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魔神王急忙跟上李子豪走向地面,李子豪來到地牢宅院中看了看周圍,正待離去,忽然一愣眉頭皺起,鼻子聳了聳,熟悉的氣息,還有血腥味,是豹兒的,急忙四處查看,頓時面色大變。

李子豪的視線落牆角的一棵樹枝上上,上面穿透著一張猩紅的紙,寫著幾個大字,「李老狗,竟敢不回答,送你一隻曹豹的耳朵吧!」一旁樹枝上掛著一隻血淋漓的人耳朵!

「混蛋!你們是幹什麼吃的,耳朵都掛到樹枝上了,你們都瞎眼了?」李子豪十分憤怒的咆哮起來,人便閃身來到樹前,朱魔神王頓時面色慘白,急忙跟上去。

就在這時,呼的一下,江帆驟然出現在宅院上空,同時一道黑霧釋出,頃刻將整個宅院周圍千米範圍覆蓋住。

江帆的忽然出現,李子豪立刻察覺到,暗叫不好,一個飛起躍起,但是已經晚了,正好被黑霧籠罩住了。

李子豪要是冷靜小心謹慎,或許能及時避過,但從地牢中開始,就已是情緒激動,加上見到兒子的耳朵,一時更是情緒激動,這讓他的反應和敏感度受到不小的干擾,便中招陷入符陣。

李子豪眼前已是一片黑漆漆的,視線看不到十米遠,立刻意識到這是符陣,但也不怕,正待爆發摧毀符陣脫身,但眼前十米外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影像,渾身是血,頓時激動道:「豹兒!」

「父親,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救救我,我好痛苦,啊……!」影像發出凄慘的哀嚎。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李子豪短暫的揪心之後便淡定下來,那聲音只是有些像,但並不是曹豹的聲音,而且也沒感應到人的氣息,雙目噴火的冷笑道:「哼,只是幻境,休想騙我!」意念發出,手中出現一個小錘。

「父親,救我啊!」李子豪手中小錘要揚起,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喊叫,李子豪頓時揚起的手一滯,不敢有所行動了。

這個聲音極像,而且也清晰的察覺到曹豹那十分熟悉的氣息,李子豪急忙轉身看去,百米遠,曹豹正被江帆揪著后衣領擋在身前。

曹豹腦袋的一邊臉頰上耳朵才被扯下沒多久的,鮮血還沒凝固,猩紅一片甚是嚇人,同時剛才周圍還黑漆漆一片,此時瞬間周兩百米範圍內變得明亮不少霧蒙蒙的,但外圍還是一片漆黑。

「豹兒!……卑鄙,卑鄙,無恥!」李子豪先是心疼的呼喚一句,隨即憤怒無比叫罵,雙眼通紅腦筋像是蚯蚓在他額頭劇烈扭動著。

李子豪捏著小錘的手直哆嗦,真想一錘砸去,但曹豹在對方手中,符技也不敢輕易使出,距離有些遠,又是在符陣中,只怕難以奏效,這傢伙敢這麼近的現身,肯定是有所依仗,只得強忍著。

「李老狗,對付你這種垃圾,任何手段都不叫卑鄙無恥,都是正義的!」江帆十分鄙夷的回應道,說完另一是閑著的手從後面照著曹豹的臉頰就是扇了一記耳光。

啪的一聲響,曹豹頓時哀嚎起來,這一巴掌彷彿就是扇在李子豪的心頭,一股怒氣直衝腦門,人頓時氣的要發瘋,不自覺的朝著江帆那邊飛去。

「站住!李老狗,你再敢亂動我就扯下他另外一隻耳朵!」李子豪一動,江帆瞬間也動了,暴退幾十米,保持著與李子豪百米遠距離,一邊大喝警告道,手已是揪住了曹豹的僅剩的一隻耳上。

「你,你不要亂來,你到底要怎樣?」李子豪嚇一跳,頓時萎了,不得不停下,顫巍巍的怒喝道,凶前劇烈的起伏著,此時估計血壓都三百了。

「我們好好談談,談得好的話曹豹我就還給你!」江帆笑眯眯道。

「你說,不過希望你的要求別太離譜太過分,總得我能辦得到的事才行!」李子豪眉頭皺起,這是要談條件了,心中十分無奈,點點頭並強調申明道,同時暗暗打定主意,只要有機會就搶人。

