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王讚歎無比地豎起了大拇指:“秦巖,你小子果然厲害,居然想到了這麼一個一箭雙鵰的好辦法。”

秦巖謙虛的說:“我只是動用了一點小手段。讓沈浪這些侍衛起到一個星火燎原的作用,希望他們可以將真的無明王歸來的消息傳播出去。”

“放心吧,沒有不透風的牆。說不定到不了今天晚上,這個消息就會不脛而走。至少有一半兒的大耗族人都會知道,真無明王回來了。

我現在特別期待,假無明王到時候怎麼應對這個謠言。他是繼續在大耗族內大肆屠殺,還是團結大耗族內所有的人。”

“那是他的事情了,我懶得去想。無論假無明王怎麼做,他都不會有好果子吃。我們就等着他覆滅吧。”

木王點了點頭,非常認同秦巖的說法。

緊接着木王好奇地問秦巖:“你是怎麼變成無明王的?你既然能變成無明王的樣子,那是不是說你也可以變成其他人的樣子?”

木王對這個很在意。

他怕有一天秦巖變成他的樣子,在他的木族裏面搗亂。

當然了,這個可能性很小。

不過不得不防。

秦巖也知道木王的心思。

他笑着擺了擺手說:“我這個本事是從無明王身上學來的。他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所以他教給了我可以裝扮成他樣子的方法。當然了,這種道法只適合扮成他的樣子,不適合其他人。”

之前秦巖雖然告訴木王他在鬼谷中遇到了無明王,但是並沒有說他和無明王反目成仇的事兒。

而是說無明王和他惺惺相惜。

在臨死前贈與了他大量的道法以及奇遇。

所以秦巖現在的實力纔會進步的這麼快。

甚至是和假無明王並駕齊驅。

聽到秦巖這樣說,木王放下了心。

“好啦。我們去看看婉君吧。”

木王拍了拍秦巖的肩膀。

秦巖和木王一起走了。 十多分鐘後,秦巖和木王來到木王府一間密室中。

此刻的婉君已經甦醒了。

當她看到秦巖後,突然間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整個人大聲的痛哭起來,就像失去了父母的小孩兒。

秦巖走上前,摸了摸婉君的頭,安慰她說:“一切都過去了。以後無明王再也傷害不了你了。”

“秦巖,你真的有辦法對付無明王嗎。他的實力那麼高。我怕你不是他的對手。”

“對付無明王算什麼。我這一生從無到有,見過了太多強大的敵人。這些敵人之前都比我強大,但是最後全部倒在了我的腳下。你放心吧,我有一百種辦法對付無明王。”

剛纔秦巖故意讓十幾個侍衛逃走。

這是整個計劃中的一個小步驟。

接下來他要實施他的第二步第三步甚至是第十步。

這些計劃一環扣一環,環環都能打中假無明王的要害。

雖然秦巖說的信心滿滿。

不過婉君還是有些擔心。

她想了想說:“秦巖,不管怎麼說,你一定要小心。無明王陰險毒辣,什麼事情都能幹得出來。”

“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又安慰了婉君一會兒,秦巖和木王走出了密室。

“木王,婉君現在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保護好她的安全”。

“你放心吧。我不但保證婉君的安全,還保證慕容雪菡他們的安全。你就放心的做吧。只是我十分好奇,你準備怎麼對付假無明王。”

木王雖說也是一個智謀超羣的人。

但是他總覺得假無明王以及大耗族猶如銅牆鐵壁,根本無法參透。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秦巖趴在木王的耳邊悄悄的將想到的幾個步驟告訴了木王。

聽完秦巖的話,木王忍不住擊掌讚歎。

秦巖實在是太厲害了,居然能想出這麼多高招。

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好啦。我再去辦幾件事情。你們目前就不要露面了。”

秦巖怕木王他們被假無明王發現,所以他不準備請木王以及木王的手下再出面。

他準備先將大耗族內部攪亂,讓大耗族產生內鬥。

到了關鍵時候再讓木王出手,甚至是遊說其他三王一起向大耗族出手。

到了那個時候,大耗族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假無明王也將死在秦巖的手中。

就在秦巖和木王聊天的時候,沈浪等無明王的侍衛正在向四面八方狂奔。

其中幾個侍衛被假無明王手下看到了。

他們十分好奇。

這幾個人明明被大王派出去辦事了。可是怎麼去了其它的地方。

爲了討好無明王,他手下攔住了其中一個侍衛:“鵬程,你這是幹什麼去啊。大王不是讓你去辦差嗎?”

