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人?居然打到五行門的中心來了”歐陽萱雨奇道。

“我也不知道,只不過那個人身上的氣息,和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那個老不死的氣息很像”唐七輕輕的道,不過神識卻是無時無刻的留意着外面的爭鬥。

“死人谷?”歐陽萱雨臉色微微一變,然後道,“趁着現在,我們趕快離開吧”

唐七輕手一揮,兩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兩人已經到了先前的那個廣場之上,也許是由於爭鬥的原因,兩人並沒有發現什麼守衛。

憑着記憶,兩人偷偷的回到了前院,此時的前院已經和陰森鬼蜮沒什麼區別了,到處都是縱橫的死氣,一些年輕的弟子更是面色青黑,很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

轟….

一連串的撞擊聲引起了兩人的注意,順着聲音看去。

乾癟老頭那枯瘦的左手,直接無視那些枯枝,向着林海抓去。而那些枯枝,在接近乾癟老頭的地方,全部都和水紋一樣,發出了輕微的震盪,強悍的攻擊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被化解掉了。

“無上階!”歐陽萱雨看着乾癟老頭那隨意的一抓,驚訝的叫出聲來。

“誰?”五行真人突然冷喝,雙目更是直射兩人所在地方。

唐七來不及說話,直接一把抓起歐陽萱雨,然後運用內界的引響,隱去了兩人的氣息。

五行真人搜索了一陣以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疑惑之下,收回了神識,不過眼神卻是時不時的瞟像那個地方。

內界中。

“你不要命了!”唐七怒喝道,要知道剛纔的情況,如果他反應在慢上一點,估計兩人就會被抓住了。

“無上階!”歐陽萱雨好像並沒有聽到唐七的話一樣,依舊在那喃喃的道,很顯然被嚇的不清。

地獄人心 ?”聽到聲音,唐七皺眉問道。

“絕對不會錯,我記得爹爹告訴過我,操控空間是無上階的標誌”歐陽萱雨肯定道。

“操控空間?那玩意我也會”說完唐七輕手一揮,空間塌陷!

“不同的,這裏是你的內界,就算你在這裏操控時間,我也不會感到奇怪”歐陽萱雨否定道“在極界,要想操控空間, 炮灰逆襲極品爐鼎要修仙 ,換句話來說,就是能量的修行”

“好了,好了,先別管這些了,想想怎麼離開吧”唐七也不知道自己的內界會不會被那乾癟老頭看穿,所以開始準備逃離了。


另一邊,林海一招被擒以後,土炎谷的袁龍和那名女子同時飛起,身上能量運轉,向着那乾癟老頭擊去。

“不自量子”乾癟老頭不屑道,然後騰出一隻手,就那麼一巴掌對着虛空拍了過去。 那老頭的簡直只能用變態來形容,那乾癟的身軀,居然爆發出一股與本身不相符的實力。隨着他派出的那一掌,袁龍和那女子的動作突然慢了下來,到最後更是趨於完全靜止。

嘭…..

周圍的空間,以老頭爲中心,寸寸破碎,猶如玻璃一樣。

“就是現在”唐七幾乎把自己現在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沒有片刻的停頓,一把抓住歐陽萱雨,頭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跑去。

“咦?”那乾癟老頭對於唐七和歐陽萱雨的突然出現感到十分的奇怪。

不理那漸漸破碎的袁龍和那女子,身影漸漸的淡去,下一刻直接出現在了唐七的前面,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真不知道你們兩個小傢伙是怎麼從我眼皮底下逃出去的,更奇怪的是,我先前居然絲毫沒有察覺到你們的存在”乾癟老頭兩眼放光的看着唐七和歐陽萱雨,那眼神就好像是一個貪玩的孩子看到中意的玩具一樣。


“是你!”五行真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跟了過來,當他看到歐陽萱雨的時候,更是震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管他們是什麼人,這兩個人我要了”乾癟老頭近乎命令的對五行真人道。

“可是…..”

乾癟老頭的近乎死亡的光芒,硬生生的止住了五行真人的話,然後更是看也不看,直接伸手向着兩人抓去。

束縛!

這種感覺瞬間出現在了兩人的身上,就好像全身被人鎖住了一樣,連一根手指頭都不能動彈,而乾癟老頭的那隻枯手,更是猶如一張大網一樣,給兩人帶來了無形的壓力。

老不死,遲早有你好看!五行真人眼中閃過一道厲芒,不過瞬間騙隱去了,隨後笑呵呵的道“既然是谷主看中的人,那在下就不多說了,只是希望谷主要多多小心這個女娃的家人….”

