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樹就更簡單了,大不了沿着世界隧道一條一條的找唄。

刷到三棵樹,我教你怎麼制服它們!”魔王信心十足,“有了那三棵樹傍身,你也就不用擔心自己是水貨的問題了。”

唐牧北木然點頭,總感覺他這麼說有點不吉利。

好像天道遲早要滅了自己一樣!

但他還是小心翼翼問道:“那……前輩你會培植時間樹嗎?” 菩提琉璃心?

唐牧北迴憶了一下試探性問道:“冰靈土和離恨水?”

“嗯嗯嗯!”他點點頭,“每天澆灌的時候最好能在水裏摻幾斤自己的血,這樣長成的時間樹很容易煉化。”

噗!

幾斤血?

還是每天?

唐牧北脫口而出,“別說每天了,就是一次弄我兩斤血我也得掛了!”

“果然!”魔王一挑眉邪笑道:“你是把時間樹根弄到多肉空間世界裏了吧?

沒想到你運氣還不錯,在哪逮住時間樹根的?”

看看這位特殊“顧問”,唐牧北賭一把他真的對時間樹不感興趣,因此攤牌將手機拍的照片翻出來。

魔王拿過手機瞄了一眼恍然,“原來是跑到死靈界附近了。

我說你這拍的怎麼那麼瘮的慌?我拍的就好看多了。”

說着他摸出自己的手機翻了好一會兒,“看到沒?死靈界外面這層保護罩可特喵有意思了,會變臉!

這是我攻打他們之前研究時候拍的。

晴天的時候,所有的臉都表情平和;

陰天的時候會皺眉;

下雨天下雪天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你拍的這個知道爲什麼這麼面目猙獰嗎?”

唐牧北猜測道:“難道是……發生天災了,變臉表情就怒了?”

“不是天災,是人禍。”魔王叉腰哈哈大笑道:“我們都對死靈界宣戰多少年了,天天打仗,不憤怒纔怪!”

唐牧北:……

前輩請你有點良知好嗎?

你明明是始作俑者,作爲侵略一方能不能低調點別這麼得意?

“霧梟那小子來找你了,沒你帶着他進不來,在五樓客廳轉悠呢。”魔王biu的一下跳到半空中漩渦裏沒了蹤影,幾秒鐘後又突然探出半個身子問道:“你打算怎麼養時間樹根?”

唐牧北訥訥道:“反正每天幾斤血我是肯定做不到的,還能怎麼養?先找冰靈土和離恨水唄……”

“別告訴我你到現在都還沒種上菩提琉璃心,我把土都給你了。”

“就是沒種上呢。”他倒也不迴避這個問題,“沒找到離恨水呢,只是聽說在灰界,但是你看我有去灰界找水的實力嗎?”

魔王:╮( ̄⊿ ̄)╭

水貨水的這麼理直氣壯,估計起點也僅此一家了。

可是沒辦法,對牧店主討厭不起來啊!

主要是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妖孽天才沒見過?什麼樣的裝逼打臉沒見過?

但像牧店主這樣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太有意思了。大水貨慫巴巴自帶萌點,偶爾還能欺負一下,最關鍵的還是不浪費,這一點比起旁人真的強太多!

“那行吧,我好人做到底,告訴你去哪裏找足夠的冰靈土。”

唐牧北:(*^ω^*)

魔王壞壞一笑,“其實就在死靈界,他們本土人都不知道這個祕密。

死靈界的皇族度假園林中有一座名叫末岐的山,從山腹位置開鑿三丈以後,就能看到最純粹的冰靈土了。”

(д)!!!

唐牧北的笑容逐漸凝固。

喵喵的,這是要去霧梟大人家裏挖礦啊!

“我平時種花用的冰靈土都是從那兒挖的,雖然其他世界也出產冰靈土,但質量最好量最大的只有末岐山。

你要種時間樹,用的可不止一星半點,怎麼也得挖他半座山吧。”

唐牧北:(╯°Д°)╯︵┻━┻

還得挖半座山?!

那可是皇家園林啊老大!

別說死靈界那麼牛的皇族,就擱京城那個皇家園林挖座山試試,特喵的會被有關部門neng死的!

這會兒霧梟大人就在客廳呢,咋說?老大,我去你家挖座山行咩?

不全挖走,就要半拉。

估計他也不能夠答應啊!

“至於離恨水,我只知道在灰界,具體位置沒有探索過。畢竟灰界比較特殊,我也不能老過去。我這邊存貨還不少,所以……你自己想辦法吧。”魔王衝他擺擺手,“回見!”

