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再次把表妹叫來。

「哥,你不會又說讓我去看看有沒有人吧?我現在都被你說的有點害怕了。」

「不是,這回你直接幫我把這張紙拿出去,然後說『朋友,你想進來就可以進來,假如實在不方便,可以看看這封信。』然後把紙插在門縫裏,就回來。」

劉珊珊雖然也是很疑惑,但是還是照辦了。

喪禮也在慢慢接近尾聲,陳生在安排著各方親戚有序離開。

當大部分人都散去以後,葉流打算親自出門看個究竟。

門口依然沒有人,但是他回頭時卻發現了,門縫裏夾着那張他讓劉珊珊傳出去的紙。

他趕緊拿起來。

只見裏面赫然寫着兩句話。

第一句話是葉流寫的。

「朋友,今日是家母的喪事,我知道你一直在觀察著這裏的一切,若您是家母的朋友,可以直接進來看看她,我相信她一定會歡迎您的。」

而多的那句則是:「給你造成困擾很抱歉,我只是曾經受過您母親幫助的流浪人,聽說您母親的事情非常痛心,但是由於身份懸殊,怕驚擾了她,給你帶來的不便請諒解,我會安靜地離開。」

果然,葉流的感覺是沒錯了,確實是有人一直在觀察這裏的動向,而且這個人葉流猜測很有可能就是剛剛的那個黑衣老人。

看着這張紙,葉流反而露出了微笑。

他迅速從口袋裏掏出提前準備好的筆,寫着:「我母親從來不是個嫌貧愛富的人,閣下不必拘禮,若不介意,把您的姓名留下,我會把您的誠意帶給我母親的。後會有期!」

寫完,葉流便繼續把紙插回了門縫裏,他沒不回頭,就直接回去了。

而此時的不遠處,慢慢地出現了一個黑影。

…..越野車上的氣氛很壓抑,不管是開車的司機,還是鄭茜,都沒有和陸征搭話的意思。

陸征抱著小金獅,看著身邊的車來車往,莫名就產生了一種和這個世界的隔離感。

跟在後面的大巴車上,還刷著某某公司團建的字樣,那些擦肩而過的私家車,恐怕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此時的陸征他們是要經歷一場真正的生死大戰。

工廠所在的工業園區里,還有另外幾家大型工廠,員工加在一起,足有五萬多人。

若是邪修聯盟被巨臂的氣息,一路引導到了這裡,這裡……

《平妖辦》第三百六十三章暗中拉攏葉塵的這具傀儡化身出手太過霸道,斬殺教主級存在簡直不費吹灰之力,沒有人膽敢繼續對玄心出手。

葉塵的傀儡化身抬手將虛空撕裂開一道漆黑的大裂縫,帶着玄心沒入了進去,一股巨大的空間波動從虛空深處快速遠去。

遠處,聽風樓少主雲清影浮現在半空中,目光望向葉塵的傀儡化身和玄龜消失的方向

《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第一百一十九章玄心的來歷被聽風樓挖出來了?(求訂閱) 熾蒼回到了石村,這裡的人一夜無眠,因為,熾蒼掌雷道,大家很難不將昨夜的天怒與他聯想到一起。

不過,沒有人去問這是怎麼回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熾蒼這樣的強者。

他來到柳樹之下,靜靜盤坐,默默體悟搬血與仙古法結合的奧妙,這註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修鍊之道,講究一張一馳,熾蒼也不著急,他決定,每天夜晚降臨后,繼續具現雷池,破曉之時就回石村總結收穫。

這時,石屋裡的太古遺種們出來了,一個個伸著懶腰,活動軀體,骨骼咔嚓作響,肌肉磅礴有力,全都龍精虎猛。

它們吃了尊者的血肉,或多或少都有成長,比原來的自己更強。

石村的人也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他們現在根本不用為食物發愁,光是上一次熾蒼突破搬血時擊殺的凶獸潮就足夠全村人吃個十年八年的了,和隔壁揭不開鍋的狽村形成了鮮明對比。

不過,雖說食物充裕,無需擔憂,石村人也閑不下來,老族長石雲峰號召大家要保持初心,居安思危,不要怠惰。

現在得來的一切基本都是熾蒼帶來的,終有一天他會離去,他們應該做的便是好好培養下一代,將勤勞與勇敢傳遞下去,薪火相傳。

他們翻出祖上留下來的古籍,根據上面記載的對人體有益的植株,準備開墾荒地,種植一片靈植園。

肉類充裕,植物類的應該也要跟上,均衡發展才好。

在這之前,他們請教過熾蒼,詢問他的意見,對此,熾蒼自然是贊同,一個人的修鍊之路,離不開靈藥與獸的輔助,這其中,靈藥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石村若是種植一片靈植園,好處多多,再說,不用打獵了,石村人總不能什麼也不幹,躺在村裡坐吃山空吧?

