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楓猜測這些人十有**都是在林寒,因爲林寒的打扮太過受人矚目了。

“好吧!”林寒無奈的一笑,起身邊的人所穿的衣服,自己的確有些格格不入。

兩人一路離開了站臺之後,才發現是他們錯了。站在出站口的大廳裏,對着出站口的大門的一個巨大屏幕正在播放着一段影片。而那段影片正是林寒在爲之前在火車的那具屍體做入殮工作的場景。

如果這麼大的屏幕都沒有注意到的話,怕他們是個瞎子。不止是這一個屏幕在播放着這個畫面,一路走來許多的廣告屏幕都在播放着這一段影片。

這個新世紀的火車站也讓林寒驚到了,總感覺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般。他明明記得,自己印象裏的火車站沒有那麼先進的纔對。

“林寒!這頭的人是你吧!”暮楓一臉驚愕的看着大屏幕的人,詫異的轉頭對了林寒。

林寒點了點頭,的確是自己,他不能否認。

“沒想到你還是名人啊!你是入殮師?”看影片裏林寒的架勢,的確很像一個專業合格的入殮師。

“不是,我只是覺得他死的太慘,想着幫他恢復原來的樣子而已。”的確,死後爲了追查兇手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臉蛋給撞得血肉模糊,還能不慘嗎?

“什麼!還不是專業的!你這手法讓許多的專業的都望塵莫及好麼!”林寒沒有想過自己這無心之舉竟然讓自己出名了,現在各個城市的頭版頭條都在播放着林寒的這條新聞。

這條新聞對現在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們來說簡直是再大不過的新聞了。一方面是靈異事件,屍體自己持票車尋找兇手,第二是,林寒的高顏值和出人意料的舉止。都將這條新聞推了熱門,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這影片的男人是誰,是否真的存在於這個世。

林寒面色有些不佳,這出名的方式讓自己有些觸不及防啊……

不行,需要僞裝一下了。

想到這兒,林寒向暮楓提出了要求,打算去換一套衣服,剪一個頭發。抱着入鄉隨俗的想法,林寒倒是對自己的一頭長髮並沒有多少的留戀。

“你總算想通了。”暮楓一副我心甚慰的模樣也是看醉了林寒,林寒苦笑一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他帶路。

“這個是丹藥,你跟我換點錢,幫我付了剪頭髮的錢。”林寒本來是想要用靈力直接將自己的樣子改變一下的。但是又怕嚇到了身邊的暮楓。畢竟這小子是凡人,若是看到自己突然的變化,怕是會嚇暈過去。

“林寒,你哪兒來的這麼多這東西!你知不知道,依照你這東西的神,你分分鐘都能成爲大款你知道嗎?”暮楓自然不會拒絕這不會賠本的買賣。連忙將丹藥收下了,還轉了一筆錢到林寒的手環裏。

林寒拿着暮楓給的錢去了一趟理髮店,他發現這理髮店也跟自己記憶深處的不太一樣。因爲有些太過科幻了,竟然不是人來剪頭髮的。而是機器……

暮楓帶自己來的地方也不是什麼人工的理髮店,而是自助服務的智能理髮器。

林寒從裏面一進一出,一頭飄逸的長髮已經被一刀剪下打包存放到了一個包裹裏到了林寒的手裏。而林寒頭髮也變成了乾淨利落的板寸頭。

看到外觀煥然一新的林寒,暮楓倒抽一口氣。

這廝怎麼什麼髮型都能駕馭的住,沒想到這種鋼鐵直男的髮型他也能輕鬆的駕馭……

不愧是外貌明星還要出色的男人啊!

