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螢火蟲姑娘不確定地應道,接着看了楊子一眼,羞澀地道:“你是第一個說我聲音好美的人。”

“是嗎?”這一次輪到楊子說不確定的話了。

“是呀。”螢火蟲姑娘認真地說道。

楊子就這樣一邊走一邊跟螢火蟲姑娘聊着天,他們好像很開心。或許任何一個人,一種有心靈的生物,都喜歡聊天,都喜歡把自己的心裏話說給別人知道。張孫他們聽不懂師父與螢火蟲的談話,他們只聽到楊子輕輕的聲音,不知道在幹什麼,或許在念經。‘對,師父就喜歡沒事的時候一個唸經,念什麼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於是他們繼續向山頂走去,希望儘快趕到山頂見到時空老人,找到離開時空山的路。

“我叫小螢。”螢火蟲姑娘說道。

“我叫楊子。”楊子在次向小螢介紹自己。

“我們做個朋友吧。”小螢以一種渴望的口吻說。

“好呀。”楊子應得輕鬆,因爲楊子喜歡交朋友,也喜歡像螢火蟲這樣的小動物,喜歡象小螢這樣單純的朋友。

楊子此行時空山,又有了一個收穫,就是結友小瑩,小瑩就這樣跟着楊子向時空山山頂走去。時空老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楊子試圖去感應他,可是自己竟然感應不到,他是何方高人?楊子自顧自的琢磨起來。

“師父,你在想什麼了,這樣入神。”張孫看見師父好像想事情,便問道。

“啊~!”楊子被徒弟一問,差點沒回過神來,忙應道:“沒想什麼,就想他時空老人長什麼樣。”

“時空老人長什麼樣了?”張孫問。

“是一個老頭。”楊子心想老人當然是老頭,笨蛋。

時空老人就是老頭嗎?楊子不覺得過於武斷了嗎? 100 白麪小子之時空老人

100白麪小子之時空老人

楊子師徒繼續向時空山山頂走去,而無名氏在上空慢悠悠的飛翔,他一邊飛一邊打探着前面的途徑,不時向主人回報。忽然他看見面前出現了一個山峯,剛要向主人稟告,就聽牛高淡淡地道:“盧老弟,前面就是時空山山頂,見到了時空老人,你們要誠心點,別惹火了他老人家。”

無名氏一聽,暗叫道:‘*,我的功勞就樣你這牛妖給佔了。’

“謝謝牛大哥,老弟記住了。”小盧應道。

一直走到時空山山頂,都很平靜,找不到異常,當然沒有什麼異常,因爲是老神仙的地方,怎麼可能有異常了?誰都這樣認爲,可是楊子切感應到一些不正常,這種感應預示着有不祥之兆。前面有一所小房子,很精緻,很另類,因爲時空老人的房子,房子外還很正常,沒有半點異常的訊息。

“小妖牛高,拜見老人。”牛高衝着小房子就跪下了,畢恭畢敬地喊道。

過了許久,裏面沒有什麼聲響。

牛高接着喊了一聲:“小妖牛高,有要事求見您老人家。”

房子裏難道沒有人,而時空老人並沒有在房子裏。‘不,房子裏有人,而且還有妖怪,而這個妖怪一定是一個法力無邊的萬年之妖,他在裏面幹什麼?爲什麼不出來,難道?’楊子感應着。忽的門終於開了,出來一個拄着柺杖,一身僕人打扮的老人,老人蒼老的厲害,緩慢的步伐令人惋惜。

“師父,時空老人耶。”張孫叫道。

‘不,他不是時空老人,他只是一個下人,真正的時空老人還在裏面。’楊子感應着看了張孫一眼,沒有回答。

“小妖牛高,拜見厭世君。”牛高衝這老人恭敬地喊了一聲。

‘厭世君,不就是厭世老人嗎。不過他不是在五千年前得道成仙了嗎,怎麼會出現在時空山?’楊子一邊想一邊感應這老人是不是厭世老人,不錯他正是厭世老人,楊子可以肯定。

厭世老人看了牛高與楊子等人一眼,慢吞吞地道:“牛高,老人又沒有召見你,你有什麼資格來這裏。”

牛高一聽,一愣,隨回頭看了看楊子師徒,接着說道:“不是小妖想打擾老人,而是 。”

ωwш•тт kдn•C○

厭世老人揚頭看了看楊子師徒,問道:“他們是誰?來這裏幹什麼?”

