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勝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對於這種直接的威脅,他不可能做到聽而不聞,因為說話的是轉世神帝,能說出來,就能做出來!

看著玄寶,敖勝深吸了一口氣,對他說:「這麼說來,神帝大人就是擺明了立場,來跟敖戰出頭出氣的了?罷了,我敖勝隱忍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等來了這一天,終究還是功歸一簣!不是敖勝無能,是老天無言,只幫豪強,不幫可憐人!事已至此,敖勝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了,那就戰吧,願意隨我死戰的,就留在這裡,敖勝拜謝,貪生怕死的,也可以離開,我不會怪你們的,修為不易,各自珍惜!」

沒想到說了半天,他竟然還是要打,玄寶目光一縮,看著敖勝大喝:「你還是執迷不悟?」

敖勝長吸一口氣,看著玄寶說:「神帝,何為迷,如何悟,三海龍宮千條龍族性命,擱在你身上,你怎麼悟?難道你能平心靜氣的去找仇人和談,慢慢去問個清楚,人到底是怎麼殺的?你願意把最痛的傷口,一遍又一遍的撕開給別人看?我今日所做的一切,比起當年來,又算的上什麼?你們可曾見過,家中親人,無論老幼,全都橫屍在你面前的場面?你們可曾體會,那種絕望悲傷,孤苦伶仃的心情?侄女,只不過是一個大哥化成龍魂,你就悲憤如此,罵我是畜生,可你想過沒有,如果是你的全家人都死了呢?你會是怎樣的心情?」

玄寶和蛟兒都是內心一震,說不出話來。看著敖勝那一臉蒼老的模樣,蛟兒竟然有一種悲從心來的苦痛。這個四叔,是龍王兄弟四人中,最年輕的一個,聽說比父王年輕了三百歲,可是現在,他得模樣就算說是父王的叔父輩都有人會信!

他太老了,老的連變成人身的時候,都無法消除臉上的皺紋,可想而知,這些年他曾經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經歷了多少的苦難。

其實他真的是一個可憐人,家中遭此大變,任是何人,都會性情大變,都會一門心思的想去報仇,從這一點上來看,他沒有錯!

錯的是方法,他為了報仇,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不是說他如何去對付海龍王,不是說他這麼殘忍的對付大太子,而是他為了報仇,竟然背離了天道,讓自己變成了邪龍,更充當了魔使,這才是玄寶不得不對付他的原因!

玄寶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敖勝說:「我給你一條路!你帶著你的人,閉關三天,驅走體內邪靈!只要你恢復真龍之身,我可以袖手旁觀,絕不參與你跟東海的爭鬥!」

「哈哈哈!神帝大人,你當我敖勝是小孩子嘛?」敖勝一臉冷笑的看著玄寶說:「先不說我閉關之後水晶宮將會處於毫無防守的地步,就算你神帝,君子之禮,不動水晶宮,我一旦恢復真龍身,如何來控制十老?沒有十老,我的力量如何跟東海龍宮比拼?你這是在偏袒敖戰!」

玄寶怒喝一聲:「敖勝,我已經做出了讓步,如果你還執迷不悟,執意讓進入邪道,就別怪我下手無情!天兵馬上就會在外面集結,你好好考慮半個時辰!」 不管敖勝的身世遭遇有多麼的可憐,都不可能拋棄天道,進入邪道,成為心魔的奴隸,對於這一點,玄寶不會姑息手軟。

他自己就曾經差一點被心魔控制,也見過許多人滋生心魔,有的能走出去,就像是獲得了一次新生,有些卻無法走出,始終被心魔所奴役!

現在玄寶就對這些有了心魔的人認真對待,不管他們是為了什麼原因而生出了心魔,都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能夠幫其化解的,就儘力去化解,不能化解的,就必須除掉!

只要有了心魔,就等於一隻腳已經踏入了魔道,一生如果都是這樣,那就是一生留在了邪道,這隻腳收回來,那就是回到了正道,兩隻腳都進去,那就是入魔了!

