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有人的眼睛盯在應綸身上,一時,潘偉不但要對付殤骨,還要應付那些心大的魔王們,還要護著應綸別再被他們搶了去,也是很累的。

「原來也是一個魔尊!」

殤骨的話,讓看觀官們看向潘偉時,個個臉色煞白,他居然是魔尊?

剛才他們得罪了魔尊,若是魔尊生起氣來,滅死他們,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

魔尊和魔尊打架,動靜相當大,早就把眼前的架子棚子,吹的四處都是,就連微弱的魔王也被吹飛了兩隻。

殤骨見潘偉上當,故意輸掉,摔在地上,還差點被紫金棍給砸著,逼得節節後退。

潘偉一怔,滿心不解,按說此人不該如此才對。

還沒想通,一道黑影飛來,落地成蜥蜴,巨大的蜥蜴尾,對著潘偉重重砸去。

二打一。

潘偉一躍而起,避開蜥蜴尾,順手還把添亂的應綸給拎起,避開巨尾,心頭不悅。

殤骨和血殺的心中,卻是驚濤駭浪,雖說他們剛才有放水,可是也真實的動了手,卻沒挨著潘偉半分,且還是兩人聯手,也沒能討到便宜。

這個男人,很強!

壓下心頭駭浪,一道嬌俏的聲音突然嬌斥響起:「潘偉,我來了。」

蘇九月甩著黑色鐵鏈,朝著這邊衝來,大喊:「誰敢阻我,全部滅了。」

重生空間八零小媳婦 潘偉頭疼,這丫頭又跑出來添亂。

蘇九月不管不顧,直接奔到潘偉面前,黑色鎖鏈沖著血殺甩去。

『砰』的一聲,地面被黑色鎖鏈甩出一個大坑來,驚的萬魔們更是離的遠遠的。

殤骨收到蘇九月目光,對血殺喝道:「走!」

巨大蜥蜴跟在殤骨身後,動作迅速的跑了。

望著遠去的背影,潘偉擰眉,就這樣跑了? 跑走的殤骨,來到安全地,眉眼深深:「那個生人比我想像的還要強大。」

血殺恢復人身:「接下來呢?」

殤骨看了他一眼,一想到心上人對自己的保證,笑了:「自然是再找他麻煩。」

血殺不解的看向殤骨:「這不像是你的風格,自我認識你以來,你除了喜歡懟雷諾兩句,其他事,你看都不看一眼。如今……為何?」

「你只要說,你幫不幫我?」殤骨看向血殺,眼裡晦暗不明。

血殺當即點頭:「自然。」

殤骨笑了:「好兄弟!」

總裁的貓咪妻 這時,一隻黑色小鳥飛到殤骨面前,殤骨伸手,小鳥落在他手上,化成一段文字。

血殺看著那段文字,驚訝的抬眸看向殤骨,心底驚濤駭浪。

看完文字的殤骨,木著臉,手一甩,文字散去,不見一絲。

「瘋了吧你?」血殺很不理解,「才一面,你就這樣相信她,萬一這是她的陷井?「

殤骨笑了,笑容很溫和,也很苦澀:「血殺,你不懂,真的。喜歡一個人,不需要日久生情,只需一面就夠了。她……我甘願為她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哪怕她真的設了陷井給我,我也甘願成為她墊腳的那塊石頭。」

血殺氣的想殺人,聲音冰冷:「殤骨,就算她是魔尊那又怎麼樣?魔界的女魔尊很少嗎?那些女魔君女魔尊們對你投懷送抱,你看都不看一眼,如今卻要去相信一個讓我們誤以為是生人的魔尊,你醒醒吧?她發的誓不值得相信。」

殤骨抬眸看向他,拍拍他的肩膀,鄭重道:「血殺,謝謝你的提醒,可是,我有我的執著,我說了幫她就一定幫她。」

血殺轉身就走。

習影不離的二人,殤骨自然知曉他要做什麼,立即攔住他:「血殺,我認定了她,若是你殺了她,我們就不再是兄弟。」

血殺赤紅著雙眼瞪著他,拳頭緊握,渾身顫抖:「那個女人明顯就是在利用你。」

「若是能得她利用,證明我在她心中是有用的。」殤骨卻一頭栽了進去,再也撥不出來。

血殺氣憤的很:「如果我一定要攔著呢?」

殤骨一怔,隨後一字一句道:「是兄弟就不要攔著我。不然,連兄弟都沒得做。」

血殺咬牙切齒,身後的蜥蜴尾,啪啪的甩在地面上,發出刺耳的響聲:「就為了那個女人,幾百年的兄弟,你就不要了?」

自知理虧的殤骨,聲音放輕:「就是因為幾百年的兄弟,所以我才相信你,才會把這一切都告訴你,就是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和理解。血殺,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她是我一眼相中的人,你不要讓我為難好嗎?」

