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道人站在那裏,我幾乎能夠聽到木道人那急促的呼吸之聲,而且我總感覺木道人的身軀在不駐的顫抖,種種跡象都讓我心中更加的疑惑不解起來!

(本章完) 木道人的出手風格完全不像之前和我交手,而且我總感覺這一次木道人似乎忌諱什麼。

一步踏出,我緊握着手上的喚龍刃。

面對眼前這個陰屍,我總感覺心中有些不安。

不單單因爲她是一個屍王,更重要的是此刻的她的樣子。

一身血紅色的衣衫,而且這個衣衫並不是像我們想象的那樣的原本就是紅色的,而是用屍血染紅的,當這個陰屍一點點朝着我飛來的時候,我更是看到了她的腳上穿着一雙繡花鞋,長髮雖然遮住了幾乎整張臉,但也是能夠從那密密麻麻的頭髮之間看到她那雙血紅色的眸子。

就在陰屍距離我還有一米的時候,她突然之間伸出了鋒利的爪子,對,說爪子一點兒都沒有錯,就是一個如怪獸一般的爪子,之前一直隱藏在那寬大的血色袍子之下。

我額頭冷汗瞬間涌出,頓時退後幾步,雖然在氣勢上我絲毫不弱於眼前這個陰屍,但是很明顯這個陰屍一出手,我便已經心中產生了懼意。

看到這樣的存在我不得不產生懼意。

在這個陰屍朝着我再一次抓來的瞬間,我出手了。

手上的喚龍刃突然出手朝着那向我抓來的利爪便是猛地一刺。

砰!

當時就鬱悶了,喚龍刃竟然不能刺破那詭異的爪子。

我退後幾步,將中指血塗在了喚龍刃上,然後凌空畫出了道道古樸的符文,這些符文我都是在八兩叔的筆記之中學到了,之前一直不知道如何用,在經歷了和幾次殭屍的大戰之後,我才明白一些具體的用法。

左手緊握着喚龍刃,右手猛地一掌朝着陰屍的頭顱拍去,煞穴所形成的漩渦之中,陰屍周圍的鬼氣源源不斷的涌入我的煞穴之中,這一刻的陰屍突然嘶吼一聲,露出了那張隱藏在亂髮之中的臉,這張臉完全就不應該是一個人的臉,更不用說是一個女人的臉,這張臉上長滿了奇奇怪怪的花紋,而且更讓我不敢相信的時候,這些花紋之中還有着一個個不斷翻滾的蛆蟲,就連這些蛆蟲也是有着各自的顏色。

在此刻天空那慘白的月光照耀下,這一個個的蛆蟲晶瑩透亮,白裏透紅。

這種臉叫做屍蠱臉,也就是說那之前被我看在眼裏晶瑩透亮的蟲子,並不是蛆蟲,而是蠱蟲,只是這些蠱蟲類似蛆蟲的樣子罷了。

我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用那隻還完好無損的手凝成的髮指,突然心中微微一顫,木道人那雙血紅的眸子裏充滿了一種期許,究竟代表着什麼卻是讓我一時之間摸不着頭腦。

“殺!”

木道人凌空畫出了一個巨大的殺字,似乎因爲滿手鮮血,這個“殺”字還在虛空凝結了許久,等到這個陰屍又一次朝着我攻擊而來的時候才緩緩消散。

此刻這個陰屍速度陡然加快,在我幾乎挪動步子之間,陰屍便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出現在我面前的瞬間,那臉上五彩毛髮之中的小蟲子便朝着我飛來。

我的奶爸人生 “滅!”

就在那蟲子朝着飛來的瞬間,兒子已經凌空一指點在了那張臉上。

頓時兒子的手指頭下凝結出了一串串波紋,等到兒子坐在我的肩頭的時候,眼前那原本已經抓住我肩膀我的陰屍身子瞬間被震退幾

米。

噗!

不遠處控制着陰屍的木道人猛地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啥時間桀桀桀的笑了起來,顯得格外的陰森可怖。

“粑粑小心!”就在我看着木道人那雙似乎帶有解脫味道的笑容的時候,我渾身猛地一顫,竟然一時之間失了神,要不是因爲有着兒子的提醒,陰屍這一爪子便已經拍在了我的腦袋之上。

嘭!