所以邪道的人最為難以對付,他們亦正亦邪,做事全憑自己喜好,可以濫殺無辜都不眨眼,也可以路遇螻蟻不忍碾壓,這樣的人,能幫他把那一直收回來最好,如果不能,也只能除掉,因為邪氣越重,心境就越偏激,最終還是會全部入魔!

很多事情,玄寶可以忍,比如四海之爭,孰是孰非,他這個外人實在插不上手。但是這種爭鬥,必須要有底線,就是不能藉助大魔尊的力量,不能讓自己成為魔族傀儡,讓魔尊在背後操縱這一切,那就不是四海之爭了,那是神魔之爭,玄寶必須插手!

北海龍王想要復仇,可以,玄寶就算是海龍王的女婿,也可以做到兩不相幫,前提是,敖勝要憑藉自己的本事,儘快摒除魔使的身份,也就是放棄對人族的擺布,讓無關人等,撤出這場復仇之戰。

這就是玄寶的底線,他是神帝,必須要為萬物蒼生考慮,不可能讓無辜的人,成為龍族相爭的犧牲品!

可是他也知道,如果摒棄了魔使的身份,敖勝將沒有絲毫的優勢。他用邪靈來控制這一切,一旦失去了,就根本不是海龍王的對手了!唯一的優勢在於,現在海龍王還在他的手上,這就是他最大的籌碼了!

回到了宮牆之外,天兵開始增加,兵陣越來越大,很快就突破了五萬大軍!玄寶暫時先將兵力控制在這個數字之內,倒不是地方不夠,而是壓力已經形成,用不著再對敖勝做什麼心理戰術了。

眾女在安慰著蛟兒,現在大家也都知道了水晶宮的情況,不過這一場戰,算起來還是家事,對方是蛟兒的四叔,也是南海龍王,所以大家都不好說很過分的話,就算是蝶軒,也只是抱著蛟兒的肩膀,並沒有說什麼。

等到玄寶回來,眾女都用詢問的眼光看著他,小茵對他說:「如果半個時辰一到,你真的要讓大軍攻下水晶宮?」

玄寶深深地嘆息了一聲說:「希望那些水族戰士不會跟敖勝一樣執迷不悟,那樣就可以少死一些人了!」

「不可能的!」燕子帶著幻姬回來,臉色凝重的看著玄寶說:「剛才我讓十四妹用隱身術靠近宮牆,聽到那些水族戰士跟北龍王的談話,他們準備死戰!」

「啊?!」眾女都有些震驚,扭頭看著玄寶,只能聽他的意見了。水族戰士的表現讓大家都有些意外,沒想到剛才還貪生怕死的他們,在見到這麼壓倒性的兵力之後,竟然還激發出死戰的士氣!

玄寶看著燕子和幻姬說:「是一個人說,還是所有人這樣說?」

幻姬臉色凝重的說:「是所有人!有人說,他們在東海隱忍了這麼多年,雖然沒有查到海龍王對北海龍宮出手的直接證據,卻也查到了,海龍王是跟那件慘案有關的!就算是在北龍王蟄伏的時候,黿聖都去東海龍宮找東龍王報仇過!」

「當年黿聖在南龍宮的時候,曾經親眼見到過東龍王頭戴大龍冠出現!所以南龍宮慘案,也是跟東龍王脫離不了干係的!」燕子也在一旁訴說著自己之前聽過的內容。

幻姬嘆息著說:「其實這一部分水族戰士,跟東龍宮並不算完全融洽,他們一直受到東龍宮正統水族戰士的排擠,一直對東龍宮有所怨言,現在它們既然已經叛出東龍宮,也就回不了頭了,註定是死路一條!除非…」

有蛟兒再旁,幻姬的話並沒有說完,不過大家也都明白了她的意思。除非北龍王取得最後的勝利,他們才有活著的機會,否則死在這裡和死在東龍宮戰場上,區別不大!