看著陷入情網中的殤骨,知曉他脾氣的血殺,知道撥不出來他,最後點了點頭:「好。」

殤骨高拍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若是……」

血殺的但是,並沒有讓殤骨難過傷心,反而很高興:「你說,我聽著。」

「若是她傷害你,我就一定會對她出手,絕不留她性命。」血殺說這句話時,身上的魔氣翻湧,表示他說的不是假話。

高興的殤骨,並不會去想太多,只要血殺這個兄弟站在他這邊,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

蘇九月來到潘偉面前邀功:「我把他們打跑了,你怎麼謝我?」

潘偉無奈一笑:「請你吃飯。」

「人家都說,無已為報,當以身相許,不如,你娶我吧?」蘇九月手指頭對點,小臉嬌羞,「你看,我都親自開口了,你還要拒絕我嗎?」

潘偉曲指彈向蘇九月額頭:「小丫頭片子,一天到晚的想什麼?什麼娶不娶的,以後不許說這話,不然我生氣了。」

蘇九月嘟唇不悅,內心非常憤怒,卻及時掩蓋,沒有讓潘偉發現。

潘偉彈彈身上的灰塵,看嚮應綸:「怎麼回來了?」

狼狽的應綸,臉微紅:「聽說你被抓去了角斗場,就想去看看,哪想到……」

哪想到就被抓了。

「四葉呢?」潘偉又問。

應綸自懷中拿出一株發黃的小草,愧疚道:「不小心中了魔王一掌,就這樣了。」

潘偉接過四葉,輸入靈力給它,它的葉子還是黃色。想想,給它滴了一滴地心乳,剛才還枯萎的將要死的小草,馬上就活了。

果然,靈力在這裡沒用,還是地心乳有用。

虎弱的四葉一睜開眼,看到潘偉,兩片葉子輕輕舞動:「又見面了。」

見四葉無事,潘偉鬆了一口氣,這個可以幻化成女兒模樣的小樣,看著心生歡喜。

「多謝。」潘偉真心道謝,不管四葉為什麼中了一掌,他都是道謝的。

慢慢恢復力氣的四葉,用根須點在潘偉手掌心,軟軟出聲:「我本想帶著他去的……對不起。」

「不怪你,突髮狀況,誰也沒有想到。」潘偉安慰它,「竟然沒回人界,那就算了,走,回去。」

聞言,四葉軟軟倒在潘偉手心,語氣略帶撒嬌:「好累,休息一下。」

潘偉動作溫柔的把它放入懷中。

回到客棧,其他出去的人還沒回來,潘偉望嚮應綸,這次才有時間好好聊聊:「是誰抓你,可還記得?」

應綸搖頭。

不管潘偉問什麼,應綸都搖頭,不是說不記得了,就是說不知道。

潘偉手指輕敲桌面,眉頭聚成一個川字,他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驚天秘密?

想到驚天秘密,他就想到古雅希,希望是他想多了。

陸續的,其他人也回來了,都沒有新的發現,藍爵最後回來,卻帶回來一個消息。

「此話當真?」潘偉被這一消息驚的彈跳而起。

藍爵搖頭:「不知真假,只是聽他們如此說。」

潘偉背手在房間里來回走去,走了十幾趟,最後出聲:「不管真假,我都要去看看。」

「萬一是個陷井呢?」說話的是潘略,「萬一是要引你過去的呢?」

「對方知曉我是誰嗎?知曉我來的目的嗎?」潘偉反問他,「就算是他知曉我,又知曉我長什麼樣?我現在的這個魔王樣,他們根本就分辯不出來。又怎麼引我過去?這不合理。」

托著下巴的蘇九月,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擰眉:「你們打什麼啞謎,聽不懂!」 砸了雷諾一拳的潘偉,並沒有停止他的憤怒,而是再次揮拳朝雷諾砸去,嘴中還喝道:「你眼瞎啊,走路不用眼睛看路,你踏馬的用鼻孔看路,誰給你個傻逼腦的,把你塞回去重新回爐再造!」

萬魔們下巴驚掉的同時,又齊齊為潘偉點贊,敢對雷諾少爺如此動手的,怕也就只有這一位了吧?

