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恭送先生,那這個青衣門之人怎麼辦?”範星宇指着癡癡呆呆的管家問道。

姜衍走到管家面前,右手指輕輕一提,管家跛着腳跟在姜衍後面。

衆人都看傻了,這什麼法術呀?太神奇了吧?

曲文洲沒有跟這姜衍離開,因爲他還幫範星宇處理後面的事情。

走出範家別墅,姜衍問道:“知道錢家怎麼走嗎?”

“知道,在北城區,他們家族和曲家一樣,都屬於二流家族。”管家木訥的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訓詁了一下四周,發現沒有監控器,右手一揮,管家瞬間消失。


“北城,有點遠呀,開車過去,起碼一個鐘頭,算了。還是去銀行吧!”姜衍嘀咕道。

因爲姜衍想到晚上的事情,要知道,晚上那羣人還會來別墅的,既然警告不管用,那就送他們去排隊好了。

姜衍開車跑車直奔市中心的銀行而去,因爲他這兩次存錢一直在那裏,他這人就有一個毛病。

喜歡在老地方待着,比如吃東西,他覺得這家好吃,就在這家。

“喲,姜先生您好,請上二樓辦理業務。”大堂經理一看到姜衍,眼睛都亮了。

“嗯,這次把這錢轉到我賬戶裏,哦,對了在幫我卡兩張副卡,早上我把那張卡給我妹妹了。”姜衍無所謂的說道。

經理聽後瞬間明白,這是個土豪的金主呀。十幾億的卡說給就給,而且這次的支票竟然是20億的,厲害!


姜衍也是無所謂,他真不知道給萌萌的卡有多少錢,他覺得這些都是數字而已。

姜衍辦理完業務,就向家駛去,而就在他上車時,電話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個陌生號,剛想掛,突然他想到一個人的號。

“您好,請問您是姜大師嗎?”於曄問道。

“於爺~你這名字真佔我便宜。”姜衍玩笑的說道。

“不敢,小的可不敢佔您便宜,那姜大師下午是否有空呀?我想請姜大師喝杯茶。”於曄恭敬的問道。

姜衍看了看時間,應該沒什麼問題。

“行,時間地點。”姜衍問道。

“那就定在啓軒茶樓,下午兩點。”於曄說道。

姜衍掛斷電話,開着車往香水灣別墅駛去。

他打算帶上萬娘一起去那裏,雖然沒有仙玄大陸那麼仙界,但是也有一種雅韻所在。

半個小時候,姜衍回到別墅,此時的小泥鰍一邊打遊戲,一邊看電視。

姜衍都是佩服,雖然修仙可以一心兩用,但是小泥鰍沒一個用在修煉上。

“泥鰍,你這樣可不好。要不給我去外面玩玩?”姜衍問道。

“有好吃的就去,沒有就算了。”小泥鰍頭也不擡的說道。

姜衍也懶得理他,徑直上樓去,他也就是這麼一說。

如果說帶去了,有的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走進房間,萬娘還在修煉當中,姜衍也沒有打擾,他就坐在一旁等待着,反正時間還早。

一個小時過去,萬娘收回氣息,睜開眼睛,微笑的看向姜衍。

“老公,你是不是要帶我出去呀?”萬娘問道。

“嗯,既然修煉的差不多,咱們就出去轉轉,正好帶你去看看地球的茶樓。”姜衍微笑說道。

“嗯,那好,我去換件衣服。”萬娘說着,就走向隔壁房間。

姜衍也直接走下樓,因爲他交代小泥鰍一些事情。


當姜衍和小泥鰍說完事情後,小泥鰍也是白眼一翻,直接來個裝死。

要知道衍哥這明顯是在耍小孩,就地球那幾個武者,他一個手指頭都能給滅了,非要折磨對方。

“好了,我們走了,你記住了!”姜衍再次囑咐道。

“知道了,你們走吧,家裏交給我吧。”小泥鰍無奈的說道。

萬娘坐進車後,也是好奇,自己夫君又要幹嘛?

