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一猛然回頭,一股渾厚的邪惡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目瞪着陳子傑“你要教我怎麼做麼?”

“不、不敢。”

陳子傑看到李佳一邪惡的眼神,嚥了口唾沫,嘴角哆嗦着道歉。

我走到楚雲、楚菡那裏,楚雲免不了對我一番交代,不要我節外生枝。

上午,八點過一刻,整個小鎮響起了一陣廣播聲:請各位參加玄門大會的選手前往大賽現場,十點正式開賽!

廣播響起時,整個小鎮內外安靜的很,廣播聲音落下,所有人全部沸騰了,一時間成千上萬的人朝鎮子的東面大山深處移動。

我拉着楚菡的手,緊跟着楚雲隨着人流行走,在路上,楚雲才告訴我,玄門大會的場址不在鎮子上,而是在鎮子外的幾處大山合圍之處。

前面人流涌動,後面人頭攢動,所有的人排成一條長龍般的隊形,我們這羣人就像是長征過草地一般朝着目的地涌動。

走了二十分鐘,道路變得寬闊,大山深處煙霧繚繞,我們這羣人慢慢進入羣山懷抱之中。

前方是一片低谷,遠遠的就瞅見了遠處的迎風飛揚的五色彩旗,還有預示着喜慶的紅色布幔,一處高達十米被夷平的小山堆成了大會的擂臺,擂臺四周豎着四根石柱,上面雕刻着靈異圖案,幾根很粗的鏈子從石柱上穿過,圍着擂臺形成了一道鎖鏈圍牆,防止人掉落下去。

擂臺四周的山上本該是綠樹環繞,但現在卻光禿禿的,並且都安裝了看臺椅子,此時已經坐了很多人,這就成爲了簡易的擂臺觀看席。

一霎時,圍繞擂臺的山體之上已經是人山人海,人聲鼎沸。

這個場面很像是一個很大的露天球場,不過要比那些大好些倍。

在擂臺側面另外一處被夷平的小山堆,上面擺着三排桌椅,坐着一些資深的玄學、靈學專家,在他們身後的一處山坡之上也被安排了高檔的看臺椅子,這些是爲那些玄門大家族準備的。

隨着人流繼續朝前走,變得不再是那麼擁擠,再往前快要擂臺時,人更加的少了,只剩下區區幾百人。

玄門大會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大家都心裏清楚這是一場青年強者大戰,很多人都是知難而退,不過來了也不能白來,睹一睹玄門大會的風采還是有必要的。

到了會場我才知道,楚菡雖然不參加但也要掛名,這是強制性的,因爲這次的玄門大會和聯姻大會是整合一體,參加了這個就得參加那個。

楚菡爲了能讓楚家再現輝煌,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掛名,而她和別的女孩一樣都將成爲男人們的食物,只要被男人看上,並且這個男人打敗了所有競爭者,那麼這個女人必須要跟他走!

這就是所謂的家族性的強制聯姻!

我看着朝女生組走過去的楚菡,心裏微微有些發麻。

楚雲把軒轅劍取下給我,隨後朝大家族的席位走過去,但一道質問聲卻響起:地位下賤楚家人也配上去?

(本章完) 楚雲聽到這個聲音猛然回頭,盯着他身後的那個年輕人冷聲道:“滾,你算什麼狗東西!”

“呵,我道是誰?”

陳道冷哼一聲從後面走過來“他是我陳家的子弟,不是什麼狗東西。”隨後他奸笑的大聲說道:“雖然我陳家子弟冒犯了你,但他說的都是事實吧?你們楚家貌似真的淪落到沒有一席之位了吧?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說完徑直的朝前走。

“你!”

楚雲一口氣沒上來,嘴角溢出了鮮血。

“呼”

我一道風跑過去,直接照着說話的那個年輕的陳家子弟側腰踹了一腳,將其直接踹飛“你們陳家又算什麼狗東西!”

“混賬!”

陳道扭身過來直接揮手朝我攻了過來,而此時陳子傑和其他的陳家子弟也將我圍住了“你特麼不上擂臺就想死在這裏麼?”

“砰!”

我前後受敵,沒有道路可退,直接揮出一掌跟陳道對上,但,他卻迅速的換手與我對了一掌,掌力兩人持平。

突然,我掌心傳來一陣劇痛,我心中暗道:不好,中計了!果不其然,我手心上有三像是被針扎過的血口子!陳道則是冷笑着抽身出去“小子,祝你好運!”

