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底前,小武集中攻關一個500強大廠的銷售項目。這個大廠的採購部經理,靠的是老婆的關係才坐上了如今的位置。

可是這傢伙卻是個雙插頭,還喜歡在夜總會裡找男性小鮮肉。

無疑,這個醜聞如果曝光,那麼這個採購經理會失去一切。

這個污點被小武所抓住。靠著威脅小武拿下了巨額訂單,為美坤盈利一百萬萬。

蘇蓉美看到賬面上真金白銀的數字,總算相信了小武。

小武也知道該進一步拉近和蘇蓉美的關係了。

幾次談公事,他都有意無意的向蘇蓉美投出欣賞愛慕的眼光,並且有意無意的在靠近蘇蓉美時吸氣,似乎在聞著蘇蓉美身上的香味。

這種暗示使得兩人之間的關係很曖昧。 奎因很隨意的把女人摟進懷中,左手靈活的按在了女人胸上。女人順勢抱住了奎因,手順著奎因的腰帶伸了進去。

唐先生穿過人群,向樓上走去。

奎因看著那個挺拔的背影,目光中透著一絲凝重。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他依然很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個東方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

這是一個高手,一個真正的高手。

那個背影消失了,奎因鬆開了女人,站了起來。女人的手還吊在奎因的褲腰中不忍鬆開,奎因很隨意的把女人推開,並且隨手扔下一百美元,然後揚長而去。

已經親眼確定了對方是高手,奎因自然不用再繼續呆在這裡了。他走出黑珊瑚,上了一輛計程車,直奔哈恩的家。

五十分鐘后,奎因在一片安靜的富人區下車,這片區域都是獨立的別墅。他進入了其中的一棟別墅,直接進入了大廳。

哈恩正坐在大廳等著奎因,看見奎因回來,立刻讓人給奎因泡茶。奎因雖然一直生活在美洲,但是他很喜歡喝茶。

奎因坐下,對哈恩說道:「我見到唐先生了,他是個真正的高手。」

「和你比呢?」

「沒動手,還不確定。」奎因答道。

聽到這個回答,哈恩眉頭一皺,奎因是鬱金香家族的第一高手,他竟然沒有自信打敗對方,可想而知那個唐先生多麼強大了。

「哈恩先生,我一定會給小哈恩一個交代。」奎因說道。

「我替小哈恩謝謝你。」

「哈恩先生,你太可氣了。」

「我已經讓我手下的高手都往回趕了,明天的這個時候,他們就都能回到扭腰。」

奎因能夠感覺到哈恩報仇的決心,他說道:「哈恩先生,黑珊瑚畢竟是黑幫,我們也許可以先讓警方去給他們添點亂。」

「自從唐先生來了之後,黑珊瑚暫停了一切地下生意,警方不想打破這個平衡。」哈恩答道。

「暫停了一切地下生意!黑珊瑚的那些老大都同意了?」

「是的。」

「這個唐先生力度好強啊!」奎因知道,要想讓那些老大放棄賺錢的生意,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是的。」