唐牧北默默將物資收進空間便利貼中,帶出中轉站。

果然,霧梟大人已經在客廳等着了。

一打照面他就邀功道:“你一出去浪就是將近四個月,最近都是我幫你打理店鋪裏的瑣事,打算怎麼謝我?”

唐牧北也沒說話,上前默默點開手機相冊。

“臥槽!”對方一看就愣住了,“這是死靈界邊緣啊!你……你進去了?”

他乾咳兩聲清清嗓子,“我確實有辦法帶你回死靈界。”不等霧梟大人激動的開口,立馬接道:“我有條件的。”

霧梟大人當機立斷,“只要能帶我偷渡回去,你儘管開口!”

到底要不要提挖山的要求呢?

他一時有點糾結,貌似好像可能目的性太強了吧……

糾結好一會兒,唐牧北決定換個交易,“第一:我申請開啓八層樓的報告得批了;第二:我要去灰界找離恨水。”

“開啓八層樓啊……”霧梟大人微微皺眉,隨後點頭道:“距離你開啓七層樓過去三個半月了,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去幫你上下打點;

至於去灰界找離恨水,我可以先讓那邊的朋友幫忙尋找一下大概位置,確定以後我親自帶你去!”

“等兩件事辦完,我立馬帶你偷渡回死靈界。”唐牧北與他擊掌約定。

霧梟大人本來是想來邀邀功讓他請客吃飯的,沒想到有意外收穫便不再停留,立馬開啓黑色漩渦去打點開啓樓層和尋找離恨水的事兒了。

糾結該怎麼去死靈界挖山的唐牧北憂心忡忡,琢磨半天沒想出什麼好主意,乾脆決定走一步算一步,帶霧梟大人回死靈界的時候先探探情況再說。

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

他趁着厲鬼們還在活動,便抓緊時間將貨物卸到無瞳和嚶年合作的出租車停車場。

一是低價出售厲鬼日用品;

二是發放免費的服裝,這兩件事都需要靠譜的鬼去做。

唐牧北想了想,最終決定由宿陽伯主持大局,嚶年和無瞳兩人找場地拋貨;

