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商議會,從今天開始,只剩下了瓦羅蘭家族一家

《只有我的輪迴者知道劇情》第一百二十一章這就是我的學習方式 常言道「對症下藥,方能解除顧慮。」

只見周佩佩小心放好手機,然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餘下邵卿沖駱冰一挑眉,倆人會心一笑而不語,「渾然不知」這一切都被福爾摩斯附體的傅若蘺盡數默默收入眼底。

對講機:「…Gafferstandby!」

康昌齡:「Rollsound…」

期間對講機一直孜孜不倦地工作著,聽着燈光、錄音等部門和康昌齡間言簡意賅的術語溝通,這些新鮮玩意讓只接觸過MV拍攝的AKA說唱成語詞典很是頭大,可為了掩護傅若蘺的窺探,姜瑭還不得不搖頭晃腦,裝成聽得饒有興緻地模樣。

對講機:「…Soundspeeding!」

康昌齡:「Callslate…」

戀戀不捨將目光從枱面那兩台手機上收回,大偵探「夏洛特·福爾摩斯·蘺」輕輕一拉自己的好搭檔「約翰·H華生·瑭」(大霧),他們很自然轉身往外一挪,趁著背向幾位大佬的功夫,頂着響起的報板聲,倆人又開始新一輪的加密通話。

「《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第四卷,十六場…」

報板聲宏亮而清脆:「第五條,首鏡拍攝…」

偵探蘺:「糖糖!有問題的!大問題!我們一直在牽着手,可在這甚至沒有人願意多看一眼!」

華生瑭:「很不對勁,像冰姐明明對劇本很熟悉,她為什麼要說分鏡頭腳本上有密碼?」

康昌齡:「RollCamera…」

偵探蘺:「還有,邵總說我們年輕人張揚,那是不是意味着還有不張揚的?」

華生瑭:「不會只是一廂情願的偷稅吧,記得幾周前LilWestwood還錯把晏清認成Iss.Yen,結果被人當成笑料在傳,腔調Flow完全不同,關鍵到現在我也沒觀察出他和翁教授有什麼不對勁的點。」

「CameraARolling…」

「…CameraBRolling…」

某不知疲倦地對講機持續發聲:

「…CameraCRolling!」

偵探蘺:「他們可是頂級演員!糖糖,回憶下上車時冰姐對演技的吐槽,你再看,桌上那兩台手機,「呂」&「LinaJungle」!情侶手機殼誒,清哥他倆一定有大問題…」

華生瑭:「對哦,晏清居然換了智能手機,擁抱科技!嘿嘿,他們片場處處都是大新聞…」

康昌齡:「Action!」

詹侑歡:「Action!」

遞次收到三台搖臂機位的開錄回報后,製片人們的發號施令將傅若蘺和姜瑭綿綿不休的推理和八卦打斷,他倆的注意力被強行拉回石階高處的片場,吊威亞的三名女演員齊刷刷往下栽倒,而手持青鋒劍的晏清也很快經由背後透明繩的牽引下縱身從石階上一躍而出。

墜落時這四人均是頭朝下,但不知為何上方牽引機構拋放繩索的速度很慢,這一幕像極了動作片中慢拍回放的畫面,讓在下方翹首企盼良久的傅若蘺大失所望,她忍不住在心底嘀咕道:「簡直毫無美感…」

「唉,磨磨蹭蹭重新開關機一輪,就為了個十幾秒的鏡頭,成片還放不到三秒鐘…」

視線寸步不離鎖定在翁懷憬身上,邵卿顯然是放心不下自家姑娘,偏偏嘴上還碎碎著吐槽:「又沒一正臉鏡頭,咱清哥兒也不勸勸她用替身,倒是捨得啊。」

「總得講究講究儀式感嘛!這麼慢還不放心,再說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倆都是戲比天大的人…」

眉眼帶笑,手卷著那疊分鏡頭腳本,駱冰一汪秋水流轉着,待飄忽的目光掠過遠處甫一登頂又很快下行的工程電梯,她頗為意外道:「咦,佩佩這麼快就接到了人?羨林李妔他們都已經自己坐車上山了啊。」

「剛好能趕上粗剪回放,她們到底是心中有底的人…」

視線餘光有意無意地瞥著姜瑭和傅若蘺,李延年樂呵呵接茬:「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聽說她倆過來是咱們翁教授的意思,都瞧不太上片尾曲了…這才兩周的進度,雁棲湖是真福地。」

