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陽打了手勢,到一的時候把扇子收了回去,王宇和伴郎團瞬間把門拽開了,然後塞給了易陽一把紅包,易陽帶著李廣清兩個人美滋滋的數錢去了,至於鞋?你不給人伴娘留點湯喝回頭挨揍怎麼辦。

「易陽,你夠意思,我承你的情了。」

抱得美人歸的王宇在最後出門的時候來了這麼一句,易陽數錢的手瞬間停頓了。

「靠,這貨坑我。」 尼瑪的,都說人猴差別不大,並且猴是最有人性化的動物,而今林楠第一次見識到,一隻不過只有尺許大小的猴子,這一刻在林楠眼中,竟然是這般的充滿了人性化的表情。

站在林楠身前,帶著警惕之意,即便是如此還不捨得丟下手中的黃瓜和西紅柿。

「你能聽懂我的話嗎?」林楠忍不住開口問道,想要再度嘗試,結果小猴居然點點頭示意!!!

我勒個去!見鬼了!

這一刻,林楠突然間發現自己的世界因為被雷劈了而變得豐富多彩起來,先是那個神秘的通天店鋪,然後是催生符,大力丸等,現在居然突然間在眼前冒出一隻這般通靈的猴子。

雖然林楠一直都相信人類與猴子的關聯,但這般情況,還是第一次見。

「別怕,我不傷害你,你是餓了嗎?這片菜園都是我的。」林楠半蹲下身子,看著這隻小猴,如同在哄小孩一般,試圖和它交流,突然蹦出這麼一隻小猴,讓林楠很是感興趣。

小猴聽到林楠的話,先是盯著林楠看了兩眼,隨後點點頭,它確實是太餓了,否則單單這個小體格如何能吃的了那麼多的東西。

「你從哪裡來的?怎麼會出現我的菜園?」林楠開口問道,並且隨手摘了一根黃瓜給它遞了過去。

小猴子很通靈,看的出來林楠確實沒有惡意,也就放鬆了一些,用前爪指了指鳳凰山深處位置,意思是告訴林楠它從那裡來,然後又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表示自己很餓,所以才到林楠這裡來偷吃黃瓜和西紅柿。

並且介紹完之後,它更是一臉激動的比劃著手中的西紅柿和黃瓜,那意思林楠也看的清楚。

很好吃!

林楠看完它這比比劃划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一來是這小猴子確實很可愛,二來則是連小猴子都這麼喜歡自己的東西,這讓他更是自信了。

看著它,陡然間林楠有著一個特殊的想法,林楠不可能每天都在這裡,這麼大的一個菜園,真若是進入什麼猛獸就麻煩了,既然眼下這小猴就住在這鳳凰山上,林楠倒是可以算是找個幫手幫助自己看著這裡。

「你叫什麼名字,我叫林楠,就是下面這個村莊的。」林楠非常正規的對小猴介紹,對待這種充滿靈性的小猴,已然不僅僅是那種野獸的態度來對待。

小猴聽到林楠的問話,嘴裡嗚嗚的叫了起來,也不知道在念叨什麼,一直到少卿之後,才讓林楠模模糊糊的意識到這隻小猴貌似還沒有名字。

「那就這樣,乾脆叫孫猴吧,我知道里也有這麼一隻厲害的猴子,和你一樣通靈,它也是姓孫,你就跟著它姓孫好,孫猴就是你的名字,如何?」林楠想了一會,竟然張口就給這隻小猴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這麼通靈的猴子,林楠總不能叫它小猴吧,給它起這個名字,林楠也是如同玩笑一般,然而不曾想下一刻小猴聽到竟然如此的高興,一直在齜牙笑著,嘴裡更是偶然爆出一個模糊的孫字。