「我保證對你來說很簡單,我不要東西,只要告訴我幾件事的情況就行!」江帆賊賊的笑道。

「哦,那你說說吧,只要知道的一定說!」李子豪驚愕,一臉不可置信,腦筋轉了轉信誓旦旦道。

「說吧,你怎麼成了人形骷髏蟲的走狗了?」江帆立刻問道。

「什,什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李子豪頓時大驚失色,結巴起來,兩眼瞪得銅鈴大,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這事可是絕對的沒人知道的。

「我靠,你聾了,我問你怎麼成了人形骷髏蟲的走狗?」江帆見李子豪那副驚駭神態心中得意,面色一沉斥了句再次問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李子豪這次聽的真切,腦袋轟的一下懵了,顫巍巍的問道。

「廢話,我當然知道,我還知道你一個小時前還被人形骷髏蟲踩斷了一隻手!」江帆冷笑著爆料道,一手已是悄然從口袋中摸出了兩顆大號的臭靈。

「這你也知道!」李子豪頓時傻了,江帆一看是時候了,李子豪此時應該是防備最弱,心神完全受到干擾的時候,手一用力將兩顆大號臭靈捏碎。

「你弄那麼多符印送給人形骷髏蟲,是不是給藏在地下的小憨療傷用的?不說我就刺下去了!」江帆又是沉聲喝問,手中多出了一把符刀做勢奔曹豹的一隻眼睛緩緩刺去。

「不要!我……!」李子豪頓時大驚呼喝,忽然面色一僵,一股熟悉的奇臭襲入口鼻中,腦袋嗡的一下有些迷糊,猛然意識到上當,一手急忙掩住口鼻,極為憤怒道:「你耍詐!」

「就耍詐了你又怎樣?」江帆得意的笑道,拎著曹豹,一手符刀在曹豹后肩劃下,頓時鮮血噴射而出,同時帶著曹豹呼的一下便朝李子豪撲去。

李子豪又驚又怒,更是驚愕,腦筋有些轉不過彎來,但不容多想,也不管體內的難受和噁心要嘔吐之感,立刻也飛速迎上,一手抬起就要使用符技,只要救下豹兒什麼都好辦了。

「凌空鑽!」就在這時,李子豪身後上空忽然出現一聲厲吼,數十道陀螺旋轉的金光爆射向百餘米外的李子豪後背,楊爽出動了,一上來全力的使用神品符魔神器金剛鑽。

「亂錘爆天!」李子豪頓時大駭,不好,是楊爽那傢伙!頃刻感覺到神品符魔神器爆發出的強大威力,哪敢怠慢,顧不得前面的江帆,身形爆閃橫向飛出,捏在手中的小錘朝後飛出。

既是被奇臭侵襲,李子豪也還是很有信心,有些倉促,又被臭靈干擾,但那全力施展下八層的威力還是有的,應該能勉強抵擋住楊爽的攻擊,而且這個符陣也會隨之瓦解。

小錘金光爆閃,瞬間變成二十餘米大的巨錐,在空中幻出幾十個虛影狂暴捶出,轟轟……一串爆響,強大的符咒能量肆虐,周圍為之一亮,符陣崩潰了。

李子豪此時十分難受,被臭靈侵襲,又是爆發了一下全力施展符魔神器,腹部一股熱流直衝嗓門,不好,要吐了。


但李子豪不敢吐,這一吐可不得了,楊爽在這,等於給了他可乘之機,急忙強行壓制,嘴巴緊閉強行樣上涌的熱流給咽了下去,同時也沒忘記曹豹,急忙看向江帆方向。

李子豪頓時大吃一驚,只見兒子曹豹滿臉是血,肩頭上插著一把刀,一臉痛苦大張著嘴巴,朝自己這邊急速飛過來,奄奄一息口中微弱的叫喊:「救我……!」

江帆卻是沒跟上來,站在得意洋洋的冷笑,李子豪心中大急,飛射向已是只有六七十米的曹豹,此時李子豪只有一個想法,把人弄到手立刻逃。

當然李子豪也不傻,沒忘記身後還有楊爽,意念再次發出,口中的小鎚子再次幻出一片虛影亂捶,不管三七二十一,做出牽制封住後面不讓楊爽有下手的機會,同時手一揮一個符魔神獸寶飛出。

