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金色血液從光明女神的身上緩緩流出,在前方凝聚成一個金色神印,勾連誅天萬界的光芒……

強烈的聯繫開始構建。

這時候,太初大陸絕大部分的人類們,不用他人提醒都知道,這一戰,是破天幫們敗了,而他們將面臨死亡。

有的人痛哭流涕,有的人擁抱身旁重要的人,有的人瘋狂逃跑著,想要躲到沒有光的地方,但光無處不在……

女媧站在高空上,臉色極其地難看。

她發現自己創造的世界,無論是大世界還是小世界,凡是有人族的地方,都被純白色的光所覆蓋,光劍威能正在積蓄。

「光明女神這是想一口氣把所有人族都給殺了?!」

「她竟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她怎麼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女媧發現她無法阻止光的入侵,所有世界內部的人類都成了待宰的魚肉,特別是看到身邊的小洪靈,那個得天獨厚的天道眷顧者,竟也被光劍鎖定,心頭更是湧現一個絕望和無力。

光明女神的力量,已經超出了女媧的想象。

陸壓道君和道德天尊也都神情凝重,苦苦思尋破解之法,但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找到任何抵制光明力量的方法。

被困在光牢之內的安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和許小蘭並沒有被光劍鎖定,光明女神甚至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彷彿在暗示著什麼。

這場災難,或許他和許小蘭,都能倖存……

他和許小蘭依舊能夠長相廝守,甚至見證新的人族的誕生……

但這真的是他要的結果嗎?

「生死無殤,聖光永存……」光明女神獨立於蒼穹之巔,雙手十指相扣,就像是虔誠的信女,閉上了雙眸,身前的神印光明大綻。

「不……不要……」陳塵強忍著重創的傷勢,雙手按在大地之上,那正在消退的破天大陣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芒,能量瘋狂匯聚,再次形成黑白破天長矛!

光明女神冷冷瞥了一眼陳塵,纖足對著地面一踏。

轟隆!!!

金光震蕩百萬里。

無邊大地瞬息被踩踏出了無數猙獰的金色裂紋,那黑色紋路構建的破天大陣直接炸開,黑白破天長矛也隨之碎裂。

陳塵被恐怖的反噬重創得再次倒地。

這一切都僅在光明女神舉手投足之間完成。

億萬人族們最後的希望被徹底掐滅了。

他們都陷入了絕望之中,看著蒼穹那彷彿要超度他們的光劍,都有一種無處可遁,只能站在原地等死的感覺。

安林嘗試了所有的辦法,都無法破開光牢的圍困。

「唉……」他長長嘆了一口氣。

眼底的悲傷怎麼也掩飾不住。

他有些不舍地看向不遠處同樣被困在光牢內的許小蘭,那個青衣女子也凝望著他,如秋水般的雙眸忽地泛起淚光。

許小蘭似乎是猜到了安林想要做什麼。

她不停地搖頭,甚至乞求般地說著:「不,安林……不要這樣……我們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其他辦法的……」

安林苦澀一笑:「沒有時間了,本以為我能夠力挽狂瀾,能夠找到兩全的法子,不負眾生亦不負你……」

「我實在沒辦法眼睜睜地看著除了你我之外,所有人都死在我的面前……」

安林緩緩舉起手中的勝邪劍:「對不起了,小邪,你那麼努力幫我,但我還是失敗了……」

漆黑的劍身劇烈顫抖,似乎在抵抗掙扎著什麼。

但主人的意志,卻凌駕於劍刃之上。

黑色的利刃撕開虛空,刺入白衣男子的心臟之中,鮮血瞬間染紅了白袍,劍氣了瞬間在男子的體內炸開!

「不要!!!」許小蘭嘶聲高喊,揮劍拚命劈砍著眼前的光牢。

破天幫成員們都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那個被譽為太初大陸第一戰神的男子,竟然用劍刺入了自己的心臟。

他這是幹什麼?

想要自盡嗎?!

