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南並沒有急於動手,他研究了下那圓球和柱子之上留下的陣紋,通過那些陣紋,可以直觀地感應到這白虎一象三方法位周邊的陣脈的格局。

當他將這些格局大概了解過後,明白那風煞侵襲之地便是此地陣脈的結界點之後,這才開始動手,他先將四根柱之中注入靈力,然後將四根柱按陣紋的方位進行旋轉。

嗡!

驟然旋轉之下,因為柱子中的力量變化,無法跟那圓形平台之上的力量相呼應,以致外界此時開始發生轟隆隆的顫動,那說明這陣位也在變化。

隨著那些陣位的變化,那柱子之上的陣紋也開始出現微妙的變化。

李向南非常謹慎和細緻,他觀察著那柱子之上的陣紋變化。在那一瞬間達到一致之後,便立即向那中心的圓形之中注入一股靈力。

嗡!

圓球平台得到了力量的加持之後,突然間綻放出一股熾烈的光芒,並緩緩地開出四個孔。

而那四個孔綻放出來的光芒之中,含著大量的靈紋,當其照射到四根柱子上之後,便立即與其相呼應起來,使得那四根柱子也漸漸開始出現了一小孔,透出的光芒與其連成一片。

就在這個時候,李向南抓住這陣位變換的時機。迅速地在那圓形之上繪出一道他早就已經醞釀好的靈紋並進行激活。

那道靈紋被激活之後。在他的干擾影響之下,這布陣機關的整體也開始出現變化,使得這一象三方法位的整體也出現了偏移。

李向南只是讓其偏移了很小的一點位置之後,就將其固定在那裡。並迅速離開這間密室。

出來之後。放出神識感應。就見西邊山口處的罡風已經弱了下來,而且風煞吹襲的方位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雖然只是那麼一點變化,可這卻給李向南留出了重要的空當。他借著那風煞吹襲偏移之際,藉由側位的一個空當,便迅速地鑽了過去。

穿過那風煞吹襲的地帶,並出了山口之後,李向南便站在了一處山崖邊上。

不過由那山崖看下去,只見下方是一片盆地,盆地中錯落有致地排列著一些古老建築,並不是想象中的金碧輝煌,氣勢磅礴,反而顯得非常的樸素,就跟現代那些農村所蓋的平房差不多。

在那些古老建築的附近,就是一些美化設施,有水池,有花園,再加上盆地之中霧氣繚繞,整體上倒也有那麼幾番超然於世的雄壯氣派。

李向南由那山崖而下,去到那片建築群前,只見正前方一個牌樓,上面寫著三個他不認識的古老的大字,但卻別有一番氣勢。

穿過那個牌樓,就是一個偌大開闊的場地,看起來像是訓練場,都鋪著青石,十分的平整。

李向南打量了下,這些建築周邊,基礎的設施都尚且保存完好,不過有些建築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已經坍塌下來。

他在那些建築附近探索觀察了下,這裡並不顯得凌亂,許多房間之中一些基本的擺放與飾物,還有那些日常生活用品都還在,保持的都是原樣,很完整。

但李向南來此地的目的並不是來考古的,像那瓦罐等生活物品之類的東西他並不感興趣。

他在各個建築之中仔細的探索了一番之後,不禁感到有些失望。

可能是這個門派在遷移的時候非常的從容,並不慌亂,把能帶走的東西全部都帶走了。

不說其它的地方,單說他所來到的這個地方,就很少會發掘到一些重要的物品,比如功法秘籍,比如靈丹妙藥,比如兵器法寶之類的,這裡都極少能見到,藥丸兩三顆倒是有,卻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看來,這遺址之中應該也只是留下的只是空殼子罷了,害得李向南空歡喜一場。

尤其是李向南運氣並不太好,他所來到的這個位置,應該是屬於這門派的生活區域,也就是門中弟子們修鍊居住的地方,重要的物品應該都不會放置在這裡不會被帶走的。

將這個區域大概探索了一遍,毫無所獲之後,李向南在另一個山口發現了一個通道,不過他才走到那通道跟前的時候,就被一股十分厚重的力量反彈了回來。

他知道,這個山口,應該是另一個陣位的結界點,正如陰冥老鬼說的那樣,李向南根本沒有辦法打開這個結界點到這遺址的另一片區域之中。

什麼好東西都沒有收穫到,李向南的心情有些失落,不過當他正準備原路返回,來到那山崖下面的時候,一抬頭,倒是讓他終於有所發現。(未完待續。。) 在那懸崖的下面,有一條直搖而上的天梯,如果不細緻的看,根本看不出來。