顯然,它是想要讀自己的名字,在嘗試說話,對於這個名字,它接受了並且很高興。

「那好,以後你就叫孫猴了,我叫林楠,咱們也算是朋友了。」林楠笑著,然後將手中的黃瓜遞了過去,這次小猴沒有拒絕,並且也不再懼怕,直接走到了林楠身前,並且很親昵的在林楠腿腳處撓了幾下。

隨後,林楠沒有再耽擱,讓小猴坐在一旁慢慢吃著黃瓜西紅柿,自己則開始幹活了,眼看著時間不早了,這裡還有不少西紅柿黃瓜沒有摘完。

不一會,又是兩大框摘完,林楠又要帶回家,這裡暫時還不能暴露。

「孫猴,我先把這些帶回去,你幫我看著這裡,別讓其他野獸過來破壞了。」林楠對孫猴說道,孫猴點頭回應了一聲,並且還以小爪人性化的拍拍胸口位置,讓林楠輕笑了一聲。

「哈哈,我等下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孫猴聽到林楠要給自己帶好吃的,更是大喜,它雖然通靈,但智商也就如同幾歲大的孩子一般,對於吃的東西有著最本能的喜愛,在鳳凰山深處它可吃不到這般好吃的東西,此刻對林楠它沒有什麼戒備,一臉期待的回應著林楠。

兩手各幾十斤重,兩大筐裝的滿滿的,也幸虧林楠這兩天有大力丸加持過,否則單單以他之前的身體,把一大筐送到家都累個半死,但是此刻他一手一個大筐,大步前行,看的讓小院內的林長河二人臉上都是大寫的驚字。

此刻家裡早飯也做好了,但林楠顧不得吃,採摘完再說,不過在臨走時,林楠卻伸手從桌上將林母剛出鍋的一個花捲拿走,順帶還有著一個雞蛋,然後更是跑屋裡拿出幾支前幾天周穎帶來的香蕉。

「這孩子,吃個飯都這麼匆忙,不能吃完飯再去嗎?」林母看到林楠這般,忍不住開口叨嘮了兩句,還以為林楠是要自己幹活時候吃,殊不知林楠這完全是給孫猴帶的。

回到鳳凰山,林楠相當的意外,地上竟然堆積了很多西紅柿和黃瓜,孫猴一臉邀功的看著林楠,這些竟然都是它摘的,等待著林楠來收取,讓林楠大喜,當即將吃的交給孫猴,讓它大為開心,一直生活在鳳凰山深處,根本不曾吃過,尤其是猴子最喜歡吃香蕉,但這裡沒有……這對它本身就是巨大的誘惑。

十幾分鐘后,林楠將這裡的西紅柿黃瓜徹底摘除乾淨,除去之前通過通天店鋪發貨的,其它的完全搞定,這兩大框都很實在,裝的滿滿的,全部加一起,少說也有兩三百斤中。

「孫猴,你別亂跑,就待在這裡幫我看著菜園吧,裡面的西紅柿黃瓜你可以隨意吃,我會經常來給你帶好吃的。」林楠對孫猴說道,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反正這鳳凰山就是它的家。

孫猴聽到能隨意吃,當即大喜,示意著沒問題,然後直接蹲在菜園的一角,代替林楠看守這片菜園。 回到家,林楠直接給楊老二打了個電話,昨天雖然只有幾十斤,但四十塊的價格也讓他們賺了很多,價格抬高了一倍,但依舊擋不住嘴饞的人,再者還有徐曉雯這種根本不在乎價格的人,只要好吃就成。

此刻一接到林楠的電話,說是有兩三百斤,著實將楊老二樂壞了,連自己的攤位都不管了,火速趕了過來,然後一番清點之後,直接結了五千塊給林楠,厚厚一沓的人民幣,這讓林母和林長河二人都愣住了。

在他們看來,林楠眼下掙錢也太快了,就這麼一會就掙了那麼多,這足夠林長河在工地上辛苦兩個半月了。

「林楠,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在鳳凰山偷偷種植了?」林楠將錢交給林母,不過林母此刻卻板著臉的沉聲問道,對於他們而言,這些錢雖然欣喜,但兒子的安全更重要。