「安林巨人……」緹娜失神地看著那個用劍刺入胸口的男子。

葉靈跪在蕭澤的龍背上,握著匕首的手止不住地顫抖。

天帝和嫦娥等人看到安林手握勝邪刺入心臟的畫面,也都是呆立在原地,甚至忽略了那高懸在頭頂的奪命光劍。

軒轅誠,蘇淺雲,柳千幻等人,也都看著道場畫面中那血染白衣的男子,大腦變得一片空白,同時心中升起了一種可怕的猜測。

太初大陸的億萬生靈,都被眼前突然發生一幕所驚到。

光明女神進入道之本相后就一直古井無波的面容,在這一刻,終於發生了變化,身前的神印光芒暴漲,瘋狂催動。

這時,恐怖的劍氣已經瘋狂撕裂了安林的身軀,經脈,神魂,讓他瞬息進入重傷瀕死的狀態。

「叮咚。」

「檢測到宿主進入瀕死狀態。」

「是否願意祭獻五分之一生命,你將獲得超越想象的力量。」

「註:目前宿主生命僅餘五分之一,祭獻過後,力量消失之時,宿主的生命將被徹底抹除。」

系統的一個選擇題,出現在了安林的腦海之中。

此時的他,能夠清晰聽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能夠清晰地聽到周圍的夥伴以及小蘭的呼喊,也能夠感受到光明的波動。

他的腦海中閃過了父親的面容,閃過了軒轅誠,蘇淺雲,大白,小紅,藍小倪等人的模樣,這個世界有太多存在,需要他去守護了。

用他一條命,去換整個人族的生存,這很划算。

只是……

安林看著不遠處那淚流不止的青衣女子,心頭就覺得很痛很痛。死後,一切就要離他而去了……

他不是那種能夠輕易拋棄生命,慷慨就義的人。但眼前這個選擇,即使非常非常不舍,非常非常不舍,他卻知道該怎麼做。

安林看著那女子,也是紅了眼眶,卻不知該對女子說些什麼。

「我願意……」

「祭獻生命!」 萬籟俱寂間。

一個聲音傳遍了世間。

安林的心臟,在這一刻停止了跳動。

一切彷彿都靜止了下來。

安林眉心之上的額頭,出現了深邃漆黑的神印。

神印由五道暗痕構成,釋放著亘古永恆,主宰一切的氣息。

安林的氣息渾然一變,不再像之前一般霸道無雙,鋒芒外露,如君王般操控所有黑暗。此刻的他,更像是超脫於世間的存在,沒有任何威懾力,雙眸漆黑深邃得讓人無法讀取他心中所想。

一條條宛如綢帶的黑暗,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很美,就像是綻放的黑色綢緞花朵,縈繞四周。

佳期如故我如你 那由萬物之源的太初光構成的牢籠,在綻放的黑色花朵的擠壓下,開始扭曲變形,然後被快速吞噬殆盡!

幾乎瞬息之間,那堅硬得讓人絕望的光牢就被黑色花朵吞噬。

安林站在黑色花朵中心,拔出了刺入心臟的勝邪劍,將目光轉向那此刻仍有些錯愕的黑衣女子。

「為什麼?我明明已經打算放過你和你的道侶了,你為何還要做這樣的選擇,你明明可以不用死的……」光明女神面露不可理解的神色。

安林握劍對著虛空一揮,環狀劍氣瞬息擴散萬里,將囚禁著許小蘭和緹娜的光牢直接震碎。

「你低估了我的朋友我的親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安林雙瞳幽黑深邃,望著那高高在上的女子,語氣平淡道:「光明,這是你逼我的,一切都回不去了,今日就是你的隕落之日!」

安林走向光明女神,每一步都能將腳下的虛空踏成漆黑的空洞,那是絕對的無,彷彿上帝用橡皮把這個世界塗走了一塊。

白衣如雪,黑劍如墨。

一個男子在億萬眾生的矚目下,一往無前地走向光明。

光明女神臉色劇變,周身光芒大盛,蒼穹之上劍氣激蕩,想要加快對億萬人族的制裁。

但這時,漆黑修長的勝邪劍已經洞穿虛空,好似一道裂空暗雷,刺入了光明女神身前用鮮血凝聚的神印內部!

黑暗如球狀爆開。

天地在這一刻,彷彿丟失了所有的光芒。

在重新出現光明的時候,光明女神身前的神印已經徹底消失不見,就連她那完美的身軀,都被勝邪劍刺穿了一個漆黑的空洞。

「在我面前,你還想分心去傷害其餘人族生靈?」安林手握勝邪劍,看著近在咫尺的光明女神,淡淡開口道。

所有的生靈都看傻眼了,戰力逆轉的速度實在太快,剛剛才是光明女神傲視寰宇,視創世如螻蟻,到了這時,安林就能一劍刺穿戰力無敵的光明天神?

