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有蹤跡,時間又緊,他也就顧不得了,帶上十萬天兵,圍困清靈白塔,惡狠狠地要英無雙交人。

「哼!」

英無雙把李淳送入神魔戰場之後,因為戰場煞氣,其實已經完全抹去了李淳存在的痕迹,在她料想之中,不可能被天庭中人發現,所以也沒做什麼防備,沒想到天帝竟然請出了昭靈君。

——此人當初在彌天世界就以卜算因果而聞名,能夠被他找出蛛絲馬跡,英無雙也認了。

「昭靈君,天帝給了你什麼好處,你居然巴巴地爬過去做狗?」

「你這顛倒因果籌算之法,果然有些門道,居然能夠找出我徒孫的痕迹,可惜,你還是來晚了一步!」

英無雙冷笑,「我那徒孫,已經不在此處了!」

李淳現在在神魔戰場之中,別說是昭靈君,就算天帝不顧一切出了凌霄寶殿,也無法找到他,只有等他離開,才在這現實的界面存在。

昭靈君的面色冷了一冷。

「英無雙,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李淳是天帝要的人,你我雖非天帝屬下,但到底隸屬天庭,要受天規制約!」

「你把李淳交出來。萬事好說,不要逼我將你這裡夷為平地!」

他已經沒什麼耐心,語氣兇狠。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別說英無雙現在交不出李淳,就算李淳在塔內,她也不可能讓他去送死,當下橫下一條心。雙手展開,劍氣縱橫,割裂長空,發出嗤嗤聲響,已經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找死!」

昭靈君對英無雙還有幾分忌憚,心裡自然覺得是英無雙將李淳藏了起來,他也不想撕破臉動手,但是英無雙這等軟硬不吃,他當然也不會再客氣。

「你區區成道百年。根基不穩,也想與本君相殺?」

「可憐你多年修行,毀於一旦!」

他怒喝一聲,長袖一展,只見袖中無算各色劍氣疾飛而出,朝著清靈白塔頂上的英無雙急刺而去!

——在千年之前,昭靈君就是彌天世界成名的劍客,他雖非皇族。沒有天帝血裔,但也曾統兵百萬。鐵蹄踏破疆土,乃是皇者劍客。

他袖中所藏,那是千年來所練成的百萬劍氣,就如百萬雄師一般,出招之際,吞天蔽日。威力非常。

天庭之中,他地位超然,無人敢招惹他,他這雄渾可怕的劍氣,也是原因之一。

英無雙眉頭一皺。

她踏入天庭之後。百年來潛修欲神痴心劍咒,求無形劍道的奧妙,可以說是變化詭譎,威力強橫,但是面對這種的覆蓋性的劍氣攻擊,卻沒有什麼好的防禦方法,只能叱喝一聲,劍光橫掠,硬擋對方的招式,同時無聲無息地射出一道無形劍氣,要從側面偷襲昭靈君。

「哼,區區小道,何足道哉!」

昭靈君手指一彈,又是百萬劍氣,侵襲而出,與英無雙的無形劍氣一撞,登時將無形劍氣撞得粉碎。

英無雙的劍氣乃是精神力驅動,劍氣破碎,精神也受到反噬,哼了一聲,正面防禦就有些支撐不住!

嘩啦啦啦——

百萬劍氣,洶湧而出,就像是大江大潮,要席捲一切,英無雙情知抵擋不得,飛身而起,只能閃避!

「你以為這樣就閃得開了嗎!」

兩招一過,昭靈君心下大定,他的修為比英無雙要高上一籌,更關鍵的是他所修劍法,隱隱有克制英無雙劍招的跡象,如此一來,不用倚多為勝,他就可以拿下英無雙!

