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兮剛摔下去的時候,他想去救人就攔著他,怎麼現在又表現出關心的態度,賈總這是在盤算什麼?「是。」

「賈總,不用那麼客氣,時候也不早了,紀總還等我拿合同回去。」木兮打了幾個噴嚏。

「合同拿來了,剛剛你在水裡,一直沒空拿給你。」賈總又把要去拿毛巾的李輝叫了回來,「小李,先把合同拿過來。」

「是。」李輝退回去,把合同遞給賈總。

賈總接過合同后,把東西遞給木兮時一臉感激,「木秘書,真的很謝謝你,如果讓你感冒了,我真的很過意不去,一會請讓我送你去醫院吧。」

「沒關係,我還要趕著回公司送東西,沒能替賈總你找回筆,真的很抱歉。」

「不用那麼介意,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不小心把東西弄掉了。」賈總一臉惋惜看著溪邊,「也只能這樣了,找不回來也沒辦法了,說不定我和這隻筆的緣分已盡。」

李輝知道木兮是紀澌鈞的女朋友,自然是對木兮百般照顧,不敢怠慢,聽說木兮要走,李輝來不及去車上拿毛巾,就將放在一旁的西裝外套拿下來,走到木兮身後,替木兮披上,「木秘書,我送你出去吧?」

「謝謝你的衣服,不用了,有人在外面等我,車上還有衣服。」木兮將衣服扯下還給李輝後接過合同和賈總道別,「如果沒別的事,那我就先走了。」

「李輝,送送木小姐。」

「是。」李輝一臉開心,好像找到機會接近木兮了,趕緊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李輝送木兮離開,站在原地的賈總瞥了眼李輝一臉殷勤的表情,還有渾身落魄的木兮,發出一種嫌棄的冷笑后,坐回凳子繼續釣魚。

天空的毛毛細雨逐漸變成滂沱大雨,將平坦的小路淋成了淤泥道路,踩一腳鞋子陷阱淤泥里需要費力才能拔出來。

李輝看到木兮走路有些吃力,伸手去攙扶木兮,沒想到一個不小心碰到木兮的腰,嚇得木兮發出尖叫聲:「啊……」

「木秘書,很抱歉,我只是想攙扶你。」李輝趕緊豎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別的意圖。

「謝謝。」被嚇了一跳的木兮,鬆了一口氣,「沒關係,我自己可以走,不用再送了。」木兮懷裡藏著合同,怕合同淋濕了,木兮只能緊緊抱著合同。

「這裡地形複雜,我們走的是小路,我怕你不認識路,還是我送你吧。」李輝說完后,繼續找話跟木兮聊,「木秘書真是善良的女人,難怪紀總會喜歡你。」

李輝開始轉移話題,而木兮已經察覺到李輝的目的是什麼,出於禮貌,木兮時而點頭,時而微笑。

「對了木秘書,我看這場雨還要下很久,不如我送你回公司吧?」這樣就能和紀澌鈞見面了,以他的才能肯定會得到紀澌鈞的賞識,到時說不定就會飛黃騰達不用再受賈總的氣了。

這是李輝送木兮的路上,木兮第三次婉拒李輝的好意,「真的很謝謝你,我想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那我送你到外面,這裡下著那麼大雨,我擔心你出事了,如果紀總追究起來,我不好交待。」