由那天梯往上,只見半山之間那裡有一個洞府,那洞府的門口,一股濃郁的異香撲鼻而來,不禁令人精神一振。

李向南發現這個洞府之後,便沿著那天梯而上,來到那洞府的門口。

他先查探了下,確實那洞府周邊沒有什麼異常或危險之後,便進了那個洞門早已經坍塌下來的洞府之中。

一進洞府,眼前的通道之中就能看到那些洞壁之上生長著許多顏色泛青灰,根莖發紫,葉子幾乎變得泛金白的植物。

「這是紫靈白雪!」

看到這特殊的植物之後,而且數量非常的多,李向南不禁歡呼一聲,之前在那些古建築中沒有收穫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

有了這些紫靈白雪,就完全值回李向南探索這遺址一片區域的所有票價了。

要知道,這紫靈白雪可是一種極為罕見的上品靈藥,他在煉丹製藥這個職業之中,所發揮出來的作用,幾乎貫穿全線。

據李向南在《開物典藏》靈藥篇當中所了解到,其中的絕大多數的中高級丹方,或者是靈藥的藥方當中,都會提及到這紫靈白雪。

可以說,這紫靈白雪就是那銀見草的高級版,他是屬於一種全身上下不論根、莖、葉,以及種子花蕊等材料都可以入葯的高級靈藥材料,每一處都是寶。

除了這些以外,他還是煉製以用來境界突破靈丹的主要材料之一,比如李向南由聚靈境要突破築基境所需要的築靈丹,由築基境突破元丹境的靈元丹,以及那天人境的天心丹,都會用到這紫靈白雪。

且不說這靈藥的作用,就說他的數量,李向南數了數。在這洞壁之上起碼結有二十株之多,一下子讓李向南感覺被一股莫大的幸福感所包圍。

況且,這些紫靈白雪看年份,起碼都在兩三千年左右。更是極品中的極品。

見到如此寶貝,李向南不作任何的猶豫,也沒有管那洞府之中還有其它的什麼,就像個辛勤的小蜜蜂一般,一一將這些紫靈白雪採集了回來。

直到將所有的紫靈白雪全部採集了回來,連他生長的那一處洞壁處,經千年蘊養而生成的紫靈石,李向南都沒有放過,也全部挖了下來。

用那紫靈石粉,可以製作用以調配高級符液。也是極為不錯的符篆材料,今後可以用來畫高級符篆,李向南自然不會放過。

僅是那些紫靈石,還有那數量較大的紫靈白雪,就讓李向南的收穫巨大。

將這些都收集並儲藏到了古塔之中以後。帶著愉快的心情,李向南繼續深入那洞府,這才來到那洞府的廳中。


洞府的大廳非常的開闊,他的整體由前洞,側洞,還有后洞所構成,看起來像是閉關修鍊的地方。

這個大廳之中也有一些基本的擺設與裝飾。都看起來比較簡陋,不過畢竟是數千年前,自然是不能跟現代那些花樣繁多的擺放裝飾可比。

李向南在這個大廳之中翻找了下,最多也只是找到幾張捲軸,那捲軸之上的內容是用一種更古老一些的魚鱗文字書寫,看起來像是對某件事的心得體會之類的東西。李向南一時也看不懂上面講的到底是什麼。

除了這些捲軸以外,李向南倒是在一個側洞中之中,發現了一些煉器材料,以及一把破損非常嚴重,被當垃圾一樣丟棄到角落的一把古劍。

當李向南撿起這把劍時。頓時就能感受到那古劍之中所綻放出來的濃烈的戰意,以及十分強烈的不甘與孤寂。

受其影響,李向南只覺自己似乎置身千萬前的孤獨環境之中,無盡的孤寂與寂寞在侵噬著他。


不由自主地,他握緊了劍柄,僅只是注入一點真氣,那劍的劍身輕顫,頓時發出一聲強烈的共鳴,便竟然就能夠釋放出一道凌厲的劍氣。

此劍有靈!

李向南拿著這把損壞嚴重的古劍之後,第一時間就對此劍做出了判斷。

但是他卻想不通為何這樣一把擁有劍靈的古劍,會被人隨意丟棄在這裡,如果能將此劍修復的話,其戰鬥力絕對會十分強大。


也不去再想太多,畢竟都是數千年前的事情了,既然這把古劍被明珠蒙塵這麼久,如今落到了李向南的手中,他自然會將其修復,使其發揮他最大的威力。

收起了古劍,又將那些煉器材料全部收集了起來后,李向南離開側洞,又來到了那后洞。

那后洞門口被布置了封禁之陣,但如今過了數千年,這封禁之陣早就已經失去了其主要的功效,也只不過是在苟延殘喘罷了。

李向南只是輕輕的用了點力,結果這陣法就根本經不住李向南的破解,就自然地消散掉了。

陣法解除后,那后洞裡面頓時便有一股寒意噴涌而出,乍一接觸下,讓李向南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調整適應后,沿著那洞道往裡走,只覺寒意逼人,越往裡走,裡面就跟冰窟一樣,那些洞壁之上冷硬的石頭,幾乎變得晶瑩,讓人彷彿進入了冰雕水晶的世界一般。

