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姐姐對不起你……

一滴淚,自蘇姍的眼角緩緩的滑落,而慕容羽的那雙魔爪也朝那雙巨峰探去。

「碰……」的一聲巨響,房間的門被巨力從外面撞開,一個渾身是血的人影從外面沖了進來。

「老師……」葉星辰眼見慕容羽就要輕薄蘇姍,口中大呼,右手再次一抖,一道刀芒閃過,哧的一聲,刺進了慕容羽的手心,而蘇姍眼中卻露出了驚喜之色。

慕容羽心中大驚,他哪裡想到自己請來的那八個保鏢竟然對付不了葉星辰,手中的疼痛還來不及傳入大腦,就見到一個人影朝這邊疾馳而來,趕緊就朝蘇姍撲去,他實在難以想象沒有保鏢的自己如何抵擋葉星辰這個強悍的少年。

葉星辰眼見慕容羽竟然忍著疼痛也要朝蘇姍撲去,還以為他喪心病狂到這等地步,哪裡會讓他那骯髒的身體碰觸蘇姍,一個箭步,身子忽然騰空而起,重重的一腳踹向慕容羽。

轟隆一聲,慕容羽還沒有碰觸蘇姍,已經被葉星辰一腳踹飛,重重的朝後飛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他四十多歲的身子骨,平日里又沒什麼鍛煉,哪裡經得起這麼強力的一擊,口中噴出一口血后整個人直接暈死了過去,葉星辰也懶得理會他,一把抓過沙發旁的襯衣,直接披在了蘇姍的身上。

「老師,他那隻手碰過你?」葉星辰見到蘇姍那對巨大的乳房,心中一陣怒火膨脹,這麼完美的玉乳怎麼能夠讓慕容羽那混蛋給碰呢?心中暗暗決定砍掉他的雙手。

「老師沒事,他還沒有碰到老師!」蘇姍搖了搖頭,除了被慕容羽看光外,連碰也沒有被他碰過,不過看到葉星辰眼中的擔憂之色,和渾身的血跡,她眼睛卻更加的濕潤,上一次是如此,這一次還是這樣,為了自己,他依然是那般的不顧性命。

這個時候,歐陽俊,趙虎,張佳,羅隱几人也沖了進來,一個個鼻青臉腫的,正是剛才他們及時趕到,才協助葉星辰幹掉了那四名保鏢,可一個個都被揍得不成人樣,全部受了內傷,畢竟那四個保鏢可是極其厲害的角色,雖然被葉星辰擊成了重傷,但也絕對不他們能夠輕易抵抗的。

「歐陽,挖掉他一雙眼睛,我們走……」葉星辰聽到蘇姍說慕容羽並沒有碰觸她,放心下來,不過卻不能就這麼算了,看了蘇姍的身體,那就要用眼睛來抵償。

慕容茗嫣這個時候也跟了進來,剛剛進來就聽到葉星辰的話,又看到自己的父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心中一陣著急。

「星辰,我求求你,放過我父親吧,就算看在慕容蓉的份上,你繞過他這一次,好嗎?」不管怎麼說,慕容羽終究是自己的父親,慕容茗嫣雖然心裡也很恨他,但卻也希望他被別人挖掉一雙眼睛,也不顧眾人在場,直接上前朝葉星辰求道。

「星辰,老師沒事,我們走吧……」葉星辰正要說點什麼,蘇姍卻搶先說道,倒不是說她肯原諒慕容羽,而是她有著自己的顧忌,葉星辰幾人一個個渾身血淋淋的,肯定又殺了人,要是再挖掉慕容羽的眼睛,那絕對是一件轟動性的新聞,到時候葉星辰等人就算逃得了性命,也休想再到學校里讀書了,如果放掉慕容羽的話,那這件事情自然由他去打壓,畢竟他企圖強暴自己在先,以他的智商絕對不會傻到將這件事捅出去,而且死掉幾名保鏢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

葉星辰聽到蘇姍這麼一說,又看了看慕容茗嫣那張帶著淚痕的臉蛋,知道今天要不是她及時打電話,歐陽俊幾人根本不可能及時趕到,到時候莫說救蘇姍,自己能不能活命也是個問題。

他是一個恩怨分明之人,現在當事人的蘇姍也這樣說了,哪裡還會多說什麼。

點了點頭,一把抱起蘇姍就朝外面走去,歐陽俊幾人看了倒在地上的慕容羽,又看了看慕容茗嫣一眼,也跟著走出了房門,房門外,正躺著八名大漢的屍體,此時已經逐漸冰涼,而房間內的慕容茗嫣卻是撲向了自己的父親,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父親真的就此死掉,儘管心中百般的厭惡。