“恩?”乾癟老頭疑問道,不過眼神裏卻多是不屑,畢竟在整個極界,能被他看在眼裏的人實在不多。

“這丫頭姓歐陽…..”五行真人並沒有把話說完,畢竟那老頭也不是傻子。

果然在聽到五行真人話的瞬間,乾癟老頭手中略微一頓,連帶着那隻枯手化成的大網也是隨之一緩。歐陽家的勢力,在整個極界,可謂是根深蒂固,家主歐陽君更是在無數年前就已經是無上階的高手了。

不過也只有一瞬間,乾癟老頭很快我恢復了冷漠,“別人或許怕歐陽君,但是他如果想要動我,卻得先掂量掂量”

說完手中更是加了一把力,準備一舉將兩人擒下。

“我說兩位,你們廢話是不是多了點”就在剛纔乾癟老頭那一頓的時間,唐七終於順手打開了內界,現在只要他願意,完全可以直接回到內界。

沒等乾癟老頭髮話,五行真人反而先行叫笑了起來,眼中更是露出一副看死人的表情,道“小子,先前如果你們死在陽兒的手中或許還會痛快點,現在嘛,估計們想死都難了”

然後更是指着旁邊的乾癟老頭,道“你或許還不知道這位是誰吧,我來告訴你,這位是死人谷現任谷主,嘿嘿,谷主現在對你們二人可是很感興趣啊”說完還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原來是個老不死,難怪弄得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唐七鄙視的看了眼那乾癟老頭,出言打擊道。

那乾癟老頭不怒反笑,一股淡淡的空間波動以他爲中心慢慢擴散開來。空間操縱!這是對能量使用精確到一定程度以後,才能使用的特殊技能。

就在乾癟老頭即將抓住唐七的時候,唐七突然笑了,而且笑的十分的燦爛,彷彿根本就沒有將乾癟老頭放在眼中一樣。

消失。

唐七和歐陽萱雨兩人就這麼直接的消失在了乾癟老頭和五行真人的眼前。

“瞬移……”五行真人有些顫抖的道。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瞬移在極界表示的是什麼,那絕對是無上階的標誌。乾癟老頭雖然自稱已經達到了無上階,不過也只是剛剛進門,連內界都沒有開闢,更別說破開極界法則進行瞬移了。

“歐陽君,我知道是你來了,別藏頭露尾的,難道你還怕我不成”能無聲無息的讓兩個大活人在他們眼前消失,乾癟老頭實在想不出除了歐陽君以外還有誰能夠辦道。

不過乾癟老頭喊了半天,卻發現並沒人回答他。

“谷主,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一點問題”五行真人突然道,而他的雙眼卻是不停的搜索着唐七剛纔消失的地方。

ttκā n.¢ ○

“什麼問題?”乾癟老頭隨口問道,不過整個人卻是處在警戒狀態。

“如果你是歐陽君,看見兩個人在攻擊自己的女兒,你會怎麼辦?”五行真人問道。

“廢話,當然是將那兩人直接…..等,等,你是說歐陽君根本就沒有來,而是那兩個小傢伙用特殊的辦法將自己隱藏了起來”乾癟老頭眼中光芒一閃。

五行真人微微一笑,並沒有在多說什麼,畢竟有些時候,換少一些,反而會安全一些。

乾癟老頭突然一躍,整個人虛空而立,無盡的神識以他爲中心像水紋一樣,慢慢擴散開來。乾癟老頭的實力果然變態,那龐大的神識在經過唐七內界入口的地方居然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哈哈,果然不錯”乾癟老頭大笑一聲,然後迅速出現在了內界的入口處,一拳砸了過去。

嘭…..

空間一陣震盪,不過卻並沒有入乾癟老頭所想的那樣,一下就將兩人給逼了出來。不過乾癟老頭卻是更加興奮了。

“內界!居然是內界,哈哈……”乾癟老頭雙眼放光的大笑道,同時手中的力道卻是加重了幾分。

五行真人卻是靜靜的停在一邊,眼中光芒更是不停的閃爍,猶豫的看了眼乾癟老頭以後,一個閃身,獨自向着五行門內飛去,而乾癟老頭此時眼中只有那個內界,哪裏會去注意那五行真人的行蹤。

五行門內此時已經完全亂成了一團,木森林,土炎谷,水淼潭三大院主同時被殺,下面的那些弟子爲了給字的院主報仇,同時發動的叛亂,將金鑫峯,和炎陽谷的弟子打的桀桀敗退。

佛系靈廚玄學日常 ,在大堂處,不時傳出能量的波動,很顯然,還在爭鬥着。

沒有理會這些,五行真人直接御劍飛了進去,穿過了祖師祠堂,落在了一個普通的山洞前。山洞的入口處結滿了蜘蛛網,各種雜草更是幾乎將整個同口給掩蓋了起來。

五行真人沒有停頓,揮手發出一道劍氣,將那些蜘蛛網和雜草劈開了,然後一個閃身飛了進去。 洞內的構造十分的複雜,猶如蜘蛛網一樣,到處都是岔口,也不知道當年五行門是怎麼修建出這麼個地方的。

