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痕點了點頭,道:“姐,他說得在理,系統沒有了後,隱形的戒指也不能再隱形了,他沒有說謊。”

蒼無惑快要感動得哭了,這弟弟纔是真的好人一個,不像某個當姐姐的,完全就是惡魔。

沒錯,蒼無惑第一次覺得一個人能這樣的恐怖。

“好了,你真的是蒼無惑嗎?我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月欣終於問了個有用的問題了,於是蒼無惑就把在死亡隧道中發生的包括和他們的相遇的都給他們說了,說完他們才完全相信了他。

“但是,爲什麼你又變得這麼小了?”

蒼無惑嘆氣,心道難道我還要把一路上所有的事都告訴你們嗎?不過還好,看到他露出不情願的表情後,也不再追問,這才讓他鬆下了心來。

接着他又向他們詢問了到現在發生的事,才知道系統已經消失了,然後才知道現在全城通緝他和唐悠兒,準確的說是管理者的他和唐悠兒。

上次雖然陷入了那樣的境地,不過他還是能感覺到外界的事,只是不能做出反應。他現在的目的還是沒有變化,還是找管理者,不過是長的和他一模一樣的管理者。

還有就是他早就有了猜測,那兵王的身份,多半就是他的養父,那個司令官。或許找到他就能解開一切的謎題,可是月欣卻是告訴他所有的王也消失了。

這又讓他一籌莫展了起來,他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真的是被上天眷顧的男人,沉睡了一次還不夠,居然還有第二次,這讓他很是無語。

“你真的是,看起來還真不像欺騙我們,他居然什麼都不知道。”月欣感覺這很好玩,說些有的沒的,讓蒼無惑分辨不了,一點也不正經,還好他弟弟不是這個樣子,都給她糾正了。

“沒事我騙你們幹嘛……”

“好了,姐,別跟他開玩笑了。”月痕的通情達理讓人很舒服的,這兩人截然相反的性格讓蒼無惑咋舌。

“哦。對了,之前我就想問了,你的手臂上那個圖案是什麼?感覺好可愛。”

月欣滴溜溜的看着,用手按了按。

蒼無惑一縮,然後也是震驚,被她這麼一說,他也才發現,自己的手臂上多了個圖案。

它是個小圓球,黑白相間,有一對白色的翅膀,其它的就是用點點表示,一對眼睛,一張嘴,簡單而形象。

他用力的擦了擦,開始發紅,這東西就像長在肉裏面的一樣,根本就弄不掉。

“這東西……”

他想了想,對她道:“它叫狗蛋,以前紋的身。”

月痕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而月欣則是高興的笑了笑,道:“好可愛,我也想紋一個。這樣吧,我前陣子剛好弄到了一個刻印命牌,就讓它做我們的標誌吧!”

(不是吧,這麼難聽的名字,還可愛?)

“姐……”

沒等蒼無惑和月痕反應,她拿出一塊黑色的東西一把按在了蒼無惑的手臂上,那東西上赫然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圖案,然後她又按上了月痕的胳膊,接着又對自己做了同樣的,又興高采烈的認真看着。

“……”

“……”

兩人無語,這人也太率直了吧!

“你別介意,她就是這個樣子。”月痕道。

蒼無惑笑了笑,搖了搖頭,道:“我沒問題的。對了,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月痕想了想,道:“我們的學院是不能回去了,那裏已經被佔領了,老師帶着最優秀的那部分學生離開了……”

蒼無惑看到他的手拽得緊了,旁邊的月欣眉頭也皺了上來。

“我們要到天魂學院去,那裏雖然是最弱小的,不過他們有一座資料庫,據說裏面裏面有無數的書籍,許多讓人變強的功法,現在有很多的人都去了呢。”

“不是吧,就像你說的天魂學院這麼弱還有人去嗎?”蒼無惑雖然嘴上這麼說,幾個月前兩位師兄的戰鬥他也是略有見過,聲勢浩大,而且一個是驚魂榜第二,一個是第三,真的會弱嗎?