「起!」

昭靈君手指一挑,百萬劍氣撞在清靈白塔之上,發出轟然之聲,泥沙撲簌下落,卻是藉此翻轉,反彈而上,以更快的速度,襲擊英無雙的背後。

「小心!」

吉祥和雲神君大驚,同時出聲示警,她們倆的實力卻還不足以攪入這個層次的戰鬥之中,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干著急!

「不好!」

英無雙感覺得到背後傳來險惡的氣息,彷彿兇惡猛獸擇人而嚙,但無論如何,料不到對方的劍光這麼快,竟是怎麼都無法閃避!

「老身之命,休矣!」

剎那之間,人生種種,在她面前走馬燈似的流過,英無雙雙目一閉,咬牙待死。

被百萬劍氣正面擊中,就算是金仙也要受傷,英無雙精修精神力,本來就不是防禦極強的類型,因為一時託大,而被百萬劍氣襲身,只能做好了就此隕落的準備。

轟!

巨大的撞擊聲響起,就在百萬劍氣即將要把英無雙席捲的時候,陡然不知從何處飛來一片金色的葉子,在英無雙面前炸裂開來,將其身軀一裹,消失得無影無蹤!

轟轟轟轟轟!

劍氣爆裂,聲震寰宇。

但昭靈君情知自己失去了目標,驚愕的瞪大了眼睛,面前——英無雙已經完全不見!

「這……怎麼可能?」

他心中震懾迷糊,雲神君和吉祥卻是沒看出來,只以為英無雙是被昭靈君的劍氣絞滅,又驚又怒,同時飛騰而起,各自射出劍光,橫掃一周的天兵。

連英無雙都無法抵抗的百萬劍氣,吉祥和雲神君自然知道自己也對抗不了,她們對視一眼,心意相通,趕緊斬殺天兵,衝破包圍逃走,日後還有報仇的機會!

「哪裡走!」

昭靈君怒喝一聲,他只是迷惑了一下,就見對面數百天兵,葬送在吉祥和雲神君劍氣之下,勃然大怒,雙手一拍,百萬劍氣化作一隻大手,朝著雲神君和吉祥急抓而下。

「拿住你們兩個,我就不信李淳這小子不出來!」

昭靈君后發而先至,他的百萬劍氣速度極快,雲神君和吉祥雖然脫出了包圍圈,但還是很快被那劍氣大手追上!

「小姐快走!」

吉祥咬了咬牙,扭頭挺起小胸脯,手指一劃,數道金黃色劍氣疾馳而出,化作巨龍,在空中盤旋,與那百萬劍氣大手一撞,被撕的粉碎,竟是絲毫未能拖延對方一瞬!(未完待續。。) ps:(大年初二,小白給大家拜年了!祝各位書友年年有餘,萬事如意,新春大吉!)

「糟了!」

雲神君面色蒼白。

昭靈君的實力,遠遠超乎她們兩人的意料之外,就算想犧牲一個跑一個都做不到,英無雙已死,只怕接下來就要輪到她們兩人了。

她嘆了口氣,全力出劍,就算是到了最後一步,也絕不會輕易屈服!

「李公子,吉祥,來生再見!」

她與吉祥心意相通,都是放棄了防禦,不顧一切將劍氣燃燒到頂點,飛身而起,朝著那百萬劍氣的巨手,急沖而去!

雖然是如同飛蛾撲火,但她們兩人,毫無猶豫!

「這兩個女人……」

昭靈君咬牙切齒,他原本是向將她們擒下作為人質,但是看她們這模樣,是已經有了赴死的決心。

「那麼,你們就去死吧!」

他狠狠地握了握手,那空中的百萬劍氣所化大手,陡然收緊,竟是要將如螻蟻一般的吉祥和雲神君兩人,捏成齏粉!

她們脆弱的劍光,根本無法抵擋百萬劍氣的壓迫!

嗤!

嗤!

一陣令人牙酸的摩擦聲響起,雲神君和吉祥兩人身化劍光,已經完全落入百萬劍氣大手的掌握。


「咦?」

昭靈君卻是愣了愣。

本來……這個時候他應該已經能夠聽到慘呼,這麼用力一捏,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就該成了肉泥!

