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對萊恩總管很不滿的紀佳夢,一個快步衝到萊恩總管面前,用手指戳著萊恩總管的胸口,「你這種因為自己辦事不利就找借口推脫到別人身上的戲碼,我見多了!」這個萊恩,簡直就是老奸巨猾的東西,肯定是看到了,故意裝沒看到,想看她笑話。

面對紀佳夢的羞辱,萊恩總管保持一貫的態度,「很抱歉佳夢小姐,昨天晚上,我確實是沒看到,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去問雅寧夫人,雅寧夫人可以幫我作證,因為昨晚我巡邏以後遇到雅寧夫人,雅寧夫人讓我去花園幫她找耳釘。」

聽到董雅寧昨晚見過萊恩總管,紀佳夢忽然想到什麼!

肯定是,這件事肯定是和董雅寧脫離不了關係,丁如意又是董雅寧的人,所以絕對是董雅寧設計的。

好你個董雅寧!

「董雅寧呢?」

「雅寧夫人剛剛去花園散步了。」

萊恩的話剛說完紀佳夢就掉頭下樓怒氣沖衝去找董雅寧算賬。

萊恩總管看著紀佳夢要殺人的表情,臉色淡定,完全不當一回事,回頭看到在看戲的傭人立刻揮手示意她們去忙。

從房間出來的駱知秋,看到門口的傭人三三兩兩紮堆,就連氣氛都不對,大概猜到出了什麼幺蛾子。

遠遠就看到萊恩過來了,駱知秋迎上前,問了句:「出什麼事情了?」

「丁如意衣衫不整被佳夢小姐追著打,說是昨晚和勝勉少爺睡到一塊了。」

聽到這話,駱知秋忍不住笑了,但臉上卻一點都沒有驚訝,反而用習以為常的語氣說道:「老樣子,叮囑下面的人別嚼舌根,更別傳到老夫人耳邊,惹老夫人心煩。」這個丁如意也太會搞事了,這一回,恐怕以紀佳夢的性格會找董雅寧算賬。

「是。」

「還有什麼事?」

「給三小姐看病的醫生打電話來,說是要帶三小姐出去做全身掃描檢查,如果批准的話,八點過來接人。」

「嗯,去安排吧,派個人跟過去看著。」本以為紀心雨昏迷不醒紀家能少些紛爭,看來是她多想了,沒了一個紀心雨還有一個紀佳夢,現在又來了個丁如意。

見駱知秋往前走,萊恩總管勸了一句:「佳夢小姐比平時還生氣,夫人您還是一會再下去吧。」

「我要是不下去處理,恐怕這紀公館今天是要見血了。」她可不想看到因為這些人發生爭執給她的工作造成負擔。

董雅寧和吳玲一塊散步回到客廳時,兩個人有說有笑,忽然吳玲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沖了過來,趕緊把董雅寧護在身後,「夫人,小心。」

「出什麼事……」話說到一半,董雅寧就看到丁如意哭著撲過來跪倒在她跟前,「雅寧夫人,您要替我做主啊,嗚嗚嗚……」

「發生什麼事情了?」董雅寧語氣著急詢問的時候,還彎腰攙扶起丁如意,「吳姐,快去拿披肩過來。」

「好。」吳玲走的時候還回頭去看丁如意,看樣子可不象是小事,難不成是遭人侵害了?

丁如意頂著一張被人打腫的臉哭著不停搖頭,「雅寧夫人,您要救救我,救救我……」

「你慢慢說,別著急,我一定會替你做……」

一聲怒斥打斷董雅寧的話:「做主,我看誰能給你做得了主,你這個賤貨!」

聽到這個聲音,丁如意做出一種害怕到渾身哆嗦的反應躲到董雅寧身後。

董雅寧的胳膊被人抓住往後拉,看著渾身散發出一股彪悍潑婦罵街架勢衝下來的紀佳夢,董雅寧笑著問了句:「佳夢啊,發生什麼事……」

紀佳夢衝到董雅寧面前,直接一耳光就打到董雅寧臉上。

「啊……」被紀佳夢扇了一耳光的董雅寧,順勢把身體往後摔,壓著丁如意摔到地上去,眼淚立刻湧出眼眶,捂著挨了打的臉頰,「佳夢,我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你說啊,你這樣打我的不明不白,我心裡委屈。」

「董雅寧,你別給我裝!」紀佳夢繞著董雅寧和丁如意走圈,手指著丁如意又指著董雅寧,「聯合起來羞辱我是吧,指使這個女人爬到我兒子的床上,來作賤我!」看到董雅寧淚眼婆娑,滿臉可憐的樣子,紀佳夢就來氣,一把揪住董雅寧的衣服把人提起,「當真以為我好欺負是不是,別以為給你幾份臉,你就可以給我三分顏色開染房。」