五行真人很顯然不是第一次到這裏來了,很熟悉的穿越了幾個岔口,來到了一個奇怪的石室之中。

石室大約只有幾十米的範圍,在石室的正中心處,有着一個巨大的磨盤,磨盤的四周分別有着一些奇怪的古文字,五行真人緩步上前,然後將手輕輕的按在磨盤之上,然後運轉五行門的心法,緩緩的向着那磨盤注去。

隨着五行真人功力的注入,那原本黑灰色的磨盤居然發出了一陣淡淡的光芒,將整個石室都是照的一亮。

轟隆隆……

不多久那個石磨突然從中間部分裂開,然後露出了一條幽深的通道。五行真人想也沒想就直接走了進去,待到他進去之後,那個石磨才又再次恢復了原狀。

通道並不是很長,五行真人走了大約十來分鐘的樣子,來到了一個空曠的石室,石室的正中心出刻着兩個大字–除魔!筆法飄逸無比,看上去應該是五行門的先人所刻。

除魔兩字的正中心處,懸着五把各色的寶劍,按照一種特定的規則懸浮在那裏。

五行真人停在了“除魔”兩字前面,然後微微行了一禮,纔開口道“師傅,弟子發現了一個擁有內界的人,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個人出奇的弱小,所以弟子想要發動五行劍陣,將這個人抓住,同時好將他的內界剝離出來,獻給師祖”

一陣安靜之後。

一個淡然的聲音從那兩個字後面飄出“你是門主,這些事由你自己決定吧”

五行真人再次行了一禮,然後飛身上去,同時手中發出各色的光芒,打向了那五把懸浮的神劍。那五把神劍在接觸到五行真人打出的光芒以後,慢慢的旋轉了起來。

緊接着一個八卦的圖案憑空而生,五把神劍以一個多邊形的樣子將五行真人圍在了中間……

另一邊那乾癟老頭狂笑着攻擊着唐七內界的入口,引得整個內界也跟着震盪了起來。

“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我剛剛踏足無上階,就有人給我送內界而來”乾癟老頭刻意的將自己的聲音傳了進去,想從精神上給唐七和歐陽萱雨帶來壓力。

內界中,唐七依舊一臉淡然的躺在那裏,手中甚至還拿着一個新鮮的蘋果,啃着,彷彿根本就沒有聽到乾癟老頭的話一樣。

“你倒是說句話啊”唐七不急,可不代表歐陽萱雨也不急。

“說什麼?”唐七懶洋洋的道,看那樣子好像吃飽了正打算睡覺一樣。

“你想辦法把那老怪物弄進來,然後用一界的力量,壓扁他”歐陽萱雨建議道。

“不行”唐七直接否決道,“先不說那老怪物願不願意進來,就算他進來了,我這內界也是無法解決掉他的,其結果只會是被他撐破這一界,然後把我們兩個殺了”

唐七的推斷一點也沒有錯,他這個空間本來就是當初逍遙冥煉界時候被擠出來的原天界,雖然經過域外空間的壓縮,但是其法則也不一定束縛得住外面那個強悍的老怪物。

“那怎麼辦?”歐陽萱雨急道,乾癟老頭那不行的攻擊彷彿就像是敲打在她的心頭一樣,令她不能平靜。

“自然是什麼都不辦,睡覺了”唐七伸了個懶腰,然後不理歐陽萱雨,居然呼呼的睡了起來。

“哼”歐陽萱雨氣的踹了唐七一腳,然後找了條相對乾淨的河流,緩緩的坐在了河邊。

“放心吧,有人正像我們這邊趕來,不出以外的話,這個人應該會幫我們……”唐七那懶洋洋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乾癟老頭好像是下足了了決心似的,居然沒有在接連轟擊,而是緩緩的念起了法訣。從那其實看來,這一擊絕對不是先前那些攻擊可以比擬的。

果然,乾癟老頭的彙集了一會時間以後,猛的將這套法訣打了出去。

空間再次出現了細微的波動,一個惡魔的臉型憑空而生。那完全是由死亡之氣彙集而成的。

遠處還在爭鬥的五行門弟子全部停了下來,愣愣的看着乾癟老頭那魔神般的身軀,龐大的死亡氣息使得一些修爲較低的弟子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最原始死亡的恐懼!來自於靈魂的最深處,隨着那個惡魔臉頰的形成,龐大的死亡氣息更是凝成了實質!

內界中本來還在休息的唐七突然一把做了起來,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界主,用我們的力量吧”震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過來了,和他一起來的還有那些沒有散去的仙魂,當然,還有那剛剛甦醒法神。

從上次唐七把那個老不死扯進來煉化以後,他就發現了一個規則,就是生命可以強化內界的法則。因爲一個生命的死亡,註定了將要回歸本源,而內界的核心,就是一界本源的所在。核心越強,這一界也就越堅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