“你有所不知,現在沒有了王的約束,許多的人都離開了,那些老師也喜歡自由,不願意待在一個地方,而最新的幾大勢力的門檻太高,幾乎都進不去,特別是龍騰刺龍軍團和魅夜,這兩個勢力幾乎一個人都不招,我和姐姐相比較之後還是決定選擇天魂學院比較好。最關鍵的是,他們還沒有拋棄過一個人呢。”

蒼無惑聽到這突然就笑了。

“哈哈哈……這,他們也是被逼無奈吧。”

“爲什麼呢?”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到了你就可能知道了。”

(難道我會告訴你天魂學院的所有人數加起來就只有7個人嗎……)

不過這還真是讓人哭笑不得了,天魂學院竟然一下變成了搶手貨,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當初都沒有人去呢,而自己都是被強制搶去的……

要是蒼無惑把這說出來,足以震驚所有人。

幾番思考之後,他決定還是先和他們去一趟天魂學院了,管理者的事不能急,他現在有種奇怪的感覺,感覺鬆了許多,就像沒有枷鎖,或許這是那個人離開他身體後的體現吧。

這讓他重重的鬆了口氣,感覺一切都美好了。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了讓他愕然的一幕,那姐弟二人拼命着大口大口的吞嚥着包裹着他們身體的那奇怪的液體,一邊吃着一邊還露出滿足的神色,眼睛微微眯着,臉角抽搐,失去了自己原有的神態。

“喂,你們倆……”

他輕聲的喊了他們,可是一點反應也沒有,這樣看去完全就是着了魔。

“看來就是那液體的緣故了。”他不假思索的道。

現在的處境有些困難,自己是無論如何都動彈不得了,而那姐弟二人也是不能指望。不過這樣看去他們似乎也要爬出來了,邊緣的幾乎已經被吃完了。

就在這一籌莫展之際,從那洞外的地方傳來了幾個人談話的聲音。

“我就說是在這裏吧,你還不信,這麼大的一個洞口,明眼人都看出來了吧。”這是一個男人得聲音,特別得細

,有點像女人。

另一個就有些不樂意了:“得,你還別說,就你那破水準,找了無數個地方了,那一次不是什麼低級得小怪?”

“呵呵,要不是我,你覺得你能找到的怪物嗎?現在這天魂廣收學生周圍的怪都被殺得差不多了。”

“呀,這你還別說,那小師姐那一個活潑機靈的樣子,就因爲她的一句話,要拿怪物煉藥,這一場對怪物搞得是生靈塗炭啊。”這人吸吮了一下口水,拍着手。

“瞧你那樣子,夠噁心了。”

“說什麼呢,信不信老子一刀宰了你!”

這時候傳來了第三個人的聲音,這聲音蒼無惑聽着有些熟悉,感覺聽到過。

“你們倆夠了!再嚷嚷我把你們都宰了!”

果然,這人似乎有着一定的威信,話一出外面就安靜了下來。

那些人小心翼翼的進來了,蒼無惑纔看得清楚,一個人瘦小,一個人高大,最後進來的那個果然有點面熟,不過實在想不起到底是誰了。

這三人看着蒼無惑三人頓時一愣,險些沒笑噴出來,最後那個人看起來還有些帥氣,不過鬍子拉碴的應是許久沒有修剪過了,看起來有點彆扭,但更多的還是滄桑。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一來就的到了三個寶箱,讓我殺了他們看看有沒有異能!”

其中最高的那個人看起來特別的兇狠,二話不說就拿出一把刀,掄着就要向着蒼無惑脖子上砍。

蒼無惑何等的聰明,一下就看出了這個人的意圖,於是幹趕緊的道:“這位兄弟等一等!”

那人停了下來,按理說這種情況是不多見的,殺人越貨乾的就是一個乾淨利落,對待敵人越早下手就越是安全。

“別多想,老子胡八刀喜歡給人一個死得其所,到了閻王爺那裏你好直接報我得名,說!你還有什麼遺願,讓你死得痛快點!”

蒼無惑可憐兮兮得看着他,眼淚都流出來了,看起來似乎是傷心欲絕,他一把鼻子一把淚的道:“兄弟!我本是一個無家可歸的浪人,奈何人生何處不相逢,遇到了他們二人,我們相依爲命,同甘共苦,你看看我這褲衩,都是他們撿給我的呀!可是……”

蒼無惑搖頭嘆息,臉上浮現痛楚。

“可惜什麼,你說!別停下來。”

蒼無惑這麼一說,再加上那快要有點破爛褲衩和他生動的表情,在這人看來好想說得還真那麼煞有其事似的。

看着這些人的表情,蒼無惑嘴角微微上揚,幾乎是一個看不到的弧度。他的手在液體下,這些人看不到,於是用力的掐住了大腿肉,表情猛的一變,看起來格外的痛苦。這一下有點過頭了,真的是把自己痛哭了,不過效果更加的好,把他們嚇了一跳。

