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本書,前兩天兩次爬到新人榜第十二名,兩次都被人用盤外招刷下來。我清楚得記得,那兩本把我擠下榜的書,之前都在後幾十位,然後轉瞬之間,就跑到前面去了。。。我很憤怒,但又無可奈何。

多少新人,就是被這樣打擊得失去了信心,最後不寫了的?

多少新人,是被無恥的刷子干.躺下的?做老實人,就只能吃虧嗎?

在此,我只能懇請拜託大家,星期一到了,登陸下會員號,幫在下點一點,有票的話,幫在下投上幾票……

最後說句老口號:新人新書,生存不易!懇請大家點擊、推薦、收藏一下。謝謝各位!。 作為一個沒事喜歡看網文的宅男,王超最大的精神偶像,就是龍傲天。

雖然如今龍傲天已經在網上被人噴得體無完膚,但王超對龍傲天的景仰,仍然沒有動搖分毫。

在他看來,「龍傲天」這三個字,不是一個人名,而是一種現象,一種精神。

這種現象,代表著天生不凡,落地能走,天賦異秉,天生異柄,出門撿寶,打怪大爆。

這種精神,代表著唯我獨尊,順昌逆亡,妞見妞愛,花見花開,虎軀一震,天下臣服。

龍傲天現象,龍傲天精神,讓一擼至今的王超,心生頂禮膜拜之感。他做夢都想著在自己身上,能出現龍傲天現象、龍傲天精神。

可惜,做夢始終只是做夢,最多只能讓王超在夢中yy一下。而現實卻是,王超只不過是一個和稍微漂亮點的女孩子說上一句話,都會臉紅心跳的苦逼宅男。

木有錢,木有車,木有自己的房。

一切都是那麼平凡。

王超原本以為,自己會一直平凡下去,偶爾做做白日夢自娛自樂,然後一直平凡到死。


然而現實卻是,就在今天,就在此時此刻,他已經完成了無數地球人士夢寐以求的穿越全過程。

還是完整的肉身穿。

這是一片海灘,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旁邊是生著椰樹的沙灘。

王超坐在沙灘上,背靠一株高大的椰樹,出神地仰望天空,懷裡抱著一隻褐色的大蛋。

他知道,自己已經穿越到異界了。

之所以能如此確定,是因為天空中,有著兩輪月亮。一輪藍色,一輪紅色。一個大,一個小。一在西,一在東。

「異界啊……」王超喃喃說著,不由自主地抱緊了懷裡那隻足有臉盆大的蛋。

他並不知道這是一隻什麼東西的蛋。

他只知道,這隻蛋,已經是他從地球帶來的唯一財產。

之前還在地球上時,他在一條小巷子里撿到了這隻蛋。他剛剛把這隻蛋抱起,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一下,穿越就發生了。

先是一陣恍惚眩暈,等他再次清醒過來,他就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這片沙灘上。

他赤果果的來到異界,身上的衣服鞋襪統統消失不見,唯獨這隻蛋頑強地賴在他手中。

蛋,就是他唯一的財產,也是他唯一的依靠。

他堅信,自己的穿越,一定與這隻蛋有著神秘的關聯。而這隻蛋,也一定會是他在陌生的世界安身立命的保障。

唯一的問題是,該怎麼發揮這隻蛋的作用?

「吃掉嗎?」王超終於低下頭來,他活動了一下因長時間觀察那兩輪月亮,而變得有些酸疼的脖子,然後看著巨蛋喃喃自語:「按照傳統的金手指套路,把蛋吃掉后,我就能變得刀槍不入,力大無窮……那麼,是生吃好,還是煮熟了再吃?嗯……為了防止營養流失,我還是生吃……」

話音一落,那隻巨蛋像是察覺到了生死攸關的大危機即將降臨,蛋殼突然啪地一聲自行炸開,跟著從裡面閃電般撲出一隻好像海星的五角形怪物。那怪物瞬間變得巨大無比,好像一張五角形的大幅皮膜一樣,一下就把王超從頭到腳包裹在內!

