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保持神秘感也是不錯的,起碼可以讓人有一種捉摸不透的錯覺,這樣就算別人想欺負,那恐怕也會猶豫再三的。

不管怎麼說,陸楓的修為還是太低了,而他的修為要是一直暴露的話,那走到哪裡恐怕都會遇到麻煩的。

「楓哥哥,你好厲害了,修為竟然眨眼功夫就超過我了。」陸寒雪一臉激動的說道。

陸楓的修為的確提升的很快,要知道他剛來天界的時候修為才不過天人初期境界而已,可是現在呢,這修為已經達到了天人巔峰。

「寒雪,瞧你這話說的,我要是不比你厲害的話,那我還怎麼保護你呢,天人巔峰,這個修為還是太低了一些,如果遇到危險的話,我恐怕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陸楓無奈的說道。

修為提升的確是可喜可賀,但是,在天界,修為只有到天君境界才能稱得上是一個強者,而如今陸楓距離這個境界還差的好遠。

至於實力的話,動用世界之力和九龍劫,天將級別的強者應該是無法給陸楓構成威脅的。

可是這樣還是遠遠不夠呢,因為在天界,天仙級別的強者多如狗,而就算是天君強者,那稍微強大一些的勢力也是遍地都是這樣的強者。

也就是說,以陸楓現在的實力,那天界大部分人都還是可以殺死他的。

對於這點,讓陸楓十分的不爽,可這樣又怎麼呢,人是得一步步站起來的,可不是一步就可以登天的。

所以,陸楓再不滿意現在的實力,那也得認命,不過好在他提升修為是可以走捷徑的,這點還是讓他十分欣慰。

畢竟這次如果不是魂界吸收了這些世界之力的話,陸楓的修為又怎麼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提升兩階呢? 然而陸楓怎麼也不會想到,一般來說初期的世界是隨著主人的修為提升而提升的,可不是主人隨著世界的提升而提升的。

所以,像陸楓這種依靠世界的變強而不斷變強的,這個的確是非常罕見的,甚至可以說是天界萬年絕一的存在。

當然,陸楓對於天界的一切並不了解,所以這些他自然也不了解的,在他看來,自己可以通過魂界的提升而提升,這的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因為魂界只需要世界之力就可以提升了,但是陸楓的話,他則是需要不斷的修鍊修鍊。

而現在,陸楓完全可以將自己的重心放在提升功法和靈技等級上,修為等級完全可以依靠魂界來幫自己完成。

當然,魂界得需要世界之力才行,而譬如之前的珠子這陳重天體內的世界之力,那都是偶然遇到的,所以這一條道路也不是這麼好走的。

「陸楓,恭喜恭喜。」

就當陸楓和陸寒雪等人說話的時候,陳奇從別院外走了進來。

陳奇之前吩咐過屠紳,一旦陸楓從屋子裡走出來就第一時間通知他,所以這會兒他才能及時過來。

「陳奇,你爹他沒事了吧。」

看到陳奇走了進來,陸楓輕聲詢問道。

「陸楓,我爹已經完全無礙了,這還得多虧你出手,要不然我爹肯定是挺不過這一關的。」陳奇道謝道。

「客氣什麼,你和陸遊是朋友,那也就是我陸楓的朋友,所以朋友之間互相幫助是不需要說謝謝的。」陸楓道。

「對了,你爹人呢,我還想給他檢查一下身體,畢竟他體內的世界毀掉了,如果不好好保護世界種子的話,那你爹這輩子也別想再重新凝鍊世界了。」陸楓問道。

「陸楓,我爹已經離開陳家了,至於去了哪裡,他誰都沒告訴。」聽了陸楓的話,陳奇有些傷感的說道。

從陳重天的留言看,陳奇心中知道自己今後想要再見到他恐怕是非常困難了,甚至可以說是這一別,今生恐怕再無相見之日了。

「陳奇,你也別難過了,你爹離開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我想他只是出去走走,畢竟這次差一點就死掉了,如今重獲新生,那肯定是想到了許多事情未了,現在終於再次活了過來,想要把這些遺憾給彌補了。」陸楓解釋道。

「希望吧!」

對於陸楓的話,陳奇也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陸楓,這是我爹臨走前留下來的,說是為了謝謝你的救命之恩,還望你務必收下。」陳奇拿出了一個小袋子,然後伸手遞給了陸楓。

「這是什麼?」

看著這個小小的袋子,陸楓的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是兩個深藍色的小珠子,具體是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我爹沒有留下任何線索,是留言讓我把它們交給你,說你一定用得著。」陳奇說道。

在聽陳奇說話的時候,陸楓已經從他的手中接過了袋子,然而當他聽到是兩個深藍色的小珠子時,他的手微微一顫。

「該不會是那種珠子吧!」

心中嘀咕了一聲,陸楓連忙打開了這個小袋子,緊接著兩顆散發著微弱光芒的深藍色珠子就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還真是!」