「好,謝謝。」木兮話音落下的時候,她聽到了大雨中,有一個飛快的腳步聲,木兮提起臉龐正好看到快步往這邊跑的夏明義。

李輝看到過來的人停住前進的步伐。

木兮遞了眼不遠處的人,「有人來接我了,真的很謝謝你送我出來。」木兮說完后,沒等李輝反應過來便朝夏明義走去。

李輝以為夏明義是紀澌鈞的手下,還想著過去搭訕,結果因為太著急,一下沒注意腳下,踩到一個坑,整個人往前摔,重重摔進了淤泥里。

和夏明義匯合的木兮,聽到聲音轉身向後看的時候,夏明義脫下外套披在木兮身上,「木小姐,先離開這裡吧。」夏明義沒有去管摔在淤泥里的人。

「好。」想要關心一下,卻又怕李輝對她糾纏不清要見紀澌鈞,木兮只能無奈收回視線跟著夏明義離開。

從淤泥爬起身的李輝看到人走遠了,氣得抓起一把淤泥對著旁邊丟。

走了好長一段路,終於到了放車的山坡頂,此時木兮和夏明義兩個人渾身都是淤泥,看到狼狽的自己,兩個人苦中作樂都笑了。

車裡沒有備用衣服,更沒有能擦水的干毛巾,夏明義只能將溫度調高,「木小姐,我先送你回公寓?」

「不用了,去公司吧。」木兮小心翼翼將護在懷裡的合同拿出來,看到合同的邊邊角角都濕透了,木兮很是擔心,趕緊翻開合同,還好裡面的文字都沒淋濕,木兮撐起身將合同打開放在副駕駛吹乾。

「叮鈴鈴……」木兮還沒坐下,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摸出帶水的手機,木兮擦乾淨屏幕,看到是小寶打來的電話,木兮以為出什麼事情了,趕緊接通電話,「喂,小寶?」

「媽咪啊,今天是周五,上兩堂課,胖子梁默寫123,寫錯了,要留堂,我可能要等他一會,你別擔心我哈。」

木兮將手機拿下,看了眼時間。

都那麼晚了?「好,小夏夏和媽咪在一起,如果你一會要回來,可能來不及去接你,你坐其他保鏢叔叔的車回來?」

「我就說,我們新來的領班老師怎麼愁眉苦臉,原來是小夏夏不在。」電話那頭的木小寶,坐在凳子,背靠著後面的課桌,一邊喝奶一邊和木兮講電話。

「噢?」聽起來好像有什麼八卦,木兮抬眸看了眼開車的夏明義。

這部車的封閉性很強,所以不管外面下多大的雨,車裡還是很安靜,電話里說的話,他都聽到了,在木兮看過來的時候,夏明義的臉瞬間紅了,趕緊將視線看回前方,認真開車。

「小夏夏在我們幼兒園可是很受歡迎的,哎,都怪我太有眼光了,自己長得帥就算了,還找了一個那麼帥的跟班,現在想要低調都不行了。」木小寶用力吸了一口奶,感到很苦惱。

「跟他一樣自戀。」

「老紀很自念,我知道啊,但我不自念啊。」他怎麼可能自戀呢,老紀說的,他們的帥,是別人評選出來的,才不是自己覺得自己很帥,所以根本不存在自戀這回事。

聽到小寶那一口不標準的普通話,木兮忍不住笑了,「好了,你快去陪小棟吧,媽咪還要去公司送合同,你回家以後給媽咪打個電話,要乖乖跟著保鏢叔叔,不可以自己跑出去,更不能隨便跟人走知道嗎?」

「你都說了八百遍了,我都會寫了,你放心好了,我才不會亂跟別人走……」電話那頭是木小寶恨鐵不成鋼的嘆息聲:「那個胖子梁,又寫錯挨老師生氣了,我要過去看看。」

「好。」

木兮掛斷電話后,前排立刻傳來夏明義的聲音:「木小姐,別誤會,我和寶少爺的老師是清白的,根本沒有那種關係。」

「……」木兮笑而不答,如果真是有,那也是好事對吧。

看到木兮光笑不說話,夏明義有些著急,最後只是嘆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木兮低頭給費亦行回簡訊說拿到合同前五分鐘,費亦行已經收到跟隨保護木兮那些保鏢的簡訊,知道木兮和夏明義正在來公司的路上。

氣氛緊張的會議室里,費亦行低頭髮簡訊的動作有些引人注意。

坐在主席位的男人,從頭到尾黑著臉,一副看什麼都不順眼的表情。

「噔噔噔……」突然會議室里響起微信通話的請求聲。

所有人都暗暗壓了一口氣,誰那麼大膽,居然敢在這個時候發出一點聲音,大家偷偷看了眼紀澌鈞的表情。

「開會要靜音,這種常識是不是需要我提醒?」男人凌厲的眼神掃了眼在座的高管。

雖然全都被訓斥了,但因為不是自己,大家心裡還是很淡定的,反而是坐在紀澌鈞旁邊的費亦行有點尷尬,遞了眼給紀澌鈞。

紀澌鈞聽到那個聲音距離自己最近,再加上費亦行那個眼神,紀澌鈞一下就領悟到是什麼意思。

原來是紀總的手機。

那些看向紀澌鈞的眼神多了一種看戲,好像在看紀澌鈞怎麼自打臉。

面對那些看過來的眼神,紀澌鈞直接回了一抹冰冷的眼神,嚇得那些那些人紛紛別過臉,不敢再看紀澌鈞。

看似面無表情的臉,隨著掏出手機這個過程,眼裡浮起一絲絲的期待。

在他掏出手機后,看到請求視頻的備註,臉瞬間拉下。

怎麼是這個臭小子?