但是——


竟然捏不動!

原本的兩隻小蟲子,卻好像變成了兩枚鐵屑,無論如何。就不能將她們捏扁!


吉祥和雲神君兩人,也是愕然。

她們身周,陡然出現了兩道綠色的光圈,將她們保護在內,即使強橫的百萬劍氣,也無法越雷池一步!

「這是……」

「少爺?」

「李公子?」

她們又驚又喜地回頭望去。卻見天降一道白光,一個偉岸的長發男子,靜靜地矗立在白光之中,雙目血紅,腳踩劍光,冷冷地瞧著這個地方。

「李淳!」

雖然形貌大變,但是她們兩人卻絕對不會認錯。

他的眼神變得更加剛毅凌厲,身形也似乎瘦了些,眼光更加的直視人心。


但他仍然是李淳。

是從神魔戰場回來的李淳!

「這……時不時意味著他。已經突破了金仙境界?」

雲神君胸中如小鹿亂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百萬劍氣化成的大手鬆開了,雲神君和吉祥兩人,輕輕飄落,李淳微笑著用劍氣接引,將虛弱的兩人,引到了自己身邊。

「辛苦你們了。」

「接下來,只要看我就好了。」

他的語氣很冷。似乎已經不習慣跟人交流,但嘴角的微笑和溫暖的眼神。代表著人性的一面,正在復甦。

「少爺,你已經……」

吉祥抓住了他的手臂,眼淚漣漣。

李淳輕輕地將手指壓在她的唇上,「等我除了這小子,再跟你說。」

昭靈君面色一變。他凝實著空中散佚的百萬劍氣,眼中露出古怪的光芒。

「你的口氣很大。」

他在天庭縱橫數百年,還沒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就算是天帝,對他也一直是客客氣氣的。

畢竟他是天庭之中。最有可能突破金仙,超越這一界範疇的種子,被牢牢鎖在彌天世界這所沉船之上的眾神,不可能不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但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

「李淳……」


正如昭靈君所期望的那樣,李淳被他逼了出來,可他的實力,卻是讓這位聽調不聽宣的天庭大將,為之驚駭。

一招破了他的百萬劍氣……這份實力,或許真的能夠支撐他那驕傲的口氣。

「昭靈君?」

李淳傲然站在半空之中,目光冷冽,掃過對面的昭靈君。

「李淳?」

昭靈君雙手一合,背後晶光閃現,仿若火焰飛騰的形狀,這是他作為神祇所特有的天地威能。

「少爺!他……他害了祖師婆婆!」

吉祥兩眼紅紅,扯住了李淳的袖子,她未曾看見最後的變化,只見到英無雙消失於百萬劍氣之中,胸中悲怒,幾不可遏。

「放心。」

李淳輕輕地拍了拍吉祥,「祖師有人相救。」

金仙感應,朦朦朧朧,卻是無差,英無雙雖然不見蹤跡,卻並沒有生死之危,應該是有人出手相救。

能夠在天庭之中,無聲無息出手救人,其人的本事也不小,李淳一時之間也沒有頭緒,不過現在的重點是對面的昭靈君,知道英無雙無恙,也就夠了。

「這種時候,還惦記著別人?」

昭靈君輕嗤了一聲,「還不如想想自己。」

他袖子一抖,百萬劍氣如龍,席捲周圍,講李淳等三人包在其中。

「李淳,你褻瀆天帝,已受天裁,今日,我就取你性命,以完此劫!」

到了此時,昭靈君也沒有任何的保留,厲喝一聲,劍氣突襲!

這是他全力出手,比之剛才對付英無雙、吉祥和雲神君,強了何止十倍!

他已經料到李淳的厲害,也感覺到他身上潛藏的力量,但不管如何,這百萬劍氣之下,他必死無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