了半天,依舊沒有個結果,不由得有些膩歪了。

「一邊呆著去,投票?投什麼票,你們幾個統一思想,我投票能贏嗎?少廢話了,不管怎麼說,讓小雪出來吧,跟我回去,有意見回去和老爺子說去。」羅震瞪了一眼羅成,也不想再和李天賜這樣磨牙了,不過介於李天賜的身份,也沒有再說什麼過分的話。

「不行,蘇雪不會和你走的!」李天賜很是堅定的說道。

咔啦。

這時,蘇雪的卧室門被打開,蘇雪終於在這時走了出來,表情一如既往的清冷,不過通紅的雙眼表明她哭了不短的時間了。

「小雪!」

見到蘇雪出來,蘇雪父母都上前,心疼的招呼了一聲,女兒被逼著去做聯姻工具,父母卻不能守護她,夫妻倆很是愧疚,但是又很無奈,誰讓他們屬於這樣的家族成員。

「小雪,你說等到這小子過來,就做決定,現在他也來了,你也該和大伯回去了吧,你爺爺那邊等著你呢,家族需要你的付出和幫助。」羅震看著蘇雪,眼底也閃過一絲愧疚,不過說起話還是很堅定,不容置疑。

「大伯,我的決定等一下再說,讓給我和天賜單獨說幾句話!」蘇雪看著羅震,淡淡的說道。

「可以,不過你要儘快決定,等一下如果你爺爺來信詢問,我也好有個答覆,別恨大伯,大伯也是沒有辦法。」羅震對蘇雪的要求沒有什麼猶豫就點了點頭。

「天賜你和我進來。」蘇雪沒和羅震多說,對著李天賜招呼一聲,轉身又回了卧室。

李天賜一看,立刻跟了進去,外面的人對視一眼,都靜靜的做到沙發上等候起來。

「蘇雪,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你去和拿什麼宋家人訂婚的!」一進卧室,李天賜就對蘇雪說道,他知道自己家的房間隔音不錯,只要不是大聲叫喊,外面人是聽不到卧室內的談話的。

蘇雪沒有立刻說話,看這李天賜,然後突兀的上前投入了李天賜的懷抱。

李天賜身體微微一僵,雖然和蘇雪早就坦誠相見,甚至誰在一張床上,但是蘇雪這麼大白天的主動的投懷送抱絕對是第一次,而且片刻之後李天賜還感覺到肩膀位置出現了一絲絲的潮濕。

「蘇雪,別哭,一切有我呢。」李天賜心疼不已,伸手在蘇雪的秀髮上輕輕安撫著。

「天賜,對不起,我很喜歡你,心裡也永遠只有你一個人,但是宋家不是你能得罪的,就算加上我們羅家也不可抗橫,我……」

「蘇雪。」里談次一聽蘇雪的話,根本不讓他說完,伸手將她身體拉到自己面前,十分嚴肅的說道;「你不相信我?我可以保護你的!」

「我知道你醫術好都是厲害,也會一些功夫,但是這些對上宋家根本不夠用,我不能讓你冒險。」蘇雪有些悲戚道。

「不就是宋家嗎?有什麼好怕的,匪徒我都殺了好幾個,惹急了我……」

李天賜畢竟還有些年少衝動,蘇雪的話有些幾刺激到他了,表情狠辣的要放狠話,被蘇雪張嘴打斷道;「不要說傻話,事情還沒嚴重到用這種極端的方式解決。」

「可……你有什麼辦法嗎?總之我不管,誰敢強迫你,我就解決誰,文的解決不了那我就只能用武力了。」李天賜這時有些倔強。

「怎麼突然像個小孩子了,你這樣不成熟,我們就更難走到一起了,這次你必須聽我的。」蘇雪推開李天賜,冷淡的看著他,顯然對李天賜有些幼稚的話生氣了。

「你難道有什麼好辦法嗎?」李天賜眉頭一皺道;「如果是你去和那傢伙訂婚,這肯定不行。」

「我有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你可以讓人生病嗎?那種然人看到就厭惡的病。」蘇雪看著李天賜問道。

「嗯?這個我當然能做到,你是讓我去給那宋家的人造病?」李天賜眉頭一挑,心裡合計著蘇雪的辦法可不可行,這樣似乎沒有直接幹掉對方省心啊。

「不,你不好接觸到宋家的人,我的意思是你讓我生病,然後讓送家人厭惡,這樣就算不黃,至少也能拖延時間,如果能拖個一兩年,你就趁這機會努力發展,發展到可以正面對抗宋家的地步,然後光明正大的將我接回來,你有沒有信心?」蘇雪秀美絕倫的臉上帶著一絲堅定,看著李天賜。

