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道:這是他不當這些錢是錢,還是悍馬還有底牌沒亮出來?

可,這彎道除了減速的同時,車子的重量也是關鍵。

已經一百五十多邁的車速,距離彎道不足十五米,真心減速也來不及了。

悍馬,要麼直接衝進河裏,要麼撞在彎道的角壁上。

等等……

周繼祖雙眼一振,他想起了幾年前F1賽車七屆蟬聯冠軍舒馬赫,有一次就是用了一種自殺性方式過了道彎。

那次的方式被譽爲永用不可超越且永遠沒人敢效仿。

那次的彎道,明顯沒有這裏的曲折。

這悍馬,不會是想用那種方式吧?

“砰……”

悍馬的右邊車頭略傾斜的撞在角壁上,在車速慣性的帶動下,整輛車向左旋轉一圈又一圈。

十幾圈過後,悍馬直接倒着開車衝向終點。

這一幕,驚呆了全場。

太震撼了,也太玩命了。

悍馬沒有被甩出路面掉進河裏,足以證明這車手絕壁是個計算天才。

速度、力度、重量計算的百分百精準,悍馬纔有一成的機率不會被甩出裏面。

悍馬,衝過了終點線。

毫無疑問,贏得了第一名。

全場發出驚天動地的掌聲,這一刻,那些紈絝渣渣們是由衷被悍馬的車技折服。

“那車手真的是舒馬赫的徒弟?”周公證很認真的問沈浪。

浪哥啊了一聲,“誰知道呢,沒準夢中是呢!”

過賬的時候,浪哥給韓冷發了條信息過去。


待韓冷回到山上的時候,走到沈浪面前。“這次贏了多少?”


“按照東方老爺子給的提成,這次我能賺百來萬。” what???

衆人大驚,這怎麼又跟東方家扯上關係?

而且,之前你特麼的不是說東方靖的蛋蛋是被你踢爆的麼?

難道,這踏馬的都是你們設的局?

還有,你這坑貨明明贏了我們產業加資金都快有五六百億了,你卻說只有百來萬。

難道,你就那麼的不值錢嗎?

“各位,多謝你們賞口飯吃。

好吧,我攤牌了,其實靖公子壓根就沒有被踢爆蛋蛋,都是我們商量好後給你們下的套。

不這樣的話,你們也不會以爲東方家真的垮了,也不會那麼肆無忌憚的以爲你們的春天來了。

用一點無關痛癢的名聲換好幾百億,靖公子賺大發啦。

他賺錢了,我也跟着撿點剩下的,這不,提成上百萬。

一百萬對於你們來說跟一塊錢或者一毛錢沒多大區別,但對於我這種鄉下孩子來說,一百萬可以在家鄉的縣城裏買套房子,同時還可以提一輛便宜一點的車。

所以說,謝謝你們的自以爲是。”

贏了錢,浪哥當然是把火力撇開,撇到東方靖的身上去,這樣纔不會遭人記恨。

哪怕他不怕別人記恨,能低調肯定低調一點好,省得被人起底。

“次奧,這撒幣玩意,坑了我們幾百億,結果就是爲了百來萬,你特麼的腦子有病吧?把錢還給我,我給你一千萬。”

“我給你兩千萬,把錢還給我。”

“我給你五千萬,把錢還給我。”

越來越多的紈絝渣渣們,想通過私下解決。

沈浪搖了搖頭,指着身邊的韓冷。“你們開出的條件真的使我無比心動,可東方老爺子的保鏢在這裏看着呢,我不敢,要不你們聯合幹掉他,我就按照你們說的做。”

次奧,老子差點死了,你非但沒有關心幾句,還把火力扯到我身上,你這人能再無恥一點嗎?

韓冷頓時臉黑的比墨汁還黑,再一次領教到了沈浪的無恥程度。

“大家上啊,弄死這貨,咱們的錢就能回來了。”


一作死的紈絝渣渣第一個衝向韓冷,剛掄起拳頭,咔擦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

落地後狂吐血,肋骨斷了好幾根,估計得修養大半年。

“咱們人多,就算他是殺神在世,也不可能幹得過咱們那麼多人。兄弟們,上啊……”

又一個不要命的紈絝渣渣衝向韓冷,結果被一巴掌扇呼的旋轉了幾圈,倒地後直接暈菜過去。

有了一兩個開頭,接下來開始全涌向韓冷,把韓冷緊緊包圍起來。

這時候的浪哥,帶着未來老婆以及曾大律師悄悄的下山。

“小賤賤,你怎麼那麼壞呢?人家幫你賺錢,你還把人家往火裏推。”在車裏,曾紫有點埋汰的道。

“是啊姐夫,人家……”

浪哥打斷了公孫幾何的話,“好好開車,你們懂個屁。博弈這種層次感的東西,或許幾年後或許幾十年後,你們才能想明白。”

“小流氓,你這是借今晚的這事在告訴京城,東方家並沒有跨。而且,你這是在分攤火力,告訴那些人,你是東方家的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東方家所指示?”葉語嫣到底是出身官門家庭,看待事情背後比一般人敏銳。

“還是我老婆最瞭解我。”


浪哥在未來老婆臉上親了一下,頓時引來曾大律師的噓聲以及公孫幾何的強烈不滿。

“姐夫,你當真我的面叫其她人爲老婆,這樣真的好嗎?”公孫幾何心裏也清楚老爺子這事辦的有些強人所難,但誰叫準姐夫就是那麼的出類拔萃呢!

