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們還沒笑夠,那本駙馬就不奉陪了!”

趙寅說完,轉身就要走!

“駙馬留步!”

見他要走,吐蕃使者趕緊出言勸阻。

若是這小子走了,李二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直接認輸了怎麼辦?

若是認輸了,他們還怎麼開設賭局?

若是開設不了賭局,他們怎麼將之前的郡縣贏回來?

“駙馬息怒,剛纔我們只是一時沒忍住!”

吐蕃使者立馬收斂了笑容,開口道歉。

“想讓我回來比賽也不是不行,本駙馬要添加一個條件!”

趙寅雙手環抱,佯怒的說道。

“什麼條件?”

聽說要提條件,吐蕃使者頓感不安。

這小子莫不是要以這個爲藉口,來逃避比賽?

“參賽時,本駙馬需要藉助些繩子與木棍等物品!”

趙寅不緊不慢的說道。

他剛纔之所以要走,就是爲了逼迫三國答應自己這個條件!

又要有了借力物品,別說兩百斤的石墩,就算是兩千斤的他也能舉的動!

“這個好說,只要駙馬一人蔘加比賽,別的東西隨便用!”

吐蕃使者大手一揮,十分漺快的應了下來。

就憑這小身板子,就算給了他工具又能怎樣?

“好,那我們繼續……!”

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趙寅轉身走了回來,“比賽即將開始,各位不賭上一局,助助興嗎?”

“駙馬說的沒錯,我們可以再賭上一把,以助酒興,哈哈……!不知陛下可有興趣?”

趙寅的提議正合祿東讚的心意,當下便邀請李二。

“好是好,但是我們這此怎麼賭呢……?”

李二撓着頭,故作爲難的說道。


“不如這樣,若是亞木哈贏,就算我們三國贏,若是駙馬贏,就算陛下贏,如何?”

高句麗使臣趕緊接過話茬說道。

李二能同意打賭已經在他們的意料之外,若是不趕緊將規則制定出來,只怕李二反悔!

“那好,就照你們的意思辦吧!”

李二點點頭,應了下來。

其實,他心裏多少也是沒底的,就那小子的身板,怎麼可能比得過高句麗的大力士?

但他既然敢要一千萬,想必也是有些把握的。

“那這賭注……?”

“還與之前一樣,各位隨意下注,朕還是押一賠二!”

“那我還是押五個郡縣!”

“我也是!”

兩位使臣相繼開口。

若是真的押一賠二,他們僅憑這一把,就能將之前的全部贏過來。

亞木哈可是少有的大力士,在北疆一帶就沒輸過。

所以,他們堅信,這一局是贏定了!

“咔吧!咔吧……”

見到衆人已經下好了賭注後,亞木哈這才緩慢的向石墩走去,雙手不斷的揉捏着,發出陣陣骨節的脆響之聲。

望着他那熊一般的身軀,甚至雙腳踏在地面上,都能讓腳掌周圍的泥土略微的龜裂開來,光是這份氣勢就讓不少人爲之膽寒。

緩步來到最小的石墩面前,他伸出一隻黑黝黝的手掌,略微用力後,十分輕鬆的就將之提了起來。

而後微微搖頭,隨手將之丟到一邊,向下一個略微大點的石墩走去。

單單是這一幕,就不禁讓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才僅僅是一隻手的力量,就已經如此的驚人,還不知道這個大塊頭的極限在哪裏。 “有點意思,不知葵兒公主有沒有興趣與在下賭一盤?”

趙寅只是向這個壯漢方向瞟了一眼後,心中就已經有了決斷。

“你確定?”

上野葵愕然的望着趙寅,不斷打量着他的細胳膊細腿,她就不相信了,這個男人還真的能逆天不成?

“當然!”

趙寅十分肯定的點點頭,若是連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夠搞不定,那他也就不用混了。

“好,如果我贏了,那麼你就放我回去,如何?”

這可是你主動送上門來求虐,本公主可沒有求你過來賭博。

最重要的是,大唐的這個駙馬瘦的跟狗一樣,若是說力氣比這個亞木哈還大的話,打死她都不會相信。

“行啊!不過萬一一個不小心,讓我贏了,你該怎麼辦?”

“哼!你能贏?做夢去吧!只要你能贏,本公主任憑你處置!”

上野葵一臉不削的望着趙寅。

亞木哈曾經可是在她面前表現過的,雙臂的力量絕對過千斤,就憑藉你這麼一個名不經傳的駙馬,還想與他比力量,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那我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聽到她答應下來後,趙寅臉頰上的笑容頓時更加的濃郁了。

“嘿…給我起…”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貢嘎布已經走到第三個石墩前,一聲怒吼後,直接將這個重量一千五百斤的石墩給舉了起來,雙手微微的顫抖着,顯然已經到達了他的極限。

“乾的好…乾的漂亮…”

見到這一幕,上野葵高興的蹦了起來,而各國的使者們也相繼叫好!

而大唐這邊的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沒有一個人流露出高興的神情。

“現在到你了,駙馬!”

吐蕃使者一臉得意之色,對着趙寅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表演完了?不是還有一個石墩沒有舉呢嗎?”

趙寅懶洋洋的詢問起來,不過心底也對這個壯漢敬佩不已,單憑肉身的力量,居然能夠達到如此,絕對算得上天賦異稟,可惜就是跟錯了主子。

“駙馬有所不知,一千五百斤已經到達了他的極限,剩下的那個石墩,他是舉不起來的。”

祿東贊解釋道。

“我還以爲他有多大本事呢?區區一千五百斤就不行了?”

趙寅故意瞪着眼睛,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將幾位使者氣的不行!

“你有本事你來啊,恐怕你連兩百斤的都舉不起來吧?”

上野葵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說道。

“對啊,駙馬若是有本事,就將兩千斤的舉起來吧?”

亞木哈耷拉着臉,怒氣衝衝的說着。

“嘿,你還真別不信,本駙馬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大力士!”

說完,趙寅便朝着兩千斤的石墩走去,臨走之前,還不忘提醒千牛衛將他要的繩子之類的拿過去架好!


“趙駙馬, 重生軍婚:陸少高調寵 !”

吐蕃使者看着上去好幾個千牛衛,趕緊提醒。

“你就放心好了,本駙馬只是讓他們幫忙把架子搭好,絕不用他們幫忙!”

趙寅一邊指揮侍衛支架子,一邊說道。

這些滑輪以及工具是他前幾天發明用來幫糧行運糧的,但沒想到,糧行沒開始用,倒先幫了他一個大忙!

“這是幹嘛呢?”

看着臺上的侍衛不斷的忙活,長孫皇后等人看的是一臉懵逼。

若是說他打算用繩子將其吊起,重量又跟舉起來沒什麼區別!

若說不是,他綁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呢?

“這小子到底有幾分把握啊?”

長孫皇后看了半天,實在看不出名堂,只能低聲詢問身邊的李二。


“額……朕也不好說啊!”

李二雖然很想相信趙寅,但也實在是心裏沒底,只能給了這麼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不過,他已經贏了每國十個郡縣,就算這次他輸了,也不過是將這些郡縣還回去罷了。

只是,不免要被三個彈丸小國嘲笑了!

“就算給你繩子,你也吊不起這兩千斤的重石!”

上野葵看着他手中的動作,不免輕笑起來。

這駙馬看着挺機靈的,怎麼想法如此天真呢?

“等着瞧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