「難道他們想要做正行生意?」奎因問道。

「是的,黑珊瑚死的時候,奚問山來扭腰了。我想他應該和黑珊瑚接觸了,范佩西先生讓人警告了奚問天,奚問山才離開了扭腰。」哈恩答道。

聽到這個消息,奎因更加的吃驚了。藍十字家族竟然想染指扭腰,這可是不尋常的信號。

「黑珊瑚一死,扭腰黑幫就亂了。其實很多人都盯著這一塊,可是沒想到一個東方人出現了,他輕鬆的穩定了黑珊瑚。」哈恩說道。

「這個唐先生好厲害。」奎因說的厲害不僅僅指無力,更是指管理黑幫的能力。

「是的,他越是厲害,我越是懷疑是他殺了小哈恩。」哈恩說道。

奎因安慰哈恩:「扭腰是我們地盤,任何人到了這裡,都只能乖乖聽話。」

「儘快查明小哈恩是誰殺的。」

「是的,先生。」

奎因感覺到扭腰要掀起一場巨大的風暴了,這場風暴中心很有可能就是黑珊瑚。

---

在黑珊瑚夜店五樓的那個功能齊全的房間里,唐浩穿著襯衫長褲在飛速的演練太極拳,他的動作太快,就好像一道道幻影在房間里飛速滑動。

在唐浩的身後,夏雨揚緊緊跟隨,她也穿著襯衫,不過下面不是長褲,而是短褲,露著兩條長腿,還光著腳丫。

唐浩很輕鬆,就好像在走路一樣。夏雨揚的呼吸則有些急促,臉上也微微泛紅,鬢角的頭髮也貼在了臉上。

兩人已經練了兩個小時了,夏雨揚雖然有了很大進步,但是和唐浩比起來,差距還是很大。但是她從未放棄,特別是在唐浩帶動的時候,她就彷彿有一個人後面推著她飛速的前進。

「咚咚。」

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兩人便停住了腳步。

夏雨揚反應很快,飛身跳到床上,蓋上了被子。唐浩則不緊不慢的走到門口,把門拉開,見是約翰。

「先生,我查到那個人是誰了,他是鬱金香家族的五號人物奎因,他是鬱金香家族的第一高手。」約翰看著唐浩的時候,目光自然穿過唐浩,隱約看見了床上的女人。他隱約看見女人臉色緋紅,而起還好像出汗了。

「去仔細的查查小哈恩。」唐浩吩咐道。

「是。」約翰答應一聲,向後退去。

唐浩關上門,返回了房間。

夏雨揚掀起被子,下了床,說道:「繼續嗎?」

「休息一下吧。」唐浩說道。

「嗯。」

夏雨揚立刻走過去,把茶壺拿起來,重新泡了茶,放在了茶几上。她見唐浩平靜的坐著,似乎和平時沒有分別,可是她隱隱感覺到唐浩的目光似乎有些沉靜,看來他是在思考問題。

過了一會兒,夏雨揚唐浩倒了杯茶,說道:「喝茶。」

「嗯。」唐浩端起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

夏雨揚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端起來,輕輕的喝了一口,她問道:「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奎因為什麼要來黑珊瑚。」唐浩說道:「他不是小哈恩,他可是鬱金香家族的五號人物,他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

夏雨揚也已經知道了唐浩說的是進門時看見的那個男人,她說道:「也許出事了。」

「你認為出什麼事了?」唐浩問道。

「應該和小哈恩有關係。」夏雨揚說道。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夏雨揚平靜的說道:「你覺得我能打過他嗎?」

「不能,那個人可比楊大福強大。」唐浩說道。

「按照我現在的進度,我要多久能夠達到你的程度?」夏雨揚問道。

唐浩聞言,笑了笑,說道:「十年,有些更長?」

夏雨揚抬頭看著唐浩,遲疑了一下,問道:「你離開藍海一共才八年。」

「你和我所處的環境不同。」

「有什麼不同?」

「我在兵神團的八年,基本每天都在想怎麼殺人。」唐浩說道。

夏雨揚看著唐浩,問道:「你殺過很多人嗎?」

「不懂殺人時候殺了很多,懂了就很少殺人了。」唐浩答道。

「你是說真正的高手都不屑於殺人?」

「是的。」

夏雨揚看著唐浩,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說道:「我不想殺人。」

「我知道,我沒想讓你殺人,我只想讓你保護我的家人和朋友。」唐浩說道。

「你認為你一定會死嗎?」

「按照現在的情況看,應該是的。」

夏雨揚看著唐浩,冷酷機械的目光里透出一絲不忍。

「人總是要死的。」唐浩洒脫的笑道。

「你才二十一歲。」夏雨揚看著唐浩說道。

「二十一歲也沒什麼。」唐浩的表情很平靜,根本不像是在討論他自己的生死,更像是在討論一件不以為然的小事。

夏雨揚端起茶壺,輕輕的給唐浩的茶杯里斟滿茶水,然後說道:「你的朋友和手下都很強大,青冥、青岩和青松都是讓人恐懼的決定高手。」

「但是他們也只是高手而已,我的對手也許是來自地獄的惡魔。」唐浩笑道。

夏雨揚聞言,抬起頭,看著唐浩,竟然微微的笑了:「你對手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你是什麼?」