林楠這不聲不響的從外面變出這麼多的西紅柿黃瓜,他們肯定周圍村裡的耕地上都沒有種植,再加上林楠之前在鳳凰山救人一事,二人便有了這個猜測。

林楠見瞞不住,也只好坦白了,也道出了原因。

「娘,實在是沒辦法,我這種種植很特殊,你們也能感覺到,暫時不能聲張,否則肯定要被很多人惦記,種植在地里肯定不行,咱家小院也太小,只能在山上種植了,不過你們放心,我選擇的地方很安全,就是山腳位置,沒有人知道。」林楠解釋道,父母二人雖然依舊不支持林楠這麼做,但正如林楠所言,也是沒有辦法的選擇。

「林楠,咱可以沒錢,但人一定要好好的,山上還是有些危險的,下次再上山的時候叫上我,咱爺倆一起也能有個照應。」林長河開口說道,很擔心林楠。

畢竟山中真的很危險,在以前的時候他們周圍幾個村子的人還偶然進入山中打獵,甚至是採摘一些山中野果之類的,但是接連發生過不少的危險,這才逐漸讓那裡變得人跡罕至。

面對父母,他只能應了下來,同時也讓父親不要再去鄉鎮工地上幹活,林楠知道那是很累的體力活,每日林長河返回都是累的腰酸背痛,眼下自己已然有了經濟的來源,林長河也就不用再那麼辛苦了。

在小院內陪著父母二人聊了一會,林楠決定要去省城一趟,之前林楠便是在那裡上學,在那裡林楠有著六七年的特殊感情,但最重要的感情卻早已不再,而今那裡,除了熟悉的地方,再沒有太熟悉的人了。

他這次去省城,是要對自己的西紅柿和黃瓜做個檢測,雖然自己的黃瓜和西紅柿的味道都達到了極致,不過林楠始終覺得這種西紅柿和黃瓜不僅僅是味道好,更主要或許是對人體的影響。

正如市面上那種能賣到五百塊一斤,甚至還有更貴的存在,值錢的並不僅僅是味道,還有其中的豐富營養成分,這才是那些高端人群趨之若附的關鍵,雖然自己的黃瓜和西紅柿在鄉鎮集市上很受歡迎,但真若是想走最高端路線,這點還不夠!

需要第三方檢測機構的權威認證!

說白了一點,就是一塊金字招牌!

為此,林楠先前故意留了十幾斤黃瓜西紅柿,準備帶到省城去,在自己當年讀書的大學里,有個科研所,也是自己曾經待過的地方,那裡便可以進行第三方權威檢測,在整個華夏都是名列前茅的,名氣響噹噹的。

換了一身衣服,帶上三千塊錢,還有一大包的黃瓜西紅柿,林楠騎著破自行車趕往鎮上,雙石村太偏僻,想要進入省城也不容易,需要先到鄉鎮,然後從鄉鎮坐車到縣城或者市裡,然後才能做大巴車或者火車到省城。

一兩個小時后,林楠出現在縣城火車站,大中午的天氣極為炎熱,林楠一身樸素的衣服,在農村一兩年,他之前大都趴在地里幹活,還真沒有買過哪怕一件像樣的衣服,身上此刻穿的還是剛畢業時買的一件白襯衫,不過此刻都顯得泛黃,再加上一條灰色的褲子,咋一看去,和農村最普通的那種農民工不相上下,周圍一些身上顯得很乾凈的乘客,甚至走路時有有意無意的避開林楠。

顯然,他這身打扮並不受人待見,尤其是還帶著一個大包,更是讓一些乾淨利索的城裡人嫌棄了。

不過對於這些,林楠絲毫不在乎,以前上學的時候,他或許還會在意一點裝作,但這一兩年下來,林楠基本上完全不在意了,更不會懼怕別人的目光。

上了車,林楠找到自己的一個座位,正好靠窗,所幸直接靠在窗前,閉目養神,對於嘈雜的車廂,他不聞不問,再度專心經營自己的農家小店,生意才是王道!