儘管是當著自己學生的面被葉星辰抱在懷中,蘇姍也沒感到絲毫的不妥,她此時雖然四肢無力,但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卻盯著葉星辰那堅毅的臉蛋,不知道為何,她忽然感覺這個小男人的懷抱好溫暖,好溫暖…… 葉星辰抱著四肢無力的蘇姍朝李筱婷的房間走去,畢竟誰也不知道慕容羽會不會在蘇姍的房間放點什麼迷魂香之類,要是幾個人再出點什麼事情,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沒有人報警,也沒有人通知飯店人員,那一邊,葉星辰相信慕容茗嫣會處理的,為了以防萬一,歐陽俊撥通了歐陽家在蓉城的處事,派了一批人過來,畢竟這裡是月亮山莊,乃霸天集團的產業,誰知道慕容羽醒來後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本打算離開的,但有這麼多人,一旦離開的話肯定會興師動眾,那這件事情也一定會傳揚開來,那蘇姍以後將不用在學校混了。

李筱婷早已經洗好澡,穿著一件紫色的低胸弔帶睡裙躺在床上,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腦海中不斷浮現出今日在古榕樹下的點點滴滴,想到葉星辰許下的願望,想到他那挺拔的身影,想到他那強健的臂腕,一時之間,她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又想到了葉星辰說過今天晚上會過來,心裡一陣緊張,她已經二十多歲了,自然知道葉星辰過來的意思,心裡既期盼,又有些害怕。

想想從十八歲進入大學以後的四年裡,身邊的朋友,同學一個個告別初夜,經常在自己的耳邊說那種事情的美妙,那時就覺得自己有的時候好傻,為什麼一定要將第一次獻給最愛的人,現在想想,那時的決定卻是多麼的正確,性與愛是緊密相連的,不能夠為了性而去愛,更不能為了愛而出賣了性,身體是自己的,心也是自己的,只有自己最愛的她才能夠得到自己的心和身體。

「咚咚……」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李筱婷頓時滿面羞紅,心跳更是不自覺的加快了速度,趕緊跳下床,赤著小腳就朝門口奔去。

「星……」李筱婷剛剛打開門就想朝葉星辰撲去,卻瞬間被眼前的景象所鎮住,只見到葉星辰渾身是血,懷裡抱著蘇姍,而且蘇姍衣衫不整,只是外面過著一件白色的襯衣,臉色更是一片緋紅。讓人一看就會想入非非,要不是葉星辰渾身的血跡,李筱婷定會認為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事情?」驚愣之後,李筱婷脫口而出。

「慕容羽那混蛋想要迷奸蘇老師,被我們撞破,快點,先讓我們進去,蘇老師他的迷藥還沒有接觸……」葉星辰來不及欣賞李筱婷那性感的裝束,口中大聲道。

可他的話聽在蘇姍耳里卻一陣羞怒,這個壞小子,說話總是口無遮攔,雖然這是事實,但也不用說的這麼直接吧?迷奸?聽起來怎麼那麼彆扭呢?

葉星辰背後的歐陽俊幾人也是一陣狂汗,這傢伙說話總是這麼直接。

李筱婷這才注意到還有歐陽俊幾人站在後面,猛然醒悟自己穿的似乎太暴露了,讓葉星辰等人進屋后就朝衣櫃衝去,怎麼說也不能夠讓這群小子佔便宜不是?

葉星辰輕輕的把蘇姍放在床上,真想讓李筱婷幫蘇姍洗個澡,再找件衣服給蘇姍,忽然覺得喉嚨一熱,忍不住一口血箭飆射而出,直接噴在了蘇姍的那件襯衣上,印出了一朵鮮艷的紅花。

「星辰……」蘇姍口中一聲驚呼,歐陽俊,張佳,羅隱等人更是朝前衝去,眼中皆是充滿了擔憂之色。

李筱婷剛剛披上一件外套,就聽到眾人驚呼星辰的名字,轉頭一看,就看到葉星辰朝蘇姍倒去,不由的心中大駭,趕緊朝床邊飛奔而去。

葉星辰只感覺腦袋一陣昏沉,整個人倒向了蘇姍,在歐陽俊幾人還來不及扶住他之前,臉蛋已經貼在了蘇姍的巨峰之間,只感覺一陣軟綿綿的,彈性十足,只可惜此時全身一陣劇痛,更是一陣無力,想要摸摸也不行,模模糊糊之間,聽到蘇姍和李筱婷還有歐陽俊幾人那擔憂的聲音,最後卻什麼也聽不見,整個人沉沉的昏了過去。

