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是捨不得錢,打算就走了。

唐小芯在她看別的衣服款式時,她就已經悄悄讓店員抱起來,她給了錢。

等出了店門,她就將衣服遞給毛清蘭。 毛清蘭說什麼都不願意收,還是唐小芯再三強給她,她才收了,手下之後還說,「我回頭把錢還給你。」

「毛姐你怎麼老說這麼見外的話?」唐小芯嬌嗔:「你再這樣,我可就要生氣了!」

毛清蘭看了看手裡裝著裙子的袋子,又看了看她,沉思了一下:「好吧!情我領了!」

「什麼叫情領了?按道理我喊你姐,我送你一點東西也是應該的,更何況你也在老家辛辛苦苦餵養鴨子,我送你一點東西也是應該的。」

接著,唐小芯又和毛清蘭說說笑笑逛街。

回到總店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唐小芯就安排毛清蘭和陳大吉先休息一下,晚上出去外頭吃飯。

毛清蘭一聽,特別不好意思地拒絕她:「大家都是熟人了,就在家了吃一點就算了。」

「不行,毛姐你也是難得來粵城一趟,必須要到外面吃一頓。」

唐小芯退出房間后,再過了一個小時,她就要去接孩子,想著毛清蘭和陳大吉還在休息,就不好打擾,於是她出門的時候,她還跟柳小玉交代一聲。

接到了孩子后,唐小芯一路回家。

等到了席錦琛下班后,唐小芯帶著毛清蘭他們一同去了粵香大飯店,唐小芯又特地把宋多金喊過來吃飯。

宋多金也是想著席秋怡懷孕不容易,在家挺無聊的,於是就把席秋怡帶上,一同過去。

在粵香大飯店,毛清蘭還見到了李蓉萍夫婦,見到他們鮮衣打扮看起來與往日在村子里的形象完全不同,頗羨慕他們,「還是你們好命,跟著小芯來城裡,現在房子都買了在這邊,手頭上又還有存款,這日子也別提有多舒服了。」

「你以後也會跟我一樣,大把好日子等著你呢!」李蓉萍笑道。

「我也這麼希望。」毛清蘭笑著,眼中仍然溢出了羨慕的光芒。想當初李蓉萍跟杜美華妯娌關係不好,是死對頭,跟唐小芯的關係也不太好,後來是因為李蓉萍女兒席麗瓊的關係,才慢慢跟唐小芯好起來。

現在李蓉萍就是唐小芯尊重的二嬸,一家人都在城裡,和和睦睦,多幸福呀!

這些別人都是羨慕不來的。

「你這個願望肯定會成真的。」唐小芯那些加盟店的生意可好了,活鴨子根本就不夠,現在只要毛清蘭一心想著怎麼樣把鴨子養大,那就是發財了。

想著,她都還有點心動了呢,也打算回家養鴨子去。

不過兩個孩子、孫子都在這邊,她也只能待在城裡了。

大家都是熟人,毛清蘭也不拘束什麼,邊吃飯,邊說說笑笑。

當天晚上,毛清蘭和陳大吉就留在粵城,一大早后,他們兩個就坐車回去了。

不過回去之前,唐小芯特地在這邊買了一批的鴨苗,讓毛清蘭他們帶回去,也省得他們在鎮上折騰了。

時間悄悄流逝,不知不覺的年關。

唐小芯早在之前就已經跟席錦琛商量好了,兩個人決定留在粵城過年。

李蓉萍一家子也跟著留了下來。

宋多金他們一家子今年不得不留在粵城過年,原因是席秋怡也快要生了,要住到醫院去。

宋多金和宋大媽兩個人來回在醫院照顧席秋怡。

果然臘月二十八晚上,席秋怡就孩子生下來了,是個兒子,取名叫宋繼福,寓意就是福氣越來越多。

唐小芯越是到了年關,她就越是特別的忙,先是請工廠所有員工去吃飯,還給每個員工送紅包,在外地的員工,她還請車送他們回去,她又還要安排明年開年時的事情……

等到她忙完了,她發現已經過完年了,轉眼間就到了初八,員工又開工,還得要請吃飯,給紅包。

不知不覺,唐小芯一忙,又是到了清明節。

而今天她正好坐上了回鄉下的車子,人都還是恍恍惚惚的,覺得日子過得特別快呢!