嗷……飛豹魔獸瞬間出現嘶吼一聲撲向江帆方向,李子豪一手攬住飛來的曹豹夾在腋下,臉上露出十分興奮的神色,兒子終於到手了,不過隨即面色僵硬,雙眼瞪得老大迷茫驚駭了。

接觸的剎那,只覺得肋下一麻,渾身忽然變得動彈不得了,這讓李子豪如何不驚。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豹兒,你……!」李子豪還沒反應過來,顫聲喝道,卻是忽然啞了口,夾在腋下的曹豹忽的奮力翻起,一指點在他的後腦上了,李子豪只覺得眼前一后暈厥過去,

曹豹瞬間變相,成了江帆的模樣,肩頭上插著的刀隨即落下,只是個刀柄而已,原來是江帆易容了,真的曹豹已及時被收入了符咒世界中去了。

江帆用刀劃開曹豹的后肩膀出血,既是要將他的血弄到臉上深山,濃重的沾上曹豹的氣息,讓無暇仔細觀察的李子豪將自己當成曹豹,沒有防備,這才有機會貼身用上茅山點穴手。

嗷……忽然一旁傳來凄厲的慘叫,楊爽及時一記空間之刃將李子豪的坐騎飛豹魔獸給從腦袋開始劈成兩半斃命。

江帆拎著已是暈厥過去的李子豪,急忙打量周圍,頓時心中大定,地牢宅院,包括周圍幾座宅院已是殘垣斷壁全被摧毀,上百件屍體橫七豎八躺在那,其中就有朱魔神王,這都是楊爽做的。

李子豪被抓,這個事絕對不能讓外界知道,否則必定轟動整個符魔界,因此在發動之前,江帆就叮囑楊爽務必解決被符陣覆蓋住的一些人,尤其是地牢宅院周圍的人。

江帆才故意脅持曹豹與李子豪進行所謂的談判,稍稍拖延一點時間,現在已經抓到李子豪,符陣已是不存在,固然要看看周圍的情況,結果周圍百米範圍已是無人,再遠些就被牆壁擋住視線。

嗷嗷……轟隆隆……這時城主府門前傳來一陣嘶吼,接著是爆響發出,藏在城主府附近的金甲蠻蟲發動了,這是早就安排好的,阻擊前來支援的城中衛隊,和可能出現的高手。

江帆急忙將李子豪收入符咒世界,隨即易容成李子豪模樣,楊爽擊斃飛豹魔獸后,立刻飛身抓住已是失控,懸浮在空中依舊閃動著金光的小錘,這可是件神品符魔神器,自然不能放過。

「老哥,你趕緊逃,我來追趕你!」江帆傳音道,同時也對金甲蠻蠻蟲發出撤退指令。

楊爽立刻點頭,一個空間漂移射向七八十米外的房頂,江帆立刻吶喊一聲風無影技能使出追去,兩人一前一後的沖向城主府外面。

城主府中還有不少侍衛、衛隊和一些施工人員,楊爽只是清理掉地牢宅院周圍的人,並沒有去過多的殺人,一是沒必要,二來也不忍心,來來得有人做個見證。

楊爽專門在房頂上飛奔,江帆故意一邊兇悍的叫嚷吶喊,一衝出城主府,奔出三四里后,楊爽便低空飛行,江帆隨即使用穿越石消失不見。

幾分鐘后,江帆,楊爽在城外十幾里的樹林中匯合,很快金甲蠻蟲也從地下鑽出,金甲蠻蟲一出來就鬱悶的抱怨道:「真可惜,竟然沒遇上高手,連個魔神王都沒遇上!」

「小蠻,讓你看著只是以防萬一,現在重城中已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物了,李子豪自然不會在這投入什麼力量,估計主力都去押運符印去了,以後有得硬戰打的!」江帆安慰道。