我臨時一拳爆出,那原本在手上伸出的骨節被這一掌頓時拍碎了。我的身子在地上滾了三米多遠才停穩,然後立即站起來,便又是躲閃開那隨即而來的鋒芒長髮。

桀桀桀桀桀……

這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了似乎木道人不能完全的控制這個陰屍,比如此刻木道人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渾身更是流血不止,我雖然距離木道人有些遠,但是藉助着那天際的一輪冷月我還是能夠看到木道人此刻的樣子。

爲什麼會這樣?

這裏面難道又有什麼陰謀算計不成!

我不斷的躲閃,此刻這個陰屍更是追的急,就在我身子退後的剎那之間,陰屍已經出現在了我的身後,一掌便拍在了我的肩頭,兒子猛地一口唾沫吐在了那滿是屍蠱的臉上,頓時嗤嗤嗤之聲響起,一陣陣的黑煙剎那之間不斷冒出。

而我則是忍着肩部的劇痛然後轉身一掌拍在了陰屍的眉心,陰屍頓時嘶吼連連,渾身屍鬼之氣在一瞬間爆發到了極致,將我直接震開。

就在這一刻,木道人突然雙手緊握,然後飛快的疊加手印,另一隻手哪怕手指都斷了一截,他依然咬着牙結出了一個個的封印手印。

這一刻那原本朝着我飛來的長髮戛然而止,那陰屍身子一閃,出現在了木道人身邊,繼而身子飛快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而此刻在我的識海之中響起了一句話。

“想要人葬之棺,跟我走!”

是木道人的聲音,我自然能夠聽得真切。

環顧四周,茫茫屍鬼之氣之中木道人已經朝着眼前的一片密林而去。

這一刻我只是短暫猶豫便跟了上去,而此刻坐在我肩頭兒子的一句話讓我眉頭皺的更緊了。

“粑粑,木道人似乎離魂飛魄散已經不遠了,而且他現如今的身體已經完全被一種神祕的力量完全的毀滅了!”

我剛要發問便看到了在前方的木道人瞬間丟落到了一片山脈的山坳之中。

我身子一閃趕緊加快了腳上的步伐,甚至這一刻我施展了天涯行。

終於在消耗我了一半靈力情況下我來到了這片山谷,並且看到了木道人就站在我的面前,臉上露出了極爲凝重的神色。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木道人有這樣的神色。

“木道人,你究竟搞什麼鬼?”

我心中已經有了太多的疑問,從一開始木道人對我出手,便顯現出了他並不是想和我真正的交手,到之前操控着戰局幾乎完全被我控制的陰屍逃離。

這一切都表現的完全不符合平日裏木道人的手段。

看着眼前的木道人,我突然覺得木道人雙目之中有些擔憂和畏懼,更多的是一種不甘和遺憾。

木道人並沒有說話,而是擡起手抵住自己的眉心,然後

那陰屍又一次帶着木道人開始朝着不遠處的山林狂奔。

這一次我默默在後面追了約莫着有一個多時辰,木道人的身子纔再一次的跌落在了地上。

這一次我原本想要上去將木道人止住,但是木道人卻是站起身,渾身的鮮血直流,幾乎將他身邊的陰屍都完全的染紅了,而這一刻我看到了那陰屍的面容,竟然完全的變了,和之前屍蠱臉截然不同,而是一個絕美女子的面容,不過在那張臉上我看不見任何的表情,只有冰冷和服從。

木道人雙手顫巍巍的凝結成了一個手印,然後身子又一次被陰屍帶着狂奔起來。

“粑粑,木道人這是要帶着我們去什麼地方呀!”

我點點頭,心中也是十分的驚愕,這木道人爲何要如此,難道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變故,在這樣下去就算是神仙也難以在救活他。

這樣木道人一直奔走了足足三個時辰,直到天亮的時候,我跟着的木道人才停留了下來。

站在那裏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我的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山脈,而我能夠清晰的聽到了海水的聲音。

我一步步朝着木道人走去,我能夠聽到海水的聲音,還能夠感知到海水的氣息,我感覺經過一晚上的狂奔,我竟然跟着木道人來到了一個矗立在海岸的高山。

而這個時候天已經放亮,我能夠清晰的看到因爲陽氣回升,這個陰屍不斷的冒着屍氣,一股股黑色的屍氣緩緩的消散。

而此刻的木道人卻也是有些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但是他的手依舊死死的抵着眉心,這一刻陰屍又一次將他扶起,突然身子一閃,便開始不斷的朝着眼前的那絕壁高山爬去。