祭拜席建立時,唐小芯能感覺到身邊的席錦琛情緒特別低落,她帶著兩個孩子,沒讓他們打擾到他。

大半天的時,祭拜完席建立后,大家都要去吃飯。

地方是由席桂花安排。

今年回來的子孫特別齊全,就連席麗瓊都帶著兒女以及方海軍也就是唐小芯的大表哥回來。

宋多金和席秋怡抱著兒子,特地來跟席建立說一聲。

一群人吃飯,足足坐了三桌。

席桂花不禁感慨:「隊伍真是強大啊!」

唐小芯開玩笑說:「以後還會越來越強大。」指的就是孩子們以後長大了,娶了媳婦或嫁了人,祭拜席建立時,都會帶著另外一半回來。

「我爸肯定最希望的就是看到這一幕了。」

唐小芯笑笑,心裡也很認同了席桂花的話。

席桂花突然想起某件事,問她:「對了,祭拜我爸的豬肉你提了沒?」

「我沒提啊,我以為你提了。」

「我也沒提。」

「暈了,忘了在墓前了。」唐小芯提議:「要不我去哪吧!」

「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都路上,我也正好還有話跟你說。」

就這麼說,兩個人就齊齊出發。

席桂花不知不覺就說道了郭彩雲的婚事:「對方,我已經看過了,是個真心不錯的小夥子,而且還跟彩雲是小學中學同學,他媽媽還是個老師。」

「叫什麼?」

「那孩子叫嚴俊明。」說著,席桂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呀!在小的時候,還經常欺負我們家彩雲,現在我看到我們家彩雲製得他服服帖帖的。」

唐小芯聽著這個名字好熟悉呀!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席桂花還接著說:「我當初也怎麼都沒想到他們兩個會有這樣的緣分,我還記得當初咱們兩個一起聯手做生意時,彩雲還給他帶了一個滷雞蛋,也因此嚴俊明的媽媽才跟咱們買了不少滷雞蛋。」

聽她這麼一說,唐小芯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那個小學的老師呀!」

「對呀!她還教過彩雲呢!」

「叫什麼?」唐小芯使勁在想。

「叫馬詩雅。」

「對對對,就是叫馬老師!」被她這麼一說,唐小芯立即就想起了。 伊賀山莊,今天顯得特別的嚴肅,所有伊賀家族的高級忍者,全部站在庭院裡面,一個個面無表情,等待著命令……

伊賀秀吉慢慢的走了出來,穿著一身黑色的忍者裝,雖然看不見臉色,但是眼睛裡面卻充滿興奮的目光……

「大家好,今天我把大家叫過來,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件喜事!我們伊賀家族存在了幾百年,幾百年來,我們每一個人都為了家族的強大而努力奮鬥,我們每時每刻都為了這個目標而努力奮鬥,今天,我們的機會來了……」伊賀秀吉這個時候大聲的說,下面伊賀家族的忍者聽到這話也申請激動……

「甲賀家族,幾百年來都騎在我們頭上,我們有多少天才,死在陰險的甲賀家族手裡面,蒼天有眼,今天甲賀家族受到了報應,我們伊賀家族的機會來了,我們這次要徹底清除甲賀家族,為我們的先輩保持,為我們伊賀家族的那些天才報仇……」伊賀秀吉這個時候激動的說。

「報仇……報仇……」伊賀家族的忍者這個時候一個個興奮的喊道,眼睛裡面充滿了火熱。

「出發,今天晚上,我們手中的戰刀,一定要沾滿敵人的鮮血……」伊賀秀吉這個時候舉了舉手中的武士刀,然後大聲的喊著。

那些忍者這個時候快速的衝出伊賀家族的山莊,消失在黑暗中。東京一所地下賭場,這是東京最大的一所賭場,每天從這裡經手的錢財不知道有多少,這是甲賀家族的地盤,常年有幾十名低級忍者守在這裡。甲賀家族現在可謂是掉牙的老虎,黃然的那場爆炸,炸掉了甲賀家族的大部分高層人員……