“衣服也換一套吧!我錢轉給你了,你去前面那個買衣服的機器里弄一套。”一頭板寸頭再穿着身這套衣服顯然不太合適,暮楓讓林寒去將衣服也換一套。

林寒聽話的點點頭,去了下那個買衣服的機器那裏。

林寒對穿衣打扮沒有什麼概念,衣服要舒適的好,所以他挑選了較寬鬆的一點衣服。至於有一些冬裝他沒有購置了因爲價格有些貴他下不去手。

“一件風衣外套要十萬多,怎麼不去搶啊?”看到機器那明碼標價的十多萬,林寒狂皺眉,下意識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丟下這句話,林寒穿着身的這套高領毛衣和一條淡色系的牛仔褲走了出來。

當煥然一新的林寒出現在暮楓面前時,暮楓發現自己一個男人竟然都剋制不住了自己的心跳。

“怎麼?不好看嗎?”暮楓這麼活潑的人都忽然呆滯了,這對林寒來說有些嚇人了。他不安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開口問了暮楓一句。

“不!太好看了!”暮楓聽似誇張的話卻一點都不誇張,的確,林寒穿着一套一副一點都不會難看。這斯的高領毛衣竟然襯的他更具儒雅的氣質。 跟着暮楓去學校之前,暮楓先帶着自己去了一家看起來有些高檔的酒店。

“你來這裏做什麼?”不是說要去x大嗎?怎麼跑到酒店來了?

酒店,聽着不像是什麼好地方,至少每次師傅從凡間回來時說到這個地方,都會露出有些古怪的笑容。所以林寒直接將這個地方定義成了不是好地方。

“當然是有事啊!我這個學期的生活費都貢獻到你身了,我要去掙點錢,我已經聯繫好買家了!”暮楓咧嘴一笑,回答了林寒這個問題。

掙點錢?

林寒更加困惑了,他要怎麼掙錢?拿什麼掙錢?

“你好好的坐着,我去去回!”暮楓丟下一句話進了酒店的電梯,想來是去跑去掙錢了。

林寒倒是懶得跟去,所以直接到酒店的大廳裏坐下了。

纔剛剛坐下沒有多久的時間,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出現了一絲異樣。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他催動靈力觀察了一番,赫然發現竟然是自己體內發出來的。嚇得他以爲是自己的丹田除了問題,仔細觀察了一下丹田,發現丹田並無大礙,他鬆了一口氣。

“爸爸!”一道稚嫩的聲音傳來,隨即,一隻長的跟寵物鼠差不多的純白色小生物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林寒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小生物,不免有些吃驚。

“天獸?不對……是鬼獸……等等!也不對,鬼獸身怎麼會有仙氣?這是怎麼回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生物,林寒有些凌亂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天獸不像天獸,鬼獸不像鬼獸的。

“爸爸……你怎麼把我給忘了……”只見那小老鼠嘴巴一扁,好不委屈的開口說道。

“等等!什麼爸爸?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他再不濟也不是個修仙的,怎麼會認一隻獸類當孩子呢?林寒打斷了對方,眼底滿是防備之色。

“主人示意了,你跟他說這麼多沒有用。”另一道略顯高冷的嗓音響起,在這隻小老鼠的身邊又出現了一隻墨色的小身影。是一隻黑色的貓咪,通體跟普通凡間的貓咪模樣差不多,要是真說有什麼差別的話,那便是它的尾巴,是呈閃電形狀的。

“該死的太白金星!都是他!”小老鼠咬牙切齒的咒罵了一聲。

這一聲罵讓林寒有點不樂意了,“喂!小傢伙,我勸你識相點,不要侮辱我師父。”他承認師父這個人有些混,也有些不負責任,但是不管如何,他都是自己的師傅。至少在自己有記憶以來,他一直對自己很好。

是有些摳門,其餘的都還行。

“他纔不是爸爸的師傅!爸爸的師傅是太老君!”小老鼠氣急敗壞的開口。

“太老君?”這個名諱林寒自然是聽到過的,沒由來的一陣熟悉。

當然這熟悉感一定程度是因爲自家師傅脾氣差的時候總是咒罵這個名字,想要不知道都難。罵的多了林寒也知道太老君這個名字在師傅面前是不能提的。

“你們既然知道的我身世,爲什麼不早一點出來告訴我?現在纔出來跟我說?”林寒怪的是,這兩隻小傢伙既然知道的自己的身份,爲什麼這五年的時間都不出來跟自己說,現在纔出來告訴自己。

“還是不是因爲太白金星的修爲我們都高很多。之前那個幫着他一起將你從天界偷下來的煉丹會長老說要回天界,都被他爲了忘丹丟迴天界去了。我們如果在山的時候出來會被他發現,屆時他一定也會抹去我們的記憶的。”紫菜咬牙切齒的開口,想想這太白金星偷人徒弟的不恥行爲,他都替他羞愧。