蘇姍是無法動彈,李筱婷卻是撲到了葉星辰身前,歐陽俊幾人將葉星辰扶起,使勁搖了搖他的身體,卻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

「星辰……」李筱婷急得快哭了出來,下午吃飯的時候都還好好的,才多久一點,怎麼就成這個樣子?

蘇姍也是滿臉擔憂,可此時她卻根本無法動彈。

「蘇老師,李老師,你們不用擔心,星辰只是太過疲勞暈了過去,李老師,你先幫蘇姍穿好衣服吧,我們還是要馬上離開這裡……」歐陽俊這個時候體現出了他該有的冷靜,查看了葉星辰的傷勢之後,發現他不過是太過疲勞,暈了過去,並沒有什麼生命危險,稍微放下心來。

李筱婷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也明白現在不是擔憂的時候,讓歐陽俊幾人先把葉星辰扶到床上,躺在算旁邊,要是郭敬幾人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對天常罵,為何暈倒的不是自己,要不然就能夠睡在美麗的蘇姍老師旁邊了。

不過現場的幾人雖然卻沒有那份心思,歐陽俊帶著幾人先行退出了房間,不過擔心慕容羽醒來後會再次前來,所以都站在門口,他們都是皮外傷,根本沒什麼大礙。

「蘇姐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星辰會傷成這樣?」李筱婷從洗澡間拿來了毛巾,揭開了蘇姍身上的那件襯衣,為她擦拭身子,一邊擦一邊問道,因為比蘇姍小的關係,她一直叫蘇姍為姐姐。

「慕容羽那禽獸想要佔有我,用迷藥使我暫時失去了行動的能力,星辰為了救我和他的保鏢起了衝突,結果就傷成了這個樣子。」蘇姍眼中也是一陣難過,要不是因為自己,葉星辰也不會傷成這個樣子。

「真沒想到慕容羽那人外表斯斯文文,竟然這等禽獸,蘇姐姐,來,先穿上我的衣服吧,也不知道合適不合適……」李筱婷聽后心中也是一陣驚訝,一邊說一邊找來一件自己最大的內衣要為蘇姍穿上,可惜她的內衣卻要小一些,根本套不上,想要找些其他的衣物為蘇姍穿上,可自己的所帶的衣服並不多,而且都是緊身的,要是不穿內衣的話實在太過暴露。

「蘇姐姐,我去你房間幫你拿一件衣服吧……」最後,李筱婷不得不開口說道。

「嗯,你要小心一點,不要一個人去,我們就是擔心慕容羽在那動了手腳才沒有返回去的……」蘇姍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李筱婷看了一眼躺在蘇姍旁邊的葉星辰,起身走出了房間。

「壞小子,你看夠了沒有?」李筱婷走出房門后,蘇姍卻是嬌罵道。

「厄……沒有……」葉星辰老實答道,其實在李筱婷為蘇姍穿戴衣服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來,不過李筱婷在旁邊,卻不好醒來,那樣的定然會看光蘇姍的身子,不僅他會尷尬,蘇姍,李筱婷也都會感到尷尬,索性裝著繼續昏沉,不過蘇姍的那對巨峰實在是太過好看,他忍不住就偷看了幾眼,哪裡會想到被蘇姍發現。

「你……你這壞小子到底腦子裡想什麼呢?」蘇姍一陣好氣,不過卻並不是真正的生氣,她也不是第一次被葉星辰看到了。

「我想摸摸……」葉星辰本能的說道,畢竟這個巨大的乳房,誰不想摸摸?

