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霄這才低頭看,發現是個長得很可愛白嫩的小娃娃,皺眉。

「你誰?你憑什麼來這?」

「那你又是誰?你為什麼來這?」

可愛的臉蛋,天真無邪的表情,乍看,小奶娃真的只是好奇。

方霄不喜歡小孩子,他可太清楚了,因為自己最近幾年太混賬,父親居然在外邊有了私生子,也就這麼大的年紀,據說很得父親的喜愛。

方家應該是他的!

哪怕他是個混賬,方家也是他的!

「我為什麼來這?」

「這一條街,所有的私房菜我都吃過,所有以前皇帝王爺才能吃的東西,我都吃過,這家既然是新開的,那就必須拿出新鮮菜式來,必須讓我吃過了再說。」

本就不好看的臉偏要做出斜視的表情,丑得小奶娃都捂著眼了。

「樂樂不看你,樂樂還要留著食慾吃飯飯咧。」

方霄:「……」

「噗嗤。」

不知是誰笑了聲,方霄頓時臉色漲得通紅。

他掃視一圈,最終落在最末尾的一個年輕人身上。

「寧尋,是不是你在笑?」

被點名的年輕人看上去不到二十,長得很清秀無害,在一群花里胡哨的人當中,簡直是股清流,就是柔弱了點,像朵小白花。

寧尋有些瑟縮的後退了幾步,搖搖頭。

「不是我。」

他越是如此,方霄越是要招惹他,冷笑一聲,大步走過去,準備教訓人。

沒人可以當著小奶娃的面欺負人。

方霄才走出幾步,『啪嘰』一聲,摔倒了。

他站起來,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相信。

「啊,你變得更丑了,髒了樂樂的眼睛。」

小奶娃耷拉下眉頭。

「樂樂都快沒有食慾了,葛格,你傷害了樂樂哦,樂樂不開心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衛風早早的就爬了起來,為大家準備好了早點。當然,又是具有當今現代風味的早餐。

看着萱雨吃得很香,衛風的心裏別提有多高興啦,感覺到自己所做的這一切,簡直是太有意義了。因此,等大傢伙吃喝完畢之後,他很認真地洗刷完所有的鍋碗瓢盆,並將它們安全地歸置好,以備下次回來使用。

還有很多沒吃完的各類葷素野味,該腌制的腌制,該晾曬的晾曬,從而也間接性地傳授給了當地的人們,如何將食物腌曬保存。

等眾人一起動手,將小木屋內收拾得乾乾淨淨之後,便啟程出發前往北方,去斬殺禍害一方的九頭河妖。

從表面上來看,他們的確是去斬殺河妖的,而衛風則是有個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那就是當初被人莫名地討伐,然後便遭到圍攻偷襲一事。由於這個九頭河妖長相特殊,以至於衛風對它的映象比較深刻,這貨就是當初的參與者之一。

現如今的這幾個人,個個都會駕馭光盾飛行,若不是沿途順帶着打聽凶獸窮惡蹤跡的話。以他們的速度,很快就能夠達到這條北方大河,那個九頭河妖的藏身之所。

中途休息的時候,他們降落到一處山清水秀植被旺盛,用衛風的話來說,那就是有山有水有樹林,非常愜意的地方。

剛一落地,萱雨便興奮地發現了一個小生物。

只見這個小傢伙,長得跟鼣鼠一樣大小,白色的耳朵,白色的嘴巴,叫聲有點像小狗,後面還拖着一條毛茸茸的長尾巴,甚是萌萌噠!

它似乎不太怕人,瞪着一雙大大的圓溜溜的眼睛,一直在打量著萱雨。就這樣,他們兩個都在瞪着大眼睛,觀察欣賞著對方。直到有一雙「魔手」,從後面悄悄地伸了過來,冷不丁地將它給抓住,才結束了這場「對峙」。

可是這個小傢伙並不老實,不停地扭動着身體,試圖要掙脫「魔掌」。

衛風用一隻手抓着這個小傢伙,另一隻手從樹上摘下來果實,用來挑逗它。這一招果然管用,吃的東西一到嘴裏,立馬就乖了,真的是應了那句話,有奶便是娘啊!

