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史泰倫陪着一位美國朋友來到皇家KTV,見耶里肯在吧枱前聊天,便對耶里肯說:「夜裏啃,我有點事,一會兒去找你。」

「誰稀罕你找,辦你的事去吧。」耶里肯對史泰倫說。她在吧枱與坐班經理閑聊了一會兒后,又回到了自己的獨立休息室,她想打電話告知吳義她看見史泰倫了,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吳義,後來一想,史泰倫是個何等聰明的人,一定不會傷害她。於是,她把吳義的手機號碼記在了腦海里,又從手機上把吳義刪除了,準備做一回孤膽英雄。

她剛把這一些事做完,還沒來得及躺下休息,坐班經理就來敲她的門說,史泰倫點了她,叫她馬上去16號泰國包間。

耶里肯來到16號包間,見史泰倫正倒了兩小半杯酒在等她,見耶里肯進來,趕緊招呼她到身邊坐下。

「夜裏啃,你太狡猾了,那天晚上你讓我喝了很多酒,你就只是濕了一點小衣服。」史泰倫好生不服地說。

「那我今天好好陪你喝就是了。」耶里肯討好地說。

「在這裏喝酒沒啥情調,要不還是到我家去喝吧。算了,還是就在這兒喝好了。」史泰倫想接耶里肯去別墅,心裏突然想起廖局長的話,於是又停止了下來。

「怎麼?你今晚有別的女人?」耶里肯掏史泰倫話說。

「有沒有別的女人,你也不跟我打啵兒,你操這份心幹嗎?」史泰倫不屑地說。

「討厭!你不想讓蝴蝶再飛一會兒?沒準我今晚老輸呢。」耶里肯勾引史泰倫說。

「也是哈,我總不可能次次栽到你手上噻,走,回家喝酒去。」史泰倫說完起身,牽着耶里肯就朝樓下走去。

史泰倫帶着耶里肯回到別墅,已是深夜十分。他想對耶里肯動那點壞心思,可廖局長的話讓他深信這眼前的女人一定不簡單,這讓他又想起自己先前對耶里肯的懷疑,如果耶里肯真的是吳義的人,只要自己好好照顧著耶里肯,就一定能化解自己跟雅迪電子目前的尷尬局面,重新迎得雅迪電子的市場,他於是強忍慾火,沒敢動真格的。他們來到二樓的客廳,史泰倫打開音響,放着優美的音樂,然後從酒柜上取下來一瓶紅酒和兩個酒杯。

他對耶里肯說:「今晚我們不喝烈性酒了,我們只喝紅酒。」

「好啊!這才是真正的待美女之道。」耶里肯一邊誇獎著史泰倫,一邊在心裏就開始犯難了,這史泰倫一下學聰明了,這紅酒可是把史泰倫放不翻的。

史泰倫從車上取來一袋花生米和一袋牛肉乾,兩人又開始蝴蝶飛了。兩人喝了一會兒,史泰倫牽起耶里肯的手說:「我們來跳一曲舞吧。」耶里肯於是隨他起身,兩人在客廳里翩翩起舞起來。

正當他們跳得如醉如痴時,樓下卻傳來停車的聲音。

「噓!」史泰倫豎起食指向耶里肯做了個安靜的手勢,然後對耶里肯說,「你叫藍妞,我的老相好,OK?」

「OK。」耶里肯順從地說。

「那我們繼續跳舞,不管他們。肯定又帶人回來過夜了,這別墅是廖哥的,我出了不少錢,所以我才這樣來去自由。」史泰倫得意地說。

「就是前幾天我向你撒謊的那位廖哥?」耶里肯又向史泰倫證實了一下。

「你還知道自己撒謊了?害得我交了不少錢,做人嘛,一定要厚道。」史泰倫輕鬆地說。

「喂,史先生,今夜怎麼有如此雅興在此跳舞呢?」廖哥來到二樓客廳,興緻勃勃地問道。

「喔?廖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相好,她叫藍妞。」史泰倫說完,就叫耶里肯叫廖哥。

「廖哥吉祥!」耶里肯乖乖地叫了一聲。

「嘿,嘿嘿,這個叫法好,廖哥吉祥。」廖哥顯得特別高興,拉過他身邊的三位美女說,「我也來給你們介紹一下,她叫……她們叫一二三。」

「剛交的女朋友吧?名字都還沒有記住。」耶里肯打趣說。

「算不上女朋友,主要還是教她們學琴,練習吹、拉、彈、唱。那你們玩,我帶她們去卧室練琴去了。」

「好,你們好好玩。」史泰倫向他們揮了揮手說。

「這廖哥也真厲害,一夜仨?」耶里肯說着,不由打了個寒顫。

「他厲害,我不行,我太胖了。」史泰倫知趣地說。

廖哥帶了三位美女進了他的卧室。

「他們玩累了會在這裏過夜嗎?」耶里肯問史泰倫。

「他們辦完事就要離開這裏。」史泰倫說。

廖哥的卧室里,廖哥正繪聲繪色地給美女們上著課。

「山窮水盡疑無路,——看我教棍指的地方,」廖哥對美女們說。

「這就是山,也稱雪山,越高越招男人喜歡。」廖哥一邊指,一邊說。

「好癢喔,廖哥。」

「疑無路,只有雜草叢生的地方才無路,你們知道是什麼地方嗎?就是這裏。」

廖哥拿着教棍向美女們指了過去,嚇得三位美女一下全跑開了。

夜已經很深了,廖哥還在他的卧室里教三位美女吹、拉、彈、唱。耶里肯對史泰倫說:「我好睏喔,我在這沙發上躺一會兒,她們走了,你叫醒我。」

「OK。」史泰倫應着,自己也倒在沙發上瞅著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五根神鏈,宛若母金鑄成,通體亮堂堂,那是秩序與規則,蘊有恐怖的封印之力,還未真的臨身,就讓林凡感到體內規則運轉不暢,魂力等召喚延遲。