「兄弟,還是你高明啊,沒想到兩三分鐘的樣子,李子豪那麼狡猾陰險的狗賊,也有陰溝裡翻船的時候,竟然沒費多大力氣就被你抓了!」楊爽十分興奮愜意的贊道。

「呵呵,我只是利用了李子豪十分看重曹豹的緣故,拋出他自認為是絕密的人形骷髏蟲這個重磅炸彈,徹底的攪亂李子豪思維,加上臭靈的侵襲,老哥的威脅,他想不上當都很難啊!」江帆笑道。

「嗯,兄弟這招玩的漂亮,不過兄弟的那些手段可是奇絕無比,換做他人來做,這招絕對可玩不轉!」楊爽真會抓住李子豪的心理

「呃,只是僥倖而已,要是沒老哥的強悍實力配合,也不可能成功的!」江帆先是謙虛隨即恭維道。

要是江帆沒有風無影技能,穿越石,符咒世界,茅山點穴手等等特殊手段輔助,卻是不可能抓得住李子豪,同樣楊爽這個魔神主對李子豪的威懾作用也是極大的。

「好了,不說了,還是趕緊審問李子豪吧,我要好好的招呼一下這個老朋友了!」楊爽笑了笑也不多說,有些迫不及待道。

「老哥,這裡可能有些不保險,我們還是先離這裡走遠些再去審問李子豪!」江帆看了看周圍謹慎道。

情意綿綿 嗯,是得走遠些,這裡距離丸城太近了!」楊爽怔了怔點頭道,江帆將金甲蠻蟲收入符咒世界,使用穿越石位移,帶著楊爽消失。

江帆一連七八次位移,找了個深山密林才停下,帶著楊爽進入符咒世界,李子豪正直挺挺的和曹豹躺在豬圈中。

「父親,父親,你醒醒啊,你怎麼也被抓來了,我豈不是沒得救了嗎,嗚嗚嗚……!」曹豹正一把鼻涕一把淚,顫巍巍的在搖晃著昏睡的李子豪哀嚎泣道。

「曹人渣,你滾到角落去!」 誅天魔種 ,呼喝道。

曹豹聞聲頓時先是觸電一樣,嚇的面無人色,連滾帶爬的趕緊躲到豬圈角落,瑟瑟發抖的蜷縮在那不敢動也不敢出聲,真心的十分畏懼江帆了。

「兄弟,趕緊的把李子豪這個狗賊弄醒來吧!」楊爽一見李子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急切道。

江帆上前照著地上的李子豪就踢上一腳,李子豪隨即醒來,眼皮打了幾個顫睜開,楊爽立刻上前一把揪住李子豪的衣領拎起,憤恨的呼喝道:「李子豪,你也有今天啊,你說我們的賬該怎麼算?」

「呃,是,是你!嘔……!」李子豪一看是楊爽頓時大驚失色,忽然腹中翻江倒海,憑著極大毅力壓制著的臭靈侵害反應終於徹底爆發了,嘴巴一張就是一股熱流噴出。

「我靠,都忘了這傢伙是會噴糞了!」幸好楊爽實力強悍,反應迅速,李子豪面色極為難看,嘴巴一張一股難為刺鼻的味道衝出,頓時反應過來,急忙撒手暴退,並順勢踹出一腳。


李子豪飛跌出四五米,狂吐起來,足足嘔吐了五分鐘后才爛泥似的癱在哪呼哧呼哧喘息,還不是的乾嘔幾聲,實在吐不出什麼東西了。

楊爽按捺不住,沖了上去,也不顧臭氣熏天的,拎起李子豪就是猛扇耳光,一邊叫罵道:「李子豪,你這個陰險卑鄙的狗賊……!」李子豪頓時腦袋腫成豬頭,鮮血順著嘴角直流,牙齒不斷飛出。