對於一個屍王來說,攀登上如此絕壁高山自然是沒有絲毫的問題,但是對於我來說卻是有些問題了,這一路來我幾乎已經耗盡了渾身的靈力,此刻我收起喚龍刃,將身後的長槍猛地組裝完成,然後猛地朝着眼前這絕壁高山而去,因爲我看到了陰屍帶着木道人進入了這高山絕壁之中的一個洞穴之中。

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根本就不會相信,在這樣的絕壁高山之中還有着這樣一個山洞。

兒子也說他能夠感知到濃郁的靈氣,自然我也是能夠感覺到,也就是說,木道人這樣不惜消耗自己的壽命也要帶着我來到這裏,絕對有着什麼重要的事情給我說,這一刻木道人已經對我構不成威脅了,因爲這一路走來,木道人幾乎耗盡了自己身上的鬼氣,在最後甚至開始燃燒自己的三魂七魄。

這樣一個用壽命守護的地方,絕對不是一般平凡之地。

我猛地將長槍插入絕壁,就這樣緩緩的借力爬上了足足一百多米的絕壁,當我爬上這個山洞的時候已經是上午的八點,東方已經升起了太陽,順着海平面一縷縷的陽光照射進入了這個山洞之中。

而我剛剛一踏入這個山洞之中的時候,卻是看到了讓我震驚一幕,在我的眼前木道人此刻靠着一口水晶棺材,而此刻的陰屍靠着木道人,身上的屍氣隨着那不斷上升濃郁的陽氣緩緩的消失。

“木道人……”

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麼,幾步走到木道人的身邊,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那朝着他射過去的朝陽……

(本章完) “謝謝……”

木道人聲音顯得更加的沙啞,虛弱的已經只能勉強聽清楚了。

“木道人,你這是……”

我很想知道原因,畢竟木道人在我的眼裏一直都和風鐮王乾一般,是一個心狠手辣的角色,那風鐮更是有些變態的存在,故而此刻看到木道人如此這般,我完全是有些摸不着頭腦。

這個時候我看了一眼眼前的水晶棺材,整個水晶棺材完全都是空空如也,空無一物。

而此刻的木道人顫巍巍的結成了一個術法,雖然此刻木道人的雙手已經完全都是乾涸的血水,但是我依然能夠看到這套手印,這套手印我在八兩叔的筆記之中見過,這套手印乃是解屍印術,也就是這個時候木道人要強行解開自己與陰屍的關係,這樣的話,我怕憑着木道人此刻的身體會立刻就掛,當即上前一步,一把按住了木道人那乾枯的手掌。

“你這樣會死的,一個陰屍你其實不必在乎她!”

木道人搖搖頭,然後長長吐出一口氣道:“她就是我最愛的人,杜仙!”

說話之間,木道人顫巍巍的從自己的身軀之中拿出一個紫色的小瓶子。

就在我的面前,木道人的手強行的深入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而此刻木道人的身體不斷的顫抖,這個紫色的小瓶子一拿出來,木道人的臉色稍稍緩和一些。

這一刻木道人笑了一聲,伸手輕輕的撫摸着面前這個陰屍,此刻的這個陰屍沒有任何的表情,就如是一個植物人一般。

木道人輕聲道:“仙兒,是阿木沒有照顧好你,讓你受苦了!”

說話之間木道人更是輕輕的將身邊這個陰屍攬在懷裏,但是此刻這個陰屍沒有任何的反應,冷漠的臉上寫滿了服從。

木道人乾枯的手掌輕輕拂過陰屍的長髮,臉上寫滿了不甘和遺憾。

原來木道人爲了更好的保存杜仙的樣子,所以才狠心將杜仙煉製成了自己的一個貼身的陰屍,雖然杜仙早已死了很多年,但是木道人相信人定勝天,總有一天自己能夠救活自己的愛人。

雖然身爲陰屍的杜仙對這一切都絲毫的不瞭解,但是木道人卻是不在乎,只要杜仙能夠在他身邊一日,他便能安心。

木道人將杜仙抱在懷裏,此刻的杜仙枕在木道人的大腿上。

杜仙是那麼的安靜,精緻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因爲她沒有思維,也沒有靈魂,一切都是木道人在控制,而現在的木道人已經連控制杜仙的力量都沒有了。