封仙紀 堂堂神級別的高階煉丹師,竟然幹這麼齷齪的事情。

“……”不知爲何,林寒對這話始終抱着懷疑的態度,不別的。只因爲這五年的時間,師傅對自己很好,他不願相信師傅是一個這樣的人。

“主人,你不信我!”從林寒的眼神裏紫菜看出了他不相信自己,這讓它不免有些受傷。

“你們出現的太突然,說的話也太突然,我適應不過來。”它們的話說的輕鬆,但是這些話顛覆了他的一直以來的觀點,實在讓他相信不起來。

“沒事,有的是時間讓主人想起來,不過依照主人現在的階品,想要回天界找你真正的師傅太老君煉製破解忘丹的丹藥是不太現實的。主人必須晉升到神階品才能擁有回到天界的權利。”紫菜在天界待過一段時間,而且之前神農還在的時候多多少少跟它們說了一些天界的規矩。依照林寒現在的修爲,想回天界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在凡間待着了。

所幸的是,天一天,人間一年。主人有足夠的時間來提升自己的修爲,以此來晉升自己的修爲,成功的回到天界。

“雖然不怎麼相信它們的話,不過對它們的親切感倒是很強烈,或許它們的話是真的。不過他需要時間來真名它們的話是對的。

“忘丹……”這個丹藥的丹方自己倒是沒有聽過,太白將什麼丹方都教過自己,唯獨沒有這個忘丹。

難不成,這忘丹是他發明的丹藥?

林寒猜想,能不能不用迴天庭,自己也能摸索出忘丹的解藥丹方來給自己服下。

屆時自己應該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了。

“對了主人,你的蒼穹爐都快發黴了,你如果要煉丹的話,可以用那個爐子。”紫菜在打算回到林寒體內的空間時忽然想到了什麼,跟林寒說了一句。

蒼穹爐!

這個名字一出來,讓林寒有種打了雞血的感覺。

他心念一動,果然看到自己那個已經破開封印的體內空間裏靜靜的安放着一個丹爐,這個丹爐通體呈現七彩斑斕的顏色,一看是寶貝的模樣也讓林寒猛吞了一口口水。

“這丹爐會炸嗎?”林寒關心的是這個,別是看不用啊。

“蒼穹爐是萬爐之王,不會炸爐,而且它還能煉製天尊階品的丹藥。是天下第一煉丹爐!”紫菜的話讓林寒眼冒金星,簡直恨不得現在將煉丹爐拿出來好好的試試。

【求月票,求推薦票,謝謝大家支持,謝謝】 “發財了啊!哥!我們發財了!”沒等林寒打算去找一處地方躲着好好用這個蒼穹爐來煉煉丹藥,沒想到暮楓那小子已經辦完了事情跑下來,一邊跑還一邊發狂的大笑,看起來怎一個二百五了得。 尤其是在他看到林寒之後,更是直接激動的撲了去,一把將林寒給抱住了。那模樣簡直恨不得認林寒當乾爹的感覺。

林寒見他如此,嘴角抽搐了一下。“怎麼了?”

不着痕跡的將他推開,林寒困惑的問了一句。“你知不知道,我在剛火車的時候聯繫了一個買家,他買了你送我的丹藥。你知道是什麼數字嗎?”暮楓激動的看着林寒,眼底盡是星光。

像他這樣窮人家長大的孩子,村子裏還是靠着一些體驗農家生活的旅遊活動才稍稍有了一些收入。所以他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多大的錢。當看到那個買家給自己的支票時,差點沒有被嚇到。

“多少?”林寒也有些好,自己的丹藥,到底能夠賣多少錢。

“這個!這個數啊!”暮楓劃了一個數字,嘴角扯到了極致,緊抓住林寒的手臂,激動的喊了出來。

“五……萬?”林寒以爲應該五萬差不多了。

“我去!你怎麼對自己的藥這麼沒有自信啊!它可是直接讓我長出了一條新腿啊!我在絡叫價是五百萬,結果那個買家給了我五千萬!還說如果這丹藥要是真的有效,這五千萬都算是少的!”

