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人已經失去了大多同伴,此時帶著新仇舊恨下手也是極狠,不多時已有數個勢力霸佔了幾處泥龍的身體。

各方勢力一時間為了爭奪泥龍獸丹再起紛爭,大戰觸起,竟是互相殘殺起來,只為求一顆泥龍獸丹得到進去石碑地界的機會。

遠處的紛亂廝殺姜辰等人自然不知,天際之中騰空而起的數道流光自然也能相互瞧看,只不過全都從各個方位浮現,距離稍遠,縱是姜辰五感超凡目力驚人也看不清楚。

姜辰身後稍遠處,一道流光緊隨,其內四人皆身穿黑白相間大袍,面容陰翳,正是陰陽宗一行。

為首的也是朽靈老怪親點的陰陽子,陰陽子左右瞧看,看到遠處一道光彩時,啐了一口,滿臉厭惡之色,「尚武堂那幫禿頭傻子竟也能有這般聰明,真是讓我意外。」

「桀桀……」陰鴉的笑聲響起,其後站著的略壯男子站在三個瘦子之間彷彿異類,「尚武堂再怎麼傻也畢竟是傳承久遠的大宗派,這點底蘊和實力都沒有恐怕早就不復存在了。」

聽著這枯澀的聲音,陰陽子眉眼大皺,此人他非常討厭,但他和另外一人全都是受宗門指派而來,他也不敢得罪,「枯鴉師兄,枯木師兄,師弟功力淺薄,到了中央地界還得仰仗兩位師兄。」

「這個好說,畢竟我們是同門師兄弟,你專心操縱獸丹即可。」枯木的聲音也是如其名稱一般,不帶有半分人情味,但話語內容卻是有模有樣。

「這是自然。」嘴上一邊說著,陰陽子心中卻暗啐一口,同門師兄弟?鬼才信你們。

姜霸此時臉龐消瘦,眼神迷茫美有神采,似乎對眼前的一切都沒有絲毫的興趣,與原先瘋狂的模樣相去甚遠。

水月劍派一眾四人,各個亭亭玉立,為首女子臉上輕紗曼遮,擋住了驚世容顏,皮膚白皙,黛眉輕蹙,秀美的瞳孔直視遠方一道流光,「那些人是誰?」

隨行三人之中正有錦靈,三人順著她的目光向遠處打量幾眼,「看模樣並不是其餘宗門的弟子,但他們怎麼會這麼早就有泥龍獸丹?」

憑泥龍的兇猛和個頭,她們可不相信憑此三人就可以對付得來,況且看模樣還是背後沒有強大勢力的散修。

不過錦靈看著那三人正中的長袍背影,卻是身形巨震,整個人愣在了當地。

「錦靈師妹,怎麼了?」為首女子關切問候,頓時驚醒了錦靈,趕忙應道:「流雲師姐,我沒事。」

「哈哈,錦靈師妹,別害怕,有我們在呢。」其餘兩位女子出聲安慰,以為錦靈是見著這般陣仗心底有些害怕。

「嗯,多謝三位師姐。」錦靈嫣然一笑,對三位師姐的關懷自然也十分感激。

「那就好,站穩了。」流雲也正是水月劍派一眾的師姐,此次行動她們也都得聽她的話。 ?姜辰感覺身後有異,回頭瞧看卻見一道流光追逐正緊,其中人雖看不清楚,但怎麼說那些人也不會是與他們一道,當即驅動體內吞靈獸獸丹,磅礴靈氣頓溢,直接灌注到了泥龍獸丹之中。【風雲閱讀網.】

「嗡!」的一聲,泥龍獸丹通體光華大漲,刺眼的光亮竟晃得耗子和田胖子兩人睜不開眼睛,撇手遮擋之際,卻瞧得腳底景物飛逝,速度突升,其後追趕而至的流光瞬間甩出老遠。

對於體內吞靈獸獸丹的配合姜辰沒有意外,知道這全歸功於黑尾蜈蚣,自從上次血心訣的事情過後,體內獸丹與黑尾蜈蚣的態度也從敵對變為了合作,現在完全就是互惠互利的樣子,所以滿足一下姜辰的要求也無可厚非。

「咦?怎麼會這樣!?」後方緊追的正是陰陽宗一行,見著前方姜辰所在的流光速度突升,捏著一方黑石的陰陽子臉色驟變。

他手裡捏著的可是師尊朽靈老怪親賜的靈石,裡面儲存著師尊的強橫靈氣,用來作趨使泥龍獸丹的動力自然綽綽有餘,卻不曾想前方那看似不屬於各方勢力的三個散修竟也能有這般龐大的靈氣。

