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猜到你會蹚這渾水。”撒隆說。

“可是你確定那些劍士還活着嘛,也許他們早被那些海盜殺了吧。”風嵐說道。

“只是也許,不是嘛。”星雲心中仍然持有樂觀,一萬多人的海盜,這個數字可不是小數目,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把他們淹死。

“嗯,怎麼說這些海盜也只是連斬氣都不能用的普通人,他們生還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夜幽說。

“那就這麼決定了吧。”星雲說。

“沒意見。”

“我也沒意見。”

“你們真的要以身犯險嗎?”西摩看着幾個少年驚訝地問道。

星雲一轉頭,他差點忘記還有西摩先生,他立刻拿出那袋銀幣,“西摩先生,這個還是給您吧,我們不能帶着您冒險。”

西摩看着星雲真誠的眼神,露出了一臉爽朗地笑容,“看來我被你們這羣孩子小看了。”西摩把星雲捧着的錢袋推回去認真地說道,“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這個…”星雲有些苦惱地看着西摩,雖然西摩見識廣博,可是帶着他到那麼危險的地方,他們自己都自顧不暇,實在難以保證他的安全,萬一出個意外,他豈不是要自責而死。

“你們是怕我拖累你們嗎?”西摩說。

“不,我們沒那個意思。”星雲連連擺手說道,“只是怕您會有危險。”

西摩看了看星雲腰間的劍,然後說道:“可以把你的劍借我用一用嗎?”

“我的劍?當然可以。”星雲略帶詫異地拔出腰間的劍交到西摩的手上,“輕小心一點,這把劍很鋒利。”

西摩一臉笑意地點點頭接過劍,只聽到耳邊錚錚的劍鳴,赤紅的劍身散發着血紅的光芒,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好似塗了血一樣,“好劍。”西摩看着手上的寶劍讚歎道,想他也早已是遊遍大地閱覽無數,像這等好劍卻是第一次見到,絕對是世間少有的精品。

“當然了,這可是我們聖城的六大神器。”撒隆自豪地說道。

“是那藏劍碑上的六把神劍?”西摩驚訝地打量着星雲,這些劍應該只賜予聖城最優秀的聖騎士,這麼一個少年怎麼會獲得如此殊榮。

“沒想到你連這個都知道,看來你還真閱歷廣闊。”撒隆說。

西摩眼睛盯着星雲點點頭,“你小小年紀,沒想到竟然能這般厲害。”

星雲卻是一臉的不好意思,“這個…其實是偷來的啦。”

“那也不是一般人都能偷到的啊。”西摩說。

星雲更加難爲情起來,自己明明不夠資格,卻握着這麼一把只有聖騎士資格才能持有的武器,想起來都覺得燙手。

這時西摩拿着劍輕輕一揮,星雲轉頭往過去時,就見一旁大樹的樹枝“嘩啦”一下從樹上落了下來。

星雲眼前一亮,“原來西摩先生也是個劍士。”

西摩卻笑着一臉不好意思地摸着後腦勺說道:“什麼劍士啊,如果是劍士就不會被幾個海盜綁在樹上了,只是在學了一點皮毛,能發出斬氣而已。”

“那也很厲害啊。”

“星雲,還給你。”西摩把手上的劍交還個星雲,然後鄭重地說道,“請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我也很想找這些海盜算算賬。”

星雲猶豫了一下,好像也沒有什麼理由再推辭,“那好吧。”

“那我們出發吧。”西摩振臂呼道。

“好,出發。”


“你們先走着,我去方便一下。”夜幽對其他人說道。

清新說:“我等夜幽一起。”兩個人的小手還在緊緊牽着。

“我們先走了,這倆人上廁所都要一起了。”妮悠邊走邊似是感慨道。

“說什麼呢你。”清新衝着妹妹一撅嘴。

“你可要快點,夜幽。”星雲邊往前走着,邊和西摩商量去哪裏找船。西摩說朝西南走就有個漁村,他們可以在那裏找到船,於是他們便興致勃勃的準備闖入傳說中的骷髏島。

見星雲他們走遠了,“跟我來。”夜幽拉着清新折進樹林裏。

“怎麼了?”清新剛纔就覺得夜幽有些不對勁,似是有些疑慮。


夜幽在地上搜索着,“我總覺得那個西摩有些不對勁。”夜幽找了一會兒,猛然看到一根樹枝,他急忙撿起來,這正是西摩用飲血劍斬斷的那樹枝。

夜幽檢查了一下樹枝,似是明白了一樣說道:“果然。”

清新也看了看樹枝,就是一根被切下來的樹枝而已,沒看出什麼特別的,“這樹枝怎麼了?”

