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兩人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慎二的終生大事,而慎二對此懵懂無知,還在好奇的觀察著周圍。

在那之後,劉峰就將慎二交給羅蕾萊雅夫人照顧,而自己則一頭扎進了時鐘塔的圖書館中。

時鐘塔不愧是魔術師的聖殿,藏書數以萬計,並且森羅萬象,無所不有,對現在的劉峰來說,就像是天堂一般的地方。

而且,因為和羅蕾萊雅家族結親的關係,羅蕾萊雅夫人還給予了劉峰極高的許可權,讓劉峰能夠在圖書館中進出如自家後花園,所有的書籍都可以翻閱,包括一些古代大魔術師們的手抄本。

那類書籍都附帶大魔術師們的魔力,並藏有許多秘密,絕對是魔術師們夢寐以求的無上瑰寶。

劉峰便在接下來的兩個月里一直待在圖書館中,貪婪的索求著知識。

在旁人眼中,劉峰就像是在尋找某些東西一樣,因為每一本書基本看不了多久就會放下,轉而去看其他書。

這種速度,即便是再天才的人也得不到多少有用的知識。

可實際上劉峰卻是將這些書的內容全部看完了,驚人的魔術天賦讓他能夠輕易記住有用的知識,並留於己用,再慢慢消化。

換句話說,劉峰看多少書,就能得到多少魔術知識,而不是像別人認為的那樣只是隨意一覽。

兩個月時間,劉峰又學會了許多東西,並領悟了多個體系的魔術。

對一般魔術師來說,一口氣學習多個體系的魔術就代表很有可能成為全不能,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是很適合用在魔術師這個職業上的。

因為魔術一途博大精深,是月世界內發展了數千年的力量體系,到現在大的流派上千,小的流派不計其數,想要全部掌握,就算是那些壽命悠久的老妖怪都不可能做到。

然而,這種道理在劉峰身上卻不適用,因為根源之渦給劉峰的金手指實在太強力了,只有他用不了的,沒有他學不會的,既然能夠掌握,哪怕再多的體系也能學。

魔性總裁:易烊千璽 ,臨時身體就會消失,根源之渦也不介意劉峰將月世界所有的魔術都學了去。

到了第三個月,劉峰就開始整合自己的所見所學,並形成一套屬於自己的魔術體系。

而要完成自己的魔術體系,就必須有一個魔術工房,待在時鐘塔里是沒法做的,他便離開時鐘塔,在外面買了一棟偏僻的房子做自己的臨時魔術工房。

接下來的一周內,劉峰都在構建魔術工房,有羅蕾萊雅夫人的支持,他根本不缺魔術材料,讓他僅僅一周就打造好了自己的魔術工房。

之後,劉峰就開始在魔術工房內整理自己的魔術體系,並實驗自己掌握的魔術。

然劉峰剛剛布置好魔術工房的第五天晚上,他從外面購買魔術用具回工房的路上,就突然遇到了奇怪的事。

周圍的人群越來越少,街上的燈光顯得黯淡,空氣中彌散著淡淡的霧氣,種種詭異的情況都表明了此地十分奇怪。

要知道平時這條街上的人很多,哪怕是深夜也有人在,而這一回卻是人煙稀少,彷彿被什麼東西在不知不覺間趕走了一樣。

「這是……魔力?結界?」


突然,劉峰從空氣中感覺到了魔力的氣息,還有結界的力量,正是那神秘的結界讓普通人自覺離開了此地。

「是驅趕生人的結界嗎?有魔術師在這裡?」劉峰心中疑惑,並吸了吸鼻子,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劉峰當即順著血腥味走去,他的魔術工房就在附近,若是有其他魔術師在這裡搗亂的話,會影響他的魔術研究,他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很快,劉峰就順著血腥味來到了一個箱子里,結果,他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短髮少女抱著另一名少女的脖子咬,後者目光渙散,已經死亡,鮮血則不斷流出,被那名黑色風衣的少女吸食。