「在開墾靈植園之前,我們得先把狽村的問題解決了。」石林虎出聲,昨天狽村的祭靈召來許多巨狼,接連衝擊了石村好幾次,這無疑是一種挑釁,以石村而今的實力,自然不可能忍氣吞聲。

「嗯,一日不解決,就像有一根刺懸在旁邊,隨時都可能扎我們一下。」石雲峰點了點頭。

正當他們清點人手,準備去狽村清算的時候,一個血肉模糊的事物飛了過來,落到眾人腳下。

人們微驚,紛紛退開。

「這是什麼?一團肉球嗎?」

狩獵隊的人驚訝萬分,這已經看不出是什麼形狀了,但仍然在動,明顯還沒死。

「咦?好像是……狽村的那頭老狽!」石林虎狩獵經驗豐富,閱覽過無數凶獸,很快便分辨出來肉球的身份。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他們正要去狽村找這頭老狽算賬呢,結果現在,它已經被打的不成狽形了。

一道道目光看向惡魔猿,因為,是它扔過來的。

經過一番溝通,人們得知,原來,這頭老狽昨夜悄悄溜進了太古遺種們休息的石屋,在裡面待了足足一夜……

看著「憨厚」的惡魔猿,「和善」的金毛獅子,「人畜無害」的離火牛魔、赤蛟、雷雀,以及「虛弱無力」的老狻猊,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頭老狽,本來以狡詐、狡猾聞名,結果現在,聰明反被聰明誤,失足闖進了人間地獄之中。

「它一定渡過了一個難忘的夜晚。」石飛蛟突兀的來了這麼一句。

還有意識的老狽頓時心酸,忍不住悲從中來,的確是難忘,這輩子就沒受過這種罪。

最後,老狽被放了,它被「叮囑」過了,自己去清理門戶,要是再有狽村的人作亂,它就小命不保。

眾人並不擔心老狽會跑路,因為六大太古遺種都在老狽身上留下了各自的「小記號」,跑不了。

老狽哭著離開,這一次的經歷,給它留下的心理創傷實在是太大,恐怕終生都要活在陰影里了。

……

狽村,祭靈一夜未歸,整個村子人心惶惶,不知道它到底如何了,他們派出的人回來告知,石村很平靜,像是什麼也沒發生。

看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詭異。

終於,遠方傳來一聲狼嚎,是老狽身邊的那頭銀白色巨狼在嚎叫,他載著失魂落魄的老狽灰溜溜的回來了。

「祭靈,您這是怎麼了?」狽里青連忙跑過去詢問情況。

老狽什麼搖了搖頭,告知狽里青,讓他和幾個族人去禁地里見它,有重要的事要「囑咐」他們。

……

石村,建造靈植園的計劃還需要做很多準備工作,這些事,將完全由石村人自己來完成,熾蒼不會插手,他現在需要專註於修鍊。

至於那六大太古遺種,則儘力幫助石村,有它們在,一切都不成問題。

石雲峰挑了一片開闊地,決定就在這裡開拓。

男人們大刀闊斧準備開干,要將這裡的土地處理一下,結果,離火牛魔直接上陣,幾下就把堅硬的地面犁的鬆鬆軟軟,看的石村的人直發獃。

「好猛的紅牛。」

聽到石村族人的誇讚,其他的太古遺種酸了,紛紛有了動作,不甘示弱。

雷雀從天邊銜來石村人需要的靈物種子,灑到翻過的土壤里,赤蛟自河底帶來肥沃的河泥,覆蓋在上面,惡魔猿在四周不遠處築起了高高的籬笆,金毛獅子、黃金狻猊,不知從哪裡吞了一肚子靈藥,站在兩邊吞雲吐霧,使得這裡精氣非凡,寶霧朦朧。

即使站在外面吸上一口氣,都能聞見靈藥的芬芳。

石村的人發獃,有這些太古遺種在,根本沒他們的事啊。

「或許……我們可以建立一個超級大部落。」氣血方剛的男人心懷大志,這般說道。

結果,族長石雲峰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些太古遺種服的是熾蒼,現在根本說不上是忠心,他們不能被暫時的景象遮住了雙眼。

況且,石村沒什麼不好,大家相親相愛就像是一家人,要是建了超級大部落,就會出現階級分層,有階級就有鬥爭,到那時,想回到原來的溫馨小村子都不可能了。 第385章

他被灌了兩斤伏特加,差點就死了,直接燒得胃出血,好不容易搶救過來。

正在此時,病房門被人推開,劉耀華走了進來。

看到劉耀華的身影,朱經理頓時有些愕然。

這……這不是市裏的劉主管么?

這等大人物,怎麼來他的病房了?

他這種小人物,不可能驚動劉主管啊。

該不會是……走錯病房了吧?

朱經理忙掙扎著坐起來,諂媚道:「劉先生,您怎麼到這兒來了?是走錯房間了嗎?」

劉主管微微一笑,忙道:「小朱,我這次來,就是專門來探望你的。」

啊?

朱經理既震驚又疑惑。

震驚的是,劉先生親自來探望他……這是莫大的榮譽啊。

疑惑的是,他好像跟劉耀華沒什麼交集吧,劉耀華為何會突然來探望他?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劉耀華主動解釋道:「小朱,你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我很痛心啊。」

「這得怪我,沒有把掃黑除惡的工作做好,才會讓林壞這樣的惡人為非作歹。」

「你放心吧,我這次來是為你討回公道的。」

什麼!

劉先生要替自己報仇?

朱經理感動得快要哭了,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劉耀華:「不過,林壞這傢伙在地下圈子的勢力很大,而且藏得很深,要抓住他的把柄不容易。」

「所以,要扳倒他,我還需要你的幫助。」

朱經理忙道:「劉先生不必客氣,我跟這林壞本就不共戴天,他差點把我弄死!」

「只要您一句話,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劉耀華一臉欣賞,道:「好,要是所有的市民都有你這樣的覺悟,哪能讓林壞這樣的惡人猖狂啊。」

「小朱,你是好樣的,等你幫助我完成任務,我介紹你去我那兒工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