“哇!”蒼無惑失聲痛哭,那模樣要多慘有多慘。

“這可真是急死人了,到底怎麼了?”那人急了。

“你看到他們了嗎?他們已經瘋了,都是那該死的傳聞,我對不起他們呀!”他瞥了瞥月欣姐弟,似乎副作用更加的明顯了,嘴裏吐着白沫子,暈倒了過去。

而恰好的他們剛好從那個縫隙滾落出來,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我的妹妹還有弟弟呀!他們都死了!都死了!”蒼無惑大叫着,聲嘶力竭。

他們被蒼無惑感染了,紛紛想起了自己的過去。當初他們和蒼無惑一樣,也是如此。

蒼無惑甩了帥頭髮,那液體進入了他的眼睛,淚水止不住了,眼睛也開始發紅,他猛的瞪着這三人。

“放我出去,讓我挖個坑把他們埋了,我要和他們死在一起!求求你們!”他祈求着。“放心,你們那麼多人我跑不掉的,這是我最後的遺願了。”

那人雖然被感動了,不過還是不想放他出來,不放就一點事都沒有,放了就有一定的危險,會成爲不確定的因素。

看他們一點反應都沒有,蒼無惑有些急了,臉上肌肉緊繃,於是咬牙道:“讓我和他們死在一起啊,放我出去,我告訴你一個祕密!這也是我們不惜冒着生命危險來這的原因!這個洞穴隱藏的一個死去之人的極限能力,只有我知道在哪!反正我也是要死了,就當最後做一件好事吧。”他的臉色發白,那是泡久了的緣故。

看着蒼無惑這樣子,那人終於動搖了,想要用刀割開了那些東西,看得蒼無惑眼前一亮,心道就要大功告成了,然而那刀卻是被那個滄桑的男人止住了。

“你幹嘛?”

胡八刀道:“讓我來吧,你砍不開的……”

那人道:“瞧不起我嗎?”

說完用力的砍了下去,那東西軟軟的,粘粘的,力到了上面就完全消散了,根本就使不出力。幾番嘗試了之後雖然不甘,但還是換上了那個人。

蒼無惑眉頭一皺,感覺十分的不妙。

果不其然,那人手裏運着嫌棄元力,一個空氣形成的氣刀鋒利無比的快速切割着,然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其中分出了一絲元力慢慢的侵入了他的體內,開始窺探他的身體。

“我靠!遇到行家了!”蒼無惑一驚。 沒想到在這裏居然也能遇到會使用仙氣元力的人,雖然不是對這很精通,不過一些簡單的運用他還是能做到的。

改變身體中那特定的路線,他感覺喉嚨一澀,吐出了一大口鮮血,讓後整個人都萎靡了下去。

(這下玩大了!)

他的氣息開始衰弱,不過這對那人的影響也是巨大的,他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了些許訝異,然後對着蒼無惑搖了搖頭,安慰的看了他一眼就走開了。

“我要去陪他們……”

蒼無惑露出絕望的表情,拿上了月欣的那把長刀,在一邊的角落開始挖掘,看那樣子似乎,還真的準備把自己埋了。

他一邊搬來二人的身體,一邊對他們說着。

“那東西就在上面洞穴的盡頭,你們先得打敗外面的那隻怪物,最後就可以看到他的屍體了,據說還有許多極品的裝備……啊……嗚,我對不起他們,都怪我想要保護他們,現在我身重劇毒,唉……爲什麼是他們先走一步,先走的應該是我啊!”

他重重的捶了捶胸口,臉色煞白,似乎是有些氣急攻心了。

那個會使用元力的人再次嘆了一口氣,道:“我們走吧……”

胡八刀道:“可是他呢?”

“他是苦命人,不用管他了,記住,無論你變得如何好或是如何的壞,在人的心裏,這裏,有些東西始終都不會變的……”

他搖了搖頭,帶着他們走上了洞穴,蒼無惑保持着他那表情,直到他們離開,看不見了,才放鬆了下來。

不敢大意,抱起二人就往外跑,那怪物感覺撐不了多久,要是被他發現了裏面什麼都沒有,那還不得追上來?