「有高手在。」枯木那雙冷眼緊緊瞪著那操縱泥龍獸丹的身影,話語簡單明了,惹得陰陽子不相信的又打量了幾眼,「不可能,除非那人有比擬師尊的強大實力,否則斷不能比咱們還快。」

「桀桀……」枯鴉那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又起,乾瘦的長掌搭在了陰陽子的肩頭,「世界之大,諸多強者尚未出世,其中比朽靈師尊強大的人自然大有人在。」

枯鴉的提醒如醍醐灌頂,嚇了陰陽子一個激靈,雖他很不喜歡這個師兄的說話聲,但不管怎麼說這話人家還真沒說錯,如若因為看不起別人而惹到他不該惹的人,那後果恐怕根本就不是他能承擔得起的。

臉色一白,陰陽子欠身,滿臉恭敬之意,「師兄教訓的是,師弟定謹記在心。」

「你明白就好,切忌獨斷專行,否則無意間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到時候師門也保不住你。」枯木轉眼瞧看,兩人的口徑倒是大相庭徑。

得到教訓,陰陽子心底的攀比之心頓時降下,速度徒緩,既不在最前也不在最後,手中黑石上的光亮雖淡,但也無方才那般消耗劇烈。

枯木、枯鴉兩位師兄見著他吸取了教訓,當即點了點頭,眼睛撇向了越來越近的石碑處,眉眼微皺,不知在想著些什麼。

姜辰見著身後流光沒有再追趕,頓時鬆了口氣,但反眼再瞧,身側兩人卻彷彿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姜辰。

耗子的眼睛瞪得像個銅鈴,就連田胖子的綠豆小眼都奮力大睜,齊齊盯著姜辰,似乎想將他看個通透。

「你們看我幹什麼?」被這眼神盯得渾身一緊,姜辰連忙伸手在兩人眼前擺了擺。

「這……沒什麼沒什麼。」耗子倒是含蓄,連連擺手掩飾著方才的驚訝神色,但田胖子可沒有他那般含蓄的心思,當即連拍著姜辰的肩膀,驚嘆道:「趙兄!你體內到底是有多少靈氣啊。」

兩人雖沒有親自操控泥龍獸丹,但也曉得操縱這獸丹可是需要不少靈氣,看姜辰耗費如此多靈氣都一副面不紅氣不喘的樣子,自然驚訝萬分,擱到他倆身上恐怕兩人加起來都支撐不住。

「喂!閉嘴!」耗子當即臉色一黑,反手就將田胖子的嘴給堵了上,接著仰出一副笑臉迎向姜辰,「趙兄,他嘴欠,就當什麼都沒問,哈哈。」

姜辰體內浩瀚如海的靈氣自然與他實際的功力等階不符,但行走大陸哪個人沒有自己的秘密?耗子也明白問人家如此隱秘的問題是修靈之人的大忌,所以趕忙站出來補救。

田胖子還想掙扎著出來,不明白耗子為什麼會這樣,但耗子接著的眼神頓時讓他醒悟過來,當即腦門上的汗都滴了下來。

「準備準備吧,快到了。」姜辰卻根本沒有在意這些,再說他們兩人至今也沒有做什麼危害他的小動作,所以姜辰也懶得追究。

見著姜辰沒有追究的意思,兩人同行鬆了口氣,田胖子這才感覺懸起來的心踏實的放了下來。

如若姜辰的秘密真的被兩人撞破,那他們裝作什麼都沒看到自然沒事,但如若姜辰不想讓這秘密泄露,那按照方才姜辰體內湧現而出的浩瀚靈氣,碾死他們根本就不會費吹灰之力。

姜辰面向石碑,眉眼大皺,後面兩人剛鬆了口氣,就覺著獸丹撐起的光罩劇顫,前面彷彿有著一層更大的光幕將裡面整個籠罩。

兩相碰撞,姜辰用體內獸丹中的靈氣做支撐也感覺不出什麼,但靈氣輸入量卻是驟升數倍,泥龍獸丹連滾數圈,其外光罩大亮,竟是沖前方光幕直衝而入。

「轟隆!」

炸響轟鳴,兩道力量對沖,再加上其內石碑甩出的強大引力,光幕根本阻擋不住,泥龍獸丹帶著三人瞬間沖入了光幕之內。

光罩炸破,其內的泥龍獸丹轉眼便脫離了姜辰的控制,直奔著遠處石碑飛去,甩出三人自半空狠摔而下。

「啊!個老子的……」田胖子本就被方才那一臉串的變故弄得有些發懵,卻不曾想再睜眼已然快貼近地面,嚇得連連咒罵,到最後就連自己罵了些什麼都不清楚。

耗子倒是緊拉著田胖子的肩背,似乎並不想放開這個肉墊。

姜辰也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一陣慌神,四周空曠,根本就不見可以借力之地,能迎接他的只有下面那似岩非岩似土非土的漆黑地面。