「真的?」蘇姍忽然問道。

「恩……」葉星辰又老實的點了點頭,卻沒有注意到蘇姍眼中那越燒越旺的怒火。

「那好吧,姐姐給你摸摸……」可最後,那眼中的怒火卻瞬間熄滅。

「厄?」葉星辰卻是渾身一顫,轉頭看向蘇姍,自己不會是做夢吧? 惹上鑽石男 「怎麼啦?」蘇姍眼見葉星辰忽然好奇的打量自己,不由的開口問道。

「那個……我……其實只是說說而已……」當真正要葉星辰摸的時候,葉星辰卻又退縮了,倒不是說他不想摸,只是在弄清楚蘇姍的用意之前還是不要亂動的好。

「你是怕姐姐生氣么?呵呵,經過這事之後,姐姐也想通了,天下男人一般黑,與其將自己的一生交給那些陌生的男人,不如給我最可愛的弟弟,星辰,以後姐姐也不會找男朋友的,等姐姐老了之後,你可要照顧姐姐噢?」蘇姍忽然朝葉星辰淡淡一笑,由於年齡的差距,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和葉星辰走到一起,可對於其他的男人她實在沒興趣,就算真的遇到自己感興趣的男人,她相信自己也捨不得離開葉星辰,與其那樣,不如以姐姐的身份呆在她的身邊。

葉星辰傻眼了,徹底的傻眼了,這句話要是換成李筱婷來說,他一定不會覺得什麼,可此時卻是從蘇姍口中說出來,那個自強不息的蘇姍,那個高貴典雅的蘇姍,她竟然說讓自己照顧她?

是這次事情打擊的太大嗎?

「姐姐,其實你不用太在意這件事的,我相信以姐姐的有條件,一定會找到特別優秀的男子,也一定會找到自己的真愛……」葉星辰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蘇姍,只能夠以最平常的語言說道。

「你捨得姐姐跟其他的男人嗎?」蘇姍卻是輕輕一笑,那雙秀美的雙眸更是牢牢的盯著葉星辰,似乎要看穿他內心所有的想法。

葉星辰再一次卡住了,自己捨得么?答案肯定是否定的,這麼漂亮人兒又有哪個男人會捨得將她拱手讓給其他的男人?可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葉星辰總覺得怪異的很,第一次見到蘇姍的時候,他就YY過蘇姍成為自己女人的時刻,可當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他又覺得不可思議?

是因為蘇姍太完美了么?完美的讓人無法相信這是真的么?

自己在做夢吧?這一定是在做夢,絕對是在做夢?既然是在做夢,那就讓這夢來得更猛烈些吧?

葉星辰心中咆哮著,忽然翻身而起,右手直接一把抓住了那渾圓巨大的玉乳,嘴巴卻直接印在了蘇姍的紅唇之上,舌頭更是是無忌憚的拗開蘇姍的貝齒,碰觸了那香甜的小舌。

葉星辰的手掌比一般人的要大一點,可此時一手已經無法握住,那飽滿充實的感覺讓葉星辰升到了天堂,這才是真正的人間極品啊,這才是真正的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蘇姍哪裡想到葉星辰會來得如此猛烈,還沒有徹底的反應過來,嘴唇已經被葉星辰吻住,接著就感受到他那條大舌頭進入了自己的嘴中,剛剛碰觸自己的舌頭,全身就是一顫,因為工作和眼光的關係,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沒有談戀愛,這是她的初吻,很生澀,也很羞澀,但更多的卻是甜美,甜美的幸福。

她不在乎眼前的少年是她的學生,也不在乎眼前的少年比她小好幾歲,她知道,這個少年將是她這一生的依靠。

舌頭傳來的快感讓蘇姍體內的血液燥熱起來,臉蛋也泛起了陣陣紅暈,玉乳上傳來的快感更讓她神識逐漸迷離,那是一種很讓人舒服的感覺,麻酥酥的,甜美,幸福,彷彿在做美夢一般,不想醒來。

口裡忍不住低聲嚶嚀了一聲,聽在葉星辰的耳邊更加的沉醉,另一隻手也攀上了另一座巨峰,盡情的撫摸著,盡情的揉捏著,這絕對是葉星辰摸過最完美的玉乳,比余小琴的飽滿,比李筱婷的巨大,至於其他的女孩,還沒發育完全的能比么?

「蘇姐姐,我回來了,不知道……」然而,開門的聲音將兩人從美夢中驚醒,李筱婷抱著一大堆衣服,目瞪口呆的看著床上的兩人,腦海中頓時一片空白,這……

蘇姍做事雖然不是很在乎別人的看法,但被人當場撞見和自己的學生親吻,也是一陣羞澀,一時之間滿臉通紅,不知道說些什麼?