眾人一陣沉默,誰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玄寶的心中也是有著無奈,原本現在的情況對於他來說是有利的,可是真的要跟敖勝決一死戰嗎?他又有些不忍心。

一直沒有說話的莫名突然問了蛟兒一句:「十妹,黿聖是什麼人?好像我一直在聽到這個名字!」

蛟兒搖搖頭說:「我對這個人不算了解,不過也聽娘親說過幾次。黿聖是龜丞相的叔父,也是龍龜族人!應該是南龍王的丞相,以前跟四海龍王的私交都比較好!」

「龍龜?」莫名若有所思的問了一句,似乎想到了什麼,旁邊的畫兒對她說:「龍龜是祖龍之子,跟真龍是近親,也可以說是親兄弟!祖龍有很多的兒子,真龍、玄武、螭吻、龍龜等等。」

莫名眉頭一皺,看著赤虹流雲說:「蛇龜人算不算祖龍後裔?」如果算的話,那赤虹流雲的父親和母親,還是近親來的,算的上是堂兄妹了!

「不算!」蛟兒搖了搖頭,看著莫名說:「這些在神龍玄訣上都有記載,蛇龜人是龍龜與蛇祖的後裔,有龍族血緣而已!」

眾人這才點了點頭,不過一想這其中的關係,還真的是夠亂的!祖龍好婬,神界眾知,當初天地四界,幾乎都有他的子嗣,傳說神界初帝都是他的長子,也不知道真假。

不過玄寶也知道,自己體內是有龍族的一些特徵的,能夠生出龍皇這麼個兒子來,也是證明。而且這天上地下,也唯有玄寶能夠將龍氣和正靈自由轉換,毫無隔閡的混用,這一點連龍王都做不到,最明顯的就是,如果龍王在陸地上受了傷,想要修養就必須要回到海底龍宮,在上面就算是躺在泄靈口,都不會對龍氣產生半點益處!

可是玄寶則不然,只要有靈氣的地方,只要不是魔氣,就算是邪靈,給他時間去凈化,他都能夠吸收利用,更別說可以直接拿來吸食的龍氣了!

莫名臉色凝重,看著赤虹流雲說:「敖駿,你現在不能幻化人形,但是能聽懂我的話,所以,我問你點頭或者是搖頭,好不好?」

眾人看她鄭重模樣,也知道是想到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所以全都沒有打擾,只是靜靜的看著。莫名也是極為聰明的女子,只是平時有蛟兒為大家出謀劃策,她也不會跟自己姐妹去爭寵之類的,所以並沒有顯露出來,但是大家也都知道這個博學多知的五姐,可是無所不知的人物。

現在蛟兒因為身陷家族爭鬥中,難免會有些心智混亂,當局者迷,這個時候莫名的智力就突出起來了!

看到赤虹流雲點頭,莫名對著他說:「你在原界水晶宮的時候,有沒有聽到過黿聖這個名字?」

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赤虹流雲就對著莫名點點頭。莫名眼神一眯,看著赤虹流雲說:「那你好好想一想,在西龍王向你講述西龍宮慘案的時候,有沒有提到這個名字?你仔細的想,這個很重要!」

這一次,赤虹流雲沒有馬上回答,足足想了一盞茶的時間,才對著莫名用力的點頭!

蝶軒立即攥緊了拳頭,對眾人說:「不用說了,這件事肯定是那個什麼黿聖的陰謀!我們馬上把這個結果告訴北龍王和那些水族戰士,讓他們不要再被黿聖所迷惑了,趕緊放人,然後殺了黿聖報仇!」

原本十分凝重的氣氛被蝶軒這句話給攪合的哭笑不得,蝶軒還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有些奇怪的看著眾人說:「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了?你們不覺得這件事黿聖很有嫌疑嗎?」

小刀一把抱住蝶軒的肩膀說:「那也是有嫌疑啊我的四姐,咱們就因為這個嫌疑就得去殺死一頭龍龜?人家還是龜丞相的叔父呢,如果冤枉了,怎麼跟龜丞相交代?怎麼跟龍王交代?」

