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楊寒四人齊齊望向全楚田,等待着他的迴應。

全楚天看着楊寒四人嚴肅的神情,暗自嘆了口氣,對着楊寒說道,“既然你都敢在我面前說了出來,我怎能對不起你的信任呢。”

“好,事情就這麼動了,楚田,你負責聯絡聯盟裏的各個成員,我們要儘量留住所有的成員。”徐方拍手叫好,對着全楚田說道。

“別,明面上我們無色聯盟是要解散的,不想留下的都讓他們走吧,免得誤了我們的事。”楊寒馬上阻止道。

衆人齊點頭,既然事情已定下,都各自沉默了下來,埋頭尋思着下一步的打算。

“衆位學弟,由於院方的要求,我望天聯盟定於三天後招收新成員,爲期三天,歡迎大家來我望天聯盟報名。”一臉黑頭的霍邱,獨自走上主臺,對着下方所有學員朗聲說道。

又是一顆定時**,霍邱的一番話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沒想到望天聯盟又要開始招新成員了,一些稍有實力的學員已經躍躍欲試了,要知道前幾天的聯盟招新,有實力的都已經加入瞭望天聯盟了。

從剩下的學員中脫穎而出,看來已不是多麼的困難,每個學員都從心中揚起了絲絲希望。

楊寒一一看向林志強和全楚田,笑了笑,“要是你們想去望天聯盟,我自不會攔着你們,不知道有多少學員夢想着能進入望天聯盟,你們也一樣吧。”

“望天聯盟固然是好,可是……”林志強低下頭,猶豫了一下,咧着嘴接着道,“嘿嘿,跟你們在一起我開心。”

楊寒看着剩下的全楚田,等待着他的去留。

全楚田只是微微一愣,旋即朝楊寒深深的點了點頭,笑了起來,“憑我的實力也進不了望天聯盟,幾天前的積分戰,我可是連輸了三場,實在慚愧。”

“我們走吧,這裏已經沒我們什麼事了,做我們該做的事情去。”楊寒見林志強和全楚田答應留下來,說着轉身便走。

徐方和樊虎默默的跟着楊寒,林志強和全楚田已經下決心要跟着無色聯盟了,自然也是跟了上去。 可是如今若是讓親親公主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那麼他也不好跟君月華交待啊。

「哥哥,你還沒有吃飯。」容怡一見他要出去找好親親公主,便覺得這件事情絕不可以發生,好不容易把親親公主給趕走,如今若是再一次的讓她回來。

那麼她以後的日子還能不能消停的。

畢竟親親是公主, 美食使我暴富

本來今天把親親公主趕走,她正高興著,可沒想到這個親親公主如此有心計,居然還真是一個人跑掉了。

到時真要是出什麼事情,反倒會讓墨曈受到君月華的怪罪。

這是去找也不是,不去找也不是。

「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言罷,墨曈也已經跑了出去,其實墨曈的心裡很清楚,若非因為容怡剛剛的那一句話,親親不可能會就在這個時候跑掉,估計就是因為她的那一句話,讓她氣不過,才會收拾東西離開。

這次親親公主出宮,身邊連個下人都沒有帶,還是躲在他的馬車裡跟來的。

可謂在墨族是一點兒的親人都沒有,若是因此而出了事情,他可是真的沒有辦法跟君月華交待。

現如今只有想方法早些找到親親公主,這才算是一件正事。

「可是……」容怡還想說些什麼,但墨曈早已經走了出去。

連跟容怡再說一句話都沒有,容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一句話都不能多說。

她雖然生氣,但也沒有辦法。

她雖然很討厭親親公主,但她再怎麼說也是身份尊貴的公主,若是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就是他們一族的人跟著受罪。

君月華以及先冥王有多麼疼愛這個公主,她早已有所耳聞,而且他們也就這麼一個妹妹,更是疼愛非凡了。

雖說她有兩個哥哥,百且還有三個弟弟,可這三個弟弟同樣也是很寵愛她這個當姐姐的。

幾乎是沒有受過什麼苦,如今若是出了事,到時只怕是……

想到這兒,她便越發的擔心,也覺得墨曈早些找到她比較好。

雖然討厭,可是她是絕不能在墨族裡面出事的。

一旦出了什麼事情,尋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得了他們了。

「在城中好好的找尋公主的下落,絕不對讓公主有任何的意外,一有消息,馬上以信號做提醒。」一大隊的人馬,全部都給帶了出去。

墨曈也跟著一起出去尋找。

夜已深,他們實在不清楚,親親公主到底可以去什麼地方,估計也是找睡的地方,也只能夠每家每家的查找客棧,只希望在這些地方,可以找到親親公主的下落。

可卻依然沒有親親公主的下落。

而問了很多的人,也同樣沒人知道親親公主的下落。

這使得墨曈越來越擔擾,若是找不著她的話,那可該要怎麼辦啊?