見到這一幕,劉峰已經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什麼,不由眯起眼睛道:「是死徒嗎?」

死徒,月世界的吸血鬼,在食物鏈中位處人類之上的存在,是人類的天敵,地球意志蓋亞創造出來專門消滅人類的生物。

在劉峰看到死徒的同時,死徒也察覺到身後有人,立刻轉頭望了過去,待發現是一名青年後,便停止吸血並伸手擦了下嘴巴,然後冷笑著盯著劉峰道:「原來是一個魔術師啊,怎麼?想消滅我嗎?」


這名死徒少女的聲音十分古怪,少女聲中還夾雜著男人的聲音,彷彿是一種混音,有種千年老妖怪的味道。

劉峰同樣覺得這廝的聲音很奇怪,但他並沒有表示什麼,而是直接說道:「我的魔術工房就在附近,要狩獵的話,去其他地方。」

這番話說得很平靜, 閃婚祕愛,老婆我只疼你 ,與其說是商量,倒不如說是命令。

那名死徒少女聽罷眯起了眼睛,接著捂著臉哈哈狂笑起來,詭異的聲音讓人汗毛倒立。

但劉峰卻自始至終都面無表情,彷彿沒聽到死徒少女的笑聲一樣。

半晌,笑聲停止,死徒少女盯著劉峰獰笑道:「幾百年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囂張的人類呢,人類啊,你可知道,冒犯我米切爾-羅阿-法但楊的後果?」

說話間,恐怖的威壓從其身上爆發出來,絕對是高位死徒才有的,而他的名字則代表了他的身份。

「米切爾-羅阿-法但楊?死徒二十七祖——阿卡夏之蛇?」劉峰立刻從間桐臟硯的記憶和根源之渦告訴他的世界常識中找到了這名死徒少女的身份。

死徒二十七祖,死徒中最強的,絕對的恐怖存在,不過,死徒二十七祖卻並不是僅僅有二十七個,而是二十八個,其中一個是屬於不被其他二十七祖承認的編外成員,擁有二十七祖級別的實力,卻被排斥在外。

這個被排擠的倒霉蛋,正是阿卡夏之蛇。

這廝是冷酷徹底的利己主義者,對永恆懷有可怕的固執,但因為某些原因

原為教會的神官,埋葬機關原型的創始人。在八百年前代表教會與真祖的處刑者愛爾奎德交涉過程中,設法誘騙愛爾奎德吸了自己的血,利用愛爾奎德的力量完成了轉生之法。

在於教會的紀錄中,被稱為『無限轉生者』。執著於靈魂而不重視肉體,擁有無限轉生的能力。而在死徒之間則有『蛇』的稱呼,因為蛇會脫皮,然後又生出新的皮,這樣一直的無限循環,羅阿就蛇那樣的循環著,故稱之為阿卡夏之蛇。

總的來說,就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傢伙。

由於不斷轉生的關係,羅阿每一次都會侵佔不同人的身體完成轉生,所以每一次轉生的樣子都不同,很明顯,眼前這命死徒少女是羅阿的話,肯定是被其侵佔了身體的可憐人,所以才會有那種不男不女的聲音。

冷冷看了一眼羅阿,劉峰用不緊不慢的聲音道:「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次,死或者滾,自己選擇。」

霸氣側漏的話頓時讓羅阿愣住了,他還從未見過如此囂張的人類,明明知道他是阿卡夏之蛇,還敢說這種話。

面對二十七祖,再強大的魔術師也強不到哪去,雖然有可能抗衡,但大部分時候都會落於劣勢,眼前這個青年到底是哪來的自信?