看到和自己想得一模一樣時,陸楓的眼中露出了激動之色。

之前他還在想該怎麼樣去尋找世界之力,可現在竟然有兩個蘊含世界之力的珠子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陸楓,這是什麼東西?好漂亮啊!」當陳奇看到袋子里的兩個珠子時,他連忙詢問道。

因為就算是陳奇,那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小珠子。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這珠子裡面蘊含著世界之力。」陸楓解釋道。

「世界之力!」

聽到這個名字,陳奇心中微微一驚問道:「我爹將這兩個珠子送給你幹什麼?難不成是希望你吸收這裡面的世界之力?」

「嗯?」

陳奇這話讓陸楓的眼神微微一凝,而前者似乎看到了他的變化,於是乎連忙解釋道:「陸楓,我爹已經將你擁有世界的事情跟我說了,對不起,我無意於打聽你的消息,而且我也保證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天人級別體內就擁有世界,這消息一旦傳開的話,那肯定會讓整個天界都炸得了。

要知道世界是隨著主人的修為提升而提升的,如果天人級別就擁有世界的話,那將來這個世界得多麼強大啊。

當然,陳奇並不知道陸楓體內的魂界是一個另類,是陸楓的實力跟著它的提升而提升的。

「沒什麼,就算傳出去了,那恐怕相信的人也沒幾個的,畢竟只有天君強者才能凝鍊自己的世界。」陸楓輕輕一笑道。

對於這個事情,他並不在意,畢竟他的情況屬於相當另類,所以只要不被人發現的話,光聽說是沒幾個人會相信的。

「陳奇,你應該有天君初期修為了吧,怎麼樣,有凝鍊出屬於自己的世界嗎?」陸楓轉移話題問道。

「陸楓,凝鍊世界哪有你說的那麼容易啊,凡事都得一點點來,不過我已經摸索到了什麼,或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凝鍊成功的。」陳奇道。

一個擁有世界的天君強者實力是沒有世界的天君強者兩三倍,所以陳奇自然會好好努力的。

他相信自己的父親能夠凝鍊出世界,那他肯定也可以的。

「來,把手伸過來我看看!」

看著陳奇一臉自信的樣子,陸楓輕輕一笑道。

聽到這話,陳奇雖然有些疑惑,但是他還是聽話的將自己的右手遞給了陸楓。

握住了陳奇的右手,陸楓開始感應對方體內的情況。

「不錯!」

當時間差不多過去一分鐘后,陸楓默默的點了點頭,因為在陳奇的體內他已經感覺到了一絲世界種子誕生的氣息。

沒有多想,陸楓將自己體內的世界之力悄悄渡了一點到陳奇的體內。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當陳奇體內還未誕生的世界種子吸收了這股世界之力后,它迅速的孕育了起來。

「嗯?」

感覺到體內莫名的變化,陳奇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

「陸楓,你……」

看著慢慢鬆開自己右手的陸楓,陳奇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麼。

不過還沒等陳奇開口說話,陸楓輕輕一笑道:「凝鍊世界是需要耐心的,我能幫你的只有這些,接下來還得靠你自己努力。」

「謝謝,太謝謝你了陸楓。」陳奇連連點頭道謝道。

「我不是說過了嗎?朋友之間是無需說什麼謝謝的,但凡說謝謝的,那都沒有把人真正當朋友。」陸楓笑道。

聽陸楓這麼一說,陳奇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這時候的他如果不說謝謝,那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