蝶軒一滯,剛想說話,連心在一旁笑著說:「就算沒有冤枉,那就憑咱們這些人的話,北龍王就會聽嗎?人家不會以為咱們是用離間計就怪了!」

鐵意也笑著對蝶軒說:「何況咱們也不能確定黿聖就是罪魁禍首啊!就因為他在三個龍宮發生慘案的時候出現過,就可以判定,他一個人屠盡龍族一千人?那可是一千條真龍啊!如果要帶兵砍殺,這麼大的陣仗不可能會被隱瞞的,北龍王和南龍王也不是傻瓜,會一絲蛛絲馬跡都沒有,然後硬要嫁禍給海龍王嗎?」

幾個人的話把蝶軒說的啞口無言,這才發現自己實在是把問題想象的太簡單了,不由羞紅了臉,再也不敢說話,躲到了小茵的身後。

小茵嘆息了一聲,對眾人說:「這就是最大的問題所在了!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那麼多人被殺,難道是一人所為?還是大軍侵入?如果是大軍侵入,為什麼連西龍王都曾經說過,慘案發生時,根本沒有見到龍族大軍?如果是一人所為,那這人是誰?」

動輒就是數百條真龍的性命,誰有這麼大的本事?海龍王敖戰沒有,除非他連自己的性命都拼掉!

當年神帝有,可是那時候的神帝,還在繭殼裡面沉睡,大魔尊也有,可是那個時候,大魔尊也被鎮壓在海底鎮魔塔下!除此之外,再無別人! 這件事實在是太過詭異,玄寶隱隱感覺到,四海大戰的背後,有一隻恐怖的黑手在布置這一切。

傳言四海大戰的背後,也有魔族的插手,這個說法是真的,但是玄寶卻很難想象,這個黑手到底是不是魔尊,還是另有其人?

要說當時的大魔尊被鎮壓在鎮魔塔下,還有能力來擺布這一切,玄寶也是打死都不信了,如果大魔尊能厲害到那種地步,神魔大戰乾脆就別打了,大魔尊已經修鍊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了!

可如果不是他,魔族還有什麼厲害的人物,能夠一手促成四海大戰?實際上,四海大戰的危害,並不比神魔大戰遜色多少。

鸞洋的面積原本就比白鸞大陸大得多,四海大戰經過數千年的戰鬥,到如今基本上是死了三海,活了一海。

當然這種死是指在靈物上的死,水族除了普通的魚蝦,這近千年來,在東海之外的其他三海,再無一條水族修靈者出現,更無一條真龍!

可見這一場大戰的影響有多麼嚴重,鸞洋中可以為水族生靈提供修鍊的龍氣,如今比起大戰之前的含量,整整少了八成,只餘下兩成,這也是龍母不得不將蛟兒放於凡人界撫養的原因,否則這兩成的龍氣不夠蛟兒一個人用的,到時候要不就是東海修靈者爭靈,殺死剛出生的蛟兒,要不就是蛟兒吸靈,讓水族修靈界完全滅亡!

這個幕後黑手真是好手段,通過四大龍王的內鬥,將鸞洋消耗成這個樣子!

蛟兒按住赤虹流雲的頭,認真的看著他說:「我想,叔母的身份不簡單,因為她是二叔最喜歡的人,所以對於當年的事情,二叔可能有些隱瞞,也有些故意掩蓋,我想起四叔提到叔母時的表情,所以猜測,三叔四叔對叔母並非是那麼苛刻,不當人看,可能恰恰相反,他們都喜歡你的娘親!」

赤虹流雲只是靜靜的聽著,並沒有點頭或者搖頭,沒有任何的表示,因為爹娘已經死了,他無法證實這件事,可他卻知道,娘親一聲是不幸的,是可憐的,無論有多少人喜歡她,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你的意思是說,憐叔母是這場悲劇的導、火索?」莫名馬上想到了蛟兒話中的深意,吃驚的看著她!

