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沒事,那些事都過去了。”婷淚搖搖頭,證明自己真的沒事。

“那,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彬星突然開口道。

“星,你什麼時候那麼有禮貌了?”伊勒不自覺地開口損彬星。

彬星狀似擡起腳,要繼續他偉大的任務,踹死那個大嘴巴,伊勒。然後拍拍手掌上的灰塵,纔開口問道,“你們有沒有愧疚感?”

“嚇?”賽頓、婷淚、綠昊和伊勒顯然都收不到彬星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你們用兩個十階魔法把對方轟到對面格鬥臺去,肋骨斷了三根,有兩個人的手被廢了。你們都不覺得對不起對方嗎?”其實彬星比較想說,害他又要幫對手治療,都快膩死了。

“不會!”婷淚、賽頓、綠昊和伊勒四人同聲同氣地說道,根本不見任何的愧疚。

“麻煩,下次請手下留情。每次施展一個七階以上的治療魔法,你們以爲我很多魔力去消耗嗎?”雖然說,他的魔力確實是不少,不過也不是這樣浪費的啊!恢復魔力也是要時間的。

“星,我們去散步好不好?”衆人飛快地向舒兒打眼色,舒兒也乖巧地走到彬星身旁,安撫即將爆發的恐龍。

“好啊!”彬星想都沒想,就把剛纔的事拋諸於腦後,拉着舒兒散步去了。

“星和舒兒去哪裏了?”剛到的墨厥和幽冥好奇地問道,難得看到他們脫離大隊。

“這不是你最想要的嗎?”墨厥溫和地說道,笑意傳達至褐色的眸子中。

“這倒是。”幽冥一本正經地點頭,讓墨厥差點兒笑翻了。

“月!”幽冥一見到冰月,就把墨厥扔在後頭,讓墨厥只能無奈地看着重色輕友的幽冥飛奔到冰月身旁。

“厥大哥,每次看到幽冥,我就在想,他和月的年齡相差整萬歲,不會有問題吧。”賽頓走到墨厥身旁,小聲地說道。

“嗯,我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墨厥認真地和賽頓討論這個問題。兩人相識地笑了出來,讓其他人都用那怪異的目光看着他們。 自第四場比賽之後,他們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值得一提的對手,讓四人心感苦悶。綠昊更是費心祈禱能力高強的敵人快些出現,不過,上天顯然沒有聽到他的祈禱,第七場剛結束,又是一個無驚無險的一場比賽。

“經過七天的比賽,今年魔武祭的四強終於誕生了。”司儀喜悅萬分的聲音在武鬥場響起。隨之而來的是觀衆們的尖叫聲和歡呼聲,還夾帶着某些被淘汰參賽隊伍的低咒聲。

“進入四強的隊伍分別是,一號、一百六十號、三百一十七號,還有最後一支隊伍是四百三十號。”司儀大聲念出進入決賽的隊伍。

“你們很強。”灰色頭髮的召喚師,也就是四百三十好隊伍的隊長,看着冰月和彬星溫文有禮地說道。

“謝謝,你們也是。我叫彬星,你叫什麼名字?”彬星笑眯眯的伸出手,然後說道。


“我的名字是達恩,很高興認識你們。”達恩伸出手回握彬星的手,順道報上自己的名字。

“希望我們能在總決賽見面。”達恩對着冰月和彬星說道,正要轉身離開與其他隊友會合的時候,似乎想起些什麼,停下腳步,說道,“如果在總決賽見面,我希望能和兩位過招。”

“有可能的。”冰月淡淡地回答道。

“月,星,如果現在的我們和他們決鬥,誰會贏?”綠昊好奇地問道,現在的他們應該能打贏他們吧,他想。

“如果對方手下留情的話,你們或許可以和他們打個平手。如果他們出盡全力,你們……”彬星的眼睛在他們身上轉了一圈,然後搖搖頭。

“我們去修行了!”四人見到彬星這樣明顯的動作,便知道對方的實力甚強。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然後以雷不迅耳的速度,飛快的離開了。