機甲破世 「佳夢,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讓如意和勝勉在一起,我沒有啊。」董雅寧含著淚水不停搖頭以示清白。

紀佳夢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我要相信你,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董雅寧你這個騙子!」用力把董雅寧丟到地上,抓起躲在董雅寧身後的丁如意,揚起手又去扇打丁如意的臉,「你什麼身份,也配跟我兒子在一起,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婦,別以為爬上我兒子的床,就能嫁入我紀家,你這個千人騎萬人睡的賤婦。」抓著丁如意的腦袋用力撞到地板上,「敢算計到我頭上來,你還嫩了點!」 保姆阿姨左思右想,最後選擇,暫且不告訴顧念城。

蘇北整理好東西,拉個小皮箱,就向著外面走去。

都市小保安 保姆只能無奈的搖搖頭,繼續哄著懷裡的小傢伙。

話說,路南離開蘇北家之後,直接就回公司了他東西少,只要臨走之前,回一趟家,帶上幾件衣服就行了。

路南回到公司,趕緊安排了一下未來一周的工作,然後跟雲帆做個交接。

蘇寒和蘇凜,他已經打算直接送去老宅了。

說實話,如果真的放在北北哪裡,他還真的不放心。

雖然北北已經找回來了。

可是,他總覺得她現在變得怪怪的。

蘇暖正在上班,卻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看著這個電話,顯示的地點是南希市。

蘇暖想了想,這個世界上,知道她真實身份的人,只要自己和顧念城。

誰會現在給自己打電話呢!

蘇暖百思不得其解。

她想了想,最終接通電話。

"喂,你是誰?"蘇暖的聲音,壓得很低。

"蘇暖,我知道是你,我求求你,幫幫我!"一陣女聲傳來,似乎還帶著哭腔。

蘇暖頓時一怔。

葉冉,她怎麼會給自己打電話。

一年前,路南想要處理葉冉,是她救了葉冉,將她藏在她別墅里的地下室。

她進行最後計劃的時候,告訴葉冉,讓她自己自生自滅。

她根本沒有想到,時隔一年,葉冉竟然還能再次準確的找到自己。

"我不是蘇暖,你打錯電話了!"蘇暖的第一反應,就是抵死不認。

葉冉頓時僵住了。

"蘇暖,你不能這樣,如果你真的這麼絕情,那我就去告發你,說你整容了,你以前的樣子是什麼,你自己該不會忘記了吧!"葉冉沉沉的說道。

蘇暖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蘇暖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為什麼,還會有人知道她的秘密。

顧念城,難道是顧念城告訴葉冉的?

可是,不應該啊!

顧念城跟葉冉,基本沒有什麼交集啊!

"蘇暖,你就別裝了,你那些把戲,我全都知道,我只是不想拆穿你,如果我不是需要你幫忙,我怎麼會低聲下氣的來求你呢,你如果有自知之明,知道改怎麼做的!"葉冉冷冷的說道。

其實,她知道蘇暖的身份,也是一個巧合。

然後,她稍加猜測,就知道了事情的全部過程。

一年前,蘇暖說自己要進行最後一搏,讓她離開了他們家的地下室。

她在出來外面,遇到了正在躲債的李雲凱。

其實,在她的心裡,她當年雖然是跟蘇北搶的李雲凱。

可是,她是真的很愛他,不然的話,她怎麼可能那麼作踐自己。

後來,他要分手,自己死纏爛打,也成為了娛樂圈的笑柄。

沒想到,最後兩個人都落魄到了那步田地。

她跟李雲凱好說歹說。

她說,他們兩個人,找個沒人的地方,安安靜靜的過日子。

可是,他卻不聽。

他說,自己寧願流浪漂泊,也不願意跟自己這種賤人在一起。

說實話,葉冉當時真的很難過,可是,她卻不能真的放任李雲凱不管。

無論經歷了什麼,她最初,還是愛李雲凱的。

如果不是他不要自己,自己也不可能離開他。

李雲凱不讓自己跟著他,那葉冉就偷偷的跟著,不讓他發現。

直到他被地下錢莊的人抓走,葉冉這才慌了。

她想找人幫忙,可是,卻又不能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

因為,路南看見了,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葉冉最後左思右想,才會選擇做了黑老大的情婦。

跟著黑老大的時候,他對自己,其實也算挺好的。

葉冉怕自己再次出現,會被路南針對。

她便給黑老大撒嬌,讓他花錢,送自己去整容。

她整容的那一段時間,無意間發現了蘇暖整容的資料。

原來,給自己整容的人,竟然就是蘇暖的整容師。

她那時候便有所猜測。

這一次,外界傳言,路南找到蘇北。

她第一個猜到的,就是蘇暖。

在這一年的時間,她雖然從未出現在李雲凱面前,可是,卻一直在暗中幫助李雲凱。

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幫李雲凱爭取到,能自由出入地下錢莊的權利,他卻用來報仇。