蛟兒點點頭,看著莫名說:「對於當年的事情,我們知道的實在太少了!就算我問娘親,她也是三緘其口,很多細節都不願意告訴我嗎,只是敷衍我說都已經過去了!現在證明,事情並沒有過去,我們必須要了解那次戰亂的原因和各種細節,才能化解這段恩怨!憐叔母是個可憐人,按照目前我們所知的一切來分析,她很可能是受人利用,作用就是挑起四海大亂!」

眾人點頭,蛟兒的分析是比較合理的,如果赤虹流雲的娘親只是一個普通的蛇龜人,那根本不會讓西龍王這麼牽腸掛肚的思念了上千年!

當然這也可以理解為西龍王對憐叔母的真情,可是只是一個被拋棄和嫌棄的女子,北龍王敖勝在見到赤虹流雲的時候,又怎會一下子就聞出了他身上有她的氣息?只有在對一個在心理佔據了很大地位的人,才會把她的氣息記得這麼長遠,這麼清晰!

如果說,憐叔母是四海大戰的導、火索,那點燃這跟引線的人,又是誰呢?真的是那個黿聖嗎?

可是他如果布置了這一切,又是怎樣做到一人殺千龍的呢?然後再嫁禍給東海龍王,這一條計劃完美而狠毒,要想天衣無縫,實在是太難了!

蛟兒深吸了一口氣,對玄寶說:「等我們回去的時候,我必須要先回一趟龍宮,無論如何都要娘親把當年的事情詳細的告訴我,這段時間,我會經常去原界,參悟神龍玄訣,我想在裡面找找答案!」

「好!」玄寶毫不猶疑的答應了,眼睛看著身旁的天兵說:「那在南龍王回來之前,我們就離開這個地方,先跟龜丞相他們會合!我想,東海一行,龍角已經大受裨益,從神將變成神帥了!」

突破到神帥之位,就表明龍角已經有了跟神王平起平坐的資格!以後就算是玄寶把所有的天兵都交到他的手中,都可以放心了!

眾女聽到玄寶的安排,都愣了一下,鐵意指了指水晶宮的方向,看著玄寶說:「那這裡…不打了?」

玄寶苦笑,看著鐵意說:「怎麼打?真的要趕盡殺絕?那我們攻破了水晶宮,也是海龍王和真龍戰士的被殺之時!」

說到底,玄寶還是對那些人質有所顧忌的,打仗的目的是為了救人,如果打完了仗要救的人都死了,這一場仗打的也就實在沒有意義了!

眾女想了想,也唯有點頭,真的要不顧一切的廝殺一場,也不是她們願意看到的。

「不過有些話,還是要說的!」玄寶看了看水晶宮的方向,眼神一眯,然後招手把何三巴叫過來,對他說明了現在的情況和顧慮。

何三巴沒想到帝尊就算是不想打了,也要跟他解釋一下,撓著頭皮笑著說:「帝尊放心,兄弟們什麼想法都沒有,反正是戰是撤,都是帝尊說了算!」

玄寶點點頭,讓何三巴回去收隊,然後統一送入原界。看到天兵突然收隊,逐漸消失在面前,宮牆上的水族戰士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個把雙眼揉了又揉,有人驚喜的大喝:「大王,天兵撤退了!」

敖勝已經做好了孤注一擲,死戰到底的準備,可是卻看到了這麼一個場面,也不由的目瞪口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有詐?

可不到一會,不只是天兵被收的一乾二淨,就算是那些神妃,也都不見了,敖勝微一思索,也就明白了玄寶的意思,他是準備要離開這裡,去向已經不用說,肯定是大石城!

這樣一來,水晶宮就暫時安全了,等到三哥回來,底氣就更足了!只是敖勝也很清楚,就算是敖毅和黿聖都回來,跟神帝對戰,也毫無勝算!