放下導筒后康昌齡也是喜笑顏開,可他一番語焉不詳的話讓豎起耳朵偷聽的傅若蘺更是疑竇叢生。

「啊喂,嚴肅一點啊,說好的儀式感呢,雖然畫面確實有些滑稽!但這可是殺青戲,他們一幫製作人為什麼裝都不願意裝一下!」

「聽到沒,紀羨林、李妔果然也是來探班的,片尾曲翁懷憬居然自己不唱?還有邵卿說的拍十多秒放三秒又是什麼鬼,難怪因為這個才演得這麼彆扭?」

與同樣滿腹疑惑男友對視一眼,心有不甘地傅若蘺再度定睛望向高處。

居中的翁懷憬就像駱冰所說一般,任由繩索拉扯著身體往下保持着恆定的速度緩緩飄落,與她左右相鄰的易禕與費經虞都在緩緩揮舞著四肢,兩人的動作與其說是在掙扎,倒不如說更像是人在溺水脫力后的絕望撲騰。

吊在她們頭頂的晏清,則隔着一米左右的高度,右手還裝模做樣捏了個劍訣,只不過劍客手中那柄劍揮出的速度同樣晃晃悠悠,軟綿綿看着毫無威力。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糖糖你快告訴我,難道這才是武俠片的正確打開方式?」

又是一番加密通話,姜瑭與傅若蘺悄無聲息地開啟吐槽模式:「就這,就這,詹總怎麼好意思吹了一路,還文藝院線拷貝賣瘋了。」

揮出一劍后,晏清身後的繩索拋放速度突然加快,整個人憑空接力般貼近最右側的費經虞,右手先是倒持劍柄,再將她攔腰抱住。

倆人往石壁緩緩飛去的途中,晏清左手一抽將費經虞裙上的腰帶解下,一把拋向左側幾乎是懸停在空中的易禕。

持續溺水表演的易禕壓根沒撈住腰帶,晏清卻管都不管,立即左手發力接上個輕輕一抖的動作,姿態倒是瀟灑寫意。

這一抖如同激活了易禕般,整個人頓時被繩索拉着倒飛向石壁,在伸手夠住一塊微凸的石塊后,她從懷中居然又掏出一根腰帶向下擲出,緊接着頭頂的牽引機構發力將晏清和費經虞帶回石塊邊。

李延年:「先救紅顏知己…」

詹侑歡:「再攬青梅竹馬…」

康昌齡:「留給東方不敗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駱冰:「現實中遇到這種情況,就等著分手吧。」

邵卿:「心疼我家陀螺儀…」

實拍現場的破綻百出,外加大佬們吐槽的絮絮叨叨,各中種種讓傅若蘺忍不住小小翻了記白眼:「?怎麼大家都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明明荒誕到離譜!」

「注意翁教授,她一直有機位在跟拍…」

眉梢一挑,意外有所得的姜瑭將女友的眼神往伏案工作的剪輯師身後一引:「我覺得我們可以嘗試換個角度看看。」

石廊上眾人的視角里,如同被施了定身咒的翁懷憬始終像一片羽毛般緩緩飄落,只能看到一道清瘦的身影和漫天飛舞的長發,她似乎完全遊離在另外三人的表演之外,「似乎」兩字加的其實都有些勉強,完全是看在東方不敗身後那台如影隨行的搖臂攝像機位的面子上。

傅若蘺會意地探頭掃了眼正飛速操作滑鼠的剪輯師,電腦上實時傳來的畫面恰好來源於這台機位。

俯拍視角下取景框中的東方不敗有種莫名妖異的美感,滿身帶血的紅被凜冽的山風吹得衣袂飄遙,鏡頭緩緩拉近,穿過翁懷憬青絲瀑舞的半遮半掩,那冰若冰霜的病弱嬌容驚鴻一現,她毫無生息的冷眼中還透著幾縷厭世的淡漠。

「到底拿過奧斯卡,靜態的演技也能做到層次分明,陀螺儀確定是翁教授了,因為連我也想心疼她三秒鐘,這能算女主角待遇?電影什麼水平不敢妄論,反正「令狐沖」肯定要比「索雷行」和「路越」渣上一百倍!」