「對不起,蘇姐姐,我打擾你們了……」李筱婷忽然覺得自己的心碎了,碎成了一片一片,碎成了一絲一絲,悄悄的飛離了心房,飄出了身體,飄到了夜空。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打死她也不會相信葉星辰會和蘇姍有什麼瓜葛,這是兩個完全不同年齡層次的人啊?最重要的是蘇姍一向都是那麼的高貴典雅,就算是自己有的時候看到她也會產生羨慕之心,這樣的女人是一個完美的載體,這樣的女人是一個讓男人只能遠觀不可褻瀆的女神,然而,這樣完美的女人卻和自己的學生親吻,最重要的一點,這個學生可是自己所深愛的人啊?白天還信誓旦旦的說要與自己過一輩子,現在呢?自己不過是去拿件衣服的時間,他竟然就和其他的女人如此親密?

李筱婷此時已經不知道傷心會何物,心已經飛走了,又怎麼會知道呢?

淚水自眼眶湧出,彷彿廉價的自來水,嘩啦嘩啦……

心中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在這一刻被捏的粉碎,碎成了一粒一粒……

悲痛欲絕的李筱婷一把丟下懷中的衣服,轉身衝出了房門,還重重的拉上房門,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這一刻的她,只想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告別這一段剛剛開始的戀情。

師生戀,本身就是禁忌,自己為何要去碰觸它呢?

站在外面的歐陽俊幾人一個個傻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剛剛走進去的李筱婷會哭喊著沖了出來?難道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了嗎?一想到這裡,眾人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葉星辰和蘇姍的關係?難道這傢伙連自己的班主任都泡了嗎?可就算真的和班主任發生了什麼?英語老師也不用這樣傷心啊?除非……

眾人都為這個推測而震驚,同時泡上了兩個極品美女老師,這絕對是情聖,真正的情聖……

「星辰,快,快去追上李老師,她會做出傻事的?」蘇姍眼見李筱婷丟下一句話后就奔出了房間,僅僅是片刻就隱隱猜到了她和葉星辰的關係,除了驚嘆葉星辰的本事外,更多的卻是對李筱婷的擔憂。

「可是你……」葉星辰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怎麼她進來的時候就不敲門呢?

「姐姐現在已經恢復了一點點力氣,你只要把衣服給姐姐拿過來就行了……」蘇姍迅速開口說道。

「噢……」葉星辰趕緊撲下床,上前抱起衣物就放在了蘇姍身邊,又看了看蘇姍,輕聲說道:「那我去了……」

「嗯,不管用盡什麼方法,一定要跟李老師說清楚,她是一個好女人,知道嗎?」蘇姍朝葉星辰微微一笑,已經拿過那件紫紅色的棉質內衣穿戴起來。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心裡卻是一陣感動,他忽然發現眼前的蘇姍和遠在美國的容蓉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那麼的體貼,那麼的善解人意,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說,她們就已經知道。

「照顧好蘇老師,我去找李老師去了……」葉星辰奔出房門,朝歐陽俊幾人說了一句,就直接朝走廊的盡頭奔去,留下一臉差異的歐陽俊幾人,喃喃說道:「這傢伙,牛,真他媽牛……」

夜,已深,一輪彎彎的月牙高高的掛在天空之中,銀色的光芒揮灑下來,彷彿給這個大地穿上了一件銀色的紗衣,而月亮山莊里的同心湖畔,一名失魂落魄的女子正慢慢的走向湖的中心……

(兄弟們,給星辰點動力吧,期待鮮花……) 「筱婷,不要啊……」葉星辰體內受了重創,剛剛休息一會兒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尋著李筱婷的氣息追了出來,就見到李筱婷朝同心湖走去,心中大駭,一邊喊一遍就朝李筱婷衝去,可惜因為傷勢的原因,速度遠沒有平時快。

李筱婷根本沒有想過要跳湖自盡,她只是想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看看月色,好好的平復心中的震撼,好好的理清心中的思路,卻不知不覺來到了這裡,忽然間聽到葉星辰的聲音,反而加快了步法,朝同心湖全速奔去,心中更是暗暗想道,你越是讓我不要,我就越要跳。

身影如飛,俏麗的身影直接躍進了冰涼的湖水之中,發出噗通的聲音,此時已經深夜,那聲音在這寧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刺耳,巡邏的保衛卻不知道去了哪兒,整個湖畔只剩下葉星辰那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他拚命的邁動著自己的雙腳,拚命的奔向湖面,他無法想象李筱婷因為自己而自盡的後果,他更無法想象失去李筱婷后的自己會是個什麼樣子?前一世的他有著太多的遺憾,這一世的他卻不想再有什麼遺憾。