天啊!五千萬!這足夠他家在城市裏買一套房子了。雖然只有兩室一廳那樣的規格,不過這城市裏如果有房子的話,那意味着自己以後娶老婆根本不用多費腦筋了。當暮楓親眼看着那個人吞下了藥丸之後身體的變化,他也是徹底的驚呆了。直到那個人吞下了藥丸,他才告訴暮楓。自己原來是聾子,是因爲自己天生是個聾子,所以家族裏將繼承人的位置給了別人。

他不甘心,所以二十多年的時間他活的都別人要努力很多。在前段時間,他聽到爺爺說如果不是因爲他耳朵有問題的話,他一定都將繼承人的位置給他。病急亂投醫之下,他在絡尋找起了偏方。好死不死看到了暮楓發出的這條兜售信息。起初是不抱多大的期望的,但是在看到暮楓發出的服藥前後的腿部照片的對圖。他相信了一半,抱着嘗試的心態他來了。他提出了先驗藥,再付錢。

暮楓不放心,所以兩人先簽了一份合同。才讓他先吃了藥,吃好了藥之後,沒想到他那打出生開始沒有聽覺的耳朵竟然能夠聽見聲音了。剛開始能夠聽見聲音,他還以爲自己大腦錯亂了。直到他發出了一些略爲刺耳的聲音,那些聲音聽着嘈雜,但是對他來說卻是天將之音,欣喜若狂之下,他付出了原價多十倍的錢給暮楓。暮楓纔跟抽風似的跑了下來。

“原來這麼值錢啊……”林寒也有些吃驚,沒想到自己煉製的最差階品的丹藥竟然這麼值錢。

“我這裏的錢分你一半吧!”暮楓雖然愛錢,可也知道這錢是靠賣林寒的丹藥掙來的,所以他打算分林寒一半。

“不了,這是你憑本事掙來的,而且我這裏還有不少這樣的丹藥。你幫我找買家,要可靠一點的。還有你不能跟別人說,這藥是我煉出來的。”之前在山的時候,師傅總是說人心險惡,要他擔心一點。下下山之前他還在提醒自己,人心險惡。所以他很清楚,這事情的輕重緩急。

師傅還說,在凡間,錢是很好的東西,它能得到你想要得到的。包括那些傳說的稀有藥材,都是需要錢去得到的。他也打算弄一些錢來,這對他來說是有好處的。

“每賣出一顆,我分你一成的提成,怎麼樣?”林寒見暮楓遲遲沒有回答自己,才意識自己沒有給人甜頭,這好像有些不太對。

“不是……我關心的不是提成的問題,是你這裏還有很多這樣的藥丸?你是從哪兒來的?”這樣的藥,有個三顆都逆天了吧!他前前後後給了自己三顆。其實暮楓也猜到他身可能還有幾顆,但是他竟然說他身還有不少,不少跟幾顆的區別是很大的!沒想到這小子這麼深藏不露啊!這可是一顆價值五千萬的藥丸啊!

“其實我也不隱瞞你了,我是煉丹師,那些丹藥都是我煉製出來的。”林寒長嘆一口氣,開口解釋了一句。

“煉丹師!我去,這不是一百多年前那些玄幻小說裏寫的情景嗎?這世真的有煉丹師這個職業啊!”那些書在百年前的很長一段時間曾經風靡整個大陸,但是隨着越來越多的少年被那些小說吸引,開始陷入了自己的意想,被當時的政府給封了。

“……”林寒一頭霧水,雖然暮楓說的這些話怪怪,但是他聽着還是覺得怪耳熟的。

“那些藥丸是傳說的丹藥嗎?”暮楓的情緒被點燃了,整個人都陷入了被打了雞血的狀態。問題一個接着一個,讓林寒有些接受不過來。還沒一一回答他的問題,忽然一道細微的氣息飄入了他的鼻尖。這股氣息很熟悉,熟悉到讓他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順着那股氣息望去,一個窈窕的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不過那個身影好似要離開。幾乎是不做他想,林寒邁開腳步追了過去。

“喂!林寒!你去哪兒!”暮楓還等着林寒回答自己問題,沒想到林寒擡腿走。剛想要前抓住他卻發現自己手環亮了起來,打開手環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