王超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昏迷過去之前,他最後的一個念頭是:「造型好像異形裡面的抱臉怪……難道這顆蛋不是我的金手指,反而我王超是這顆蛋日後叱吒風雲、逍遙異界的第一桶金?」…。

不知過去多久,王超悠悠醒來。

天已經亮了,兩輪月亮消失,太陽出現在東方天際。

「我還活著?」王超坐了起來,難以置信地在自己身上到處亂摸:「毫髮無損,活蹦亂跳?」

身上仍然是赤條條的,似乎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但王超本能地覺得,自己已經變得跟從前不一樣了。

沙沙沙……一陣悉索的聲音在身邊響起,王超偏頭一看,只見一隻外表怪異的大蟲子,正在他身邊無聊地扒著沙粒。

一看到那隻怪蟲子,王超腦中便轟地一聲,像是打開了一扇閘門,無窮的信息,瞬間湧進他腦海之中,直漲得他腦門生痛。

他悶哼一聲,抱住腦袋,一頭栽倒在地,痛苦地翻滾著,像是被念了緊箍咒的孫猴子。

過了好大一陣,猛烈的頭痛才稍稍緩解。他捂著腦門,緩緩坐起。

頭痛並沒有徹底平伏,腦門還在隱隱生疼,太陽穴更是不斷跳動,使他耳朵產生陣陣嗡鳴。兩眼也因為劇痛,布滿了條條血絲。

可王超的表情,卻是欣喜若狂。

再看向那怪異的蟲子時,他的雙眼,更是爆出精光。

「工蜂!」他壓抑著嗓子,低吼出了那隻怪異蟲子的名字:「星際爭霸,蟲族工蜂!」

沒錯,這隻有著兩隻大鉗,體型肥碩的大蟲子,正是星際爭霸中,蟲族最低階的兵器,工蜂。又叫雄蟲、蟲族農民、蟲族礦工。

工蜂,是一切的開始。一頭工蜂,只要不夭折,必能形成一個席捲世界的強力種族。

而現在,這隻工蜂,便是受王超控制。

因為王超,已經擁有了主宰的身份!

「我是本位面,一切蟲族的主宰。同時,我還將成為,整個世界,眾生萬物的主宰!」王超看著工蜂,緊握雙拳,仰天大笑。

盡情渲泄了一番心中的快意,王超用意念,對著工蜂下念:「孵化」

工蜂接到命令,快速離開沙灘,向著遠離海岸的陸地爬去。王超赤著身子,跟著工蜂一路小跑。

跑了足足數百米,來到一座植被繁茂的丘陵腳下,工蜂才選擇了一塊平地,蜷縮起來,變成一個肉鼓鼓的卵。那卵上面布滿粘液,看上去有點噁心。但王超身為主宰,沒有一絲不適,興緻勃勃地盯著那卵猛瞧。

只見那肉卵好像心臟一樣,有節奏地律動著,越變越大。地面上的植物、蟲蚊等,一被肉卵覆蓋,就立刻被消化,成為肉卵成長的營養。

蟲族基地的孵化,原本需要不少的能量。所幸這隻藏在大蛋中,與王超一起穿越到異界的工蜂,本身就攜帶著大量初始能量,足以完成孵化。

三十分鐘后,那肉卵已經變成了直徑十米,高十米的龐然大物。

在王超的注視下,那龐然大物一陣猛烈地跳動,布滿粘液的表面皮膜轟然爆開,露出了一個蜂巢般的奇異建築。

正是蟲族基地,母巢。

方才爆開的皮膜與粘液,落到地上,在母巢周圍形成一層淡紫色的菌毯,不斷腐蝕吞噬地上的植物、蟲蟻等有機物,轉化成養料。同時從土地中汲取營養。

母巢表面,布滿無數孔洞,大量幼蟲從孔洞爬出,爬到菌毯上,吸取菌毯分沁的養料。

身為主宰,在母巢成形的瞬間,王超就知道了現在這個一級母巢的生產能力。

一級母巢,每小時可產出三十條幼蟲。提供充足營養的情況下,可全天二十小時不間斷生產幼蟲。…。

現在,菌毯上,就正好有三十條奇醜無比的幼蟲。

王超背著雙手,大將軍般站在母巢面前,渾然忘了自己身無寸縷,心中只有掃蕩天下,主宰世界的蓋世豪情。

「命令:孵化二十頭工蜂,八頭迅猛獸,二頭宿主!」

工蜂、迅猛獸、宿主,就是一級基地僅能孵化的三種兵種。

迅猛獸,學名叫蛉蟲,又稱小狗、跳蟲,雖然只是低階的炮灰型兵種,但消耗資源極少,孵化極快,輕易就能形成浩浩蕩蕩的大軍。著名的狗海戰術,總能令人聞之色變。

宿主,又稱領主、王蟲、蟲族房子。體積大,能飛行,有超遠的視野,能偵測隱形和遁地,能運輸蟲族兵力……功能十分全面,雖然性情溫馴,戰鬥力為零,卻是蟲族中不可或缺重要兵種。