甲賀守義,原來是甲賀家族的一個中忍,在甲賀家族沒有出事之前,他也僅僅是一個小隊長而已,而現在確實這個賭場的主管,甲賀家族的上忍現在僅剩下三人,甲賀玉秀的兩個兒子,和甲賀家族的一個老臣。但是甲賀家族這麼大的基業,三個人根本就忙不過來,更何況甲賀戶古和甲賀戶辰兩個人還想著報仇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心思管理家族的事宜……

甲賀守義看著賭場熱鬧的情景,臉上洋溢著滿意的笑容,自己現在可是高層人員了,自己手下可有幾十名忍者,其他的人手就更多了,自己在這裡可是說一不二,這幾天小日子過的,真可謂是風光無比……

「你們打起精神,千萬別出事啊!出了事情,我要你的腦袋……」甲賀守義這個時候指著一個賭場裡面的小弟,大聲的說到。

「老闆,你就放心吧!我們這裡誰感搗亂啊!要是誰敢來這裡搗亂,我就一槍崩了他……」那個小弟獻媚的說。

「呵呵,小心點為好……」甲賀守義笑了笑,滿意的走了過去。

「隊長,前面就是我們的目標了……」一個忍者這個時候來到伊賀古奇身邊慢慢的說。

「好,讓大家做好準備,我們報仇的時候來了……」伊賀古奇笑著說,然後輕輕地摸了摸手中的忍者刀,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出發……」伊賀古奇擺了擺手,幾十名忍者飛快的走了過去。一名上忍,三名中忍,三十名下忍,這些實力,足夠拿下這個賭場了……

「沒事吧……」甲賀守義這個時候慢慢的問。

「沒事老闆……」那個小弟笑著說。甲賀守義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還沒有等他笑容落下,忽然感覺脖子一痛,然後就看見那個小弟滿臉的鮮血,然後自己就失去了知覺。伊賀古奇笑了笑,輕輕的擦了擦忍著刀上的血跡,揮了揮手……

「啊……」一具屍體突然從天花板上落了下來,正好砸在一個賭桌上,引起了一片慌亂。

「大家不要亂,出了一點小事,我們很快就處理好」一個聲音回蕩在大廳里,幾名忍著快速的收拾了一下桌上上的屍體,過了一會兒這裡又恢復了平靜。

同樣的事情,在日本還有很多處,伊賀家族調集所有力量,向甲賀家族的勢力撲了過去,甲賀家族現在就是沒牙的老虎,中看不中用。很多廠子都被伊賀家族輕而易舉的拿下……

櫻花大酒店,這裡是甲賀家族一個最重要的據點,甲賀戶古和甲賀戶辰兩兄弟在最後一層,甲賀戶古已經六十歲了,但是看上去卻很精神,而甲賀戶辰也五十多歲了,平時兩兄弟很少見面,但是自從甲賀家族出事之後,兩兄弟就沒有分開過。

「大哥,家族的仇,一定要報,太子,我也要他嘗嘗失去家人的痛苦,我要殺光他們家人,然後再一點點的折磨他……」甲賀戶辰慢慢的說,語氣裡面充滿了憤怒。

「戶辰,家族的仇我們一定要報,但是不是這個時候,我們現在的任務是管理好家族,等家族穩定了,我們才能去報仇啊……」甲賀戶古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

「可是大哥,我現在真的沒有心情去管理家族啊……」甲賀戶辰這個時候搖了搖頭,氣憤的說。家族的事情一直纏繞著他的心上,讓他不得安寧……

「沒有心情,那就休息一下吧!下去陪你父親聊聊天,挺好的……」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了出來,甲賀兩兄弟同時轉身,一個身影慢慢的走了過來……

「伊賀秀吉,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甲賀戶辰陰森著臉,眼睛盯著伊賀秀吉。

「呵呵,我來做好事啊!既然你沒有心情管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伊賀秀吉看著甲賀兄弟兩個人,輕輕的笑著。