「難不成,刺一劍自己的心臟就能變強?」有破天幫成員喃喃道。

一切都改變都是安林那近乎自殺的行為引起。

再回想光明女神的逆天戰力,也是從自己刺自己心臟,這才爆發的……種種巧合聯繫在一起,也無怪乎別人會這麼想。

但更多的人族生靈,則是在回想光明女神那句「你明明不用死」,他們不想死,但安林卻要犧牲自己的性命去拯救他們……

一種無法形容的悲壯感,充斥在他們的心頭。

許小蘭看著那個男子的背影,心痛得難以呼吸,好幾次想要不顧一切地沖向安林,但又生怕拖累安林的戰鬥,生生止住了腳步,唯一能做的,只是靜靜凝望那個背影,承受難以想象的折磨。

「唉……安林還是走到這一步了……」陸壓道君無奈搖頭。

「這就是命運嗎? 纏骨香咒 他一開始就料到的命運?」道德天尊輕聲嘆息,似乎在惋惜著什麼。

一道難以想象的光芒突然炸開。

安林被炸裂的光明逼退,身體傳來灼熱感。

「我們這種層次的戰力,可不能在這裡戰鬥。」安林環顧了一下四周,心知他若是與光明女神在這裡戰鬥,不用他制止光明女神,單單他倆戰鬥的餘波就能碾碎附近九州界乃至整個太初大陸。

一念及此,他對著天空又揮出一劍。

「開天!」

轟!!!

劍氣直衝寰宇,將周圍的太初光全部吞沒。

一道難以想象的爆裂聲響出現。

黑色空洞開始在蒼穹之巔出現,內部有無數星辰正在閃爍。

陸壓道君瞪大了雙眸:「這是……外界的無限星域!盤古設立的太初壁壘,竟然被他一劍破開了?」

安林將目光轉向光明女神,道:「我們去外面戰鬥。」

光明女神沉著臉,她哪裡會願意去外面戰鬥,她巴不得在這裡跟安林打個天翻地覆,順便拉著全人族墊背。

安林似乎猜到了光明女神的想法,腳步一踏,再次逼近光明女神,手中勝邪劍纏繞極為恐怖的暗黑龍捲。

「吼!!」

安林揮斬出一道恐怖的龍捲,從下而上包裹了光明天神,周圍凡是被龍捲波及的太初光,都被撕裂得粉碎。

光明天神雙手結印,身子宛如鑲嵌與天地大道之上,光明永恆不滅,定立在高空之上,所有光子空前凝滯。

「不動神明!」

暗黑龍捲衝撞在光明女神的身軀上,無法動搖女子分毫。

但光明女神還未繼續有所動作,安林就出現在了溢散的暗黑龍捲的地方,也就是光明的腳下。

他的手掌是黑色旋渦,但仔細看卻又能看到無數星河在旋渦中生滅,有無數維度被旋渦湮滅的氣象,

「暗黑·多維震爆!!」

極致的震動以及推動力從掌心黑色旋渦爆開,無視物質,無視能量,無視法則,甚至無視天地大道的震爆之力,扭曲壓縮了周圍的一切事物,就連周圍所有的光,都被扭曲然後一同推向最上方的空洞。

光明女神那不動神明也不能倖免,這股力量來得太快太強,她的玉足被安林以掌擊中,磅礴的暗黑震爆撕開了她的一切防禦。那嬌美的身軀就像石頭一樣,被多維震爆給丟了出去,丟出了太初大陸……

「哼,不聽話就丟出去。」安林冷聲開口道,身形一動,緊隨光明女神的身後,朝太初大陸之外飛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生靈。

這個模樣的安林,真的是霸氣不已,讓處在絕望中的億萬人族們,都感覺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人們看著那消失在黑暗空洞處的白衣背影,是那麼的頂天立地,那麼的一往無前,承載了太初大陸億萬生靈的希望,犧牲自己去進行最後一戰!

這大概就是太初大陸第一戰神的風采。

這一幕,必然會永遠銘記在億萬生靈心中,生靈們也都仰望著

,心中禱念著,期盼他們心目中的第一戰神,能夠戰勝歸來! 浩瀚無盡的星域中心。

有巨型黑色空洞突然出現。

緊接著,黑色空洞內部突然有恐怖的震蕩之力爆發,比黑洞恐怖無數倍的吞噬力量扭曲著周圍的一切。

一個渾身籠罩著光明的女子好似廢棄物一樣被黑色空洞噴了出來,彷彿吞噬和噴吐是和諧相生的,吞噬的力量有多強大,女子被噴出來就有多乾脆。

那個女子正是光明天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