“誰啊?”暮楓的語氣聽起來有些煩躁。

“是我,郭詩夢。”電話那頭傳來一道熟悉的女聲,暮楓身子一凜,態度瞬間好了許多。

“哦,是你啊?有事嗎?”暮楓這纔想起郭詩夢在臨走前要走了他的號碼。而自己因爲虛榮心作祟,自然果斷的將自己的號碼給了出去。 林寒看着那個身影進入了電梯間,幾乎是不做她想直接衝了進去。 沒想到剛剛進去,身子被人一把扣住。

再然後,他直接被人給抵在了電梯間牆壁。驚愕的看着眼前這個力大無窮的女人,當看清對方的模樣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心跳的越發的厲害了。

“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他從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女人,本以爲次見到過的郭詩夢已經夠漂亮的,但是在這個女人面前,直接被秒成了渣。

女人聽到林寒的話,輕挑黛眉,嘴角勾起了一記微笑,“喲,左右在天不過纔多少的時間,你給忘了?”女子輕笑幾聲,鬆開了林寒,“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你也下凡來了。天界的那些人找你都找瘋了!你倒是好,在凡間瀟灑自在。”對方說完,輕拍了一下自己手掌。聽到她的話,林寒眉頭深鎖的更加厲害了。

“天……你認識我?我曾經……是天的神仙?”爲什麼連這個女人都這麼說,難道自己之前真的不是什麼散修,而是天的神仙?

林寒的心裏充滿了困惑,女人緊盯着林寒。見他一臉困惑的模樣,忽然想到了什麼。“嘖嘖,你也把自己的記憶給抹掉了嗎?這年頭的人都是怎麼了,都這麼想不開,我幫你吧!”女子說完,擡手在林寒的額頭輕輕的一點。只是這一點,疼的林寒直接兩眼翻白暈在了對方的面前。

那個女人也沒有想到自己這無心之舉竟然直接將對方給弄暈了,催動自身的靈力在林寒的身掃描了一下,目光最後落在了那顆已經跟他的腦子結成一團丹藥。“這是何丹藥?”女人喃喃自語,試圖去深究,卻發現這丹藥頑固的很,竟然完全化解不了。並且自己的靈力輸入的越多,它的面積越大。這樣的後果導致林寒直接醒了過來,疼的在地打滾。

“你沒事吧!林寒!”女人的語氣裏充滿了擔憂。疼……這種疼好似要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腦子鑿出一個洞來,林寒的雙眼睜開一條細縫,那張熟悉的臉跟自己記憶最深處的那張臉重疊在一起,“楠兒……”他潛意識的說了這兩個字,擡起手,顫抖的手快要靠近對方的剎那,忽然,一道陰森至極的笑聲在這電梯空間裏響起。

原本敞開的電梯的忽然被關了電梯門。這讓林寒跟女人都大吃一驚,尤其是女人,她犀利的眼神掃了一下四周。發現一股神的力量充盈着整片空間,“該在本尊的面前裝神弄鬼!找死!”

原來這個女人是風瑟,最近聽說凡間出現了許多冥界都難以處理的事件,她是接到了冥王呈來的訴狀才特地跑下來一趟的。讓風瑟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鬼東西不顧自己是仙尊的階品打算對她下手。想到這兒,風瑟目露殺意,正打算催動靈力,忽然發現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鑽入了她的鼻子裏。她想要屏住呼吸時已經太晚了,那股氣息已經非常霸道的佔領了她的全身筋脈。臉色丕變,她的身子一軟,直接坐在了地。

“桀桀~”詭異的笑聲在他們的耳邊響起,隨即,一個虛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是誰?”風瑟咬牙,看向那個虛影。

“一個獵物,還不配知道本皇的稱號。”那虛影一臉輕蔑的看着風瑟,那眼神好似在看着什麼螻蟻一般。風瑟的怒火一下子被點燃了,她風瑟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這傢伙竟然敢這麼說!不過他長得未免也太怪了,不僅耳朵是妖精的尖耳,面容倒是有些像人類,可是皮膚都是一些很複雜的圖案,這樣的人種是這個世界所沒有的。他是從哪兒來的?更要命的是,風瑟在他的身感應到了強過自己十倍的靈力。

甚至有可能高出了天尊的階品!