陳子傑等人還想動手,這時裁判席位上的玄學專家站起來大喝:難道想讓老夫出手請你們滾出去?

陳子傑等一些年輕的陳家子弟,趕緊低首抱拳行禮“不敢。”悻悻的跟在陳道身後朝大家族的席位走過去。

“你站着還想幹嘛?”

玄學專家用手指着我“下去!”

我看了眼楚雲,而他則是對我揮手,我只好從這大家族席位的高處撤下身。

我剛走到擂臺下面的玄門小家族普通的席位,楚菡就跑了過來,一臉擔心的朝楚雲看過去,隨後看到我手上在流血,張嘴對裁判席上喊道:“陳家耍陰招,暗地裏傷人!”

陳道則是直接站出來不要臉的說道:“我用我人格擔保,誰要是耍陰招天打五雷轟!”他作孽很重,早知會有因果報應,但也不在乎這麼一個,伸手指着楚菡“你不要血口噴人!”

楚菡還想爭辯,

被我攔下來,接着裁判席位的一位靈學專家站起來“你們若想參加就給我閉嘴,若不想參加,我纔不管你們是什麼家族,現在就可以棄權!”他壓制着怒火,已經算是客氣了。

陳道也沒敢答話,不過卻憤恨的朝裁判席位上不滿的看了一眼坐下來。

楚菡沒再說話,看着我手心的傷口,擔心的說道:“怕是有毒!”

“不礙事!”

我現在已經能稍微感覺到手指出現了酥麻感,心中對陳家的恨意再次深了一些。

芳嬌 楚雲站在大家族的席位之路上,一位接待的工作人員過來說道:“不好意思,楚前輩,你們楚家的位置在擂臺下面的普通區!”

楚雲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微笑着點頭“謝謝。”轉身,疲憊的朝下面走去,他忽然感到世態炎涼。

觀衆席位上的人少不了有那些仇富的人出來噴:一個落敗的家族,還想翻天,做夢去吧!

不過也有一些同情楚家的:積點口德吧,楚家至少曾經輝煌過,你們家族呢?唉,陳家和楚家這是死對頭了,怕這場玄門大會凶多吉少。

自此,很多人都知道楚天代表落魄的楚家來參見玄門大會了,但,他們都以爲楚家要用楚菡做籌碼,和別的家族強強聯姻,從而藉助外力再重現輝煌!

我們參賽的選手,在會場的工作人員引到下全部坐在了擂臺下面靠前的普通席位,而,大會開始之前,免不了要焚香祭天,告慰天靈!

諸葛青領着所有的裁判席位上靈學專家,玄學專家,在擂臺上簡單的擺下案桌開始禱告,在場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說話和動作,全都站起身默默的禱告。

而在一處山巔之上,幾個老人都眉頭緊鎖的看着下面一羣黑黑壓壓的人羣。

自從昨夜經歷過那股恐怖的力量波動之後,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不得已情況下,改了玄門大會的規矩!

“剛纔在場上爭鬥的是楚家和陳家吧?”

白髮老人衣袖吹拂,淡淡的問道。

“是,若不阻止怕是已經打起來了。”

一個有些駝背的老人過來接口。

“那個年輕人是楚家請來的?”

白髮老人隔得太遠,感覺了一下也沒能察覺出來什麼。

“應該是!”

“楚家想要在這場大會上翻身。”

“怕是很難吧,家族一旦落敗,想要在短時間內取回曾經的榮耀,堪比登天,何況,年輕一輩中臥虎藏龍!”

一番焚香禱告祭天之後,諸葛青用擴音器宣讀了這次比賽規則:“我是靈學院副院長,諸葛青,歡迎各位來參見十二年一度的玄門大會,對於能做這一屆的裁判長,我感到無比的榮幸!下面我說一下今年的大會規則:由於今年參加大會的年輕一輩比較多,再加上冷雨季節將至,我和裁判組統一決定,這次玄門大會顛覆以往的階梯式的比賽規則,我們今年力求創新,打破以往家族組隊形式的對決,今年則是一對一的單獨巔峯對決,但是!”

諸葛青突然話鋒一轉:“若是自認爲自己比較強悍,能夠雄霸一方,那麼可以任意選擇一個、兩個或者更多個人一起上!但,只能連續坐莊三次,三次之後無條件換下一個人上來,依次類推,到最後由連續坐莊的強者再對決。當然,若是認爲自己不敵,可在上擂臺之前提出棄權,那麼,也就意味着和這次玄門大會無緣!”