王超一聲令下,菌毯上三十隻幼蟲,立刻化成三十隻肉卵,開始有節奏地律動、膨脹。

像把第一隻工蜂孵化成母巢時一樣,孵化這些兵力亦需要消耗能量。好在隨王超一起穿越的那隻大蛋中,儲存了大量初始能量。足夠支撐母巢一天的生產及孵化。

再說,只要孵化出工蜂,就能開始採集能量。母巢中的初始能量,還未必會用完。

一分鐘后,八頭迅猛獸最先被孵化出來。

迅猛獸外形有點像成年狼狗,只是體表無毛,覆蓋著紅黑相間的角質層,爪牙鋒利,長尾如標槍,看上去極具威懾力。

「保護基地!警戒防禦一公里!」王超一聲令下,八頭迅猛獸立刻兩兩一組,向四面散開,敏捷地躥了出去,開始巡視警戒。同時王超亦利用主宰許可權,通過迅猛獸的視野,偵測母巢一公里以內的環境。

目前來看,母巢附近一公里,暫時沒有發現危險。

面向海灘那一邊,自然非常安全,只需警惕可能出現的颶風海嘯。正對海灘的丘陵,只有百多米高,植被雖然茂盛,但沒有危險動物的蹤跡。左右兩邊,亦是茂密的叢林。叢林深處的情況暫時無法探測,不過就已知的巡視情況來看,還算是安全。

基地一公里內無危險,王超不由鬆了口氣。

這時,兩頭宿主、二十頭工蜂也相繼孵化出來。宿主升空,展開偵察視野,以預防未知的危險。工蜂則在王超命下,開始了忙碌的採集工作。

蟲族幾乎什麼都吃,幾乎任何物質,都能被蟲族轉化成營養、能量。

在二十頭工蜂辛苦的忙碌下,母巢附近的植被,無論大樹還是花花草草,統統被工蜂採集一空,運輸回母巢之中,經由母巢轉化成能量,儲存在母巢之中。

一個小時后,母巢又生產出三十條幼蟲,王超再次將之轉化成二十頭工蜂,八頭迅猛獸,二頭宿主。

帝少强寵:重生嬌妻有毒 ,以加大能量儲備。

雖然進展十分順利,但王超心裡,還是有個小小的心病:無論是母巢的升級,還是蟲群的進化,以及一些特殊建築的產生,都需要幽能礦,或者近似幽能礦的特殊能量礦產。

王超不清楚,能不能在這個世界找到特殊的能量礦資源,如果找不到的話……那他一輩子就只能生產迅猛獸這種低階兵種了。

不過王超的擔憂,並沒有持續多久。…。

第二批幼蟲孵化后沒多久,一隻工蜂,就為他帶來了喜訊。那隻工蜂,在丘陵背後的一處地穴中,挖掘出一塊金黃色的玉石帶了回來。

那塊玉石,雖然外形與幽能礦大相逕庭,但送進母巢后,母巢立刻轉化出大量的品質極高的特種能量,能夠作為幽能礦的替代品,用來升級母巢、蟲子,以及孵化特殊建築。

而且,王超還發現,用那種金黃色玉石提煉出的能量,孵化出的第三批兵種,產生了特殊的變化。無論工蜂、迅猛蟲,還是宿主,體表的角質層,都覆蓋上一層類似金屬的薄膜。顯得無比堅固,又有著極高的韌性。

工蜂的大鉗子,都變成了金色,鉗倒大樹、粉碎石頭、採集資源更加輕鬆。迅猛蟲的爪牙、尾巴,亦變成了金黃色,攻擊力大幅提升。

王超心中大喜,立刻下令,所有的工蜂,都去採取那種金黃色的礦石。所的工蜂,在王超命令下,開始涌到丘陵背後那個地穴中,全力採集金黃色礦石。

母巢轉化的特種能量越來越多。五小時后,當王超擁有的工蜂數量,已達到百頭,迅猛獸已有四十頭,宿主已達十頭后,母巢終於攢夠了升級的能量。

王超一聲令下,母巢收縮為巨大肉卵,開始升級。

升級時間不長,半個小時后,肉卵爆開,母巢進階為二級。

二級的母巢,使工蜂獲得了孵化成殖體的能力。殖體亦是一種十分重要的蟲族建築,有足夠的殖體,才能不斷擴張菌毯範圍,生產足夠的養料來養活蟲族——蟲子們消耗再少,也是需要進食的。另外,殖體還有療傷的能量。重傷的蟲子,只要沒死,進入殖體之中,就能恢復過來。