姜衍對着萬娘神祕一笑,然後發動車子。

一個小時左右,姜衍帶着萬娘來到啓軒茶樓,萬娘看着周圍的綠植感覺很不錯。

雖然少了一些靈氣,但看起來別有一番滋味。

“先生女士您好,請問是有預約還約人?”一名服務員問道。

“哦,是於曄預定的。”姜衍直接說道。

服務員一聽,立即恭敬的爲姜衍引路。

當姜衍和萬娘進入一個別苑時,於曄連忙恭敬的鞠了一躬。

“這禮數就不用了,你叫我來不會單純的喝茶吧?”姜衍直接問道。

“嘿嘿,大師就是大師,喲,這是夫人吧?快請坐。”於曄連忙招呼。

姜衍也是無語,論上道,估計他都沒於曄這麼圓滑的。

萬娘點頭,坐在姜衍身邊,她也覺得於曄太圓滑了。

於曄示意周圍的人都離開,他打算和姜衍談正事。 幾位小弟見狀立即點頭,站到別苑外面把守。

“說吧,沒必要這麼神神祕祕的。”姜衍無所謂的說道。

“大師您可能不知道,最近我聽外面的人正在找您,後來我仔細打聽,你猜怎麼着?”於曄神祕兮兮的說道。

姜衍這個無語啊,只能裝着點頭。

於曄連忙說道:“聽說小佛爺那邊正在調查您的事情,而且還下個花榜。”

姜衍對這個花榜倒是好奇起來,第一次聽過這東西。

“什麼是花榜呀?”姜衍問道。

於曄看了一下萬娘,然後說道:“花榜是抓美女的榜,只要出錢,什麼樣的美女都能找到。”

姜衍一聽,嘴角上翹,這個曹斌還真有意思,這明顯是賊心不死啊。

萬娘聽後只是微微一笑,她也記得那個小佛爺,只是沒想到對方還要找人抓自己。

“老公,你覺得他有幾個腦袋。”萬娘摘掉眼鏡問道。

於曄看到萬孃的容貌好,也是一愣,難怪啊,果然是仙女下凡塵啊。

不過於曄看了一眼後,也是連忙收回心思,他可不想死,這可是姜大師的女人啊。

姜衍微笑的看向於曄,這還真是個人精。

“老婆,他也就一個腦袋,不過我到有個主意。”姜衍玩味的說道。

“那老公你說說看,看看咱們倆想的是否一樣?”萬娘也是微笑的說道。

於曄都聽傻了,人家可是花了10億買花榜呀,結果姜大師知道後,不但不生氣,咋還玩上了呢?

“既然人家都爲你下花榜,咱們就勉爲其難,去會會他。”姜衍說道。

“嗯,看來我和老公的意思是一樣的,那就讓他斷了三千煩惱絲。”萬娘說道。

姜衍聽的這個爽呀,萬娘果然還是明白他的。

“於曄,你覺得佛爺是什麼類型的人。”姜衍問道。

於曄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佛爺這個人很殘忍,雖然我只爲錢,但他不一樣,只要違揹他的,都沒有好下場,所以我也只能躲在地下室生活。”

姜衍也是好奇,怎麼說也是C市地下二號人物,怎麼能躲藏呢?

於曄嘆了口氣說道:“唉,不瞞您說,我這地下勢力,根本沒辦法和佛爺比,而且他還買通了上面的人,尤其是,他還請了幾個武者山門爲他撐腰。”

姜衍點了點頭,看來這個佛爺不簡單嘛,不過不要緊,就先拿他兒子來開刀。

“於曄,我將他擺平,你能坐穩C市嗎?”姜衍問道。

“能,只要大師肯幫我,我一定不辜負大師對我的期望。”於曄正色說道。

“好,既然他兒子下花榜,那就從他兒子開始,這幾天你就好好的休息,如果接到我的電話,你就可以接受他的勢力了!”姜衍說道。

於曄聽後,立即抱拳躬身,他也是特意學的武者禮。

姜衍看着萬娘,萬娘也是明白,那就從現在開始,不戴眼鏡了。

於曄看着正事已經談,連忙叫來茶藝師,當茶藝師見到萬孃的美貌,也是激動不已。

她還以爲萬娘是那個大明星呢,但看到於曄的眼神,她也不敢放肆。

其實姜衍現在的面貌,是服用過易容丹的,他把自己的面貌變成原來陽光大男孩。

萬娘覺得服用易容丹,就好像戴着面具一樣,很不習慣。


萬娘也是品嚐着,各種各樣的茶葉,她覺得還是修仙界的茶好一些,因爲這些茶都沒有靈氣滋養。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有茶味,沒有茶靈。

姜衍看了一下時間,然後說道:“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要離開了,記住我交代的事情。”

“請您放心,只要大師一句話,我於某,人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辭。”於曄大義凜然的說道。

姜衍嘴角抽搐,這於曄無語了。

姜衍牽着萬孃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而走過這一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萬娘,因爲真是太美了。

“哇,仙女啊。”

“是啊,這是哪個明星吧?”

“看什麼看,不許看。”

這樣的對話也越來越多,衆人也是被萬孃的美貌所吸引。

“我去,這哪來的美女呀。我怎麼沒見呢!”一個比較刺耳的話響起。


原本大家都是竊竊私語,畢竟這裏是茶樓,大家都是有文化素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