就這還不說,他竟然還被路南抓到了警察局。

葉冉萬般無奈,才想到了求助蘇暖。

蘇暖聽到葉冉的話,她好半天才接受這個事實。

自己的身份,被葉冉知道了。

"好吧,葉冉,你究竟想讓我幹什麼,你直接說,不用拐彎抹角的!"蘇暖說。

葉冉笑了一聲。

"蘇暖,一年沒見,竟然變得這麼爽快了,當了路南的女人,這到底是不一樣了啊!我的要求不高,我希望你能幫我在路南耳邊,吹吹枕旁風,救出李雲凱,就這麼簡單!"葉冉輕描淡寫的說道。

"什麼?救李雲凱?他怎麼了?"蘇暖不解的問道。

她壓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葉冉笑了笑。

"蘇暖,其實這件事情,對你來說,真的再簡單不過了,畢竟,你現在對路南的重要程度,可遠非常人所想,李雲凱怎麼了,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知道,他被路南弄進警察局了,具體的,你也可以去問他!"葉冉說道。

蘇南有點生氣。

"葉冉,你想想清楚,要我幫你,你不說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我怎麼幫,再說,你也不想想,李雲凱跟路南之前,那可是隔著血海深仇,我要是真的救出他,他做出什麼事情,還指不定呢!"蘇暖說道。

葉冉想了想,她開口道。

"好吧,蘇暖,我給你說一下事情的大概情況,你最好幫我想個辦法,不然的話,我就將你的身份,捅出去!"葉冉說的很是堅定,大有一種魚死網破的感覺。

蘇暖有點不耐煩。

她知道,這個忙,她是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

"好了,不要廢話了,趕緊說說怎麼回事吧!"蘇暖說道。

一聽蘇暖的態度鬆懈下來,葉冉趕緊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詳細的講述了一遍。

聽完葉冉的話,蘇暖沉默了片刻。

"葉冉,我不知道該說你蠢呢,還是說你痴情,李雲凱當初那麼對你,虧得你現在還能這麼對他!"蘇暖嘲諷的說道。

葉冉頓時怒了。

"蘇暖,我要你幫我的忙,並不是讓你來評價我的做法,你的廢話,未免也太多了點吧!再說,你做的事情,比我好不到哪裡去,路南對你還不如李雲凱對我呢,你不是照樣巴巴的上趕著去犯賤嗎!"葉冉說。

蘇暖冷哼了一聲。

"我怎麼樣,也輪不到你來說,無論怎麼說,我最後都在路南身邊了,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你呢,在李雲凱心裡,你怕是還沒有蘇北重要吧,葉冉,我真是可憐你!"蘇暖不屑的說道。

"蘇暖,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只不過是讓你幫個忙,你至於這樣諷刺挖苦我嗎?到底幫你幫,如果你不幫我,我把你的身份告訴路南,他肯定會放李雲凱的!"葉冉憤怒的說道。

蘇暖神情一緊。

"葉冉,你不要干蠢事,就算路南現在放過了你們,也會秋後算賬的,至於我,我當然會幫你,只不過,為了我們的長期合作,你也需要答應我一些事情!"蘇暖幽幽的說道。

葉冉愣了一下,立馬開口。

"好,什麼事情,你說,如果我能幫到你,我肯定會幫的!"葉冉說。

蘇暖笑了笑。

"很簡單,你現在不是黑老大的情婦嗎,我想讓你出面,幫我對付蘇北,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樣子,不怎麼適合直接出手對付她!"蘇暖說。

葉冉想了想,點點頭。

"好,只要你能幫到我,我肯定會努力幫你的,只要李雲凱安然無恙,你讓我做什麼都行!"葉冉快速的說道。

蘇暖嗤笑了一聲。

"還真是痴情啊,等著我的電話吧!"蘇暖說完,加繆掛了電話。

她坐在辦公室想了半天,最後才上樓找路南。

路南正在處理文件,聽到敲門聲,他皺了皺眉。

"進來!"他抬起頭,就看見蘇暖走了進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要跟那個女人一起出差。

看見蘇暖的瞬間,路南心裡有點小小的心虛。

他看著蘇暖。

"北北,你找我有事嗎?"路南問。

蘇暖點了點頭,她快步上前。

"當然有事了,我聽人說,停車場今天發生了一件大事,有關於你的,我來看看,你有沒有受傷!"蘇暖快速的說道。

葉冉告訴她的時候,只說了李雲凱想去殺路南,結果失敗了,自己被抓了起來。

她其實也不知道,當時蘇北在場。

聽到蘇暖這麼一問,路南下意識的攥緊手。

她都知道了?

自己不是下令,不讓底下人亂說的嘛!

他皺了皺,估摸著應該是誰說漏了嘴。

只不過,看蘇暖的表情,她應該不知道,當時在場的還有那個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