“回厭世君,他們是楊子師徒,是要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牛高如實稟告。

“可他們並不應該來這裏。”厭世老人淡淡地道。

“爲什麼?”這一次楊子不等牛高回答,便向厭世老人提了一個問題。

厭世老人看了楊子一眼,依然淡淡地道:“你就是來自楊子之東方要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楊子。”

“不錯,正是。”楊子應道。

“你來這裏幹什麼?這裏並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厭世老人好像要說明一件事。

“我不應該來這裏,又應該去那了?”楊子疑惑了。

“是啊,我說厭世老人,我們不來問時空老人,又怎麼過時空山了。”張孫叫嚷着。

“因爲 “?”厭世老人剛說了因爲二字,就聽見房子裏傳出一個幼稚的聲音,“厭世,外面是誰啊?”

“稟老人,是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楊子師徒。”厭世老人答。

房子裏靜靜地,緩緩又傳出了那個聲音“那就讓他們進來吧。”

“是,老人。”厭世老人畢恭畢敬應道。

‘時空老人就在房子裏,不過他究竟是一個什麼神祕之人了。’楊子一邊想着,一邊往房子裏走去,房子裏簡陋,幾乎什麼都沒有,不過在中央的一張大椅子上切非常引人注目,因爲坐着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他是誰,難道他就是時空老人。楊子瞄了他一眼,是大吃一驚,因爲感應到這小孩子不是什麼神仙,而是一個妖怪,他是什麼妖怪,切怎樣也感應不出來,暗吠道:‘他一定是萬年之妖,纔會使自己無法感應。’

“你就是楊子?”小孩子問道。

“你就是時空老人?”楊子疑惑地道。

“師父呀,你是不是老糊塗,他只是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是時空老人了?”張孫一聽師父問這個小孩子是不是時空老人感到意外,感到很可笑。

楊子看都沒看張孫,靜靜地等着小孩子回答。

“他就是你的大弟子張孫?”小孩子幼稚的聲音響起。

“是。”楊子應道。

“怎麼這樣沒禮貌。”小孩子看了張孫一眼,沒好氣地道。

“如果劣徒有什麼不敬的地方,還請老人多見諒。”楊子衝小孩子行了一個禮道。

“哈哈 。”小孩子發出幼稚的笑,道:“楊子之東方的楊子帶上這一幫劣徒,何時才能趕到西方無極呀?”

‘這樣說我的大弟子,我可丟不下這個臉。’楊子心想到,於是衝這小孩子道:“這是楊子的事,不勞老人操心。”

“是呀,這又不是你該管的事,你操什麼心?”張孫見師父向着自己,也有了話說。

“哈哈 `。”小孩子幼稚的笑聲依然,道:“沒想到楊子與劣徒如出一轍,怪不得連時空山都走不過,還要來問老人。”

總裁vs單腿新娘 “你老嗎,乳臭未乾的小子。”張孫喝道。

“師兄,少說兩句吧,這裏有師父了。”孫二忙勸說師兄道。

張孫白了師弟一眼,吼道:“我說你這個師弟是怎麼了,連師父都向着我,幾時還輪到你這個師弟來教訓我。”

孫二一愣,不支聲了,在一旁看着。

楊子也沒有去教訓張孫,因爲他感應到這所謂的時空老人,絕不是什麼善類,既然不是什麼善類,爲什麼要給他那麼多面子。

“呵呵 。”小孩子始終發出幼稚的笑,道:“看來你們根本不是來求老人,幫你們過時空山的,而是來搗亂的。”

張孫一聽愣住了,心想這可有違我們遠上西方無極之地的真意呀,如果因爲我使師父沒有去成西方無極之地,那我不是罪過嗎,想到這裏,忙改口道:“你這小孩子千萬不要這樣說,我們怎麼會不是來求老人的呢,不過老人並不在這裏。”

“哈哈 。”小孩子笑道:“老人就坐在你的面前,怎麼說老人不在這裏呢?”

張孫一愣,環顧了一下這所房子,除了這小孩子,還沒看見第二個人,便疑惑地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房子裏除了你一個小孩子,難道還有其他人嗎?”