他的聲音傳出很遠,聽的在場所有人激動萬分,特別是之前參加過玄門大會的人,忍不住大聲說道:早就應該這樣了,這樣纔夠刺激,纔夠血腥!

“這次的玄門大會強者如雲,來了真不後悔。”

“帶勁兒,這才能真正激發個人潛能,這才叫暴力!”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一羣人議論紛紛。

那血玄門大小家族卻有些震動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次玄門大會竟然中途變卦,他們都是帶領了家族裏幾個青年一起來參加,大家族波動還算好一些。但小家族就不行了,他們自身的玄門道法都不夠深,本來就是想着和之前一樣靠着組隊聯合的方式爭個高低,現在可好,裁判組竟然直接改變了規矩,這讓他們大偉不滿,忍不住大聲嚷嚷起來:“不行,怎麼能隨便亂改規則。““就是,我們不同意。”

但觀衆席上的人也沸騰了:艹,沒實力就不要來參見。

瑪德,沒本事還來幹嘛?

(本章完) 整個場面現在全亂套了,諸葛青和裁判席上的玄學專家、靈學專家現在並未強行阻攔。

現在場面是越吵越亂,玄門江湖的小家族直接和那些閒看熱鬧的人槓上了:“你們亂叫什麼,閉嘴。”

“一羣傻b有本事怎麼不自己上來打?”

“全一羣起鬨的狗東西,自己沒本事竟然來管教你們爺爺來了。”

玄門小家族的人說話越來越難聽,但那些看客們現在也顧不得什麼,說話更是沒底線:“就會亂叫。”

“爺爺,就是沒本事,但弄死你們跟玩一樣。”

“一羣狗孃養的,還真把自己家族當回事兒,有本事就上去單挑啊,在這裏跟我們亂比比,有什麼鬼用。”

在這邊鬧騰的同時,山巔上的幾個老人卻都笑了起來:“看來都是我們錯了。”

“哼,一些小家族就會混水摸魚,自己沒本事也怪不得別誰。”

幾個老人聊了會兒,等山上出現一個紫衣老人的時候,趕忙回身迎了過去,彎腰低首行禮一氣呵成:“老師,您來了?”

紫衣老人面色紅潤,滿頭黑髮襯的他看起來頂多七十歲,他朝山下看了一眼,雙手揹負,朝寶殿內走去“會飛的豬?”

“是的,老師。”

白髮老人趕緊彎腰回話,那個發現那頭恐怖物種的年輕人,已經在寶殿內了。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嗯。”

紫衣老人大步凜然的朝前走去,後面跟着這幾個老人。

山下,玄門大會現場。

“呵呵!”

諸葛青對着話筒呵呵了一聲,隨後,一下子爆發起來,周圍陰氣滾動:“若是不想參加,就全都給我滾出去!”聲音經過麥克風轉出之後帶着回聲,傳出很遠。

擂臺下面那些正吵在一起的玄門小家族和看客們,全都閉了嘴,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諸葛青冷眼掃視全場,隨後看了下手錶:“現在我宣讀玄門大會終極公告:有戰就有傷亡,若是出現體力不支可以舉手棄權,若是一直不說話,那就代表着一直戰下去,出現傷亡,不可追究對方任何責任!

我們國家靈學院、玄學遠將會啓動上億資金爲這次玄門大會做鋪墊,只要你夠神勇,只要你夠強悍,那麼你都可以進入國家靈學院,玄學院!這是一個弱肉強勢的社會,想要更好的未來,就自己去爭取,那麼,拿起你們手中的符文劍,召出你們豢養的小鬼兒出戰吧!

年輕人,拋灑你們的鮮血,戰吧!”

擂臺之下,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吶喊聲。

●тт κan●¢O

諸葛青看着下面被他激發出鬥志的年輕人們,嘴角露出了淺笑了,拿着麥克風再次說道:“因爲這次和聯姻大會一起舉行,那麼,下面由我宣佈這次掛名的家族:湘西馮家,湘西馬家,湘西劉家,江南蔣家、………湘西楚家……”宣佈完之後,這些人被點名的女人全部進入了擂臺階梯的候選區域,等待被挑選!”

影視風華 看着臺上身着豔妝的年輕美女們,看臺上爆發出了激烈的掌聲和呼喊聲。

“楚菡,看到了沒?那個就是楚菡。”

“馮玉,馮玉也在裏面。”

“玄門大會正式開始!”