紀澌鈞不耐煩直接掛斷,「繼續開會!」佔用他手機撥進率!

到底是誰發來的,怎麼紀總直接掛斷了?費亦行心裡擔心,但會還得繼續開,遞了眼給市場部的高管。

市場部的總監繼續發表講話,「上半年,在出境游這塊增長了……」

沒過三秒,男人放在桌上的手機重新傳來聲音:「噔噔噔……」

會議室里,再次安靜下來。

紀澌鈞瞥了眼手機屏幕,隨後從位置起身,「你們繼續。」說完就拿著手機離開會議室。

紀澌鈞離開后,會議室里的氣氛瞬間變得活躍,一直綳著臉保持一個姿勢的人都跟著換姿勢。 視頻通話接通后,紀澌鈞關掉鏡頭,將手機貼在耳邊,語氣不耐煩,「找我幹什麼?」

「應該是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掛我視頻,你到底是在幹什麼?」電話那頭的木小寶,因為紀澌鈞掛他視頻很是生氣。

「開會。」面對這些盤問的話,他一點都不反感,反而更希望問出這番話的人不是這個臭小子,而是那個女人。

一下不看著都不行!「開會你掛我視頻幹什麼,老紀,你是不是和外面那些女人又在摸手摸腳。」

「你少在那裡胡編亂造。」紀澌鈞說話的時候目光看向四周。

「行了,這次就算我相信你,但是下回,你要是再敢掛斷我視頻,我就給你扣分,到時你負數出局,就別怪我沒提醒你。」居然敢掛他視頻,害的他很是擔心。

這個臭小子,就喜歡拿這個威脅他,偏偏他又受威脅,「給你媽打個電話,問問她在哪兒。」那個女人,怎麼回事,都那麼久了,還沒回來?

「你們吵架了?」

木小寶這話一問,紀澌鈞頓時心虛,「沒有。」

沒有才怪,有事老紀不會自己打電話?「我剛剛跟她通過電話了,說要送合同回公司。」

「噢。」紀澌鈞很冷淡應了一聲。

噢?就這樣?老紀也不問問他為什麼打電話來?

等了好一會,那邊好像要掛電話了,木小寶氣得腮幫子鼓鼓,「我放學了。」還想著一會有空要和老紀一起去看電影,居然不問他有什麼事,真是太氣人了。

「嗯。」此時紀澌鈞心裡想的是,他家兮兮是不是打電話進來了,剛好因為這個臭小子佔線了?因為想掛電話,所以紀澌鈞說話都很敷衍。

「……」又是一個嗯,沒別的?

紀澌鈞看到費亦行出來了,見木小寶也沒別的要說,就準備掛斷電話,「沒什麼,就這樣吧,放學就回家,別亂跑。」

「哼!」木小寶用力發出冷哼聲,也不想再和紀澌鈞說話了,直接掛斷電話。電話掛斷後,木小寶氣得掄起拳頭對著手機屏幕一拳接一拳,「還好我沒買票,不然三十二塊錢一張的票,加我童年無價的時間就要浪費在你這種態度冷淡的人身上。」

「臭老紀,你這種人根本不需要兒子的存在,你就是一個不合格的爹地,我沒見過你這種態度冷淡,敷衍了事的壞爹地,哼。」

被木小寶突然一聲冷哼愣住的紀澌鈞,看了眼已經掛斷的電話。

這臭小子,好端端的朝他發什麼脾氣?