「這……這樣你還是要去京市?而且要給自己弄病?這這樣你太遭罪了,不行,我不同意,我現在正面對抗他宋家也不怕。」李天賜一聽蘇雪這辦法,猶豫了一下就決絕道。

「你總說你可以對抗,你拿什麼對抗?你一個人再有能力,還能比的過一個家族?尤其還是宋家,如果可以對抗的話,我外公也不用出這樣的下策和那宋家聯姻了?不要把一個家族想象的那麼簡單,有些東西你現在還不了解,想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就努力發展自己,如果是別人也許一輩子做不到,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有一天能做到的,給你幾年時間,就算不能超越宋家,至少不會毫無反抗之力,那是我們想在一起,阻力就小很多了,如果你在得到李家的權利支持,那就更好了。」蘇雪看著李天賜,你一口氣說了很多。

李天賜表情不斷變換,心裡有些鬱悶,蘇雪這樣說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要不要告訴她自己已經不是普通人了,不但有了內力,更有蓮台這樣的神奇異能,他真的不怕那宋家。

李天賜有一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對著蘇雪道;「這個等一下再說,說了半天,羅家到底遇到了什麼困境,必須要求助那宋家,如果我想辦法幫羅家解決了,是不是就能從根本解決這個問題了?」

「這個你就不要想了,羅家的危機涉及到很隱秘的修行世家和門派問題,而只有第一家族名號的宋家才能和那些人聯繫,和你說這些你也明白吧,你可能沒聽過這些……」

「等等,誰說我沒聽過,你說的是不是涉及到那些古武者?」李天賜突然打斷蘇雪的話。

「嗯?你竟然知道古武者?這怎麼……我知道了,是你父親和你說的吧?否則你一直在青山縣這小地方生活,不可能知道這些的。」蘇雪一愣,隨即想到了李天賜如今的身份。

「沒錯,是他和我說的,你們羅家為什麼要聯繫那些古武者門派?如果只是聯絡的話,應該不難吧?龍組內就有古武者,羅家不可能這點能力都沒有吧?」李天賜再次疑惑道。

「具體的我不清楚,但顯然不是這麼簡單的,如果找個古武者就能解決,那我外公絕對不會讓我犧牲了,以前表格就和我說過,任何一個家族都會私下交好幾個古武者的。」蘇雪搖了搖頭說道。

「那到底是什麼問題啊,你問一下具體的情況,也許我真的有辦法呢。」李天賜說道。

「你能有什麼辦法?我知道你功夫不錯,可要是和真的古武者比較起來,你還差很遠吧,他們可是都會傳說中的氣功呢!」蘇雪皺眉看著李天賜。

「我也會你說的氣功,古武者稱為內力。」李天賜見蘇雪總是不信任自己,有些氣惱,開口將自己會內力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也會氣功?怎麼可能,我們同學這些年,你怎麼沒和我說過?還有你和誰學的?」蘇雪一聽李天賜的話,先是一愣,隨後就滿臉啊的懷疑之色。

「我……」

噠噠噠!

就在李天賜剛要解釋自己的一些秘密給蘇雪時,卧室門突然被敲響,隨後門外響起羅震的聲音;「小雪,你們說完了沒有,你爺爺來電話了,讓你接電話!」 聽到羅震的聲音,蘇雪表情一變,有些不應,但是外公的電話她還真的不敢不接,無奈的看來一眼李天賜,上前開門,接過羅震手中的手機。

「外公。」蘇雪拿著手機,淡淡的叫了一聲。

電話中不知道說了什麼,很快蘇雪的眼眶發紅道;「外公認為犧牲了我,換回家族的發展很值得嗎?」

「那宋志再好,我不喜歡啊……好吧,我答應外公回京,不過訂婚的事需要再商議,至少我大學畢業前不想談這事情……那也要等我二十歲以後……」

蘇雪和電話中的羅家老爺子交流著,李天賜在一旁聽著,開始的時候李天賜沒有偷聽,不過後來幾句李天賜放開感知,聽到了一些,無非是那羅老頭軟硬兼施的讓蘇雪和宋家訂婚,說那宋志也不錯,嫁給他也不錯等等。

「外公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並且……我們已經同居了,這個你應該知道的!」最後蘇雪有些憤怒。