「咚咚咚!」三聲震響,三道人影自半空直摔而下,實實砸在了地面。

其上姜辰和耗子兩人躺得舒服,砸在田胖子身上如同躺在一張肉墊之上,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半分疼痛,耗子反而還感覺十分舒服,一時間竟萌生出就在上面休息一會的想法。

最下面的田胖子可慘,臉面朝下,半個身子生生砸進了這黑地之中,原本的慘嚎聲也停了下來,身子一動不動,沒了動靜。 ?「哎呦呦,我的老腰啊……」一陣顛簸平下,耗子才緩緩自田胖子身上爬了下來,不過再看身下的田胖子卻還是沒有動靜,連忙推了數下,「喂,田胖子起來了,你別嚇我。【風雲閱讀網.】」

姜辰此時也跳了下來,趕忙想托手將田胖子扶起,但無奈田胖子身形肥碩,體重實在異於常人,就算姜辰天生神力也無可奈何。

但就在此時,田胖子的手腳微搐,雙臂一撐便爬了起來,再看整張臉卻是糊滿了黑色的沙子。

「呸!個老子的,這什麼味道,噁心死了。」方才墜下的時候因為大喊田胖子可沒少吃苦,現在直接吃了滿口黑沙,連吐數口說話才利索起來。

耗子見著田胖子沒有大礙,頓時鬆了口氣,這傢伙雖平日里整天和他鬥嘴,但不論如何也是個很好的夥伴,如若就這麼死了那還真是讓他萬分過意不去。

但他撇眼瞧看,姜辰此時卻是蹲在地上,手中搓捏著地上的黑沙,眉眼緊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好怪異,這黑沙……」黑尾蜈蚣感覺萬分怪異,但也說不出什麼實際東西出來,仔細打量黑沙幾眼也沒看出什麼端倪來。

運靈於掌,只見得這細碎黑沙竟貪婪吞噬起來,不多時已將姜辰探去的靈氣分食殆盡。

這一幕看得姜辰愣神,沒想到地下的黑沙竟有如此詭異的力量,姜辰的玄陽功怎麼說都是綠階功法,剛柔並濟,雖沒有成套逆天靈技相輔,但勝在凝練而出的靈氣在渾厚程度上遠勝其它功法。

等姜辰撤去靈氣,掌心中的黑沙也恢復了平靜,那詭異的吸力消弭於無形,似乎從未出現過異常,「怎麼會這樣……」

別說現在親眼見,原先姜辰聽都沒聽說過有這般異常的事情。

見著姜辰端詳地上的黑沙,耗子也伸手捧起一把,仔細瞧看幾眼登時大驚,顯然也發現了這些黑沙的異常。

「哎呦,我的老腰。」反觀田胖子可對這些黑沙沒有半點興趣,滿眼厭惡之色,當即站起身子,按了按被砸得生疼的背脊,「別看這些破沙子了,先想想現在怎麼辦吧。」

田胖子雖嘴上厭惡,但心底不免暗嘆,如若不是這地面全是糙軟的黑沙層,那他現在站不站得起來都是個問題。

姜辰甩手丟下地上的黑沙,臉色凝重,仔細打量四周,才發現遠處竟有大霧遮蔽,除了地面上漆黑的細沙,竟是根本難以看清遠處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