可是,看著對方那冷酷的臉以及隱隱透露的氣勢,羅阿卻生出了一種荒謬的感覺,那就是對方說這種話理所當然。

不錯,就是理所當然,就好似是從無數戰鬥中走出來,擊敗了無數強大無匹的敵人,最終走上那至高頂端后俯視世間萬物般,無論說什麼話都會顯得理所當然。(未完待續。) 微妙的感覺讓羅阿愣了好一會,待回過神后,羅阿眼中殺機連閃,美麗的臉變得猙獰起來。

「你說你能殺了我嗎?好,雖然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不過,既然你認為你能殺我,那就拿出你的本事讓我看看吧!」羅阿說著,突然向劉峰一揮手,三把短劍竟憑空出現並直接向劉峰襲來。

劉峰見狀,卻動也不動,任由短劍襲向他。可是,在短劍即將擊中他的時候,他的眼睛突然變成了紅色,而瞳孔周圍還有三個勾玉。

在眼睛改變的瞬間,劉峰和羅阿的眼神交匯在了一起,似發生了什麼事,卻又像什麼都沒發生。

刷!刷!刷!

下一刻,三把劍刺中了劉峰,鮮血飛濺而出。

羅阿見狀,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可是,羅阿的冷笑很快就變成了僵笑,繼而轉為驚愕,因為劉峰的身軀和血液在這時凝固了,繼而變得虛幻,染上一層黑色,在他驚愕的目光中逐漸**並化為烏鴉。


那每一隻烏鴉的眼睛都是紅色三勾玉的。

烏鴉們扑打著翅膀向羅阿飛去,羅阿連忙伸手護住臉,很快烏鴉們就纏繞在羅阿周圍,又抓又啄的攻擊著羅阿。

這些攻擊雖然不能對羅阿造成什麼傷害,卻讓羅阿十分煩躁,在承受了一陣攻擊發現對方的攻擊不過如此後,羅阿大喝一聲手一揮發出紅色爪氣,將烏鴉們撕裂。

但烏鴉們根本沒有死,很快就恢復如初並飛到了天上,在那裡逐漸組合成劉峰的樣子,其背後就是月亮,配合那雙紅色勾玉眼,彷彿連明月都染成了紅色。

羅阿不禁讓這畫面鎮住了,待回過神后,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連忙看了看四周,隨後眯起眼睛看了劉峰一眼,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頭上。

頓時,羅阿七孔流血,面目猙獰,但死徒的不死特姓讓他的傷勢第一時間久開始迅速恢復。他的注意力則不在這上面,而是直接向前方看去。

在那裡,劉峰靜靜站著,紅色雙眼中的勾玉緩緩轉動,而天上的劉峰則消失無蹤。

「呸!」

吐了一口淤血,羅阿沉聲道:「是催眠系魔術嗎?如果我沒猜錯,你的催眠魔術應該源自你那雙眼睛吧?那雙眼睛,應該是魔眼沒錯吧?」

在羅阿說話間,劉峰雙眼的勾玉已經停止轉動,那神奇的雙眼似透露著淡淡的紅光,在這陰暗之處顯得十分清晰。

如果有和劉峰來自同一個世界和同一個時代的穿越者看到的話,肯定會當場噴飯,並大呼為何《火影忍者》里的寫輪眼怎麼會跑到月世界來。

不過,劉峰這雙眼睛正是著名動漫火影忍者里的寫輪眼,當然,這是山寨的,只是能力上和真正的寫輪眼差不多。

根源之渦給予劉峰的天賦實在太逆天,經過幾個月的搗鼓,劉峰初步建立了自己的魔術體系,而寫輪眼便是在建立魔術體系時無意間弄出來的副產品。

其原理就是將劉峰體內那強大的魔術迴路整合起來,再將魔力注入雙眼,並由自己控制,依靠超強的魔術控制力,深不見底的魔力以及根源之渦的照顧讓眼睛變異,從而形成了這雙山寨般寫輪眼。