「好了,好了,如果你真要謝我的話,那就給我去準備一大桌子的美味,我修鍊了這麼久了,肚子都要餓扁了。」看到陳奇不知所措的樣子,陸楓擺了擺手無奈的說道。

「好,好,我現在理解命人去準備,不,我親自到廚房吩咐他們去做,然後讓他們直接送過來。」陳奇說著話,下一秒就迅速跑開了。

「少爺,咱們在陳家還要待幾天?」在陳奇離開后,陸天豪忍不住詢問道。

如今陸楓回到天界也有一段時間了,所以陸天豪知道自己得儘快將這個消息傳達回去。

至於用什麼辦法,這個陸天豪還在考慮,因為陸家是在帝都城內,而想要進入帝都城沒有令牌或者是天王級別的修為是進不去的。

「等吃完了這頓飯,咱們也是時候繼續歷練了,寒雪,金奧,你們得抓緊時間了,在天界,天人級別的修為是混不下去的。」陸楓道。

雖然修為才剛剛提升不久,可是對於現在的陸楓來說,將修為提升上去是唯一的目標。

當然,對於陸天豪的催促,陸楓心中很清楚,對方肯定是想要把自己回來的事情告訴給陸遊他爹。

雖說陸楓是陸遊的轉世,可是在陸遊所有的記憶恢復之前,自己可不會認這個便宜老爹。

再說了,自己是陸楓,自己是有爹有娘的孩子,因此對於這個莫須有的爹,如果能不認的話,他肯定是不會認的。

當然,這也是說如果,要是有一天非認不可的話,那陸楓也無可奈何,反正在他心中,陸濤才是他唯一的爹,是有血緣關係的爹。

就這樣,在陸楓幾人等了一會兒后,只見陳奇帶著數名侍女就迅速來到了別院之中。

沒多久,滿滿一大桌香氣撲鼻的美味就呈現在了陸楓的眼前。

「這麼多美味啊,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看著這一大桌子的美味,陸楓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後對陳奇說了一聲后,就直接動筷子了。

「陸楓,儘快敞開了吃,不夠我叫廚房再做一些,來,嘗嘗這酒,這可是我陳家獨門秘制的,在外面用再多錢也買不到的美酒。」看到陸楓已經開動時,陳奇拿起酒壺給陸楓斟了一杯酒。 酒足飯飽之後,陸楓就帶著陸寒雪去休息了,而在酒桌上,他並沒有跟陳奇說什麼時候離開。

而對於這個問題,陳奇也沒有問,畢竟他乃是主人,如果問人什麼時候離開的話,那不免有趕人走的嫌疑。

對於陳奇來說,他自然是希望陸楓能夠在陳家多住一些時間,畢竟當初陸遊可從來沒有來過一次。

不過陳奇心中清楚,陸楓他是絕對不可能留下來的。

「家主,你的朋友已經不再房間了。」

當第二天天微微亮時,陳奇派人去請陸楓他們出來吃早飯,但是這時候的陸楓幾人早已經不再屋裡了。

甚至此時的陸楓一行人早就已經離開衡陽城很遠了。

至於為什麼陸楓選擇不告而別,那也是為了避免麻煩,所以悄悄的走是最好的辦法。

「不滅神湮掌!」

在一片荒地中,只見一道身影朝著面前土黃色的天獸狠狠一掌拍了出去。

「轟!」

當這一掌成功擊中了這隻天獸后,瞬間這天獸就皮開肉綻,死狀凄慘。

「楓哥哥,你剛剛那掌的威力好強。」

陸寒雪看到被打成爛泥的天獸時,她的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要知道和陸楓交手的天獸同樣擁有天人巔峰境界,然而對方竟然無法抵禦陸楓這一掌。

不滅神湮掌,這乃是不滅梵訣提升到第六重所附帶的靈技,想要動用這掌,首先一點就是要不滅金身達到第七重,也就是擁有金身的情況下才能夠使用。

單單這個要求,就足以證明這一掌的霸道。

而且,從陸楓對這一掌的了解看,剛剛自己才使出了這掌百分之一都不到的威力而已,也就是說如果這掌的威力全部被施展出來的話,威力絕對恐怖如斯。

當然,想要將這一掌的威力發揮到極致,那恐怕修為起碼得達到天仙甚至是天君境界呢。

而到那時候,陸楓相信自己的不滅梵訣恐怕已經突破第七重了,到時候就得學習更強的靈技了。

不過不滅梵訣到了後期,修鍊難度也提高了不少,所以陸楓知道自己接下來必須要對這功法用點心了,否則萬一有一天因為功法的關係導致修為受到限制的話,那問題就嚴重了。

「鳳飛非,你陪著寒雪,金奧在這附近找找天獸練習一下,陸天豪,你在這裡給我護法,我想要修鍊一番。」陸楓道。

「楓哥哥,你不是才剛剛修為突破嗎?怎麼現在又要修鍊了呢?」陸寒雪不解的詢問道。

「我不是剛剛得到了兩個珠子嗎?我想將這兩個珠子里的能力吸收掉,看看還能不能讓修為更上一層樓。」陸楓解釋道。

「好吧,金奧,咱們去找天獸練習練習,要不然楓哥哥肯定會將我們遠遠拋在後面的。」陸寒雪說道。

「好!」

金奧點了點頭,看到陸楓的修為一下子超過了自己,他心中自然也有些著急的,所以下一秒,三人就迅速的離開了。

「魂界,這兩個珠子里的世界之力吸收完畢的話,你能不能進階到七級世界?」陸楓一手握著一個蔚藍色的珠子在腦海中詢問道。

之前吸收了不少的世界之力,也讓陸楓的修為從天人中期提升到了天人巔峰。

但是魂界並沒有從八級世界進階到七級世界。

要不是陸楓的修為太低的話,恐怕魂界這次的吸收對他的修為是無法構成任何影響的。

「這個我說不準,如果這兩個珠子里蘊含的世界之力多的話,那或許就有可能進階,而如果進階的話,主人你的修為肯定能夠再次突破。」魂界道。

「再次突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