意識到這件事情,風瑟雖然有不甘,但意識到這件事情,風瑟雖然有不甘,但是更多的擔心。“你想做什麼?”

看着對方越來越逼近的身體,風瑟的聲音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不用怕,只是取走你的命。很快過去的。”對方說完,那隻虛手快要沒入風瑟的胸口時,忽然,一道黑氣乍現,凝聚了這個電梯空間的結界被瞬間炸開了。

隨即,那個怪物的手被一隻鐵臂一把扣住了。

“你竟然沒事!”那人顯然也沒有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還有人破開他的封印,控制住自己的行動。

驚愕的順着這隻手臂望去,赫然發現了一個頭長着一對魔角的男人滿眼嗜血的盯着自己。

“休想碰她!”他的語氣強硬,一副隨時要將他碾碎的模樣。更要命的是,這傢伙的力量很強很強,強到甚至在自己之!意識到這個問題,那人在掙扎一會兒之後,化爲了一縷青煙。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擎天!怎麼是你!”風瑟自然認得出眼前這個邪魅的男子,語氣都變得有些顫抖。

“若不是我,怕是你現在已經死了。”話音剛落,一口濃稠的鮮血從他的嘴裏噴了出來,這是他強行突破封印之後的後果。

“你沒事吧!”算再討厭他,但是看到他受傷,她心裏還是不免會有些擔心。

“你在關心我?”緊繃的嘴角總算有了一絲笑意,他深情的眸子盯着她,那一副情深不悔的模樣看的風瑟直接扭過了頭去。不再去看對方此時的模樣,面對她如此冷淡的迴應。他沒有再開口說什麼,心一點點的變冷。

“你是我的,除了我,沒人可以殺你……”強行伸手扳正她的臉頰,他霸道的開口說道。

“我謝謝你,只可惜,我風瑟,不是任何人的!”風瑟冷笑一聲,話音落下,她選擇不再去看對方。心好似一下子碎成了殘片,擎天沒有再多說,起身,將她一把抱了起來,隨後,打開電梯門,帶着她離開了此地。

“你要帶我去哪兒!”風瑟大驚失色。 “那個異世獵者不會放過你,我帶你離開這裏。”擎天沒有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而她也沒有一絲反抗的力氣,因爲身體裏的那股氣息還有消散。只能像一隻柔弱的小白兔般依靠在他的懷裏,聽着隔着堅實的胸膛傳來的熱烈的心跳聲。

“異世獵者是誰?”爲什麼風瑟總感覺他好像知道什麼事情。

“這件事情,本不該那麼早發生的,只是咱們這個世界的尊階級別的大能越來越多,這讓真正創造出我們這個世界的獵者開始感覺到了危險,他們會在我們這些人晉升到尊階之後,扼殺在搖籃裏。”擎天說的很模糊,是因爲當初自己的當年知道的也並不全面,只是瞭解到了一些片面。

“什麼!”擎天所說的這番話信息量未免太大了,他們這個世界……是由別人創造出來的?難道,那個渾身都是圖騰的怪人是創造出他們這個世界的獵者?風瑟驚愕的看着擎天,顯然有些無法消化他的話。

“這個地方差不多了,你趕緊迴天界去,天界相對凡間來說要安全許多。畢竟有許多遠古大能設下的結界,那些獵者還不能那麼快衝破結界來對付他們這些天人,但是在天界之下的兩個界位一旦出現尊階大能,必定會被獵者所獵殺。”面對擎天的提醒,風瑟越發的難以置信起來,是因爲實在無法消化這一事實。爲什麼這件事情從來沒有人跟她說過?包括當年的創世天尊都沒能跟她說過?

“你以爲,當年的菩提是怎麼死的!快!趁我現在還能再保護你一會兒!趕緊走!”擎天面色變得異常嚴肅,開口呵斥了一聲,風瑟這才反應了過來。

“我走不了,我身體不能動彈。”風瑟有些尷尬的說,尤其是聽到他提起了那個埋在自己內心深處久違的名字。她一直以爲,菩提是跟自己的父尊母尊一樣是身歸混沌的,但是現在從擎天的嘴裏聽來,事情好像並沒有那麼簡單。