只剩下玄寶和蛟兒騎著赤虹流雲來到宮牆下,仰頭看著敖勝。蛟兒一字一句的說:「我們夫妻不想見到太多無辜死於我們龍族的家事之爭,所以這一次前去跟玄兵會合,放過水晶宮。關於那一場四海大戰的起因經過,我已經看出了不少端倪,三大龍宮慘案,一個月之內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這段時間,我父王和我兄弟如果再有任何差池,受到任何傷害,騰蛟兒以神妃身份發誓,必將你們追殺到底,一個不留!」

玄寶慢慢的走到宮牆下面,嘴裡淡淡的說著:「不要再枉用邪靈,也不要再試圖求救魔族,如果你真的還要往那條道上走,我會不顧一切的阻止你!相信你能看得出來,我不是說大話!」

磅礴的氣勢再次從玄寶的體內散發出來,隨著一聲怒喝,玄寶的右拳重重的砸在宮牆上,整座宮牆伴隨著一陣令人心悸的轟鳴聲,那原本開裂的縫隙再次變大,然後如蛛網一般,爬滿了整個宮牆,緊接著轟然倒塌!

無數水族戰士隨著宮牆掉落下來,被破碎的水晶石塊壓在下面,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來,可是他們的心中卻充滿了震撼與恐懼,早知道實力和天兵不對等,可是沒想到,這用來防護的宮牆陣線,根本連神帝的一拳都承受不了,這麼容易就已經崩塌了,這還叫什麼防線?自己的防禦在神帝面前,根本是不堪一擊!

不過一拳砸倒水晶牆的玄寶並沒有馬上放出天兵神將,趁熱打鐵的要拿下龍宮,而是走回到赤虹流雲的旁邊,翻身上馬,然後雙翅一展,飛離水底!

敖勝當然不會因為宮牆的崩塌而摔落廢墟,此刻他就懸停在半空,然後緩緩降落在地面。對於四周狼狽起身的水族戰士,他也毫不理會,只是仰頭看著逐漸離去的赤虹流雲,臉色陰沉,閉口不語。

從原路返回,一直到出了山洞,玄寶清晰的感覺到呼吸一暢,就好像從一個比較狹窄的房間走到了寬敞處的感覺,這就是敖勝所布置的那個結界的邊緣。

這個時候,玄寶和蛟兒加上赤虹流雲,三者都已經恢復了之前的身形比例,不過這個過程竟然沒有絲毫的不適,不得不說敖勝這個靈陣的神奇之處。

離開山洞,赤虹流雲並沒有馬上離開邪龍島,而是登上了山頂。這裡很大,不像其他的山頂是尖尖的,這裡是平的,原先還有一處湖泊,不過現在只剩下了一個大洞!

看來那個石柱火爐崩塌的時候,連帶著山頂也受到了影響,所以這裡的水已經沉下去了。

玄寶就站在山頂上,放開神識,搜尋周圍的氣息,想知道天雷號現在的位置。

過了一會,玄寶對蛟兒說:「天雷號應該已經去往傲來仙島的方向了,咱們要先去大石城,再去傲來仙島跟他們會合!」

蛟兒咬了一下嘴唇,似乎有話要說,玄寶微笑著看著她說:「我知道你想儘快揭開這個謎團,可是我們需要一步一步的來!這裡距離龍宮實在遙遠,我不放心讓你回去,不如你先到原界參悟神龍玄訣,等我們跟龜丞相他們會合了,有些東西,你問龜丞相,也一樣能夠得到答案!」

對啊,當年的四海大戰,龜丞相也是參與者之一,何況他還是黿聖的子侄輩,肯定會了解更多的內幕,讓他說出一些秘密,可比讓娘親說出來容易的多了!

蛟兒馬上對玄寶點點頭,然後對他說:「我們先去大石城吧!其實按照巴哈吃和奇娃的猜測,巨人國和傲來仙島應該是在同一個方向,我們或許能遇到他們!」 人族都是從傲來仙島分離出來的,他們散落在東海的各個角落,有的已經跟凡人混雜,有的自成一國。

整個葛斯星球,其實還處在剛發展的階段,對於人類的壽命,它實在是太古老了,可是相比較其他星球來說,它還很年輕。

玄寶的目光暫時還沒有放到九天之外,不過經歷了多次的天外遨遊,他也看出來,整個葛斯星球都是以白鸞大陸為中心,不斷的將陸地進行合併。

以前葛斯星球的中心點在鸞洋,也就是妖島的位置,後來由老神帝創造了白鸞大陸,將鸞洋中的許多大型島嶼合併在了一起,組成了龐大的中原和相鄰四國。

這種格局甚至影響了整個星球的重心,玄寶再想說不定把神魔兩界統一了之後,他也會學習老神帝,把一些島嶼放到大陸上來,跟大陸合併,讓白鸞大陸變得更大!