自第一個噗通聲響起不到半分鐘,湖畔再一次響起了噗通聲,葉星辰跳進水后看不見任何的東西,不過憑著心中的那股執念,他直接朝下面潛去,他知道,李筱婷就在他的下方,為什麼如此肯定,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者這就是所謂的第六感,精神感。

果然,剛剛潛入下方,就摸到了李筱婷那不斷掙扎的身體,李筱婷沒有想過要自盡,她當時只是不想按照葉星辰的話去做,本能的叛逆而已,跳進水后,她才猛然醒悟,趕緊想要游上岸,可或許因為神經太過緊張的原因吧,兩隻腳竟然同時抽筋,整個身子不斷的往下落去,更是連喝了好幾口湖水。

胸腔的煩悶讓她覺得自己似乎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可人越是在死亡的時候越不想死亡,不斷的掙扎著,可惜她的身體依舊不斷的朝下落去,而她的神識也開始逐漸的模糊起來,那一刻,她真的好絕望,好絕望……

絕望之中,她想到了葉星辰,想到了葉星辰的點點滴滴,想到了他的壞,想到了他的好,想到了他的……

心口又是一陣劇烈的疼痛,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和蘇姍那樣?此刻的他們一定還在親熱吧? 天命道尊 自己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也不會有人關心吧?他會來救自己嗎?肯定不會吧?

在李筱婷快要徹底絕望的時候,一隻強勁有力的手掌抓住了她的身體,接著就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朝上游去,是你嗎?星辰?李筱婷忽然覺得心裡酸酸的,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自己還要去想那個可惡的小壞蛋呢?他是那樣的讓人討厭,自己幹嘛還要想他呢?

葉星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李筱婷挪上岸邊,正要爬上岸邊,卻感覺手腳一陣抽筋,口中大呼:「不會吧,抽筋……」還沒說完,身子就朝下沉去,一口湖水湧進嘴裡。就在葉星辰想該怎麼自救的時候,卻感到一雙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似乎正費力的將自己往上托,露出水面一看,竟然是全身濕漉漉的李筱婷坐在湖邊,雙手拉著自己。

「不要再裝了,自己快點爬上來……」李筱婷怒目而視,雖說心裡還是很生氣,但不管怎麼說,在最絕望的時候,還是這個男子將自己救起,這說明了他心裡多少有些自己,不過要讓自己就這麼原諒他是絕對不可能的。

「大姐,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像是裝的嗎?」葉星辰滿臉的苦笑,他可沒傻到用這種方法逗李筱婷開心,而其最重要的一點,他還以為李筱婷已經昏迷了過去。

「哼……」李筱婷冷哼了一聲,卻是使出全力,將葉星辰拉上了岸邊,接著不再理會葉星辰,將頭偏向一邊,用手揉捏著那抽筋的腳關節,希望儘快的恢復行動力,離開這裡。

「筱婷,我……」

「什麼都不要說,我不想聽……」葉星辰還沒說完,卻被李筱婷打斷。

葉星辰臉上一絲苦笑,任誰看到了那種場景,都絕對不會無動於衷,不過他可不會放棄,他不想失去蘇姍,也不想失去李筱婷,有的問題,遲早也要面對。

「你知道這個湖為什麼叫同心湖么?」葉星辰說著,望了望李筱婷,發現她依舊在那揉著她的腳關節,似乎沒有再聽自己的話,也不氣餒,繼續說道:「這湖雖然是同心湖,不過在很早的時候,這個地方的確有一個同樣的湖泊,當年的司馬相如和卓文君就生活在這裡,那時候司馬相如的家裡很窮,卓文君家裡卻是富裕,卓文君的父母不不同意兩人的婚事,還將卓文君禁足,並斷去了她和司馬相如的聯繫方式……」

葉星辰自顧自的說著,聲音充滿了磁性,李筱婷雖然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要聽不要聽,可最後還是被葉星辰的故事所吸引。

「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卓文君從家裡逃了出來,卻又找不到司馬相如,一個人走啊走的,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裡,碰巧的是,那一天,司馬相如不知道抽了什麼風……」聽到這裡的時候,李筱婷的嘴角不覺間露出了一絲笑意,司馬相如抽風?這也太經典了吧?