神秘之樹 ,在火影原著中,寫輪眼有幾個很出名的能力。

第一就是看穿、破除、反彈和使用幻術,是相當實用的能力。

第二就是能複製敵人的術式、招式與動作。

第三則是洞察,能在黑暗和視野遮擋的情況下捕捉到旁人的動向,還能可以看到細微的動作。

第四就是進化了,寫輪眼還能進化到更高層次,並獲得更加恐怖的能力。

以上幾種能力,前面三種劉峰都已經完全山寨了過來,而最後一種暫時不知道,但依照根源之渦的尿姓和這具臨時身體逆天的天賦,想來還是能山寨出來的。

正是因為有這雙山寨寫輪眼,劉峰才敢以人類之軀去對抗一名祖級的死徒。

面對羅阿的問題,劉峰沒有回答,冷漠的臉上沒有一絲情感,彷彿在看路邊的一塊攔路石一樣,所要做的就是一腳踢開。

似乎讀懂了劉峰眼中的意思,羅阿不由面露陰沉之色,並冷哼了一聲,下一刻,他的身軀就猶如炮彈般沖向劉峰,速度奇快,轉瞬間就到了劉峰面前,並一爪向劉峰的脖子抓去。

這一過程中,羅阿自覺避免與劉峰的眼神接觸,雖然兩人只交手了一下,但活了幾百年的他一下子就看出劉峰的幻術必須要兩眼交匯后才有用,只要避免與其眼神接觸即可。


而魔術師的身手一向都很糟糕,雖然比起普通人強了不少,可和死徒比就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了,羅阿有充分的把握將劉峰一舉拿下。

然而,羅阿這次註定要被打臉打得很慘,雖然臨時身體比起本體弱得不值一提,但在月世界還是足夠逆天了,縱然不如死徒,可寫輪眼的能力足可彌補身體素質的不足了。

在寫輪眼的觀察下,羅阿的速度雖快,卻每一個細節都被捕捉到了,當羅阿衝到劉峰面前的時候,劉峰的舉動便是微微一側身,在羅阿驚愕的注視中躲開了攻擊。

轟!

沒有抓到劉峰的羅阿一爪揮空,將地面直接抓爛,爆出許多碎石,而身經百戰的羅阿沒有因為心中的震驚就停下來,當即轉手再次向劉峰抓去。

結果,這一下和上次一樣,揮空了。

羅阿感到難以置信,並不斷攻擊試圖證明這不是真的,而結果每一次都被劉峰躲開,哪怕好多次無比接近,也還是被劉峰躲開了。

羅阿難以置信,他不敢相信一個人類的身手有這麼好,那動作簡直就不像人類,並且好似將他每一步動作都看清了一樣。

等等,看清?

難道說那雙眼睛……

羅阿不由看向劉峰的雙眼,發現那雙眼睛在隨著他的動作不斷動,並且始終盯著他,將他每一步動作都看在眼裡。

羅阿心中一陣明悟,繼而冷冷一笑,突然朝地面抓了一下,繼而再次向劉峰襲殺過去。

劉峰當下就欲躲避,但在其身後,一個黑色的虛影竟從他影子中無聲無息冒了出來,並向他抓去。

那一前一後夾攻的攻勢封鎖了劉峰所有的閃躲路線,並且後面那個無聲無息,根本難以察覺。

羅阿可以肯定,劉峰絕對無法躲開,就算髮現也已經晚了。

然而,羅阿還是小看了寫輪眼,也小看了劉峰。

縱然是身後的攻擊,寫輪眼還是能察覺,而對於前後夾攻的攻勢,劉峰同樣擁有破解之法。

當下,劉峰停步不動,魔力迅速調動併流竄全身,下一刻,藍色的電光帶著磁磁聲爆發,形成從全身擴散外放的超強電力,頓時將來襲過來的羅阿與羅阿製造的黑影擊中。

羅阿和黑影頓時定住,前者渾身一陣發麻后就被彈飛,而後者則在電力衝擊下化為飛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