當我問題木道人所做這一切的前因後果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屍族竟然已經如此的強大,我更是得到了一個驚天大祕密,那便是關於天界來人的祕密。

木道人說話雖然很吃力,沙啞,但是我能夠聽得清楚。

聽到了木道人的解釋我才明白,爲什麼木道人突然之間性情大變,而爲什麼我會感知到那磅礴的屍氣,原來這一切都已經悄然之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改變。

一切都要從我度過命劫開始說起。

三四個月前,我度過命劫,也正是因爲我度過了命劫,驚動了天界的存在,當是時因爲命劫天界降下

了幾道天旨,而天旨乃是代表着天界的意志。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

自從天界降下了天界所要傳達的天旨之後,屍族便行動起來,顯然屍族便是接到天旨的勢力之一,其他幾個木道人自然不知道,但是猜也會猜到少不了妖魔鬼三域的一些神祕的勢力。

一接到天旨,屍族的族長便開始做出了部署,讓所屬之下的血屍門、暗屍門和魔屍門開始對我採取行動。聽到木道人的話,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天界降落下來的旨意,難怪當日在土門村奶奶就告訴我出門在外要格外的小心,如今我在別人的眼裏可渾身是寶,而且天界之人也是開始出手。

然而天界之人不能直接降落下來,所以便降下天旨,指揮着他認爲調動的力量,而事實上這些勢力之中只有屍族出動了全力,從這幾次我也是看出來了,其他勢力根本就是出動一些小人物,就算那日在天山之上的鬼皇也是並未對我下殺手。看來他們還是有所顧忌。

他們的顧忌便是站在我身後的古楊家,當年葬可是冠絕天地的人物,試想他所創下的楊家怎麼會真的如幾百年前那般輕易的便消失在了人世間。

擺在檯面上的勢力其實並不可怕,可怕是那些在暗中盯着你的毒蛇。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便是這個道理。

而在天旨之下便會有人反抗,畢竟天界這麼多年沒有降下什麼福祉了,身子掌握着飛身天界的大權,所以這對於任何勢力來說心中都是憋着一口氣,就如是去找一大堆工人幹活,到最後卻是沒有給一分錢,誰還願意給你賣力。

但是這次不同,木道人告訴我天界這次隨着天旨降落下來的還有三個水晶球,這三個水晶球之中有着三道天界之人的靈魂。

聽到這裏,我腦子之中突然出現了那個在天山之上隨便改變空間,讓我和小蝶都陷入了一片幻境之中的乾屍。

兒子從他的身上感知到了天界的氣息,而凡兒身上也是有着無盡的天界的氣息,難道兒子也是天界降臨下來的人?

木道人接着說道了他們一行人的遭遇。

他還告訴我九幽便是那個時候離開的,而王乾修爲屍皇,自然是屍族拉攏的對象,而且王乾乃是一個千年以上的殭屍,他的實力就算是在整個屍族都是絕對強大的存在,而且在整個屍族之中能夠和王乾正面對抗的人少子又少,畢竟王乾的身上有着一股就算是天界之魂都不能窺測到神祕存在。

木道人接着說,那天界之魂許諾只要他師父王乾願意趕着他,等到天界使者真正降臨的時候,會打開方便之門,讓王乾進入天界。

木道人所說的天界使者,也是天旨之上說明的。

在不久的將來,天界會派出天界使者降臨人世間,然後挑選一批四域之中的精英,進入天界填補一些天界的空缺。

所以很多的人都瞄準了這個機會。

這就相當於只要效忠天旨,並且按照天旨之上說的做,並且在天界使者降臨四域的時候得到了天界使者的認可,便可以直接逃過命劫,直接藉助天界的漏洞直接進入天界。

這簡直就是從現在開始便爭奪

進入天界的名額,這個名額沒有固定,但是任何人都知道這個名額絕對是少子又少。

畢竟進入天界乃是整個修道界之人都期望的。

而在這樣的利益許諾之下,王乾動心了,被天界之魂注入了一道天念進入了自己的身軀之中,從此成爲了天界的奴僕。

木道人等人也是難以倖免,都被注入了天念,甚至是他的金屍和陰屍。

所謂天念,便是天界來人自我產生的一種意念之力,這種力量就如是一個封印瞬間打入人的識海之中,這樣就能隨時隨地監視到這個人的一舉一動,並且隨時隨地控制這個人。

真是因爲如此,木道人這次纔會貌似來搶奪人葬之棺,一個是爲了從人葬之棺取出杜仙的殘魂,一個是想要藉助人葬之棺避開天界之魂的束縛。

隨後木道人顫巍巍的告訴我,天界之魂乃是一道強大的法力,一旦注入人的識海便如一條鎖鏈一般困住自己的所有的思維,漸漸的這個人便會完全的受到施術者的控制,而沒有自己任何的意識,變成真正的屍體。