「兩人沒想到會在這裡相遇,心裡都是一陣開心,司馬相如二話沒說,直接將這個湖畔命名為同心湖,代表著兩人心有靈犀……筱婷,為什麼我們就沒有一點靈犀呢?為什麼你就不相信我呢?」葉星辰眼見李筱婷聽得入神,忽然開口問道。

「相信你?你讓我拿什麼相信你?」李筱婷卻也聽得入神,不過聽到葉星辰這麼一問,立馬反駁道。

「如果你遇上了蘇老師的那件事情,你的心裡會怎麼想?」葉星辰沒有回答,而是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我……」李筱婷頓時將自己和蘇姍的位置對調一下,要是自己真的遇上了那事,雖然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但被別人看光了身子,短時間內也無法面對所愛之人,很可能會想到自尋短見之類,只要是一個正經的女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是的,你肯定能夠了解蘇老師的想法,她當時就想過輕生,知道嗎?她說她以後再也無法面生命中的另一半,不管我怎麼說,她都不是一臉的落寞,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有的時候實在說不通別人,就能夠用行動表達,一時激動,就那樣做了,其實我和蘇老師真的沒什麼,我只是一直把她當成姐姐一樣,和對你的感情完全不同,我內心是深深的愛著你啊?」葉星辰嘴上說著,心中卻在想,我的確當她是姐姐,這可沒有騙你,只不過是不叫親密一點的姐姐而已,而且我的確愛你,這也是最近才發現的,只不過也愛她而已。

「可你也不能那樣啊,要知道,她是你的老師啊?」女人的心其實很脆弱的,在想到蘇姍的遭遇的時候,她已經產生了同情,不再那麼排斥,如今聽到葉星辰說對待自己的感情和蘇姍完全不同,他有是深愛著自己,心裡的氣也消了大半,不過卻一直無法面對這個事實而已,或者說找不到一個原諒葉星辰的借口而已。

葉星辰卻是一陣狂暈,藐似你也是我的老師吧,不過這句話打死他也不會說出來,至少不會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神色一肅,繼續解釋道:「蘇老師的確也是我的老師,但同時我也真的把她當成的自己的姐姐,我不想她因為這件事而一直耿耿於懷,就用了一點激烈的手段,而且筱婷,你難道忘記我們早上的誓言了嗎?」

「什麼誓言?」 家有萌寵,花心老公來碗裏 李筱婷一愣,她和他之間有誓言么?

(今天鮮花一朵度米漲,哎,低落,喜歡的兄弟們,支持一下吧!謝了……) 「你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會離開我……」葉星辰雙眼看著李筱婷,誠懇的說道。

「啊……」李筱婷一愣,這句話其實是葉星辰說的,只不過當時她也點頭答應了,可哪裡會想過遇上這樣的事情,難道這壞小子早就料想到有這種事情發生?

「筱婷,或許我這個人有很多的壞毛病,比如花心,比如好色,但我卻知道我是真的愛你,而且是至死不渝的愛,我無法想象失去你的日子,所以我真的不願你離開我,筱婷,你懂么?」葉星辰眼見李筱婷一愣,繼續拋出了甜言蜜語,而且還道出了一些自己的缺點,這讓這些甜言蜜語更加的真切。

李筱婷聽到葉星辰道出了自己的缺點,心裡也是一陣詫異,雖然每一個男人都好色,都花心,但有誰會當著女人的面承認呢?在女人面前,哪一個不表現的正義凜然,哪一個不說自己是多麼多麼的專一,但他呢,他卻道出了自己那些讓女人最忌諱的缺點,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他的心裡是真的有自己的。

哪怕在愛著自己的同時,他同樣愛著其他的女人?比如蘇姍?李筱婷不是白痴,像蘇姍這樣正經的女人絕對不會允許自己不喜歡的男人碰觸自己的身體,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她既然能夠任由葉星辰撫摸自己的身體,那絕對說明了在她的心裡,葉星辰佔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而葉星辰呢,他已經說出了自己花心,那就證明了他對蘇姍也有情,真的是姐弟之間的那種親情么?姐弟之間會相互親吻會相互撫摸么?