王超從第一輪孵化出來,沒有產生變異的普通工蜂中,挑選出十隻工蜂,一口氣全部轉化成殖體。並控制殖體的孵化方向,一路向著丘陵延伸。這樣一來,菌毯覆蓋的範圍,就能延伸到丘陵上方。

王超就是打算把菌毯一直鋪到丘陵背後,直接掌控那個產出金黃色玉石的地穴。

到了黃昏時,菌毯終於把那個百米高的丘陵全部鋪滿,並一路延伸至丘陵背後,覆蓋到出產金黃色玉石的地穴上。菌毯覆蓋的地面,植被當然全部被破壞。本來綠蔭蔭的丘陵上,多出一條醜陋的淡紫色長條帶。

菌毯成功覆蓋地穴后,王超命令母巢暫停生產,向著金黃色玉石礦那邊遷移。

蟲族的所有建築,其實都是活體,可以看作一隻只特殊的蟲子。一級的母巢,還不能飛行。但可以在菌毯上緩慢滑行移動,速度雖然慢得令人髮指,但總算是能跟蝸牛賽跑。


母巢移動時,王超一閑下來,才陡然發覺,自己已經處於極度飢餓的狀態。

從昨天晚上穿越起,直到現在已是下午,王超還水米未進。一直忙碌時什麼都體會不到,現在稍一清閑,猛烈的飢餓感就讓王超差點趴下。

他連忙命令幾隻工蜂去給他找些食物。想到沒辦法生火,就讓工蜂替他抓些生吃時更易入口的海鮮來。

很快,幾頭工蜂就從海邊給他帶來了大量扇貝、大蝦、螃蟹。王超剝開就吃,只覺這些海鮮嫩滑爽口,甘美無比,極易下咽。同時他還發現,自己的胃口變得超大,很快就把十來斤的食物掃蕩一空。

他舔了舔手指,只覺意猶未盡,便命令工蜂再給他找些海鮮來。…。


任勞任怨的工蜂再次出發,很快再帶來大堆海鮮。王超吃得不亦樂乎,一連吃了數十斤海鮮,才覺得飽了。

「糟糕,吃這麼多生食,該不會拉肚子?」吃飽之後,王超才開始擔憂:「在這個鬼地方,萬一拉起肚子來,可是會死人的!」

不過,擔憂的事情一直沒有發生。王超的消化能力,變得超級強大。吃了數十斤海鮮,肚子竟沒有一絲不適。


細細思索一陣,王超知道,化身蟲族主宰的自己,終究不再是普通人了。

到了晚上,雙月升起時,母巢終於移動到了丘陵背後,覆蓋在出產金黃色玉石的地穴口上。工蜂們採集到金黃色玉石后,不用再跑遠路,直接就能送進母巢當中。

王超也在夜裡進入了母巢,準備休息。

二級母巢高達十五米,直徑也是十五米,體積極其龐大,裡面有很多腔室。王超來到轉化能量的核心腔室,滿足地看了一陣堆積如山的金黃色玉石,便躺在柔軟又富有彈性的肉毯上,舒服地睡了過去。

在他入睡之後,肉毯上分沁出大量金黃色的液體,將他包裹在內,很快就把他包得像只琥珀里的蟲子。

但王超並沒有受到絲毫傷害,仍甜美地睡著。


那些金黃色的液體,則不斷滲入王超體內,強化著他的體質。

身為蟲族主宰,又怎能孱弱無比?母巢積蓄的能量,除了孵化兵種,擴充勢力之外,還能不斷強化主宰的體質。

而隨著蟲族勢力的擴張,蟲子數量的膨脹,主宰的精神力量,亦會水漲船高。

現在王超擁有的蟲子還不多,精神力表現得還不夠突出,只是能以意念直接指揮每一隻蟲子、建築而已。

等到有一天,蟲群的數量攀上十萬級、百萬級、千萬級、億級、兆級……那麼主宰一怒,精神風暴就能摧毀星球。意念一動,思感就能跨越宇宙星河。

只是,對手下蟲群還不到五百的王超來說,那嘯傲宇宙的未來,還顯得過於遙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