聽到這裏,我不禁想到了那實力恐怖的王乾。

木道人搖搖頭說到自己的師父王乾有着剋制之法,不過雖然能夠剋制但也是十分的痛苦,特別是違背那天界之魂的意志的時候,就如一條條的鎖鏈在自己的腦海裏來回的纏繞。

而在我眼前的木道人之前便是藉助人葬之棺徹底的斬斷了自己的三魂七魄,也就是說在與我交戰的時候,木道人已經就是一個將死之人,而他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在臨死之前希望找個人解開他最愛的人身上的那道天界之魂,所以他將賭在了我的身上,然而他賭對了,我竟然真的在打鬥之中,不但兒子的口水破了杜仙的屍蠱臉,還直接被我一掌斬斷了那潛伏在杜仙識海之中的一道天界之魂的殘念。

所以木道人才會高興而且不惜一切帶着我來到這裏,將這一切告訴我。

木道人還提醒我,一定要小心屍族之中的高手,現在屍族之中幾乎已經被這三個來自天界的人控制住了,就連風鐮都已經完全的成了奴隸,雖然他的師父王乾還能保持清醒,但也是會暫時順應着天界魂魄的旨意,不敢公然對抗。

木道人說到最後還說希望我能解救出他的師父王乾,其實他的師父王乾也是木道人一樣是一個悲傷之人,比起木道人王乾的身世更加的淒涼,至少木道人還知道自己該如何奮鬥,一生爲了復活自己的愛人而不斷的努力,而他師父王乾卻是懷揣着一個虛無縹緲的夢,想要從新將自己的愛人構建出來,並且填入她的一道殘魂。

說到最後木道人還告訴了我一句曾經我便已經聽過的一個預言。

“六王七妖八魔九棺十鬼。這是當年我聽到的上古預言,傳聞這個預言比天地浩劫還早,不過天界之下只能知道後半句,至於前半句我卻無權知道了,再怎麼說我也是十鬼之一,沒想到最終還是未能完成自己的夙願。”

“難道這個世間真的有命?”

“那麼又是誰在左右這一切。我的仙兒,我們終於可以永世長眠了!”

到最後木道人只得無奈苦笑一聲,感嘆道。

(本章完) 六王七妖八魔九棺十鬼!

我不是第一次聽到。四城說過,小蝶說過,甚至在土門村的時候奶奶也和我提起過。

木道人告訴了我人葬之棺其實已經被他掉了包,放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隨後告訴了我地址。

木道人緩緩的站起身,輕輕的推開水晶棺材。

整個過程木道人都不要我插手,每一件事木道人都要親力親爲,我和兒子站在一邊看着眼前的木道人,突然我的心中一陣陣的刺痛,那原本對木道人的怨恨竟然在他吃力抱起那具陰屍的時候,完全的消散。

而木道人抱着杜仙然後放到水晶棺材之後,我看到了木道人那張面容枯槁的臉上這個時候更是分外的慘白,整個臉上沒有半點血絲。

“仙兒,阿木失言了,我說過傾盡一生也要將你救活,但是我現在不得不放棄了,但是仙兒你也絕不會孤獨,因爲阿木來陪你了!”

說話之間木道人微微退後一步,然後對着眼前躺在棺材之中的杜仙便是畫出一道古符,然後雙手顫巍巍的結成一個個手印。

“散!”

剎那之間那躺在水晶棺材之中的陰屍周身的陰氣瞬間散開,而那原本實力堪比屍王的存在這一刻瞬間化爲了一個最爲平凡的屍體,而此刻的木道人才一揮顫巍巍的手,頓時一道美麗的倩影瞬間飛往了那口棺材之中,而此刻我明顯能夠看到木道人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