「這是火神的技,曾有盛傳稱,火神曾持此技而封天!」王恨水雙眸綻放光輝,他的視線全都鎖在這五芒星上,眼中是不假思索的艷羨。

這就是族中曾出過神祗的底蘊,有真正的神技鎮族運,讓族中的天驕剛以出生,就不用去為所需的技與法等發愁,先天領先所有同齡者。

「火靈,別忘記此戰後,這門技傳我王家!」

王恨水大喝,且,此時,他雙眸冷幽幽,盯上了小諾等人。

「該死!」

林凡眼神陡然陰冷!

若這王恨水真的是因為報恩火族從而對他出手,他能理解。

但,這王恨水已經將最根本的緣由說出,只是為了這門技,故而要殺他們全部,完全忘記他屢次放過王家的恩情。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王恨水冷笑,他向小諾等大步而去:「且,你註定死去,何不用你的性命為我王家換來鼎盛的機會?做人不可那麼吝嗇。」

「殺!」

林凡震喝,他打出閃電拳,鎮轟向釘向他肩甲的青色鎖鏈。

「沒用,不用掙扎了,這是神技,出自神之手,哪怕是後人用出,也有一絲神威。」

王恨水開口,同時,眼中的光彩更恐怖了。

「殺啊……」

「殺……」

「誰敢動吾公主!」

便在此時,恐怖的喊殺震天響起,讓在與一尊帝皇苦戰的珏公主笑了。

這是護衛他的主宰生靈,沒想到在此時出現了。

「殺!」

主宰持長戈盪出,將與珏公主對戰的帝皇活生生壓死了,直接被碾成齏粉,連拇指大的骨塊都找不出了。

「好!給我殺了他們全部。」

林凡大喝。

此時,他已經被釘穿了左邊肩甲,整個左肩都不能動了,那股封印之力太恐怖,桎梏了他的道則等。

但現在,機會來了,這兩尊主宰來臨,他可以召喚會回三世身融入他軀骸內,提升他的戰力,擺脫這危機。

戰力暴增,林凡震碎了鎖住他左肩的鎖鏈,且衝天而起,以雷池轟爆了頭頂上的五芒星。

戰鬥的天平往林凡這一邊傾斜,只因有兩尊主宰駕臨了。

「該死!」

王恨水在怒罵,局面變得太快了,剛開始,是他與火靈合戰林凡,但此時,輪到他要以一敵二了。

「少主。」

陡然,有大吼起,火族的人來了,亦是一尊主宰,一句話都沒有多說,直接就殺入了戰場中。

後來者越來越多了,各種強族皆顯,都很忌憚的看著這戰場。

主宰都有六七尊,帝境強者更是幾十人,這像是某場恐怖的滅族戰,若非這第六層足夠遼闊且堅固,換在地表之上一戰,也許一顆大星都會被碾平,無盡生靈都會被交戰的餘波攪碎。

「你們要做什麼?」

雷主來了,冷冰冰:「天大的機緣不去探尋,卻在此地征戰?」

雷族的到來,讓所有人都凝重,這可是鼎盛的族群,亦出過神祗。

「止戰。」

葯祖也來了,直接出手,以臨神的修為將戰場切開。

「你們要做什麼?要偏幫林凡嗎?」

火靈狂怒,他與林凡正殺得難解難分呢,結果被葯祖蠻橫阻止。

「葯祖,你且讓開,待我殺了他再說。」

林凡也大怒,真正的廝殺起來后,他很怒,分明能夠輕易斬絕火靈,但卻是因為自己神魂受創未曾痊癒,而久戰了這麼久。

「你要殺誰?」

火族的臨神也來了,他頭戴金烏皇冠,身穿刻有圖騰的戰袍,一臉冷傲。

且,他直接出手,抬指就向林凡鎮殺而去,太狂猛與霸氣,一句話后,就要直接出手鎮殺林凡。

「你過了。」

雷主冷冰冰,一根髮絲飛起,就隔開了空間,讓火族臨神的這一掌成空。

「雷兄,你要作甚?」火族的臨神眼神霎時轉冷。

雷主冷笑:「想做什麼你不知嗎?」

「你要袒護這個未來者?」火族臨神眼中有寒光閃爍。

「我認為還是止戰的好。」

葯祖此時也開口。

「老祖,先殺了這林凡再說,我火族有強者死在他手中,且,他奪走了我不止一樁機緣,閃電拳、七星煉魂丹等都被他奪去。」火靈大喝。

但,這句話,讓所有人都震動。

隨後,那種恐怖的貪婪眼神,全都盯在林凡身上。

無論是閃電拳,又或者是七星煉魂丹,都是頂天的至寶,誰不想得?

「好狗膽!竟敢奪吾族少主機緣,該鎮殺之!」

火族的臨神暴喝,且再次出手,鏗的一聲就抽出了大劍,大劍一出,讓包括葯祖等人都差點被那股氣勢震得跪在地上去!

不用懷疑,這絕對是火神劍,不再是仿品,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有如此威壓,竟然讓葯祖等都彎腰,差點叩拜。

「你放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