「紀總,木小姐在回來的路上,半個小時后,您得參加湯家在凱斯酒店舉行的慈善酒會,現在就得出發了。」

紀澌鈞將手機收好,「李泓霖呢,離開了?」

聽紀總這口氣,是巴不得李泓霖趕緊走,「沒,還在海域那邊。」

看來這個李泓霖是真的打算在景城暫住一段時間,紀澌鈞心情莫名不爽,住就住,敢拐走他家小兮兮,他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紀總,那要帶木小姐去慈善酒會嗎?」

「找人去拿合同,讓她早點下班回公寓,讓他們看緊了,別讓那些閑雜人等去找她。」

「是。」那麼怕木小姐跑了,幹嘛又對人家那麼冷淡?真是個自相矛盾的人。

紀澌鈞提步離開,費亦行跟上紀澌鈞的時候,還不忘給木兮發信息。

收到信息說不用去公司的木兮,把合同交給跟了她一路的保鏢后就回公寓換衣服。

而此時在另外一邊,撐著雨傘,跟在木小寶身後一直低著頭的梁棟,滿臉慚愧。

「真是個沒用的傢伙,123都不會寫,要你有何用。」木小寶不斷大嘆氣,瞪了眼梁棟。

「我不是沒用,只是大腦還沒開發完。」梁棟很是無辜接了句。

木小寶瞟了眼梁棟。「等你腦子開發完,地球末日了。」

「……」梁棟不敢再說話,從學校出來,就跟了木小寶一路,從車跟車到人跟人。

木小寶看了眼前面的小區,「我到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到了周一123還不會寫,就別指望我會向老師保你這個笨蛋下課。」

「你不邀請我上樓去喝杯奶嗎?」梁棟依依不捨,還想和木小寶一塊玩。

「完全沒這個打算。」木小寶冷哼一聲后不再搭理梁棟,自己上樓了。

被木小寶「遺棄」在門口的梁棟,嘆了口氣后,等木小寶的身影不見了,才轉身上車,上車后,眼睛一直看著外面的大樓。

如果不是為了和小寶弟多呆一會,他才不會故意寫錯留堂呢,雖然小寶弟比他聰明,但是他也不差啊,為了襯托小寶弟這個小太陽,所以他才會收斂自己的聰明甘願做小雲朵。

哎,突然覺得自己好有心計,可是如果沒有心計的話,怎麼能打敗那麼多幼兒園的同學成為小寶弟唯一的好朋友。

木小寶回到公寓后,自己洗完澡,看到時間還早,木兮還沒回來,木小寶肚子有點餓,打算自己動手做點吃的。

打開冰箱找蔬菜的時候,發現冰箱里空空,什麼都沒有,木小寶就去拿手機,打算在網上買點蔬菜,跑到大廳去拿手機,剛解鎖,就看到右上角剩餘不多的電量。

準備去找充電器,木小寶就聽到門外傳來聲音。

媽咪回來了?

木小寶放下手機快步走向門口,爬上換鞋子的凳子,眼睛湊到貓眼去看。

不是媽咪。

正在摁鈴鐺的人居然是董雅寧,身後還跟著賴毓媛?

老紀的媽媽怎麼把這個壞女人帶過來?

木小寶猶豫要不要開門的時候,門外就傳來聲音:「小寶,請你開一下門。」

居然知道他在家。

木小寶想了幾秒才將門打開。

房門打開后,一臉笑容的董雅寧和賴毓媛都和木小寶打招呼。

「小寶,就你一個人在家嗎?」

「目前是,你們有什麼事情嗎?」木小寶非常乖巧,把手背在身後。

「奶奶和媛媛阿姨,去買東西路過這裡,所以就來看看你們,既然你媽咪還沒回來,我看樓下有超市,你要不要和奶奶和媛媛阿姨一起去超市逛逛,順便給你媽咪買點東西呢?」

「不用了,我要留在家裡看家。」才不要跟她們出去,說不定還會把他賣了。

董雅寧總覺得木小寶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可她卻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到底哪裡似曾相識。董雅寧蹲下后,握住木小寶的胳膊,「我聽說,中午的時候你媽咪和澌鈞吵架了,我很擔心,是因為我的原因,所以我想買點禮物表達對她的歉意,我不知道你媽咪喜歡什麼,你能幫我挑選禮物嗎?」

什麼,老紀和媽咪真的吵架了?還是中午?

他就說,怎麼剛剛在電話里,老紀說話的口氣那麼怪,原來不是他多心。

快穿:凡女升級 「好啊。」正好順路下去買點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