而親親公主又能去什麼地方?只要她不要出事,那他還能稍稍的安心一點兒。 白鹿洞學院,試練塔內。

楊寒無力的坐在地上,喘着大氣,在他旁邊坐着滿身汗水的林志強。

幾天來楊寒一直呆在試練塔,自從他突破武徒三重天以來,境界早已穩固了下來。

楊寒特意找來林志強,要知道林志強現在已是武徒五重天之境,實力強勁,正好作爲楊寒的對手。

於是,幾天來楊寒和林志強都呆在試練塔,進行着瘋狂的對戰訓練。每天,兩人除了睡覺吃飯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對戰上,以期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小寒,要是你不用那殺招,我可以隨隨便便虐你,如果你出全力的話,就是你虐我了。”林志強一身汗水,很是輕鬆的攻向楊寒,逼得楊寒只能招架。

楊寒壞笑起來,“嘿嘿,是嗎?”

楊寒硬撼林志強一拳,瞬間轉守爲攻,一記硬拳轟響林志強胸口,“還給你。”

林志強躲閃不及,硬受了楊寒一記重全,被打的滿臉漲紅,顯然楊寒剛纔那一拳給了他很大壓力。

“還有呢。”一擊功成,楊寒哪肯放過如此好機會,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瞬間傾瀉向林志強。

“怎麼可能,你不是筋疲力盡了嗎,難道說你的體力比我還要好?”林志強深深的震驚了,楊寒遠比他想的要頑強許多。

楊寒攻擊不斷,大笑起來,“哈哈,你不知道嗎,潛力無極限。”

這場戰鬥已經僵持了很久,按往常來算楊寒已是沒有一絲體力了,可現在楊寒的攻擊越來越生猛,絲毫沒有理解的徵兆。

林志強面對楊寒越加兇猛的攻擊,招架的越來越吃力,眼看就要支撐不下去了,林志強大叫:“住手,我投降,投降。”

楊寒慢慢的停下了進攻節奏,當完全停止進攻的那一剎那,瞬間癱軟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林志強剛鬆了口氣,見楊寒倒下,大吃一驚,“你怎麼樣,沒事吧?”

楊寒勉強的笑了起來,全身已是動彈不得,弱弱的說道:“我終於贏你了,哈哈……咳咳。”

說着楊寒沒勁的咳嗽了幾下。

“你看你,做不到就不要勉強自己,何必那麼拼命呢?”林志強看着楊寒,心有些不忍的說道。

“想做就做,做到了,心也舒服。”楊寒有氣無力的說道。

林志強一臉的無奈,“你還是趕緊休息吧,看我都被你折騰成這樣了,我也沒勁了。”

林志強頭髮已經亂蓬蓬的不像樣了,衣服上還有和些許血漬,有楊寒的也有他自己的。

林志強同樣有氣無力的坐下,深看楊寒一眼,暗想:他是怎麼做到的?剛纔他明明已經力竭了,結果還是他贏了。

楊寒不管其他,定定坐住,體力正慢慢的恢復起來。

楊寒就這樣,跟着林志強努力的修習着,境界穩步提高起來。

又過了幾天,楊寒達到了瓶徑,接近了突破的邊緣。楊寒索性停了下來,實力的提升也不在乎一時,因爲楊寒還有事要做。

想來方想已經又煉製了一批潛力丹,是時候去收取了。

煉藥師公會一個小會客室內,楊寒跟方想談了起來。

“都有十來天了,你煉製出來多少顆潛力丹了?”楊寒面容平靜,對着方想問道。

幾天前,方想見煉製潛力丹的藥材要用光了,想試着運氣去看看外面的藥鋪還有沒有煉製潛力丹的主藥材,天策城的所有藥鋪竟然都沒有存貨了。

上一次,方想幾乎把天策城所有煉製潛力丹的主藥龍舌草、蘭容華和鳳尾果都摟了個空,更何況這些藥材又極爲少見,想要買到也是極爲的困難。

於是方想就試着動用自己的人脈,試圖尋到更多用於煉製潛力丹的主藥,至於那些配料,倒是要多少有多少。

經過努力他找到的藥材,足足讓他煉製出五顆潛力丹之多,竟比第一批的多了一顆。

可不要小看了多出來的一顆潛力丹其中的意味可非同尋常。

方想笑了笑,“經過我一番找尋和煉製,終於弄個出來了五顆潛力丹,這是成品,你看看。”說着,一把將一個玉瓶伸向楊寒。

楊寒接過玉瓶,打開瓶蓋,倒出裏面的潛力丹,五顆拇指大小的土黃色丹藥撲通撲通的掉了出來。

“這已經是我煉製出來的所有潛力丹了。”方想補充道。

楊寒哈哈大小起來,“要是不相信你,我也不會找你合作了,既然是合作那便是要真誠,我做到了,相信你也一定做得到。”

楊寒一開始就毫無顧忌的吧潛力丹的藥方交由方想,說明楊寒是相信方想的,楊寒做到了,自那時起方想下意識的認同了楊寒,在他看來,楊寒有做大事的魄力。

一個孩子竟然跟一個青年談價碼,而且還鎮定自若,方想倒是不在乎這些,他在乎的是楊寒的來歷神祕,方想也僅僅知道楊寒是白鹿洞學院的一名普通學員而已。

“如何處理這些藥材?”方想問道。

楊寒低頭沉思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方纔緩緩說道:“我先拿兩顆,剩下的三顆就靠你去出手了。”