「你是來落井下石的,你們伊賀家族也太沒有武德了吧!」甲賀戶古這個時候看著伊賀秀吉,慢慢的說。

「哈哈,武德,對於你們甲賀家族,還提什麼武德,你們不覺的可笑嗎?」伊賀秀吉這個時候誇張的笑了笑。

「哼,你想怎麼樣……」甲賀戶辰這個時候已經感覺到自己兄弟兩個人被包圍了,臉上輕蔑的一笑,慢慢的問到。

「想怎麼樣,我想要你們的命,你們就下去陪你們的父親吧!也儘儘孝道……」伊賀秀吉這個時候擺了擺手,自己也抽出自己的武士刀。

「就憑你們幾個,也想要我們的命,你做夢吧……」這個時候甲賀戶辰動了,身影好像一道殘影,向伊賀秀吉攻來。而甲賀戶辰這個時候卻向另外一邊攻去。

「哼,殺了他們……」伊賀秀吉大喊一聲,又出現了三個人,一個向甲賀戶辰攻了過去,另外兩個卻攻向了甲賀戶古。

「伊賀秀吉,你卑鄙……」甲賀戶辰這個時候大喊一聲,手上的動著更加快了,但是他一個上忍,卻要面對兩個上忍和四個中忍的襲擊,身上很快就添了很多傷口。

「呵呵,我就卑鄙了,你能怎麼樣,下去陪你的父親去吧……」伊賀秀吉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以前甲賀家族僅上忍就有十幾個,自己家族加起來一共才七八個,更重要的是甲賀玉秀那個天忍級別的對手,根本就不是伊賀家族能夠抵擋的,現在甲賀玉秀死了,上忍也被黃然炸死的炸死,打死的打死。

「戶辰……」甲賀戶古回頭一看,正好看見伊賀秀吉一刀把甲賀戶辰劈開的畫面,大聲的喊著,但是圍著他的兩名上忍和六名中忍這個時候飛快的撲了上來。

「啊……」甲賀戶古大喊一聲,身體向前一衝,身體詭異的一扭,然後一刀把迎面攻來的上忍給劈成了兩半,但是另一名上忍的刀卻在他的背上批了一個大口子。甲賀戶古作為一個上忍巔峰的忍者,和天忍只差一步,如果平時兩名普通的上忍根本就拿他沒有任何辦法。但是這個時候甲賀戶古卻陷入了危機。

「笨蛋,殺了他……」伊賀秀吉看見那個上忍被劈,憤怒的喊道,身體也快速的前行……

「啊……」甲賀戶古這個時候大喊一聲,極度的悲傷竟然讓他突破了瓶頸,進入了天忍境界。

「你們都得死,你們伊賀家族要給戶辰陪葬……」甲賀戶古這個時候滿臉的殺氣,臉色陰森的說到。

「殺了他……」伊賀秀吉也感覺到甲賀戶古的變化,但是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退縮,大聲的喊到。

「哼,就憑你們……」甲賀戶古這個時候動了,身體化成一道殘影,剛才圍攻他的六名中忍被他快速的解決掉,雖然剛突破,但是中忍在自己手裡面,已經不夠看了。

伊賀秀吉和其他兩名上忍這個時候也攻了上去,甲賀戶古輕蔑的笑了笑,身體快速後撤……

「伊賀秀吉,你等著,我會讓你們伊賀家族陪葬……」這個時候甲賀戶古卻選擇了後退,天忍級別的他,輕而易舉的就突破他們的包圍圈……

「追,不能讓他跑掉……」伊賀秀吉這個時候迅速的追了上去,甲賀戶古如果逃了,那麼自己的伊賀家族也可能就玩了……

「朋友,是不是找他啊……」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伊賀秀吉和幾名忍著停了下來。黃然靜靜的坐在欄杆上,在他的不遠處,一具屍體靜靜的躺在那裡,脖子被人扭斷,兩隻眼睛裡面露出不甘……

「太子,真是太感謝了……」伊賀秀吉看到這一幕,立刻笑著謝到。他後面的幾名忍者看了看甲賀戶古的屍體,又看了看黃然那張年輕的臉蛋,臉上寫滿了驚訝。

「呵呵,正好路過,我走了,家裡還有兩個小寶貝呢……」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轉身消失在黑暗中,留下伊賀家族的幾個發獃的身影……

(四更,這是鮮花補更,20朵一更,我慢慢補吧!累死我算了,但是有這麼多花花,我累死也高興哦!呵呵,花花都來吧!大家要努力,嘿嘿) 兩個人一路聊著,離席建立的墓前還有兩百米,她們看見了墓前站著一個身影,唐小芯和席桂花當即就納悶了,所有人都回去了,誰還會在那裡?而且還站著定定不動,也是幸好白天,不然可會真嚇得不輕。