在林楠一旁,則是四五名學生模樣的男女,不過二十歲左右,一看就知道是大學生,估計眼下是要開學報道了,顯得嘰嘰喳喳的,很是興奮的模樣,林楠這身農民工打扮,和他們顯得格格不入。

不多時,林楠再度在農家小店成交一單,眼看著時間到省城還要三個多小時,林楠所幸就睡一會。

「這位大哥,打擾一下,能和您對換一下位置嗎?我有點暈車。」林楠這邊剛剛咪上眼睛有點困意,突然間一道甜美的聲音在林楠耳邊響起,林楠這才睜開眼睛。

在他身邊,原來正坐著一名長相頗為漂亮的女孩,模樣很精緻,雖然和這幾個年輕男女一起,但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沉默,並沒有太多的話語,衣著也要樸素的多。

看到林楠睜開眼睛,女孩再度露出歉意的眼神,臉色還有點蒼白。

林楠看了她一眼,沒有拒絕,直接站起身來,給她換了位置,讓女孩大喜,連忙就要坐下。

「佳影你先慢著!」然而就在她剛剛準備坐下之際,在她身邊另一側的一個男生此刻突然間站起身來對她阻止道,林楠一時間顯得微愣,還沒有搞清楚怎麼回事,然後剎那間之後他臉色微變。 婚禮舉辦的地方不是特別遠,帝都的交通一直是難題,怕因為距離太遠中間出現什麼問題,耽誤了吉時不吉利,易陽享受了一次高等級待遇,坐著小車去的,有的直接做著大巴車,畢竟這麼多人要是都弄小車恐怕不用別人,自己就把交通堵了,不過顯然王宇家也是看排場的,車隊不算大巴光小車也有二十多輛,價值都在百萬以上,酒店定的也是帝都比較有名氣的酒店,雖然李家不差這些東西,但是能在親戚朋友面前有點面子,那當然是更好了。

下了車就是一串流程,以前是放鞭炮,現在城裡不讓,全都改成禮炮了,效果也不錯,眾人擁著新郎新娘到了酒店,進入大廳,裡面親朋好友都在了,分成了兩邊,一邊沒人的顯然是給娘家人準備的,婆家人安排著大家入了座,易陽理所當然的和周子怡坐在了一起。

等人都安靜了,台上的司儀開始了正常的開場,大姐大今天穿著婚紗特別溫柔,易陽看著坐在旁邊的周子怡,心想或許女人其實不管多強悍,都有屬於自己溫柔的一面吧。

台上走著流程,新郎新娘都上了台,主持人問了一下新郎新娘的愛情經歷,然後詢問雙方是否願意和對方一生一世,互相交換戒指,這就禮成了,大姐大在台上還好沒怎麼樣,倒是王宇在台上講話都帶著哭音,他自己也沒想到,有一天真的能把李惠茹娶回家,為了李惠茹他放棄了自己喜歡的學校,和她一起出國留學,一起在國外打工賺學費,不為了錢,就為了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多一些,但是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真正覺得李惠茹真的成了自己的人。

台上禮成之後,雙方父母講了幾句話,王宇的父母易陽也見過,好像原來也是老師,後來下海經商了,不是很熟悉,但是看氣質都是文質彬彬的感覺,兩家人臉上都掛著笑,顯然對這樁親事是滿意的。

「易陽,子怡,你們兩個今天可不能躲酒,別人我不管,你們兩個這杯必須喝完。」

新郎新娘敬了一圈酒,到了易陽這一桌,易陽站起身,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後示意了一下,從兜里拿出準備好的紅包,放到了旁邊端酒的盤子上。