方想點頭,“那好。”

“要暗着來,現在我還不想太多人知道這潛力丹的存在,畢竟是特殊丹藥,如果不行的話找你老師傅嚴華也行,但是不要說這藥方是我弄來的。”楊寒按照微生的囑咐說道。 可就算是如此,她還是擔心另外一件事情,無論她是不是安全,他都得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找到她的下落,不要讓她受傷,這才是最重要的。

親親負氣從族府里出來之後,也不知自己是往哪個方向走的,只是知道自己此時十分的生氣,感覺自己絕對不會原諒墨曈,墨曈居然不否認自己是不是喜歡容怡。

她真的不知道,容怡到底有什麼好的,為什麼墨曈不喜歡她,反倒是喜歡容怡。

他們倆人是一起長大沒錯,可是她真的沒有看出來,容怡到底有什麼好的,墨曈居然還站在她那邊。

就算她跑出來,也不會出來追她。

現在她該去什麼地方?

她的身上除了只有一點兒的錢之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而且從來都沒有在外面一個人過過日子,這要讓她怎麼辦嗎?

早知道就不該跟墨曈來墨族了,如今反倒還讓自己受罪。

她一定要想法子回到冥宮,絕不能因為這一點兒的小事,讓自己的心裡不好受。

「小妹妹,大半夜的這是要去哪兒啊?」這種時候,自是少不了一些地痞流氓的勾搭調戲。

「給我滾開。」母后說過,一人在外的時候,不可能讓人家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所以她也早已學聰明了,看到眼前這幾個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她自然不會跟這幾個人從聊天。

而且她現在的心情很不好,最好是不要惹她生氣,不然的話,她一定不會讓他們好看的。

「喲,還真是一個辣妹子啊,我喜歡!」看著親親這麼漂亮,而且他們這麼晚了,再喝了一點兒的酒,只想著把這小姑娘帶到一個他們的地方,再好好的享受一晚。

那麼便開懷了。

怎會覺得眼前這麼一個瘦弱嬌柔的女子,是帶毒的玫瑰呢?

「滾開!」看著他們攔路,親親真是很生氣。

他們若是讓開的話,她還不至於對他們動手,但是他們不讓開,她就絕對不會客氣。

自小父王和大哥、二哥,就擔心她會被人欺負,早就已經教子她很多法術,再加上她冰雪聰明,一學就會,再加上平時母后又喜歡突然出現跟她過招,她的功夫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找得過的。

平時雖然沒怎麼出宮,宮裡的那些也會讓著她,但是她卻還會有別的方法,但也有一些人是不會讓著她的。

每一次跟著這些不讓人打,她都會覺得很開心,更是不會讓自己輸。

她更是沒把眼前的幾個人給放在眼裡,但心裡還是有留了一些的心眼。

大哥說過好,防人之心不可無。

所以她也絕不會讓這些人,占她的便宜,一定會讓他們知道,敢攔她路之人,是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你們幾個給我上,把這小姑娘帶回去,老大我爽了,就把她給你們幾個人。」一看就是一個沒經過世事的小女人,盯著親親看了幾眼,如此漂亮的女人,他還沒有玩過呢?

只要把她給帶回去,給他當老婆,還真是一點兒都不為過啊。 聽到楊寒提及自己的老師,方想被震驚了,“你確信要將這潛力丹出售給我老師?”

“我知道他不是壞人,有你跟他周旋,我也放心。”楊寒肯定的說道。

在外面,傅嚴華名聲一直都很好,他脾氣雖然有不太好,但是個人整體上還不錯。這是楊寒通過別人口中得知的,具體傅嚴華這人到底怎樣,見到了自然會知道,更何況還有微生這老人精在,楊寒也沒什麼擔心的。

方想有些猶豫了,他知道他老師傅嚴華向來不怎麼管外界的事,唯獨對煉製丹藥情有獨鍾,要是讓他知道這特殊丹藥潛力丹的藥方出現了,他還不死追着自己問東問西。

方想鼓起勇氣對着楊寒說道:“我相信你知道問題的所在,要是讓我的老師知道這潛力丹的存在,那潛力丹藥方遲早會被他知曉的。”


其實這個建議是微生提出來的,微生對楊寒說,未來更大的目標不僅僅是拉攏方想而已,雖然方想確實是煉藥界的天才,但是現在他的實力還遠遠未夠。

如果能拉攏到方想的老師,天策城煉藥師公會會長傅嚴華,那就再好不過了。


向他放出這潛力丹的消息,慢慢的吊住他的胃口,等楊寒有點實力之後,在向他們師徒倆拋出橄欖枝,以特殊丹藥藥方誘惑他們,不愁拉攏不到他們。

楊寒聽後暗自拍手叫絕,於是開始向方想試探他老師傅嚴華的底。

楊寒笑了笑,暗道:你能這麼想我也放心了。於是對着方想說道:“你先撐着吧,實在瞞不住的時候我自有處理的法子,況且現在把潛力丹交由你老師處理,也是最安全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