鵬程看到他的幾個同僚,還以爲假無明王派這幾個人來殺他滅口了。

他嚇得臉色發白,戰戰兢兢。

其實他心裏面明白,真無明王沒有殺他,不是念在他們是大耗族的人。

而是因爲想讓他們將消息散播出去。

同時秦巖認爲,他即便不殺鵬程他們,假無明王也會殺掉他們。

因爲假無明王絕對不可能讓自己是假貨,這個祕密傳播出去。

“你們想幹什麼?都給我閃開,我現在奉命要去辦事。”

鵬程裝出凶神惡殺的樣子,大聲的說。

只可惜他因爲害怕手有些抖,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這讓其他幾個侍衛發現了端倪。

鵬程肯定是在狐假虎威。

如果鵬程真的有祕密任務在身,絕對不會在看到他們後嚇得面如土色。

就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

“鵬程,趕快說,你到底在幹什麼?否則我們將你押回去讓大王處置。”

看到自己走不了了,鵬程咬了咬牙,準備孤注一擲。

他大聲的說:“你們這些餓狼的鷹犬,我告訴你們,我們現在的王是假的。我剛纔見到了我們真正的王。”

隨後,鵬程將秦巖的話複述給了眼前的幾個同僚。

這些人聽到鵬程的話,都傻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還有這種事情。

只是他們都不願意相信。

看到同僚被自己的話鎮住了,他立即趁機向遠處潛逃而去。

等其他幾個同僚回過神後,鵬程已經跑遠了。

他們想追也追不上了。

鵬程剛纔知道,他如果強行要走,絕對會被攔下。

所以他就將這個辛祕說了出來。

與他想象的一樣,攔阻他的人都愣住了。

他可以趁機逃掉。

“鵬程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無明王的手下撓了撓頭,半信半疑的問。

“也許是真的吧。當初的潮汐事件真的是太駭人聽聞了。我聽我爸說當時無明王殺的可是他身邊最信任的人。哪有王這麼辦事的。我還記得我爸當時說王精神錯亂了。只有神經病纔會這樣做。現在想來我們的王,說不定真是假的。”

另外一個手下條理清晰的分析道。

“閉嘴,不要胡言亂語,你想害死我們嗎。”

第三個手下是一個更聰明的人。

他很快就意識到了這裏面潛藏的危機。

這種祕密絕對絕對不能說出去,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

鵬程就是一個例子。

他知道這個祕密就不得不逃走。

否則極有可能被無明王殺掉。

其他人聽到他的話,也同時明白過來。

他們臉色十分不自然,同時心裏面也極其害怕,生怕被假無明王滅口。

“我和大家說,這件事我們就當沒有聽到過,絕對不能和任何人說。否則的話我們幾個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甚至還會連累我們的家人,你們明白嗎。”

第三個無明王的侍衛警告大家。

其他人紛紛點頭。

他們也知道這其中的重要性。

“好了,我們一起去酒樓喝酒,假裝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與此同時,無明王的侍衛沈浪悄悄的回到了家裏。

他和鵬程不一樣。

鵬程的父母早就戰死了。

他的叔伯以及舅姨對他都不太好。

再加上他沒有喜歡的人。

所以鵬程一直是孑然一身。

這次他跑的時候就是一個人。

沈浪不一樣。

他家中有父母,有兄弟姐妹。

他要帶着家人一起逃。

如果他逃走了,假無明王肯定會殺了他全家,而且是用最最殘忍的虐殺。 回到家中,沈浪的弟弟沈騰笑着說:“哥,大王吩咐的事情,你辦完了嗎?”

沈浪沒有回答沈騰的話。

他問:“爸媽呢?小妹呢?”

“他們都在後院兒呢!”

“跟我來。”沈浪拉着弟弟的手以最快的速度衝向了後院。

沈騰有些惱火,他的哥哥把他的手腕兒弄疼了。

他同時非常鬱悶,他哥爲什麼這麼急匆匆的。

剛纔進門的時候,他差點被門框絆倒。

衝到後院後,沈浪第一句話就說:“爸媽,小妹,趕快跟我走。這裏不能呆了,我們全家馬上有殺身之禍了。”

沈浪父母還有弟妹都愣住了,難以置信的看着沈浪。

搞不明白,沈浪這是在幹什麼。

沈浪在家裏面的實力最高,他顧不上解釋,抓住自己的弟妹,推着自己的父母向門外快速走去。

“兒子,到底是怎麼了?”

沈浪父親好奇地問。

“爸,不要多問,小心隔牆有耳。等我們離開了這裏,我再告訴你。”

既然兒子都這樣說了,再加沈浪表情嚴肅不像在開玩笑。

沈浪父母以及弟弟妹妹沒有再說什麼,跟着沈浪向家門外走去。

Wωω★тTkan★Сo

路上沈浪一家還見到了幾個鄰居,紛紛和他們打招呼。

沈浪隨便點了點頭,就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

鄰居們十分好奇,搞不明白沈浪一家爲什麼這麼急匆匆的。

出了城,沈浪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

“兒子,我們現在出場城了,你告訴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沈浪父親壓制不住內心的好奇大聲地問。

“爸,我們現在效忠的無明王是假的。真的無明王已經回來了。我知道了這個消息,那就是死罪。假無明王絕對會殺我滅口,甚至是殺我們全家滅口。所以我們必須逃。”

聽到沈浪的話,沈家人的腦海裏響起了晴天霹靂。

這個消息太令人震撼了。

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反應過來。

與此同時,除了沈浪外,其他侍衛也開始了逃命生涯。

其中幾個侍衛和他們的家人被無明王的執法隊攔住了。

他們是比較倒黴的那一撥人。

執法隊詢問他們爲什麼要跑。

他們剛開始不敢說出原因。

被執法隊逮捕後,他們才說出了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