不過這念頭也只是想想而已,就算到了那個時候,自己的心丹已經有了定位,實力修為比現在要高,可是在完整的封天大盾下,自己也不可能擁有移山填海的能力,因此想效仿先人,心有餘而力不足罷了!

尋找大石城,蛟兒也幫不上忙,所以玄寶就讓她回到原界,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就可以了。

茫茫的大海上,沒有任何標誌,除了海水什麼都看不見,玄寶只是知道大石城的基本方向,大概需要三天的時間才能到達。

巨夷國是中原人所知的最遠的國家,這種消息應該是從東水那邊傳過來的,數百年來,東水一代就是海外接觸中原的一個港口,曾經有人提到過巨夷國,但是極少有人到過。

到了第二日下午,已經在海上漂浮了快一整天的赤虹流雲突然一陣晃動,坐在他背上的玄寶也馬上睜開了眼睛,用手撩起了一蓬海水。

混有鮮血的海水,帶著一股子血腥味!玄寶一拍赤虹流雲的脖子,赤虹流雲雙翅一展,身子猛地躥了出去,很快就看到了血腥味的來源,屍體!

很多長有魚尾的人族屍體,大多是肢體不全,死狀極慘。赤虹流雲雙翅往下一拍,已經從海中飛了起來,擦著海面前飛,這才看到,大概有兩百多人魚屍體漂浮在海上!

人魚族也是跟著邪龍族一起參加大石城之戰的力量,居然會死在這裡!而且玄寶看出他們的傷口,都是不規則的撕裂,大部分還有被焚燒的痕迹,毫無疑問,這是玄雷所造成的傷害!

天雷號應該就在附近,小坨子跟邪龍族對上了!玄寶臉色陰沉,眼睛看著前面,對赤虹流雲說:「咱們再高點,看看天雷號去了哪裡!」

很快,玄寶就找到了天雷號的位置,因為沒有用玄雷,所以雖然在廝殺,在海上的動靜卻不大。

只是情況卻有些不妙,因為它已經被水族包圍!在玄雷號的四周,有大量的水花翻湧,一條條黑色的蛟龍不時從水中露出頭來,翻騰起一股股浪濤,攻向天雷號!

除了人魚族,還有大量的水族戰士,在水中幫著黑蛟興風作浪,而遠處,還有一些人族的船隊,只是他們並沒有攻上來。

沒有絲毫的猶豫,玄寶馬上讓赤虹流雲沖了上去!地鳶首先發現了玄寶的到來,興奮的大叫了一聲,眼看赤虹流雲並沒有馬上落下來,地鳶也知道了玄寶的意思,對著下面大叫了一聲。

地鳶是翼人,天生嗓門大,他若放開嗓子在冥湖叫一聲,就算是仙集那邊也能聽得到。

很快,聽到他叫聲的神宮衛們紛紛從水中出來,然後順著繩梯就爬上了天雷號。

海中已經全都是邪龍族的人了,玄寶也不客氣,馬上雙手高舉,一道道天雷圍著天雷號就劈落下來!

海浪不斷的湧起來,在海面上炸開,形成一道道的水柱。無數黑蛟被天雷劈的皮開肉綻,有的被當場劈死,有的痛苦的扭動著身體,沉進了深海。

而人魚族和水族戰士,死上更為嚴重,他們沒有黑蛟那強悍的筋骨,對天雷的承受能力更加弱,所以一道雷就足以讓他們死亡,海面上已經飄起了不少人魚和水族戰士的屍體。

對於人魚族,玄寶沒有半點好感。別的人族都在遠處圍觀,不參加這一場戰鬥,偏偏人魚族衝過來,純粹是找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