諸葛青對着麥克風大喊起來,就在他話音剛落,臺下就陰風四起,鬼哭狼嚎的聲音瞬間在整個會場膨脹開來,很多年輕一輩衆人朝擂臺上跨越而飛,並且在自己豢養的鬼類幫助下朝擂臺墜落。

陳子傑竟然也在其中,並且藉助自身位置的優勢,率先到達了擂臺之上,並且揮動手裏的符文劍在自己的手指上劃了一道,引動周圍陰氣,念動咒語,瞬間他周圍空氣下降了很多,他劍指蒼穹:“出來吧!”一聲震天的咆哮,緊跟着一個白衣女人被他召了出來!

鬼魅!

這是陳家花了血本爲其強行豢養的鬼魅,若不是靠家族裏的人,像他這等實力的人怎麼可能擁有這麼高級物種?

鬼魅雖然爲初級實力,但他出來後還是攜帶了巨大的陰氣波動,將周圍的一些弱小鬼類一下子吸食了,並且在空中發出了一陣陣的狂笑。

人羣中,還是有識貨的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高級鬼類的實力等級!忍不住大叫:鬼魅,這是鬼魅!

這些剛上到擂臺上的人,擡頭一看

天空中在追着一羣厲鬼撕咬吸食的高級鬼類,大吃一驚,沒想到上來就碰到了這高級物種,心裏一陣發發寒,再一看是陳子傑在控制,忍不住大喊:是陳家的少公子,陳子傑,怎麼會碰上他?

這些人來不及多想就要召回自己的厲鬼,但,陳子傑卻絲毫不給他們面子,招呼自己的鬼魅毫不客氣的大殺四方!

空中的厲鬼看到鬼魅嚇得全部逃竄,並且嗚嗚的大叫。

“殺,殺!”

陳子傑這是第一次召出自己的鬼魅,更是第一次對付這麼多人,他心裏現在是激動無比,沒想到自己一上來就在擂臺上立下了威風,忍不住大喝:“你們一起上吧,給我殺!”狂傲的沒有限度。

擂臺上現在已經站着了十多個年輕人,年輕人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血氣方剛,聽到陳子傑狂傲的話,一些人忍不住回頭招呼自己已經恐懼不堪的厲鬼跟鬼魅決鬥。

但,鬼魅是鬼類的初級王者是何等高傲,看着這些不知名的厲鬼,眼睛裏滿是蔑視,咆哮着再次攻了過去。

這些厲鬼全都被嚇破了膽子,一個照面就被鬼魅給吸食了一個,打殘三個。

陳子傑看到那幾個年輕人跟自己做對,露出了冷笑:真是作死!隨後控制鬼魅朝那幾個人撲了過去“廢了這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鬼魅得到主人的號令,帶着周身的陰氣猛撲而下,瞬間將最前面的兩個人抓的血肉模糊,慘叫聲不斷。

其餘兩個人更是無心戀戰,匆忙朝擂臺下逃去,已經逃掉擂臺下的人,看着空中狂舞的鬼魅虛幻身影,額頭冷汗直冒,這麼高級的鬼類對於他們這樣的小家族子弟來說已經是恐怖的物種存在了,雖然自己豢養的厲鬼被吸食,但也很慶幸自己撿了一條小命,當下舉手棄權。

擂臺上已經此時充滿了血腥味,被鬼魅攻擊的幾個年輕人半死不活的大喊“棄權,我們棄權!”

陳子傑嘴角上揚,衝臺下大聲喊叫:“我乃湘西玄門世家陳家的少公子,陳子傑,還有誰不服,統統上來。”他攜帶着陰冷無比的鬼魅站在擂臺下俯視整個會場衆人大吼“還有誰!!”

(本章完) 擂臺之下,陳家人看到陳子傑剛上去就挫敗十多位自負的青年玄門高手,這簡直就是彰顯他們陳家的微風,忍不住在臺下大聲高呼:“陳家威武,子傑神勇!”

陳家跟來的小年輕們更是牛氣沖天、旁若無人的大喊大叫:“幹掉他們,幹掉他們!”

環山的看臺的觀衆們也驚叫了起來,還是這羣戰來的刺激,不但血腥,並且夾帶着暴力!

“哼,廢物!”

李家人的看到陳子傑在擂臺上牛的不行,紛紛撇嘴“就特麼一個破鬼魅還敢出來炫耀,等我李家出戰上去虐死他!”

“最先出頭的都死的快,甭去管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