「嚯,好大的霧氣!」耗子瞪眼,看著眼前突然生起的霧氣,竟有向外瀰漫的趨勢,果然剛過不久身周便被大霧籠罩。

田畔子眼睛本就小,此時眯瞪著那雙小眼在大霧中撲拉著手,邊走到了耗子和姜辰身邊,使勁抽嗅幾下,「咦?這是什麼味道?」

「好香啊。」耗子也感覺空氣中有淡淡香味,輕嗅一口便覺著周身陣陣輕鬆,好想就此休息片刻。

「這香味有古怪。」黑尾蜈蚣在姜辰體內瞬間便弓起了身子,頓時攪得姜辰一陣刺痛,精神為之一振,萬分清醒。

姜辰忍下劇痛,來不及管黑尾蜈蚣,趕忙跑到耗子和田胖子兩人身側,揮手便是一記耳光。

耗子被姜辰這一耳光抽得在原地連轉一圈,臉龐上一個紅紅的掌印鼓起,本有些迷失的眼神瞬間一片清明,「快醒醒,這霧氣有古怪。」

「啊?」聽著姜辰的話,再回想方才的狀態,耗子人自然也不傻,連忙掏出一片方巾掩住了口鼻,這才感覺情況稍好。

反觀田胖子,皮糙肉厚,姜辰那一記耳光雖甩得響亮,但人還處在半昏半醒的狀態,眼睛迷離談吐不清,「你……你打我……打我幹什麼?」

「讓開我來。」耗子知道厲害,當即拉開姜辰,蹬腳跳起,反手在田胖子腦門上就是一記暴核,聲音清脆,落地之後,直敲得耗子手指劇痛,連連撫揣才忍耐下來。

姜辰看著腦門都感覺一陣酸痛,更別提受此一擊的田胖子。

田胖子當即清醒過來,綠豆小眼意外的怒瞪老大,眼底的怒火噴涌,憋在眼眶幾欲傾出,最終鎖定在了耗子身上,「耗子,你打我幹什麼?找死不成?」

「快掩住口鼻,否則一會你再中招可別怪我們撇下你。」耗子才懶得和他計較這些,但不用過多解釋,田胖子又聞霧中淡香,瞬間嚇了一個激靈,趕忙扯下一方衣角蓋在了口鼻之上,這才感覺情況稍好許多。

「個老子的,什麼情況?」田胖子動作倒也迅速,此時完全管不得方才那下,如若倒在這裡,天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霧氣越來越濃重,但隱約還能看到遠處那高聳石碑的輪廓,姜辰打量幾眼,隨後轉身向後瞧看,伸手觸探之際,卻是彷彿觸到了一層無形壁障,將他的手直接反彈而回,姜辰連退數步才看看站穩。

這反彈之力稍重,竟是讓姜辰感覺手掌劇痛,如若不是他的身體經歷過靈狐血脈淬鍊,恐怕方才那一下連他的手指都能震斷。

姜辰有這種膽量,但耗子和田胖子兩人就沒有了,看著姜辰受如此重擊,他們哪裡還敢觸碰那無形壁障,遠瞧幾眼也未看出什麼端倪。

「這應該是一種隔離空間,名叫域。」但姜辰三人不知,不代表黑尾蜈蚣不知,憑藉著久遠傳承下來的記憶,黑尾蜈蚣倒還真是知道一些情況。

聽著黑尾蜈蚣過的聲音凝重,姜辰自然也不敢怠慢,「域?」

「沒錯,自我傳承的記憶之中,有許多功參造化之人有一種獨特的能力,就是這種可以開闢獨立空間的域。」黑尾蜈蚣搜集記憶中所有的碎片,開始拼湊起來,不過所知僅僅這般多,再想它的頭顱便是一陣劇痛,已是極限。

從未聽說還有這般強大的能力!姜辰可是記得這地方不知何其廣大,如若真是前輩高人修鍊留下的域,那此人的功力到底是有多高?他至今所知見過最高境界的人也就是裴伊伊身邊的離老,但就算是離老也絕沒有這等恐怖的實力。

「你的意思是說,這域的主人可能是傳說之中的靈師?」姜辰難以揣測,只能幻想出他所知的最高境界。

眾所周知,靈士、靈使之上便是讓修靈之人魂牽夢繞終其一生都難以企及的靈師境,到達此境強者,數百年來在大陸上再未出現過。

黑尾蜈蚣連連搖頭,「在我的記憶之中就算是靈師也不可能有這等絕強的功力。」

「什麼!」姜辰震駭,頭一次露出了如此不鎮定的面容。 ?靈師在大陸之上已有數百年不見,更是傳說有踏步虛空之能,對於姜辰來說那可是一直夢寐以求的境界,卻不曾想在黑尾蜈蚣這裡竟遠遠不足以支撐起這龐大的域。【全文字閱讀.】

「那你是說靈師之上還有更高深的境界?」姜辰雖有些難以置信,但黑尾蜈蚣可是有著傳承久遠的記憶,萬萬做不得假,讓他就算不想相信也不可能。

「這……」黑尾蜈蚣支吾一陣,卻是身子微蹙,「我的記憶許多斷檔,現在還不能給你答覆。」

聽著它的話,姜辰雖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但也能猜測得出,真正的答案早已浮在心底,只不過是他想聽黑尾蜈蚣親口說出來而已。