見晏清救下其他二姝后,又揮出劍訣手牽長帶縱身撲向翁懷憬,憑空幾番接力才堪堪揪住她帶血的袍角,倆人的下墜速度也終於從之前的慢拍重放提升幾許,正當傅若蘺對這部電影的期待值有所回升時,耳邊卻突然傳來邵卿的叫停聲:「OK!過~」

「什麼!這就算過了…」

詫異萬分,傅若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向男友遞出無語一眼:「確定不是在逗大家玩,離譜無極限…」

「簡直就是離譜的媽媽給離譜開門…」

同樣大失所望,並暗中開啟唇語機關槍模式的姜瑭光速接道:「離譜到家了!」

「喏,剪輯這邊一直就在等它們…」

帶着淺笑,邵卿從即將在緩衝墊上安全着陸的翁懷憬身上收回視線,秋波顧盼向身後手速陡然加快的柳羽澤,她蓮步輕移繞到桌后,才不急不緩回應傅若蘺之前的疑問:「過不過得咱們導演說了算,反正最後一組鏡頭肯定是拍完了。」

「好戲開始,先睹為快…」

手抄導演監視器,掌握着實時剪輯進度的康昌齡也在第一時間換到筆記本電腦前,不遑多讓地搶了個黃金觀影位置。

「身擔製作人和執行出品人得重任,我們職責所在,當仁不讓…」

振振有詞,詹侑歡立馬有樣學樣,跟他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李延年甚至還伸手向外招喚道:「劇務!」

「李導,您還有詹總、康總要的密碼本…」

散在外圍的劇組人員中立馬迎出倆姑娘,其中一位曾多次在《才華有限公司》中出鏡過,傅若蘺對她有些印象,這位叫伊梨的策劃帶着位穿劇務反光馬甲背心的女孩在遞上三沓分鏡腳本后居然還被大佬們給留在了原地。

「羨林,李妔~」

艱難擠進對柳羽澤的包圍圈后,駱冰攤開手中的分鏡腳本,回身向從出電梯口徑直奔來,腳步愈發愈快的紀羨林、李妔、周佩佩三人揮舞著,向來優雅從容的她一反常態催促道:「你們快點兒!」

「來啦,冰姐…」

一路小跑過來,李妔有些香汗淋漓,她沖傅若蘺赧然一笑:「就比你倆晚一步到帝都,結果一路趕得馬不停蹄…」

「喲,還是我們的江湖小情侶來得早,也不等等姐姐…」

體力明顯高出李妔一籌,紀羨林尚有餘力抬手替傅若蘺順了順被風吹得稍稍有些蓬鬆的碎發,語氣不失親昵,她頗有樂壇大姐大風範擺手道:「行,待會再聊呀~」

「羨林姐和妔姐好像很清楚我們要來帝都,不是臨時起意的嗎?為什麼呀…」

「我也不知道,若若,注意佩佩的眼神沒,她猶豫半天,最終還是沒有取回桌上的手機…」

「天哪,糖糖,我們要沒地方站了…」

驀然發現才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冷冷清清的剪輯師身後已經被圍得水潑不進,再算上打過招呼后又湧入的紀羨林幾人,小小的觀影區明顯已沒有給小情侶留插足之地,滿腹疑惑地傅若蘺與姜瑭在又一輪加密溝通后,索性選擇往旁邊再讓出幾步,徹底將注意力投向剛下戲的晏清和翁懷憬。

這會其實緩衝墊上人也不少,四位演員前腳剛着地,一旁久候多時的諸多反光馬甲背心頓時一涌而上,配合有素地為他們拆卸身上的威亞和鋼索,一時間大家似乎忙得都很專註,這也讓從十米開外投來的目光傅若蘺和姜瑭略微有些肆無忌憚。

晏清與翁懷憬相隔兩步,距離倒也不遠不近,關鍵倆人間還夾着個頻頻墊腳的苗妙,明顯「渣男」令狐沖早已鬆開他右手揪著的袍角,下戲后這對CP毫無交流跡象,這讓傅若蘺眉心微微一皺。

率先脫身,一幅彎腰低頭的姿態,左手持劍晏清右手護住劍刃,看架勢像在耐心地聽取統籌給反饋的信息,翁懷憬在女武師協助下也很快順利解除武裝,不知何由負手而立的她選擇將背影留給導演,翁教授此刻神色清冷如常,反而是脫身較慢的易禕和費經虞湊得很近,倆人交頭接耳不時有說有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