「我在他的眼睛里,也是來自地獄的惡魔。」唐浩笑道。

「既然你們都不屬於這裡,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夏雨揚看著唐浩,嘴角還殘留著剛才那一抹笑意的餘溫。

「你說得對,我們確實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唐浩端起茶杯,很隨意的喝了一口。

夏雨揚看著唐浩,問道:「如果我成為了兵神,我是不是也變成了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惡魔?」

唐浩微微一笑:「你跟我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你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

「你好像有些歧視女人。」

「當然不是,你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美麗女人,我和他都只能算是無情無欲的惡魔。」唐浩笑道。

「你無情無欲嗎?」夏雨揚看著唐浩的眼睛問道。

唐浩反問道:「你覺得我有情嗎?」

「如果你沒有,你還培養我幹什麼?」夏雨揚反問道。

「保護我身邊的人,是我的責任。」

「責任也是感情的一種。」夏雨揚看著唐浩說道。

「你的這個解釋很新穎。」唐浩笑道。

夏雨揚稍微頓了頓,看著唐浩說道:「今天還練嗎?」

「不練了,睡覺。」唐浩說著站了起來。

夏雨揚也站了起來,她看著唐浩走到床邊躺下了,她也才走到床邊,靜靜的躺下。她和唐浩之間的距離依然是十公分,她們都很自然的躺著,彷彿這裡就是他們的家。

「今夜殺後會來嗎?」夏雨揚突然問道。

「好像不會來了。」

「為什麼?」

「憑感覺。」

夏雨揚扭頭看了唐浩一眼,沒有再說話,很隨意的閉上了眼睛。

夜色很濃了,至少在這一層樓是這樣的。

兩個人安靜的躺著,不知不覺間也不知道是誰動了,他們之間的距離變成了五公分。 因為小武創造的優秀業績蘇榕美搞了一次慶功宴性質的工事會餐。

小武可以看出,蘇榕美這女的雖然砸平時裝作一副拒人千里之外冰霜美女形象。

但是其內心渴望著交流與融入周圍人。在慶功宴上,蘇榕美少有的和眾人聊了幾句天,甚至也附和著員工們笑了一陣。

但是到了晚上八點,坐在餐桌一角的司機老趙就冷著臉站了起來。

這個老趙走到了正和一邊女部門經理歡笑聊天的蘇榕美身邊冷氣森森的說道:

「蘇總,時間已經晚了,我們要回去了。」

老趙是整個美坤實業員工中的一個異類。作為蘇榕美的專職司機,他對任何人的眼神和語氣都冰冷到極點。

甚至,整個老趙雖然稱呼蘇榕美為蘇總,但是語氣卻根本沒有恭敬和禮貌。

每天老趙都接送蘇榕美回家,蘇榕美外出公幹,也需要向老趙『彙報』由老趙來接送蘇榕美外出。

老趙簡直就是蘇榕美24小時貼身跟屁蟲。

可是,蘇榕美卻絲毫不敢怠慢整個老趙,不但如此還給老趙開了很高的工資。

從蘇榕美看老趙的眼神里,小武發現看出蘇榕美很怕整個老趙。

無疑,整個老趙不是普通人。

根據調查,這個老趙就是當初幫助小犬一郎逃跑的司機。這說明老趙也是暴懲會的人。

並且,老趙很有可能是包養蘇榕美那個金主的親信手下。而這個老趙的任務應該是監視蘇榕美和美坤實業。

蘇榕美知道自己是金主的禁臠,因此才會對對於金主的代言人老趙如此的害怕。

果然,老趙冰冷的聲音似乎冰凍了整個慶功宴歡快的氣氛。

蘇榕美急急的站了起來,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