「王宇,你可別欺負大姐大,要不然我知道了,我可真幫不了你,你要是住院了我去看你哈。」

第一句話還有點感動,後面的話如果李惠茹不是穿著婚紗肯定一腳踹上去,王宇卻是一副「兄弟你懂我」的樣子,周子怡也把酒喝了,放上紅包沒說什麼,只是祝他們新婚快樂,後面還有很多人,雖然不用每個人都喝,但是起碼一桌一起要意思一下的。

兩個人正敬著酒和桌上的人說話,台上的主持人突然講話了。

「各位親朋好友,新郎新娘的朋友準備了一份禮物給他們,這份禮物他們在三天前找到我們,希望我們幫助他們完成,下面我們有請他們的朋友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易先生的獨子,演員導演易陽和他的夥伴周子怡帶來歌曲,給你們。」

為什麼要強調一下身份,主要是為了讓場下的人聽到這個安靜下來,能夠方便他們發揮,兩個人上了台俊男靚女的組合自然也很是吸睛,沒有多餘的話,直接開始唱起來。

周子怡開口先唱:

「他將是你的新郎

從今以後他就是你一生的伴

他的一切都將和你緊密相關

福和禍都要同當」

然後易陽接著唱道:

「她將是你的新娘

她是別人用心託付在你手上

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顧對待

苦或喜都要同享」

剩下的兩個人進行了合唱:

「一定是特別的緣分

才可以一路走來變成了一家人

他多愛你幾分

你多還他幾分

找幸福的可能

從此不再是一個人

要處處時時想著念的都是我們

你付出了幾分

愛就圓滿了幾分」

隨著簡單的歌詞配著旋律,不光是王宇和李惠茹聽的感動,很多人聽了都好像看到了自己和最愛的人站在婚禮台上的那一天,李惠茹的堅強在這一刻也被粉碎了,其實不管她有多強悍,她同樣對步入婚姻生活是忐忑的,是不安的,但是她好像從這首歌中聽到了未來的希望和美好。

鬆開握住王宇的手,李惠茹跑回了舞台,抱住了周子怡和易陽,流著的眼淚證明她激動的心情。

「謝謝你們,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婚禮物。」

這一抱好像也讓台下的客人回過了神,廳內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外面的人有路過的,也被這首歌吸引,駐足在門外,彷彿在回憶,彷彿在憧憬。

易陽和周子怡下了台,找到李父李母還有王宇的父母告辭離開。

「易陽,感謝你和小周這份禮物,你們有心了,別著急走,晚上回家咱們繼續喝點。」

李父攔著易陽。

「叔叔,我怕一會兒搶了惠茹姐和姐夫的風頭,到時候再挨揍多劃不來。」

易陽開玩笑的說道,同時示意李叔叔他們看向眾人,年齡大的倒沒什麼,年輕的都拿著手機在給他拍照,顯然有人認出來了,沒認出來的估計也用手機查了,李父看了也明白了。

「易陽,叔叔沒想到你現在也這麼成功了,但是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的侄子,是我們的家人,坐在這,不用管他們,我去讓他們收起來。」

最後易陽和周子怡還是離開了,他拒絕了李父的好意,今天要做的已經都做了,沒必要在那裡喧賓奪主。

兩個人喝了酒不能開車,易陽的那輛跑車就能坐兩個人,也不能找代駕,索性兩個人沿著河邊開始了酒後漫步。 火車上,林楠站在一旁,原本是給這女孩換位的,但此刻臉色難看。

只見這開口的男生竟然拿著幾張餐巾紙在林楠原本的位置上擦拭著,那種感覺著實讓林楠非常難受,雖然林楠之前就能感覺到這群人的嫌棄,但自己這也算是好心換位置照顧一下這個暈車的小姑娘,但這般當真是赤裸裸的打臉。

太嫌棄自己了吧?