不會,李筱婷告訴自己,但同樣的,她卻又無法拒絕葉星辰那真摯的話語。

不管男人女人都是這樣的生物,只要是自己喜愛的人,總會很容易相信對方的話,哪怕有的時候明明知道這句話不過是一句普通的甜言蜜語,她也會去相信。

更何況此時葉星辰的甜言蜜語是如此的真摯,李筱婷不得不信,就算理智告訴她不要相信,但她的潛意識也寧願相信,說到底,她也不想離開葉星辰,這個她深深愛著的少年。

可是……

沒有可是,葉星辰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將所有的可是扼殺在搖籃之中,他整個人不顧還有些抽筋的四肢,一把撲向的李筱婷,在這同心湖畔,將李筱婷壓在了身下,大大的舌頭彷彿一條野獸衝進了李筱婷的嘴裡,李筱婷甚至還來不及反抗,小香舌已經被葉星辰的大舌頭纏住一起。

清甜的感覺流進心間,李筱婷迷醉了,徹底迷醉在這深深的熱吻之中。

葉星辰的吻,是激烈的,舌頭不斷索取的同時,一隻手已經不老實的伸進了那濕漉漉的睡裙之中,一把握住了那滑嫩的酥胸,不斷的揉捏著,根本不給李筱婷思考的機會。

李筱婷迷糊了,她已經失去了思考,只能夠不斷迎合葉星辰的動作,口中不斷傳出低低的嚶嚀之聲,體內的血液更是燥熱起來,竟然不由自主的摟住葉星辰的脖子,拚命的吮吸著。

葉星辰只感覺小腹一股火焰往上直冒,小傢伙更是強硬如鐵,一隻手就要朝李筱婷的裙下探去,卻聽到了一陣腳步聲,猛然想起這是郊外,可不是寢室。

「筱婷,我們先回去吧……」葉星辰二話不說,將李筱婷從地上拉了起來,或許是因為剛才的亢奮,剛才還抽筋的四肢恢復如初,就連李筱婷也踝關節也能夠行動了,將手放在葉星辰的大手裡,隨著他一起走向了別墅。

剛才的激吻讓她想起了在她剛才落水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她所想到的還是這個花心好色的少年,也同時明白了自己真的離不開他,一輩子……

幸好李筱婷外面還套著一件外套,雖然也全部打濕,但總算沒有春光外泄,別墅的保衛人員都忙著照顧慕容羽,哪裡有人來盤問他們去了哪兒。

回到了房間,蘇姍已經穿好了衣服坐在沙發上,歐陽俊,趙虎,等人也坐在一旁,還有幾名年輕的男子站在歐陽俊後面,目光時不時的打量著坐在沙發上的蘇姍。

「啊,星辰,李老師,我們剛才商量了下,還是離開這裡的好,對外我們就說蘇老師生病了,讓其他的老師繼續帶領大家遊玩,如何?」歐陽俊幾人同時朝葉星辰翹起了大拇指,就連蘇姍的眼中也露出了讚賞之色,這個壞小子果然有一套,這麼快都哄得李筱婷滿面笑容,至於兩人的衣服為何都是濕漉漉的,卻沒有人無聊的去問。

「好,就這樣決定,歐陽,最好訂好明天的機票,明天我們先回靜海市……」葉星辰看了眼歐陽俊身後的幾個青年,知道是歐陽家在蓉城的管事,做出了決定,經過了這件事,誰也沒有心思在這裡繼續遊玩。

「恩,我知道,那我們先出去了,等李老師換好衣服我們就走……」歐陽俊點了點頭,帶著眾人快速離開了現場,留下一臉尷尬的三人。

「那個……撒?李老師,你先換衣服,蘇老師,你再休息會兒,我回房間換套衣服再過來……」兩女的目光都聚集在葉星辰身上,似乎在等他說點什麼,可面對一個女人能夠說的天花亂墜的他此時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索性直接找了個借口衝出了房間。

蘇姍和李筱婷的同時望了望對方,露出了一臉無奈的苦笑,堂堂兩個老師,竟然同時喜歡上一個學生,這要是傳出去誰信?

「李老師,你和葉星辰多久了?」蘇姍終究是年紀大一點,心理素質強一點,待葉星辰走後半會兒,首先打破了沉默。

「啊……什麼多久了?」李筱婷卻是一愣。

「我是說你和葉星辰在一起多久了?你們不是戀人么?」蘇姍微微一笑,笑容說不出的輕和,讓人一看到就忍不住想要把自己所有的心裡話說出來一樣。

「戀人?」李筱婷有片刻的愣神,自己和葉星辰真的是戀人么?有多久了呢?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兩人發生了那麼多事情,自己是什麼時候和他真正開始的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他心裡是個什麼地位?」李筱婷有些苦笑,這一刻,她發現她根本看不透那個讓她又愛又恨的少年。

「他很愛你,非常的愛你……」蘇姍卻幫她總結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