見這個小傢伙老實了,衛風便將手中剩下的果實,連同那個小傢伙一起,給遞到了萱雨的手裏,然後,樂顛顛地說道:「女神,送個寵物給你,拿着這個引誘它。」

「能行嗎?」萱雨疑惑地一手一樣地接了過去,並試着去喂那個小傢伙。結果,不大一會的功夫,他們兩個互動得,要比衛風嗨得多。

萱雨見這個小傢伙如此的可愛,是更加的愛不釋手,在衛風的建議下,決定帶上它,當作寵物來養。

正當他們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迎面碰到了幾個當地的獵人,其中一個年長的獵人,剛一見到萱雨手上的小傢伙,便立即驚恐萬分。

「大叔,您這是怎麼啦?」衛風好奇地問道。

「禍、禍星又出現了!」那人顫抖着手,指向萱雨的方向說道:「她手上的那個東西,它就是禍星!只要它在哪裏出現,哪裏就會發生大規模的戰爭,趕緊殺了它!」

「不可以殺它!」萱雨立即將這個小傢伙給保護了起來,然後解釋道:「其實,你們不能怪它,它只不過是提前感知到了戰爭的氣息而已。所以,有沒有它的出現,該打的仗還是得打,這是人心所決定的,跟這個小傢伙沒什麼關係!」

「哎呀,小姑娘!你可不要被它的外表所迷惑,現在不將它給除掉,等仗打起來了,不知道會死傷多少人呢。十八年前,發生了一場神魔之間的惡戰,這個小東西就曾出現過,每到出現血腥味的時候,它就會變得龐大凶很無比。」

「不會吧?」萱雨疑惑地瞅著這個小傢伙,無奈地問道:「喂,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呀?家住在哪裏呀?你的夥伴們呢?」

只見這個小傢伙瞪着一雙大眼睛,萌萌地打量著萱雨,然後居然開口,怯生生地說話道:「小姐姐,我叫狙如,是感受到這裏的陰氣越來越重,所以就跑來看個究竟的,結果就迷了路,找不到家啦。」

「狙如,那我們一起幫你找到家人好不好?」

「謝謝小姐姐!可是,可是我們能夠走得了嗎?這裏很危險的。」狙如膽怯地向四周瞅了瞅。

「哈哈哈!」萱雨開心地笑道:「走得了,我們是不怕危險的。」

「是嗎?」伴隨着一聲暴喝,從左側的樹林中,站出來數十個人來,為首的大漢坦胸露乳,腰間系著獸皮,手裏拿着一桿粗壯鋒利的長矛,指著萱雨說道:「你們走不了啦!」

「為什麼?」萱雨奇怪地問道。

「因為你搶了我們的獵物!」

「你不會說的是它吧?」

「對呀!這裏是我們的獵場,所以這裏的一切獵物都是我們的,也包括你們幾個。」

一聽這話,明顯就是來找茬的。衛風上前雙手高高舉起施禮,這是他對人表示客氣的做法,等到他只是象徵性做做樣子的時候,那就表示不客氣了。而現在,他卻客氣地問道:「大哥,玩笑可不是這麼隨便開的,怎麼可以把人當作是獵物呢?」

「這裏是我們的獵場,我說是獵物,你就是獵物!」那個魯莽大漢一面回應着,一面舉起長矛就要扎過來。

衛風不慌不忙地站在那裏,面對這種攻擊,簡直就是小兒科的把戲。可就在這時候,右邊的樹叢後面,卻傳來了一聲暴喝:「住手!是什麼人,竟敢在我們的地盤上撒野?」

話音未落,飛出來一桿長矛,正好擊中那根刺向衛風的巨矛。隨即,出現了十幾位彪形大漢來,將衛風他們給保護了起來。

「哪裏來的大膽狂徒?也敢來搶爺們收穫的獵物,活得不耐煩了是吧!」魯莽大漢青筋暴起,緊握著拳頭上前就是一拳。

對面為首的精壯漢子一側身,避過這兇悍的一拳,緊接着伸手抬腳,來了個順手牽羊,將那個魯莽大漢摔了滿嘴的泥土。

等到他從地上爬了起來,在吐掉嘴裏泥土的同時,連同兩顆門牙也一起給吐了出來。他怒不可遏地指著對方,呵斥道:「你們這些東融的野蠻人,仗着人多勢眾,膽敢跑到我們北聯的地盤上耍橫,等我們回去稟告大首領炎焱,讓你們東融部落吃不了兜著走。」