“在這所房子裏,除了老人,根本就沒有小孩子。”小孩子道。

“你?”張孫愣住了,心想難不成這小孩子就是時空老人。

“哈哈 。”小孩子發自恐怖的笑,道:“我不是老人難道你是老人。”

張孫怔怔地望着小孩子,猛回頭看了師父一眼,是乎是問,‘難道他真的就是時空老人。’

“他是不是時空老人師父不敢斷定,不過他確實是這裏的主人。”楊子回了一句。

張孫再也不能平靜,一付巴結‘時空老人’的樣子道:“小老兒張孫,不知廬山真面目,還請老神仙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跟小老兒一般見識。”

“哈哈 “。”‘時空老人’發自不雅的笑,道:“還算心誠,老人不與你計較便是,可是你師父好像並不是這樣。”

“那要怎麼樣了?”楊子立即問道。

“像你徒弟那樣。”‘時空老人’道。

“爲什麼?”楊子問。

“因爲你要是不敬老人,你就休想離開這裏。”‘時空老人’叫道。

“我看未必。”楊子也沒把這‘時空老人’放在眼裏。

“師父,您這是怎麼了,老是跟他老人家過不去,難道你不想離開時空山,西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張孫不解。

“師父說話,做徒弟的最好不要插嘴。”楊子沒好氣地叫道。

張孫愣住了,他不明白師父爲什麼會這樣,叫道:“師父,您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毛病?”

“出去。”楊子感應到這小孩子根本就不是什麼善類,從一進來到現再也一直感應到他根本就沒想讓自己活着離開時空山,更別說幫自己,既然這樣,爲什麼還要對這‘時空老人’低三下四了。

“師父呀,您這樣一定會後悔的。”張孫只知道眼前這位就是時空老人,得罪了他就過不了時空山。

“師兄,你就少說兩句吧,這裏有師父了。”孫二看見這勢頭,衝師兄叫道。

“你懂個屁。”張孫瞪了孫二一眼,叫道。

孫二一愣,他可沒想到師兄竟然惡語傷人,站在那裏發愣。

“張孫,你們馬上給我滾出去,別在這裏礙事。”楊子也火了,他對張孫可是忍無可忍了。

“師父 。”張孫是乎還想說些什麼,但一聽師父說的這樣強硬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隨沒好氣地瞪了孫二一眼,心想就是你使我在師父面前沒面子,可又能怎麼樣了,師父都開口了,乖乖地與師弟走了出去。

房子裏只剩下楊子與‘時空老人’,‘時空老人’看了楊子一眼,叫道:“來者不善也。”

“何以見得?”楊子道。

“我已經感應到你心裏對老人全是敵意。”‘時空老人’笑道。

楊子一愣,心想這小孩子究竟是何方妖孽,竟然能感應到我的心裏,顯得小心翼翼,道:“我也感應到你根本就沒想過要幫我們,也沒想過要讓我們活着離開時空山。”

‘時空老人’一愣,接着笑道:“不愧爲無上老人的弟子,果然不一般。”

“不過今天也是凶多吉少。”楊子對自己處境並不樂觀。

“哈哈 `。”‘時空老人’笑道:“看來你很明智?”

“不過我有一個問道要問你。”楊子看了‘時空老人’一眼道。

“問吧。”‘時空老人’對楊子的問題是毫不在意。

“我要問你的問題就是你究竟是何方妖孽?竟然連我也不能完全感應到。”楊子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

“哈哈 “。”‘時空老人’一陣大笑道:“這個問題問的好,許久沒有人這樣問老人了。”

“你根本就不是什麼老人。”楊子單刀直入。

“我確實不是老人,不過我比老人還要老,還要厲害。”‘時空老人’笑道。

楊子並不懷疑他的話,但也不會屈服他的話,道:“就算你比老人還要老,比老人還要厲害,今天我也只能會一會了。”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何必自討沒趣了。”‘時空老人’是乎在勸說楊子放棄這個決定。

“有些事並不是你想放棄就能放棄,這個道理我想你不會不明白吧。”楊子輕輕地道。

“哈哈 “,明智。”‘時空老人’笑道:“實話告訴你吧,我根本就不是時空老人,時空老人已經被我給幹了。”

時空老人真的死了嗎,真的被這候時空老人殺死了嗎?而真正的時空老人已經死了,那這個‘時空老人’又是什麼東西。

《楊子西遊記》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101白麪小子之白麪小子

“爲什麼?”楊子立即問道。

“因爲他處處與我作對。”‘時空老人’這句話沒有撒謊,因爲沒有必要對楊子這不起眼的小角色說假話。

“不過還有一個疑點就是時空老人法力無邊,你怎麼可能把他幹了呢?而且控制了厭世老人。”楊子還說出了一個疑慮。

“哈哈“““““““他對於你們來說確實是法力無邊,不過對於我萬年不老參來說,又算得了什麼了。”‘時空老人’道。

“你就是萬年不老參白麪小子。”楊子在很小的時候就聽說人世間最長壽的就是萬年不老參白麪小子,不過傳說中的白麪小子是最善良的生物,今天看來並不是這樣。

“哈哈““““““““““`,你這個西上無極尋找真經的楊子看來還有點見識,還知道我白麪小子的大名。”白麪小子有些得意忘形。

“不過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我楊子也不是好惹得。”楊子有斬妖劍、捆心鎖在手,也用不着對白麪小子太過於畏懼。