而發放衣服鞋帽,則交給江遠舟去做。

既然萬界清潔工大佬說了後續還會有貨送過來,那就得做好經常性發放準備。

手下鬼少了還真忙不過來。

尤其是免費的東西,愛佔便宜的鬼多得是,必須保證不能重複領取,還要優先發放給最需要的鬼。

江遠舟聽完要求立馬定出章程,如今景瑤城有專業的天幕系統,其中厲鬼管理項目使用起來非常方便。

它申請使用天幕自帶的管理系統進行篩選和統計。

將整個景瑤城的厲鬼進行詳細劃分。

低保戶厲鬼可以優先領取,每隻鬼領取過之後,在天幕系統上對其作出標記,確保無法渾水摸魚再來冒領。

唐牧北對它辦事還是很放心的,放心交給它們去辦以後,轉身就進了溯洄的小花園。

如何得到足夠的冰靈土這件事還是跟幾位前輩商討一下比較好,畢竟有個坑神在,說不定會有什麼好主意呢! 拖了兩天,八層樓還是順利開啓了。

雖然還沒想好要用來做什麼,但唐牧北依舊喜氣洋洋開了場小型慶功宴。

對於景瑤城牧店主開掛似的開啓樓層這件事,所有的店主和陰界記者都已經麻木了。

反正他總是能刷新各種榜單,刷的讓人沒脾氣還特喵不接受採訪,一羣人除了咬牙沒有別的辦法。

免費發放服裝的工作也進展順利。

每天晚上天幕會滾屏播出可以領取服裝的厲鬼名單,絲毫沒有想象中的亂象。

前來領取的厲鬼們還自發給牧店主準備了感謝信、萬鬼傘等以示感謝的禮物。

反倒是無瞳它們的賣場,最近兩天亂的不能再亂了。

每天一開門營業,就特喵跟打羣架一樣。

爲了哄搶各種低價商品,有些鬼還真動手了。

好在後來有桃娘和祁天佑等鬼幫忙鎮場子,雖然鬧哄哄的卻沒再出現鬥毆現象。

每一隻擠出門去的厲鬼,都是懷裏抱着肩上扛着手裏拎着,大包小包一大堆,恨不得腦瓜子上再頂點東西。

看這勁爆場面,唐牧北決定得空還是聯繫陰界那邊進貨開幾家百貨店。

光靠萬界清潔工大佬資助,怕是無法滿足厲鬼們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

景瑤城的鬼事處理差不多以後,又過了幾天,霧梟大人終於來傳話——他找到離恨水的大概位置了。

此次參與灰界行動的除了霧梟大人以外,還有日常嘉賓扶桑宗主、洛水公子和溯洄;以及新進成員——剛出關的蒹葭仙子和雙木先生。

其他人都沒問題,唯獨溯洄因爲某些原因只能在暗中支援。

這一點不同,也讓他非常懊惱,同時在考慮究竟該如何解決自己的問題。

“灰界有離恨水的傳說流傳已久,但是沒人找到過,主要原因就是這裏。”陰界總部駐灰界戰略指揮部,霧梟大人面前虛空漂浮着一幅地圖。

他畫了個圈將羣山圈起來,“此地處於灰界腹心地區,地形複雜,陰界總部至今還沒有探查出具體的地理環境,只有個大概。

而離恨泉水就在這片區域中。

據去那裏探索過生還的僱傭兵說,山中異獸成羣出沒;天氣變化非常詭異,時不時還有空間亂流刮過,更有甚者,其中可能隱藏着永生者大佬的洞府或遺址。

總之沒人能說清進入羣山之後會遇到什麼情況,一切都靠自己隨機應變。

所以我建議——牧店主留守此地,我們幾個組團去找離恨泉。”

唐牧北:╮(‵▽′)╭

果然,霧梟大人太貼心了!

那我就不給大家添亂啦,安安穩穩貓在指揮部吃吃喝喝玩玩,應該很不錯。

各位前輩一定注意安全哈!

其他人也同意他的建議,把唐牧北安頓好以後,幾人就開會商議如何探索那片灰界禁地了。

第二天,除唐牧北外探索隊全員出動。

就連不方便出面的溯洄也躲在妹妹蒹葭仙子的法寶中,一起跟着去了。

吃過早餐送完行的唐牧北無所事事,便走出研究所去鎮上逛逛看熱鬧。

“牧店主?您怎麼在這裏?”剛出門沒走出多遠,他就聽見背後有熟悉的聲音在叫自己。

回頭一看,居然是許久不見的妖刀!

確切的說是妖刀二號,扶桑宗主本命武器精分出來認唐牧北做主人的那個。

鎮上不少人顯然是熟識妖刀的,從未見過它如此熱情的與人交談過,因此他倆站着說話,引來不少人暗中側目。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一家客棧中走出個青年男子。

若唐牧北面向他的話就會注意到,這位正是當初救靈雀子姑娘的時候,遇到那個喵醬沒點名的公子哥。

不白最近心情特別不爽。

因爲他被人涮了!

當初自己追求靈雀子姑娘,卻是在最需要英雄救美的關鍵時刻被一個人間界的店主搶了風頭。

那傢伙臨走前還告訴自己他來自蒙塔基,名叫鋼蛋。

以至於之前自己與靈雀子姑娘、她母上大人清夢鬼匠去人間界完成任務後,放棄與美人同行的大好機會,專門跑到蒙塔基去找那個鋼蛋。

到那裏他才發現被涮了!

蒙塔基哪特喵有叫鋼蛋的店主啊?

全是歪果仁不說,好不容易找到當地店主,就詢問了一句“鋼蛋”被對方好一頓笑!

丟人都丟到歪果去了!

等回到陰界總部以後才發現,涮了自己的傢伙上了新聞,就是那個刷新各種榜單的牧店主!

好不容易找到了這傢伙,不白髮現自己更鬱悶了。

因爲牧店主晉級跟特喵鬧着玩兒一樣,動不動就衝着七品上去了,自己與之相比實力懸殊。

再加上前段時間陰界總部與天堂之戰中,這位牧店主那才叫大出風頭呢,陰界總部好多漂亮的鬼差小姐姐都是他的粉絲,俗稱太太團,這讓不白非常不爽。

前天剛漂漂亮亮完成一件任務,老爹送了他一張票來灰界玩耍散心,沒想到轉天又遇見這個傢伙!

更讓人堵心的是,在灰界鼎鼎有名的妖刀,居然跟他談笑風生?

自己剛出道的時候,老爹爲了找最大助力曾打過妖刀的主意,可這貨高傲的要命,說什麼都不肯輔佐自己。

沒想到啊沒想到,它居然跟牧店主打得火熱!

新仇舊怨一起涌上心頭,不白怒火中燒恨不得衝出去打他一頓。

可轉念一想,別說晉升七品的牧店主了,就是妖刀那關自己都過不去。

就這麼放過他,實在是窩心。

不白邊暗中觀察邊在心裏琢磨,片刻後他露出一絲微笑。

然後從儲物袋裏掏出一個小巧的環形法寶。

擺弄片刻設定好座標,不白臉上的笑容逐漸缺德。

作爲一位官二代,實力雖然不是最強的,但裝備還能差得了?

這可是老爹花大價錢爲自己定製的好寶貝,空間傳送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