「哈哈哈,原來是北聯的人呀,平時耍無賴耍習慣了是吧!怪不得,跑到我們東融的傳統獵場,來偷獵屬於我們的財物。」這個精壯大漢笑完之後,滿臉嚴肅地糾正道:「你們的首領炎焱雖然厲害,可是我們的部落首領赤龍,也不是吃素的,還不知道是誰吃不了兜著走呢!」

衛風聽到這裏,終於搞明白了,他們所處的位置,是這兩股勢力的重疊部分。他可不想成為兩方大打出手的導火線,於是上前平息道:「兩位老大,咱們能不能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談談?」

「談什麼談?你就是我們到手的獵物而已,有什麼資格來跟我們談!」魯莽大漢不屑地反駁著。

「就算他們沒有,那我們總有這個資格吧?」精壯漢子反問道。

然而,就在他話音還未落地的時候,有道身影從他的面前一閃而過,只是感覺到鼻子輕微地刺痛了一下。 聽著庄紅羽的回答,南宮偃月很是滿意。

她伸手,緩緩扶起面前的女人,嘴角掛著淺淺的微笑。

「起來吧,本宮不喜歡人跪著。」

她的聲音親和又溫柔,彷彿春風一般拂過人的臉頰,帶著一絲溫暖。

庄紅羽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站了起來。

她注視著面前端莊得體的南宮偃月,心裡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庄紅羽不傻,她知道,南宮偃月心裡也明白,自己喜歡顧白。

面對一個情敵,她居然還能如此和顏悅色,柔聲細語,當真讓人難以琢磨。

她想著,一時間竟忘了尊卑,雙眸直勾勾地看著南宮偃月。

瞅著她這般舉動,南宮偃月非但不惱,反而笑了。

「怎麼?本宮臉上可有花看?」

她略微帶打趣地說著,一雙黝黑的鳳眸里,儘是柔和。

一聽此話,庄紅羽便回過神來。

「殿下長得宛若天仙,民女一時看的入迷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南宮偃月微微欠身,以表歉意。

「庄掌柜,也生的貌美動人呢。」

南宮偃月毫不吝嗇地回應著她的誇讚,並輕柔的牽起了她的手。

「這段時日辛苦你了。」

她誠懇又帶著溫柔的語氣落入庄紅羽耳中,讓這個女人的心不經亂了起來。

她又一次打量起眼前的這個人,看著她宛若星辰的眸子,臉上淺淺的笑意,平易近人的面容,頭一次對南宮偃月產生了好感。

她是一位好主子。

從那一句辛苦了,庄紅羽便清楚的知道。

見南宮偃月笑著,庄紅羽也不自覺笑了起來。

她本就生的明媚動人,這一笑宛如陽光一般,燦爛又奪目。

「多謝殿下關心,民女不辛苦,這都是職責所在。」

她畢恭畢敬的說著,突然想起了昨日發生的事情,便開口道:「民女還有一事稟報。」

「何事?」

「昨日,康煙布坊的王掌柜前來嘲諷,並意圖收購紅筱閣,被有一位叫李濟大人攔下來。民女打算接近他,套取平南王府的情報,殿下覺得可好?」

庄紅羽一五一十地說著,仔細將昨日與李濟相處的點點滴滴,都稟報的清清楚楚。

一聽「李濟」二字,南宮偃月的眼眸里不禁閃過了一絲笑意。

「去做吧,小心便是。」

她柔柔地說著,語氣很是隨意。

事情都稟報完了,庄紅羽便退下,去準備馬車了。

想著方才南宮偃月聽見,李濟名字時嘴角的笑意,沉默許久的顧白,這才開口問道:「夫人,你可是同李濟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