“如果有可能,咱們還是有萬分之一的概率躲過獵者的追殺,去往異世從新開始。”如果一切都能夠重新開始,是否意味着他們之間的結局會不一樣?擎天充滿不捨的看着風瑟,話音落下,他擡手在風瑟的額頭輕輕一點,風瑟一個激靈,身子的力氣一下子恢復了。她深深的看了擎天一眼,身形消散在了擎天的面前。目送她消失後,擎天的身子才轟然倒下了。隨即,身子恢復成了林寒的模樣。靜靜的躺在了路邊的路燈下。因爲現在是晚,而且他身處的地方還非常的偏僻,所以並沒有人知道他在這兒。

也不知躺了多久,直到一個黑影出現在了這裏,目光最後落在了躺在地的林寒身。眼睛一亮,伸手輕輕的搖了一下林寒的身子。

“喂!醒醒!快醒醒啊!”林寒好像聽到耳邊有人在叫自己,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看見一個嬌小的女孩正一臉困惑的看着在自己。

“那個……你沒事吧?”那個女孩見林寒睜開了眼睛,一雙眼睛好似受驚了的兔子,面也出現了一些懼意,小心翼翼的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沒事……謝謝你。”林寒說了一聲感謝,便打算起身離開。結果還沒有走出幾步,被一個力量給拉住了衣服。

“那個,你是不是今天新聞裏播的那個入殮師?”顯然,這個少女認出了自己的身份。林寒沒想到自己都換了一個造型和髮型了,還是被人一眼認出來了。

“恩。”林寒點點頭。畢竟對方及時叫醒了自己,不然的話,他也不知道會在地暈多久,遇危險也不一定。等等等!危險!自己昏迷之前好像是在電梯裏的,那時還碰到了一個跟自己記憶片段里長得很像的女人,纔想要問她什麼問題。忽然四周的環境變得很怪起來,有一個莫名其妙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然後他一點事情都記不得了。在這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寒忽然變得有些提心吊膽起來,努力的去回憶,但還是一無所知。

“其實我有事情想要拜託你,你能不能,跟我走一趟?”少女扭扭捏捏的開口。林寒倒是沒有多想什麼,對方不過是一個凡人,自己則是一個修仙者,凡間的東西對他沒有多少作用,算跟她走一趟也沒有什麼。

“好。”林寒一口答應下來了。少女的眼底出現了一抹欣喜,連忙拉着林寒離開了此處。

林寒在離開的路忽然想起了暮楓,因爲怕他會擔心,所以連忙用靈力給他的手環發了一個消息,讓他在x大等自己,他有事情要處理,處理好了去找他。

很快暮楓給了自己回覆,說好的。

林寒沒有想到是這個少女帶自己去的地方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破舊的公寓樓。

剛剛走進這公寓樓,迎面撲來了一陣陣陣陰風,讓人會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但是伴隨着自己的到來,這股陰氣瞬間消散無蹤了。這棟公寓樓之前應該有鬧鬼,但是鬼怕仙人,自己的到來讓這些鬼嚇到了,所以連忙逃走了。

“怪。”少女有些好的觀察了一下四周,開口有些困惑的開口說了兩個字。林寒沒有說話,那個女孩喃喃自語了起來,“平日裏進這棟樓都覺得陰森的很嚇人,但是今天卻完全不一樣,感覺忽然溫暖了許多。”少女的解釋讓林寒會心一笑。

很快,林寒跟着少女來到了一個破舊的公寓房門前。女孩掏出了一把鑰匙,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房門。房門剛剛打開,一股撲鼻的屍臭味撲面而來,林寒皺眉,有些詫異的看向自己身邊的少女。

“我姐姐已經去世好幾天了,因爲家裏沒有多餘的錢去請入殮師給她整理遺容。我也不想讓我姐姐用這麼慘的面貌去火葬,所以一直放着了。今天看到了你的消息之後,我還在想如果能夠讓我碰到你,請你幫我給我姐姐做一下入殮工作的話。我姐姐應該會很高興……”少女的話說的讓人有些心酸。 原來是如此……

林寒點了點頭,決定出手相助。

“那我來幫你吧!”說完,林寒順手變出了一副手套戴,看的少女有些驚了。完全不明白林寒的手套從何而來,不過林寒的動作速度很快,戴好手套之後,他走向了那具躺在牀的屍體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