「趙兄,沒事吧?」感覺身側一陣異動,姜辰抬頭瞧看,卻見著眼前兩張兩旁正湊在他的臉前,滿眼擔憂之色。

兩人湊得如此之近,頓時嚇了姜辰一個激靈,連忙往後退了幾步才定下了神,「你們幹什麼?嚇我一跳。」

「沒有,我是看你一個人在這裡嘀咕,怕你出什麼事。」田胖子倒是耿直的很,還以為姜辰方才摔出了毛病。

「我好的很,放心。」姜辰感覺莫名,這句話也是由心說出。

正說著話,就感覺身後光幕連番震動,姜辰能明顯感覺到其上傳來的劇烈波動,幾道流光直刺,自空間之外破幕而入。

承恩妃 田胖子和耗子兩人也注意到了這點,抬頭瞧看,那幾道流光自然熟悉,正是方才在他們後面的那些。

耗子此時收了原本的心思,雙目穿透雲霧緊盯著遠處的石碑虛影,「那些人也進來了,我也得抓緊時間了。」

姜辰總感覺此地還有許多未知的東西在等著他們,但這種感覺玄而又玄,讓姜辰難以捉摸,只能出言提醒,「都小心一些,此地詭異的很。」

「放心,有我在不用怕。」 重生之探花皇后 田胖子倒是豪氣干雲,拍了拍胸脯做著保證,隨後邁開大步便走到了最前面,身影如同一座小山,也是結實的很。

「你最好還是聽他的,否則這胖子倔脾氣上來我們倆可拉不住他。」耗子聳了聳肩,隨後緊隨在田胖子身後,他對這一根筋的田胖子也很是無語,但這麼久時間相處下來,他早已習慣了田胖子的脾氣,表示無可奈何。

姜辰淡然一笑,自然也懶得和田胖子爭,既然有人打頭陣那他也樂得清閑,在後面緊隨而上。

霧氣濃重,三人根本看不清前方沿路環境,但憑靠著遠方的石碑虛影還是能辨出行進方向,不至於迷路。

腳底的黑沙虛軟,三人踩在上面每每都會陷足而入,尤其前面的田胖子,身形肥碩體態超重,一腳下去更是整個都埋了進去,每走一步都得費許多氣力。

好在田胖子雖是個胖子,但修鍊的卻是煉體的功法,這點勁道還不足以累垮他,行步間反倒是虎虎生風,看上去還算有模有樣,沒有拖累半分。

三人行走許久,但前路大霧瀰漫,卻是根本就分不清走到了什麼地方,四周環境也沒有分毫變化,再看眼前那石碑虛影也一般無二。

「停!」左右瞧看,姜辰卻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趙兄,又怎麼了?」姜辰的話音剛落,耗子就回過了頭,盯著姜辰的臉滿眼不解。

「你看地上。」姜辰的眼睛緊緊盯著身後地面,緊接著扭身順著原路折返。

「哦?」看著姜辰詭異的舉動,耗子雖不明所以,但也不能就這般拋下姜辰,也緊隨在姜辰的身子跟了過去,眼睛順著姜辰的視線沖地面上一瞧,越瞧越驚,竟是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底竄涼。

只見鬆軟的黑沙地上,沿路三人同行,地面上竟有著四個人的腳印,況且那多出來的一雙腳印就在三人身側不遠,看那行進的方向竟是一直與他們行了許久。

耗子從始至終可是一點都沒有發現那多出來的人,沒想到居然是行在後面的姜辰居然可以發現。

姜辰在泥沼死澤中躲避各種凶獸追殺,早已練就了一手過人的聽勁,就算是不用靈識也遠非常人可比,像耗子他們這些從未經歷過那種生死求存的環境,自然是不會明白姜辰到底有多強悍。

不過姜辰也懶得和耗子解釋,確定實有一人跟著他們,當即眼睛也離開了黑沙上那多出來的一雙腳印,橫掃四周,「到底是誰?成天就玩一些跟蹤的小把戲,別鬼鬼祟祟的了,滾出來吧!」

姜辰的聲音剛強有力,威風自顯,靈識緊鎖四周,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感覺。

「糟!這該死的怪霧。」耗子眉眼緊皺,終於發現了異常,但看著姜辰好似不受影響,心底對姜辰越發好奇,暗自猜測著姜辰的身份。

「小心些,此人就在附近。」黑尾蜈蚣緊聲提醒,靈識也是掃探著四周,不放過一絲角落,但靈識受此霧影響頗為嚴重,此時倒是不如姜辰的聽勁好用。

聽著耗子的咒罵聲,姜辰並不意外,就連黑尾蜈蚣比他們都強大數倍的靈識都嚴重受到此霧影響,那更別提他們。

四周動靜全無,姜辰的話音傳響而出,那跟蹤他們神秘人似乎並不想暴露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