「混帳!」雷諾大手一揮,對身後侍衛喝道,「還不快上!」

侍衛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在這個魔堡城裡,誰魔敢不給雷諾少爺十二分面子,哪成想到,就遇到了一個刺頭。

反應過來時,也正好聽到雷諾的喝聲,整個身體剛要撲過去,藍爵一條大長腿飛來,把侍衛踹飛起來。

潘略很識時務的往那一站,見侍衛飛來,佯裝著嚇的自救的樣子,一拳轟在了侍衛的身上。

然後,侍衛再重重的摔在地上,發出巨響:「砰!」

侍衛是死是活沒人在意,眾魔們在意的是雷諾少爺。

雷諾撫著打青的眼,指著潘偉厲喝:「哪來的……」

「你大爺!」潘偉如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纏著雷諾打,他的拳頭看似沒有章法,卻又每一拳都打在雷諾身上。

此時的雷諾,真是鬱悶的想死,明明對方打來的每一拳,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可是,待到他要接對方拳頭時,那拳頭卻偏離了他的計算,砸在他的身上。

每一拳都有著千斤重,砸在他身上,痛的他五臟六腑都焚燒在一起。

他很慶幸自已是城主的兒子,不然,就這樣子被對方砸個十幾拳,他一定會被打死的。

打不過就跑,這是雷諾的宗旨。

看著撥腿就跑的雷諾,潘偉甩了甩手,指著遠跑的雷諾,對萬魔們告狀:「你們看到了,是他不看路撞的我還想打我,我才還手的。」

萬魔們用萬分同情的目光看向雷諾,個個都興奮的看慘劇,卻沒有一隻魔開口告訴他,雷諾是城主的兒子。

哼,以前雷諾可沒少欺負他們,此時有人倒霉,他們自是樂的自在,樂的偷笑。

看著遠走的雷諾,潘偉嗞牙裂嘴,敢說小茜寶壞話,不想活了。

潘偉的這一戰,打的萬魔們都離他遠遠的,生怕下一秒,就把禍事惹到自己身上來。

果然,不管是人還是魔,都是欺軟怕硬。

而也因為潘偉的這一刺頭子,連雷諾都敢打,都想看他更慘的笑話,故潘偉四處看四處摸時,萬魔們並不開聲警告他,反而讓潘偉摸到了內院里。

瞬間,剛才還嘻哈如痞子般的刺頭子,瞬間謹慎起來,雙眸清冷,看向各個房間。

依著藍爵帶回來的消息,是說殤骨魔尊大人,今天成親,宴請萬魔們來他的骨子樓吃宴席。

成親的對像,據不完全可靠消息傳來,是人界的一名小女孩。

和一名人界小女孩成親,若是對像是魔王一枚,那這枚魔王定會被萬魔們噴死。

可新郎是殤骨魔尊大人,誰人敢說個不字。

回想著藍爵帶回來的消息,潘偉雙眼陰沉,小心警惕著四周,一間房一間房尋找。

骨子樓最頂端的一間房裡,殤骨和血殺站在窗前,看著潛進來的潘偉,血殺再次勸道:「此時收手……」

「休要再提。」殤骨打斷他的話,雙眸盯著潘偉,語氣堅定,「她既然說過,那我就相信她。」

血殺有種恨鐵不成鋼,並且有想去殺了蘇九月的衝動。

此時的蘇九月,正坐在梳妝台前,描眉化妝,拿起胭脂,張嘴一抿,再一抿,烈焰紅唇已好。

看著鏡中的漂亮美人,蘇九月笑了,撫摸著自已的容顏,對著鏡中的蘇九月說道:「蘇九月,真是謝謝你的這幅容貌,今天是我的新婚大夜,你可一定得看好了哦!」

驀然間,鏡中的蘇九月,留下兩行血淚。

風雲緣2 蘇九月嚇的一個激靈,再定晴一看,鏡中只有她驚恐的臉。

「嚇死了。」蘇九月拍拍胸口,安慰自己,「若她是鬼,我還是魔,我豈有怕她的道理?」

如此一想,並沒有什麼好怕的。

……

所有的房間都一樣,裡面燈火通明,門窗關好,自外面看,根本就不知道裡面究竟有什麼,也看不到裡面有什麼。

若是小茜寶正在裡面,而他這樣隨意一掃,萬一錯過了小茜寶可不好。

所以,潘偉每次都是側身,伸手輕輕推開一邊門,朝里掃去。

看了差不多有二十個房間,還是沒有找到小茜寶,潘偉不由的有點心浮氣燥,心裡有火氣,想出又出不了的那種,特別想罵人想打架。

「冷靜冷靜!」

潘偉告戒自己冷靜下來,再次推開半扇門,裡面坐著一位姑娘,正在對鏡描妝。

絲絲黑氣,自他摸著的半扇門上飄出來,鑽進他的鼻孔間,令潘偉腦袋有點暈暈沉沉,卻又開心不已。

「潘偉!」

對鏡收妝的美人,回眸沖他一笑,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若然!」

潘偉驚愕出聲,腳步不由自主的朝林若然走去:「你怎麼在這裡?」

林若然……也就是蘇九月,她緩緩上前,巴著潘偉的手臂,輕靠在他手臂上,含羞帶笑,輕語柔聲:「你忘了嗎?你不是說要補我一場婚禮嗎?今天就是我們的婚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