“拉倒吧,你爺爺跟你老姐一廂情願也就算了,你心裏沒點逼數麼?我是誰,我沈浪豈是會當上門女婿的人,我現在之所以沒有對你家作出反擊,這是給你爺爺這位老英雄面子。

當然了,扶持你家一把,不一定非得把我跟你姐硬綁在一起才行。

任何事都具有兩面性,等着吧,等我想到了比較好的切入方法,自然會讓你家更上一層樓。

你回去之後多做做你老爺子的思想工作,現在是新社會,不是他那年代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指腹爲婚等等。

他再不改改這舊思想,說不定哪天會被關進牛棚裏滴。”

說着說着,浪哥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一看,是東方靖打過來的。

“靖公子,視頻看了吧?滿意不?”

“滿意你大爺,沈浪,你這無恥之徒還敢再無恥一點嗎?打着我家的幌子騙錢,信不信我一個電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收到餘多發過去的現場視頻,看了之後東方靖怒不可言。

用東方家名譽賺錢就算了,竟然說着一切都是他家指使的,真是找死。

“靖公子,你家老爺子怎麼說?”浪哥問。

“我爺爺要是知道了,你現在還能跟老子說話?”

“看來靖公子還是沒能體會到我的用心良苦,請問:今晚的事,我向外界昭告了幾項你家的事?”

“昭告?”

“沒錯,就是昭告。昭告這個詞,在古時候只有帝王家才能配得上。其實,今晚我向京城的圈子昭告了你家的三件事。

第一:你靖公子根本沒有殘。

第二;東方家是不可招惹的,但凡招惹東方家,最輕也是褪一層皮。很明顯,今晚他們真的蛻了一層皮。

第三:我強調聲明瞭不止一次,我沈浪那麼6那麼無敵,但卻是你家的一個奴才。也就是說,東方家的強大,不是他們這些渣渣們能夠想象得到的。

瞧瞧,就今晚的事情,我替靖公子挽回了聲譽,也替你家壯大了永不可觸的威嚴。

我知道靖公子是糾結那些錢,可靖公子你想想,你家像缺錢的主嗎?

再說了,這些錢別看很多,其實最後我還是要上繳的。

實話跟你說吧,從我進內務府的那刻起,註定今後我所賺得每一百塊錢有九十九塊是屬於國家的。

你想想,我今晚這麼賣力的折騰,真的只是爲了我自己?”

浪哥的三寸不爛之舌犀利無比,很快就把東方靖的視線給轉移開來,不在打那幾百億的注意。

仔細想想,沈浪確實說的跟現場說的差不多。

只是他有點不理解,沈浪搞那麼多事情,真的是爲了自家挽回受損的聲譽?道:“沈浪,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別跟我扯沒用的,直說吧,你到底想幹嗎?”

“山中無老虎的後果就是連猴子都敢跳出來稱王稱霸,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家就這麼意志消沉下去。也不想你家在京城的地位被撼動,你家,就是鎮國石,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上繳贏來的那隻賭資過後,到浪哥的錢不過區區百十來億,一臉黑的不想跟上官無畏說話。

在北海的時候,上繳了千百億,現在又上繳四百億加那麼多物業,老心疼了。

上官無畏絲毫不掩飾內外的喜悅,一把攬住沈浪的肩膀。“浪哥,這次表現不錯,有些人吶,就是太用錢了,而且有很多錢都來自了欺詐坑騙老百姓的。等這些錢上繳國庫覈對之後,會酌量啓動一個扶貧項目。”

“少來,別說的那麼冠冕堂皇那麼大義凜然。”

浪哥吐槽道:“我後悔了,姓上官的,我強烈要求退出內務府。特麼的,這個單位對我的幫助可以說連一點都沒有。公孫權那老滾刀**婚的時候,你們一個個躲的有多遠有多遠。

一到分贓的時候,你踏馬的比誰都準時出現。

看,現在我還沒進家就被你堵在門口。

上官無畏,做事不是這麼辦的。

你自己捂着良心說說,這個部門,給予了我什麼幫助?

沒有,一丁半點都沒有。

反倒是那三百億,都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被來不是你們的三百億,愣是強加一個來路不明就佔爲己有。

你自己算算,北海首富的家產加上這次的錢,我一共給部門帶來了多少收益?

一千五百億是保守的說,但我得到了什麼?

十分一都不到,敢情我還得繼續養活你們這羣吃人不吐骨頭的廢物一輩子不成?”

“哈哈,發泄夠了就該到我說說你接下來的事情了。”上官無畏壓根不把浪哥的話放在心裏,因爲他知道浪哥肯定想憋什麼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