“是呀,我差點忘記了你還有斬妖劍與捆心鎖了。”白麪小子笑道。

楊子一聽這話愣住了,這個白麪小子竟然知道自己的法寶,而且聽他這話,好像並不懼怕斬妖劍與捆心鎖,他連這兩件寶物都不怕,那我用什麼打敗他了。

“哈哈““““““““知道我的吧,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別浪費了氣力。”白麪小子趾高氣揚地叫道。

“就算我不是你的對手,我也不會束手就擒,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楊子從沒想過束手就擒。

“你是在作垂死掙扎。”白麪小子叫道。

“還要看你有沒有真本事。”楊子心想我可是受無上老人指點而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必得無上老人的庇護,也不用太多擔憂。

“那你就吃我一招。”白麪小子一聲大叫,立即濺出一道白光,向楊子擊了過去。

楊子慌忙一個轉身避開這一道白光,白光逝去,正擊中身後的一塊木板,只聽剎的一聲,這塊木板立即變成粉碎,白光依然衝擊整個小房,猛襲出去,連戶外也是一片狼跡。

“不好。”楊子緊接着暗叫一聲,抽身便出了房子,因爲對付白麪小子這萬年不老參,還是空間太一點比較有利。

楊子剛出了房子,那一道白光又緊接着襲來,楊子躲避不及,立即是重重被擊倒在地。

“師父““““““。”張孫大叫一聲,跑了過去扶起了楊子。

孫二一見這情況當然全明白了,這個時空老人根本就是師父的對手,但他們爲什麼要成爲對手並不知道,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時空老人是師父的對手,就是自己的對手,不由分說提出了屠刀就要砍了這時空老人。

“孫二,你住手。”楊子知道憑孫二根本就不是白麪小子的對手。

孫二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師父,在等師父吩咐。

“哈哈,連你師父都不是我對手,就憑你真是開玩笑。”白麪小子衝孫二哈哈大笑道。

“就算我不是你對手,我也不會讓我師父讓你欺負。”孫二大聲叫嚷着。

“那好呀,看來我還要跟你過兩招。”白麪小子是得意忘形。

牛高與厭世老人面呈死色,相互看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還是無名氏有辦法,大聲叫道:“主人,還是快跑吧。”

‘跑個屁,要是能跑我還不跑嗎?’楊子暗叫道,但不會明說,因爲決不能在徒弟與下人面前顯得自己無能,於是叫道:“你這隻笨鳥,一出事就說跑,這是主人的作風嗎?”

無名氏一聽不啌聲了,他跟了主人那麼久,還不知道主人就是愛面子,明明心中想跑,就是不想在我們這幫下人徒弟面前丟自己的面子,但主人終歸是主人,難道還能違備不成,再說按現在的情形主人或許也根本就跑不了。

“師父呀,你爲什麼不聽我的勸告,要是你聽我的不得罪時空老人,也不會造成現在這個局面。”張孫開始埋怨起師父來。

楊子瞪了張孫一眼,沒好氣地說:“張孫,你以爲師父想要得罪人家嗎?”

張孫一愣,道:“不是想得罪人家又是什麼?”

“因爲他根本就不是時空老人,根本不會幫我們過時空山,根本就是來殺我們的,你明白嗎?”楊子說出了真相。

張孫一愣,叫道:“師父你說什麼,他根本就不是時空老人,根本就是來殺我們的,這是爲什麼呀?”

“因爲他本來就是妖怪,一隻萬年不老參。”楊子叫道。

“萬年不老參?”張孫疑惑。

“是,他就叫白麪小子,一隻法力無邊的妖怪。”楊子大聲說道。

“妖怪,那師父爲什麼不用斬妖劍把他給斬了?”張孫想起了斬妖劍。

楊子一愣,心想也是,白麪小子雖然說斬妖劍他根本不屑一顧,但沒有試過,怎麼能肯定斬妖劍對他就沒有作用了。楊子想到這裏,躥了起來,衝白麪小子大聲叫道:“白麪小子,別在這裏嚇唬我,我的斬妖劍可不是好惹得。”

白麪小子不怕斬妖劍?但他是妖怪,那有妖怪不怕斬妖劍的,這不是開玩笑嗎?楊子撥出了斬妖劍,準備斬向白麪小子,瞬間白麪小子便消失在這時空山山頂,楊子一見是哈哈一笑,道:“好你個白麪小子,原來你還是怕斬妖劍。”

白麪小子沒有迴應楊子的話,因爲他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