「我已經聽小成說過了,只不過醫術不錯的一個小子,沒有背景,這樣的人能給你什麼幸福,能保護你嗎?那個宋家小子對你可是痴痴不忘,如果被他知道的話,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現在你和他斷了,也是在保護他啊!」

羅老爺子顯示稍微貶低了一下李天賜,然後『苦口婆心』的勸說蘇雪。

蘇雪還沒說話,李天賜在一旁就忍不住了,本來這事鬧的他就對羅家有意見,現在聽到羅家老頭這樣說他,頓時不想在忍了,上前直接將蘇雪手裡的手機搶了過來,對著電話說道;「羅老先生,本來我作為晚輩不想和您爭執什麼,但是你這樣逼著蘇雪去做他不喜歡的事,你認為這樣對蘇雪公平嗎?您信不信,我如果真的生氣,誰也帶不走蘇雪,讓你看看我有沒有能力保護她!」

「你……是那個叫李天賜的小子?」羅老爺子先是愣了一下,不過老/江湖的他很快反應過來,語氣一沉道;「年輕人你太自大了,也許你有些才華能力,但在很多人眼裡你真的什麼也不是,離開小雪吧,對你們都好,需要什麼,我可以滿足你!」

「除非蘇雪和我提出分手,否則誰也拆不開我們,也請你不要小瞧任何人,你可以說說,要怎麼樣才能不逼蘇雪回京市,提出條件來,我都可以做到。」李天賜雖然強壓著火氣,但是態度很明顯的不是太好,一旁的羅震聽著直皺眉頭,什麼時候一個年輕人敢這樣和他父親說話了?

「我提出條件你就能做到?哈哈,小子,我還真的有些喜歡你的囂張,不過你還是太自以為是了,我沒有什麼話可以和你說的,將電話給小雪,今天晚上她必須回京。」羅老爺子怒及而笑,不準備再和李天賜廢話了,至少他認為和李天賜說這些都是廢話。

「和我說就可以了,蘇雪會同意我的做法!」李天賜可沒有打算就這樣交出手機。

「你……好,如果你能有一個和宋家一樣的家族做靠山,再有超過兩個古武門派或者家族的支持,那你和小雪的事我就不在阻攔,哼,你連什麼是古武都不知道吧……」

「就這些?我知道了,不過你要給我點時間,一年怎麼樣?一年後我達到你的要求。」李天賜一聽羅老頭真的提出條件了,根本沒多想,直接打斷他後面的話同意下來,李天賜不怕他提條件,就怕他不提。

「……你說什麼?你同意了,小子,你在耍我嗎?先不說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古武,就連第一個條件你都無法滿足,你還敢如此說大話?別說一年,十年百年你也做不到。」羅老頭氣息明顯粗重了一些,顯然被李天賜氣的不輕,貝利埃還以為李天賜算是個不錯的有位少年,可現在他感覺李天賜根本就是個沒腦子的愣頭青。

「我有什麼不知道的,我不但知道古武,還知道異能者,甚至我也……」

啪嗒,嘟嘟嘟……

李天賜的話沒說完,就聽到對方竟然講電話掛斷了,弄的李天賜眉頭狠狠一皺。

「電話還給我!」這時羅震走上前,一把將手機奪了回去,瞪了一眼李天賜,然後看著蘇雪道;「你們花葉說完了,你爺爺的態度你也明白了,收拾一下和我回去吧。」

「不行,我沒同意,蘇雪誰也帶不走,你們家遇到的麻煩和古武有關係,不怕告訴你,我也是一名古武者!」李天賜這時也不想再啰嗦了,這樣帶走蘇雪,他絕對不同意,既然羅家是需要古武,那自己就冒從一下,反正內力自己也會。

「你……什麼?你也是古武者?這不可能!」羅震一愣,隨即叫道,他知道任何一個古武者都是有門有派的。

不但羅震驚呆懷疑,這時走過來的蘇慶雲夫妻和羅成都楞住了,李天賜是古武者?連羅成都不太相信,雖然他知道李天賜功夫不錯,但也只限於普通人當中,最多比一般的特種兵強一些罷了。

「天賜,你不是開玩笑?」蘇雪楞過之後第一個回過神,上前看著李天賜問道。

「當然不是,古武者無非就是會一些古老武學招式,練出內力,這個……你看!」李天賜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古武者,嚴格說起來他根本不是古武者,但是他會內力,這想冒從一下還是很簡單的,至少不是古武者在一旁,絕對發現不了什麼破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