一邊跑着,心裏卻是莫名的高興,感覺十分的暢快。

“哈哈哈,太好玩了,不對,我要節制,要節制,對,節制……”

然而就在他離開不久後那三人灰頭土臉的就跑了出來,面容驚恐,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飛一樣的就離開了……

這姐弟二人的情況不太樂觀啊,吃了太多的那東西,怎麼也醒不了,肚子鼓得大大的,也消化不了。

蒼無惑運轉着力量,輸送到了他們的身體當中,他要一點一點的把那東西逼出來。

慢慢的,他的額頭滲出的汗水打溼了發尖,月痕才漸漸的有了些好轉,出於本能的開始嘔吐,稀里嘩啦的吐了一大堆。

“還好是草莓味的,要不就噁心死了……”他抱怨着,不過手腳倒是十分的利索。

月痕之後就是月欣了,他有些猶豫,才學尚淺的他根本就不能很好的運用那力量,對月痕那是把上半身的衣服都脫光了的,用手慢慢的擠壓,揉捏着,配合元力的引導,纔可以把那東西弄出來。

“這個……不是我佔你便宜啊,誰讓你亂吃東西的,再說了,我這是救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想了想,還是把月痕弄得遠一點的地方,萬一他突然醒了過來,看到自己對他姐姐做“輕薄”的舉動,那就尷尬了。

在這火堆旁邊,火光照得她的臉通紅,看起來還十分的可愛,不過蒼無惑這樣的人,對這完全沒有感覺。

那小腹處鼓鼓的,摸起來柔軟非常,光滑細嫩,很有手感,不知不覺中蒼無惑就上了手。

過了小半天,她也嘩啦的吐了出來,蒼無惑擦了擦汗水,終於鬆了口氣,這半天主要是感覺有些累。

他發現一個有趣的事實,仙氣元力的消耗雖然很快,不過那恢復速度卻是十分的驚人,他能感覺消耗一空後幾乎幾個呼吸就回復滿了。

“說來怎麼感覺脖子上涼颼颼的……啊,你醒了!?”

他回頭一看,一雙死魚眼死死地的看着自己,就是月痕沒錯!

“那個……你都看到了嗎?哈哈……”

月痕冷冷的看着他,道:“是的,我全都看到了。”

蒼無惑感覺冷汗直冒,真是想什麼來什麼,爲什麼他就偏偏醒得那麼快?

“我……我也只是爲了救你們。”

“我都看到了……”

“我不是那樣的人。”蒼無惑有些語塞。

“我知道,我都看到了。”他的聲音壓得很低。

“對不起……”

他一把按住蒼無惑的肩膀,道:“你後悔嗎?”

蒼無惑還沒有反應過來,道:“至少救了你們,我一點也不後悔。”

“好好!太好了!”他突然顫抖了起來,看起來十分的高興,又接着道,“沒關係,以後她就是你的了,千萬別反抗,要加油,努力的追求她,她的未來是屬於你的,你玩要對她好。噢不,你要保護好自己。啊,天吶,老姐,你沒想到吧,我幫你找了這麼一段好的姻緣,哈哈哈,上天保佑啊,她終於嫁得出去了。太感人了……”

“不是吧……”蒼無惑愣住了。

“什麼都別說了,姐夫。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先在這恭喜你了,你記得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哈?”

(爲什麼你一定要強調保護好自己呀!太恐怖了吧!還有,你這樣腹黑的弟弟她真的不知道嗎!)

蒼無惑打了個寒顫,心道是人間險惡,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實在是太可怕了。

“姐夫~”

“天吶!”

他快要受不了了,不過這時候月欣又醒了過來,她揉了揉眼,慵懶的看着他們。

“發生什麼事了?”

“姐!我的姐,你終於醒了!”

月痕看了蒼無惑一眼,給他打了個眼色,在他旁邊輕聲道:“別忘了我告訴你的,要去追求他。”

說完就去了月欣那邊,給她說着事情的經過,當然,除了蒼無惑對她做的事。

蒼溪無惑有些無語,白天才把別人坑了一道,晚上就被坑了回來,實在是氣人至極。不過也還好,他可沒有那個閒心去追她,先答應了月痕,湊個承諾,至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回到了他們旁邊,依舊是老樣子,至於那怪物屍體的事,這二人也算得上是樂天派,遇事做事,先看好現在吧。

經歷了這樣的插曲,幾人也是疲憊了,早早的睡去,於是第二天就準備正式前往天魂學院。 “你倆這一路上眉來眼去的幹什麼?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兩人趕忙揮手,接着又是搖頭的,一口的否認。看着她回過頭去這才鬆了一口氣,月痕道:“快上,要不然我就給她說了,你對她做了如此無禮的舉動,她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的。嘿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