席桂花和唐小芯越走近,就越覺得身影有點熟悉。

席桂花也是試探開口的喊著:「是桂香嗎?」

唐小芯神色驚異地瞥了席桂花一眼,視線很快就從席桂花身上轉移,直直盯著仍然背著她們的身影看,席桂香是席錦琛的小姑媽,也是席桂花的妹妹,只是之前跟她關係不是很好,席桂香也跟席家所有人都鬧翻了臉,已經是很多年都不來往了。

就連席建立死的時候,席桂香都沒來,現在清明節居然來了,還真是很奇怪。

不過現在她們都還沒確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席桂香呢!

當對方聽到了席桂花的呼喚后,她先是背影僵了一下,接著慢慢地轉身。

唐小芯一看,果然是席桂香,只不過年齡看起來都比席桂花還要老呢!

略微一想,也是,席桂香唯一的兒子都已經死了,又有個潑辣的兒媳婦,哪有什麼舒服的好日子過呀!

「姐!」席桂香哽咽地喊著席桂花。

當她目光觸及到席桂花身上所穿的乾淨漂亮衣服,內心深處控制不住對席桂花的羨慕和嫉妒。

如果當初她要是不跟家裡鬧翻的話,說不定她的小日子過得跟席桂花一樣了。

「你怎麼在這裡?」席桂花微微吃驚地看著她。

當初她爸一過世,她有去找過席桂香,只不過席桂香沒見她,也沒來參加她爸的葬禮。

現在掃墓,席桂香就來了,她還真摸不准她這個妹妹到底在想什麼。

「我……」說著,席桂香也毫不在意旁邊還有唐小芯,眼淚嘩啦嘩啦地往下掉。「……就是想咱們爸了,我還想著咱們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說著,她哭得特別傷心,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唐小芯定定地看著用手背抹眼淚的席桂香,抿了一下唇,她悄悄地跟一旁的席桂花說:「大姑媽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席桂花想著大傢伙都在家呢,她們在這邊待太長時間也不太好,而且他們又還要回鎮上去。

「桂香你也別哭了,爸都已經走了這麼久,我現在也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好,你也別待太久了。」說著,席桂花提著一袋子豬肉,轉身就下山了。

唐小芯轉身之際,還回頭看了席桂香一眼,她總覺得席桂香還會把她們喊住。

然而,果然不出她所料,席桂香還真把席桂花喊住了:「姐!」

席桂花猛地停了下腳步。

「你真的打算永遠都不要我這個妹妹了?」

唐小芯不動聲色,她大概都能猜到席桂香接下來要說的話。

「……」席桂花提著袋子的手指猛地攥緊,她仍然背對著席桂香和唐小芯。

「爸都已經走了,咱們家就剩下我們四兄妹了,可我跟你就是最親近的,你真的再理我了嗎?」

聞言,席桂花眼眶裡微微泛起了淚光,她們的媽媽死得早,席桂香是家裡最小的一個,也是她從小帶大的,也是因為席桂香,她年齡很大才結的婚,只不過後面席桂香所作所為真的很讓她心寒。

唐小芯視線來回掃看她們,過了一分鐘,席桂花仍然是背對著席桂香,想必也是暫時不想面對席桂香,「大姑媽咱們要回去了,他們應該已經在等我們了。」

「好。」她的話瞬息間給席桂花解了圍,席桂花腳步急匆匆地走了。

唐小芯跟在她身後,而她的身後一直都站在含著眼淚的席桂香……

回去的路上,席桂花一直沉默不語,哪怕是回到了家裡,席桂花仍然是不說話。

倒是郭洪亮察覺到了異樣,怪擔心席桂花,於是就跑來問唐小芯究竟是怎麼回事。

唐小芯簡單明了將事情都告訴了他。

「她怎麼跑到爸的墳墓前去?」

「我也不知道。」

說實在的,郭洪亮真心不喜歡席桂香,當初席桂香老瞧不起他們,對他們的事也是指手畫腳的,還特愛自以為是,撒潑,後來終於跟席家斷了關係,他們才有了這麼多年的平靜日子可以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