夜幽把樹枝的切口給清新看,“你看,這裏的切口十分完整,而且摸起來也十分平滑,這可不是僅憑斬氣所能造成的,而是一流的劍氣。”

清新摸了摸那切口,果然和夜幽說的一樣,就如同光滑的大理石板,“可是…星雲手上的可是飲血劍,也許是飲血劍太過鋒利所以才造成這種切口呢。”

夜幽點點頭,“當然,這也是有可能的,不過我們還是最好注意一點那個西摩。”夜幽沉思着,他就是覺得這西摩身上有一連串的怪異,他被海盜吊在樹上,那些海盜卻被一個不知名的高手殺死在一旁,而他本人竟什麼都沒有聽到沒有看到,更奇怪的事,他既然是被那幾個海盜打劫,那打劫的東西去哪裏了,難道是被那個殺死海盜的高手拿走了?或者那個高手真正的目的不是爲了救西摩,而是想黑吃黑。

清新在一旁看着沉思的夜幽莞爾一笑,總覺得他思考時的樣子特別的迷人。 明玉宗的大廳里,明玉宗和雲衛谷的一群修士一臉陰沉地坐在那裡,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英武尊者,你們雲衛谷這次打算怎麼做?這個小子肯定不能留,如果等他再發展下去,我們兩個宗門就岌岌可危了!」明玉宗主默逢尊者沉聲問道。

「殺是肯定要殺的。但是他手段百出,也不是那麼好殺啊,上次就讓他從我們兩個九級煉丹宗師手上逃走了!」雲衛穀穀主英武尊者也是一臉的恨意。

頓了頓,他又一籌莫展說道:「現在有州府和拍賣行幫他,我們想要動他的楊氏丹藥是不可能了。如果他一直呆在楊氏丹藥我們也沒辦法啊。而且他經常易容,我派人在辛龍城一直沒等到他。」

默逢尊者臉色馬上就變得更加的難看,恨恨地說道:「他上次回了一次楊氏丹藥又走了,還把我們明玉宗守在辛龍城一個裂空境的長老給殺了!」

一直在旁邊沒說話的詩賦尊者突然驚訝問道:「他上次才剛剛突破到無妄境,怎麼可能殺得了裂空境的修士?」

「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們那個長老確實已經死了!不過我們已經在他身上留下了神識印記,不管他易容成什麼樣子,在幾萬里的範圍內都可以發現他,,等下我把那道神識印記給你們。」默逢尊者回道。

「那個小子還是一個八級陣法宗師,隱匿的手段也很是高明。以後我們最好帶上陣法宗師去追他。」

洞簫尊者也站了出來,「我們可以暗中殺掉一些其他幾個勢力的弟子,然後再嫁禍給他。只要我們多幾個勢力聯手,要滅掉楊氏丹藥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個辦法好!這樣不僅可以殺了他,還可以將整個楊氏丹藥給滅掉!要不然實在難解我心頭之恨!」默逢尊者激動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不過這件事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要是露餡的話,那對我們兩個宗門來說絕對是毀滅性地打擊!」英武尊者慎重地說道。

「這個我有辦法!」洞簫尊者臉上出現一抹陰狠的笑容,隨即向眾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整個大廳里的修士聽完,全都喜笑顏開。

此時一個修士匆匆走進了大殿,在默逢尊者耳邊低語了一陣。

默逢尊者馬上就變得激動起來,「我這次看你死不死!」



楊恆端坐在論道大殿的蒲團上,心馬上就靜了下來,周圍這片空間好像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雙目緊閉,雙手握拳慢慢揮了出去。

毫無花哨的一拳,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道道無形的漣漪散發出去,很快就充斥了整個論道大殿。

楊恆的神識隨著這些漣漪釋放出去,不停地感悟這片空間。

他估計只要他的神識和這片空間緊緊的聯繫在一起,他就能隨意出現在這片空間的任何地方。

這就像他創造出「星空陣法劍」一樣,只有等他的神識和所有的劍芒合為一體,才能隨心所欲地操控這些劍芒。

又過了快一個月的時間,楊恆感覺到自己的身心已經完全融入到這片空間中,突然聽見他嘴裡一聲輕喝:「過去!」

聲音一落,他身體馬上就平空消失,出現在了論道大殿的一個角落中。

「這應該就是瞬移的神通了。總算是練成了!」楊恆心中一陣欣喜,然後進入到萬道玄玉中開始練習這個神通。

因為他的空間大道力量才到了第三重,能夠瞬移的距離差不多才一千里。

這點距離用來逃跑的話,連續瞬移好幾次還不能逃出對手的神識範圍,這讓他心裡不是很滿意。

「先天之氣和你神識以及練體的優勢,已經讓你瞬移的距離比剛剛領悟這個神通的修士遠了不少。而且你對掌控大道上的領悟,可以讓你在瞬移時候引起的空間波動更小。這個才是最重要的。」道靈突然開口說道。

「那是不是除了領悟空間大道,修為、練體和神識的提升,都可以讓瞬移的距離越來越遠?」楊恆問道。

「差不多吧,不管哪一種神通,都與這幾個有關。」道靈回道。

楊恆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接著問道:「這個領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比瞬移更難領悟?」