看到林楠臉色微變,那男生不為所動,依舊是一副獻殷勤的模樣,對這女孩顯得很照顧,但那女生卻看的出來林楠臉色的微變,同樣也能體會到這一刻林楠的心情。

「對不起這位大哥,我不換了。」一句話說完,這女孩直接做回自己的位置,一臉的尷尬之意,林楠原本還帶著怒意,但看到女生這般,也就沒有再理會了,看的出來,這女孩和那男孩不是一路人。

「別撐著,你靠窗坐吧,會好受點。」林楠開口,主動讓位,雖然對男生的行為很不滿,但和這女生無關。

「就是佳影,我都給你擦乾淨了,放心的坐吧。」那男生顯然沒有明白自己的行為已經觸及了林楠的憤怒點,還繼續說道。

「給你兩百塊錢,你的座位我買了,等到了省城我們就下車,你可以隨意坐。」

這人顯得一副很自得的模樣,隨手掏出一沓鈔票,怎麼看都覺得渾身充滿了土豪的氣質,要直接拿錢買林楠的座位,這已然不是換,而是讓林楠隨意找地方待著,這裡他買下了。

從縣城到省城,這種普通火車的票價不過三十多塊,兩百塊相對而言,七八倍了。

除了那女孩,這群男女對於男生的行為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在他們看來,男生的行為都正常,理所當然,兩百塊買一個位置,林楠這個農民工應該賺大了。

「江浩,你幹什麼?」林楠還不曾開口,暈車女生已然不滿的怒斥而出了。

「佳影,我自然是為你好啊,這樣你也能坐的舒服些不是,大不了我也站著,你躺在這裡休息也可以。」叫江浩的男生好似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依舊沒有任何悔改之意。

「陳佳影,江浩也是心疼你啊,你看好好的專車他都不坐了,專門帶著大家陪著你坐這破火車,你要多感激他,若是換了我們,早就以身相許了,倒是你怎麼還那麼不懂啊,太傻了。」見女孩訓斥男生,這群年輕男女反倒是不樂意了,尤其是一名打扮的頗為耀眼的美女帶著酸溜溜的味道斥聲說道。

他們這群人都知道這江浩的身份,在他們縣城絕對算是富豪之列,家大業大的,甚至在整個省內,他們江家也有著不少知名度,江浩絕對算是一名富二代。

再加上人長的也頗帥,自然引得縣城不少女孩子的喜愛,夢想著一朝嫁入豪門之中,這耀眼女子便是其中一個,甚至報考志願時也跟著江浩,進入同一所大學,只為江浩。

但奈何江浩對於她們這種胭脂俗粉根本看不上,對他而言玩玩還可以,但陳佳影這種小家碧玉型才是他喜歡的,故而一直在追求著,大獻殷勤。

「你想以身相許沒人攔著,請不要干涉我的事情,我和他沒有任何關係!」叫陳佳影的女孩怒聲說道。

「佳影,說這些幹嘛?你快坐下,等到了省城就好了別生氣。」男子江浩見狀,連忙上前安慰,看似溫柔,但林楠卻看的出來,在他眼中始終隱藏著一種貪婪之意,盯著這個叫陳佳影的女孩看著不停,那種眼神之中,帶著熾熱。

而對林楠,他則是一百個嫌棄。

林楠此刻沒有絲毫猶豫,眼看著這男子還要朝暈車女孩靠近,所幸一屁股坐了下來,正是那女生的位置,如此一來剛好將陳佳影與江浩二人隔開。

「你?」江浩完全沒想到林楠竟然坐在這裡,這絕對是最大的燈泡,他還想著在這火車上趁著陳佳影暈車之機奪得美人心,不曾想林楠坐在這裡礙事。

「給你五百塊,趕緊離開。」江浩皺眉說道,隨手又拿出三百塊一起甩到林楠眼前。

五百塊,著實不少,若是在縣城,夠一個普通人一個月的生活費了,林楠之前在省城上大學一個月也就三四百塊生活費而已,但想要買到林楠的退步,卻不好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