「不,不要啊,不要打我父親!」曹豹看的心驚肉跳,忍不住哀求道。

听說意外比洗白更先來臨[穿書] 咦,還敢給老狗求情?嗯,對了,讓你們這對人渣父子湊成一對!」楊爽怔了怔,忽然殘忍一笑,抬腳照著李子豪褲襠踏去,啊……李子豪頓時慘叫滿地打滾,蛋蛋被踩碎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哦耶!哦耶……哈哈哈,好痛快啊!」楊爽看著地上翻滾痛苦的直冒冷汗的李子豪,心情暴爽,竟是像個孩童手舞足蹈呼喝叫嚷起來。

「楊,楊爽,你,你混蛋,你是個小人,有本事別耍詐,和我打一場啊,我看不起你!」李子豪在地上翻滾了一陣子漸漸平息下來,十分怨恨的盯著興高采烈的楊爽,顫巍巍口中漏風的道。

「喲呵,我耍詐,你還看不起我,笑話了,你對我耍陰謀詭計的時候怎麼不說和我打一場?對我下了毒后,怎麼還要七個魔神主聯手圍攻我?」楊爽頓時無語,上前一腳踩在李子豪身上質問道。

「我,我……!」李子豪頓時語塞無言以對了,楊爽腳下一發力,咔吧一聲,李子豪的兩根排骨折斷,李子豪頓時一口血噴出,一翻白眼直接暈死過去。



「我靠,你認為暈過去就沒事了,今天非得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楊爽絲毫不以為意,憤憤的罵道,照著李子豪的人中就是一腳。

很快李子豪便醒來,疼得他直吸涼氣,面部扭曲哼哼不已,楊爽立刻惡狠狠道:「李子豪,是你鼓動其他六個魔神主毀約,陰謀卑鄙的設計害我,你是罪魁禍首,今天就是你的下場報應!」

「李子豪,我要把你扒光,讓你光溜溜的去,用一根拴狗的繩子從你的鼻孔穿過,牽在手裡帶著你去你的府邸附近遊街,你說會如何啊?」楊爽忽然一臉壞笑道。

「啊,你,你,你不能這樣,我,我是魔神主,我是有身份的人,你不能這樣侮辱我!」李子豪頓時腦袋嗡的一下險些嚇暈過去,惶恐不已的抗議道。

「怎麼就不能這樣了?你是我的敵人呢,你不是一貫說對敵人可以不擇手段的嗎?」楊爽冷笑的反問道。

「我,我,楊神主,楊大哥,不,楊爺爺,求求你,你不能這樣對我啊!」李子豪頓時面如死灰,再也嘴硬不起來了,膽戰心驚的哀求起來,那樣的侮辱比死都難受。

楊爽看著李子豪那副慫樣一臉不屑,心中比喝了蜜還甜,抬手又是一記耳光,喝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這是你自找的!」手一抓一扯,刺啦一聲,李子豪的上衣被扯破。

李子豪頓時想自盡,但這個念頭僅僅是一閃而逝,不敢死,心中明白,自己一死,那丸城的幾個兒女可就都沒完了,人形骷髏蟲說過,只要他死了,他們就得生不如死,這種後果不得不賴活。

「不,不要啊,楊爺爺,我,我也不想那樣對你,我是迫不得已,求求你不要這樣啊!」李子豪嚇得急忙向一旁爬行,一邊哀求道。

楊爽根本不理會,此時已是一心報復了,抬腳踩住李子豪的一條腿,李子豪頓時爬不動了,正待去將李子豪扒光,一旁的江帆卻是心中一動,從李子豪剛在的話中聽出了些名堂。

「老哥,先停下一下!」江帆出聲阻止道,扒光李子豪江帆不反對,但獲取信息更重要,現在楊爽也出氣了許多。


楊爽一愣,回頭用疑問的眼神看向江帆,江帆笑著提醒道:「老哥,還是先辦正事吧!」

「哎呀,我竟然忘了這茬了!」楊爽頓時一拍腦門汗顏道,光記著出氣去了。

「李子豪,現在你們父子都在我們手中,你要想活下去就的老老實實的配合,我們問你什麼你就得老實說什麼,知道嗎?」江帆走到李子豪面前,面色一板道。

「是,是,我說,我什麼都說!」李子豪大大的鬆了口氣,想也不想的急忙點頭道,手下意識的將破了的衣服拉了拉,遮蓋住露在外面的肚皮,還挺要面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