「空間領域對神識的要求更大,你現在的神識應該夠了。自己慢慢去領悟吧。這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道靈回道。

「這個還是等以後再看吧。現在一點頭緒都沒有,還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楊恆說完就從萬道玄玉中走了出來。

此時已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楊恆回到房間之後,突然發現羅安城大街上的修士好像突然多了不少。

他從房間出來,看到端木凌風正好從外面回來,問道:「羅安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多了這麼多修士?」


「嗯。羅安城郊外的一個死亡沙漠突然出現了濃郁的死氣,那些修士都懷疑是什麼重寶或者遺迹出現。現在都朝著那邊去了。」端木凌風點頭回道。

「那你怎麼不去看看?」楊恆問道。

「我剛剛就是從那裡回來的。那些死氣很厲害,一般至尊境修士都進去不了。我雖然可以進入,但是擔心明玉宗的修士過來之後你這裡會有事,所以沒進去。」端木凌風回道。

「一起去看看!君少宗的事等回來解決也不遲!」楊恆用尊級中品法寶將自己易容成一個黑臉的中年,然後和端木凌風朝著客棧外面走去。

兩人花了一個多時辰,來到一片一眼看不到盡頭的黃色沙爍之地。此時在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修士,其中還有不少是楊恆在百草谷里見過的。

「這裡以前寸草不生,面積延綿上百萬里,根本沒人過來。前陣子有人發現這裡有死氣,所以人越聚越多。」端木凌風指著一團暗灰色的氣體說道。

「這麼重的死氣,應該是一個遠古戰場的遺迹吧!」楊恆似自言自語般喃喃道,把神識釋放出去,在這些死氣裡面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有不少至尊境初期修士進去之後很快就退了出來,只有少數的至尊境中期還在裡面,不知道是生是死。現在還沒有至尊境後期的修士過來。如果你打算進去的話,現在就要趁早。」

「既然來了肯定要去看看,走吧!」楊恆「咻」的一下飛進了那團死氣當中。 “你問我究竟是何人?待會你就知曉了!!”白毅看了這華楠一眼,隨即運轉起了整個體內的靈力,下一刻右手一指,猛地握掌爲拳,頓時整個蒼穹爲之一顫,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

“這是天地之力!!莫非你······”華楠看見這一幕這是再次一驚,這天地之力唯有晉升的修士或者是別於一重天的修士才能擁有,這白毅能展現這等神通,換而言之,絕非這一重天的修士。

餘伯看見這一幕,腦海之中更是回憶起了,這白毅之前說的話,白毅說過自己來自三重天,更是要幫自己方家要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如今更是看見這白毅做出這等舉動,心中也是無比的震撼與吃驚。

“二重天魔域軍團的修士何在?”白毅大聲喝道,這一聲喝下頓時無數聲波傳向天空,那巨大的旋渦之中更是傳來了呼呼之聲。

不到片刻之間,整個一重天的天空瞬間凝聚了無數修士,這些修士黑壓壓的一片,仿若一片黑雲一般,將整個一重天的天空全部給籠罩了起來。

“那是······”

“我等拜見副首領!!”無數魔域兵團的修士看向白毅大聲喝道,其聲巨大,更是傳遍了整個一重天。

在這一刻,無論是華楠還是餘伯,還是在場觀看的無數修士,每一個不是震驚與駭然的,誰能想到這白毅居然是魔域兵團的副首領,這魔域兵團早已掌控了整個二重天,可以說整個二重天都是魔域兵團的天下,每一個家族也都畏懼魔域兵團的實力!

“傳令二重天華家家主速來見我!!”白毅看向一個修士冷聲喝道,聲音之中充滿了無限的霸道。

“是!!”這爲首的修士擁有歸一境三重天的修爲,聽到這話連忙點頭,隨即便化作一道長虹,向着遠處疾馳而去。

不到五十息之間,這二重天的華家家主便來到了這一重天,這華家家主顯得極爲匆忙,以至於都衣衫不整,面容露出一絲驚慌。

“副首領不知爲何事情而喚我?”這華家家主看向白毅也是一臉的震撼與從容,白毅站在原地沉默不語,神情冰冷,這華家家主連忙看了看四周,看見自己家族的分脈修士,瞬間一臉的震撼,隨即便是知曉了這白毅爲何喚自己前來了。

“我等拜見華家家主!!”在場的無數華家修士看見自己的家族族長更是連忙跪拜。

“你們還有臉跪拜我?一羣只會添麻煩的傢伙!華勇給老子出來!!”這二重天華家家主大聲喝道,頓時爆發了歸一境八重天的修爲,這聲音形成氣浪,隨即便形成了一道道的波紋,傳遍整個一重天。

不到十息之間,這華勇更是急忙從華家趕來,看見這二重天的家主與無數魔域兵團的修士,則是一臉的震撼與吃驚,連忙對着衆修士行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