一直走到盡頭處以後,那裡是一個較為開闊的空間,周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寬闊的平台。

李向南的目光落到那檯子之上以後,就一直沒有移開,因為在此刻,那檯子有一個巨大的冰塊,冰塊的核心,坐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女人,生得極為美麗的女人。

透過那冰雕,可以看到她被冰封之前的神態,是那樣的寧靜安詳。

這個女人是盤膝而坐著的,身旁還放著一把古琴,被冰封在那檯子之上以後,外部的冰雕之上,符文光華流轉,使冰雕綻放著一股淡淡的光芒。

李向南看到這個被冰凍在這裡的女人,顯得十分的詫異。

但更詫異的是,他看到了那個女人面前擺著的那把古琴,這不正是他在四處尋找的那把古琴么,想不到會在這裡。

那冰雕之上有符文封印,同時外面也有禁制,但禁制已經變得非常弱了,都是靠吸收這洞內的寒冰靈氣來維持,如果李向南想要破開的話,也並不難。

只是,他看著那個冰雕內被冰凍著的女人,他不知道一旦他破開封印以後,這個女人會不會早就變成了冰塊而隨之碎裂,又或許她在冰凍之中會漸漸地復甦醒了過來。

只是仔細想想以後,覺得這女人會蘇醒的話,也並不是一件離譜的事情,畢竟她被冰凍封印住,也相當於將全部的氣機與生機,以及神魂意識全在一瞬間封住,並沒有徹底的斷絕。

再加上她應該是一名古修士,想必在封印之中也不會輕易的死去,這倒是讓李向南陷入了為難之中,到底該不該將那封印解開。

左思右想之下,不管這個被冰封的女人會不會復活蘇醒,或者早就死去,僅只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李向南都非常需要那把古琴,並用那把古琴和古畫將好兄弟郭猛平安地換回來才行。

想到了這裡后,李向南也做了決定,他一咬牙,便凝聚真氣,並在那冰雕之中注入靈力,解去那冰雕之上的符文。

當那些符文被解去之後,那冰雕之上光澤頓失,只覺一股徹骨冰冷的寒意綻放揮發。

不過禁制仍在,李向南也沒有去做繁瑣複雜的工作,而是直接用暴力,強行將那早就變得脆弱不堪的禁制擊破。

咔嚓!

當那禁制被擊破的瞬間,只覺一股狂暴冰寒力量涌動,那冰雕頓時開始發生龜裂,開始一塊塊,一片片地散碎脫落下來。

嘩啦啦!

直到那偌大的冰雕碎成小塊從那檯子之上脫落下來以後,一股寒冰氣息四處噴涌飄散,籠罩在這個冰洞之中,使洞內變得有些朦朧。

李向南目不轉睛地一直盯著那個封印在冰雕里的女人,只見她周身的冰塊脫落以後,渾身一股股寒氣不斷地綻放出來,依然不見她有任何生機迴轉的跡象,全身無比的僵硬,猶如石塊一般,仍那樣保持著原樣盤坐在檯子上。

等了大概有十來分鐘左右,這個女人還是不見有任何的變化,李向南用神識探入她的身體,只見她體內的生機全無,同時也探索不到她的識海,甚至連神魂都探索不到。


李向南推測,這應該只是一具被冰封后保持原樣的屍體罷了。

既然是屍體,那他自然也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了,於是便走了過去。

只是這女人生的實在太過美麗,近距離的來看,更是美的讓人心醉,美的冰清聖潔,讓人不敢去對她做出任何褻瀆的舉動來。

尤其是她穿的衣物,就像青紗,只有薄薄的一層,裡面豐滿雙峰,雙峰上那點嫣紅,以及那修長雙腿間的戚戚芳草之地,都能讓人看得很清晰瞭然,簡直想流鼻血。

李向南雖然沒有流鼻血,但他卻感覺到渾身燥熱,喉嚨里不由得乾咽了下,他不敢再看這個極美的女人,心裡只是默念她是一具屍體,然後便將手伸向那把古琴,他的目標,只要那把古琴。

啪!

然而,當李向南的手才抓到那把古琴想拿起來時,突然間一個如機械一般僵直冰冷的手,突然間搭在了他的手背之上。

這詭異的一幕,讓李向南只覺一股刺骨的冰寒,直透心底! 那一抹冰寒,那一瞬間的詭異情景,當寒意直透心底之時,讓李向南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這不是幻覺,李向南可以確定。

因為那雪白的手,正搭在他的手背之上,他能夠感受到那隻手上傳遞過來的那股刺骨的冰冷。

再看那個全身僵直的女人,仍然是一動不動,猶如頑石,沒有呼吸,沒有心跳……

這種詭異的情景,似乎很像詐屍的節奏。

不過李向南也只是乍一下子被嚇了一跳。

當他回過神來,再次感應這個女人的氣息之時,依然還是感應不到她體內有任何的生機復甦的跡象。

這仍然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