“我們也回去吧。”冰月緩緩地說道。彬星和舒兒都點頭贊同,跟在冰月身後,回宿舍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間沒多久,他們就進入睡眠狀況了。

“爺。”一名黑衣男子畢恭畢敬地跪在大殿上。

“克萊絲呢?”被喚爲爺的男子正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水晶球,漫不經心地問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回爺,克萊絲大人自從上次以後,再也沒有踏出過房門半步。”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走。”大殿上的男子一反手將黑水晶收了起來,然後緩緩地走出大殿,往克萊絲的府邸前進。黑衣人不敢有絲毫遲疑,飛快的隱身於牆中,跟在男子的後方,保護他。

府邸的大門在男子抵達的時候,便自動地開啓。 蒼天劍帝 ,並不覺得稀奇,因爲克萊絲厭惡有人弄亂她的府邸。男子只是站在客廳的正中央,放出一絲魔氣,尋找克萊絲的蹤影。

“爺,她…………”黑衣人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男子打斷了。

“她始終還是選擇背叛我。”男子的眸子中只剩下冷酷的光芒,甩一甩手,整個人就漂浮在半空中。他飛在宮殿的上方,用那陰冷的口吻命令道,“魔族五將之一,克萊絲叛變,全魔族聽命,活捉克萊絲!”

“是!”魔將叛變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全魔族的子民都開始大範圍的尋找克萊絲的蹤影。

“別怪我,克萊絲。”男子勾出一抹冷酷的笑容,冷眼看着底下的魔族,等待着他們的報告。

“你們什麼時候纔來……”克萊絲躲在森林處,抿着下脣,怕發出聲音讓他們發現。她只能在心裏祈禱他們已經收到她的通知,能夠儘快趕來。如果被他捉到的話…………

聖光大陸

“你們知道了嗎?”鏡花水月望着眼前其他三位主神,面色凝重地問道。

“什麼事?”一向排名遲鈍之冠的裘月斯顯然還沒進入狀況。

“夢羽出事了。”萊麗特垂下頭,小聲說道,眼淚在眼眶內打轉,深怕夢羽有什麼事情似的。

“她傳消息回來說,那個人已經識破她的身份了。”鏡花水月接着說道。

“那爲何還不去救她!”裘月斯拍案站起來,對着在座的三人咆哮道,無法諒解這三人爲何還能如此心平氣和地坐在這裏。

“裘,冷靜。”言神微皺眉,手拍在裘月斯的肩膀上。裘月斯冷哼一聲,別過頭,坐在椅子上。

“現在要做的是,通知在神眷大陸的冰月和彬星。”鏡花水月提出目前爲止,他唯一想到的法子。

“怎樣通知?他們走的時候,身上沒有一樣是可以溝通的物品啊!”裘月斯說道,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

“喚神符可以。”言神在衆人正煩惱的時候,拋出幾個字。衆人又是一愣,還沒反應過來。

“你說喚神符可以?”萊麗特重複言神的話,確保自己的聽覺沒有問題。言神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衆人這才露出笑容,既然聯絡不成問題,那還等什麼?

“言神,你還不快點,在等什麼?”鏡花水月和萊麗特同時催促道,同時看着依然坐在那兒的言神。

“明天。”言神緩緩地吐出兩個字。

“明天?爲什麼還要等?今天不能嗎?”鏡花水月拋出一連串的問題。

“對啊!夢羽現在是什麼情形我們還不知道。遲一天的話,變數會越多。”萊麗特咄咄逼人的模樣,活像個追債的人。

“鏡花水月,萊麗特,你們不覺得今天的天空什麼都沒有嗎?”裘月斯出口解救被他們逼至牆角的言神,指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那又怎樣?”萊麗特不滿的瞪着裘月斯,全然沒有身爲光神應有的慈祥和溫和。

“我快昏了!天上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你們要言神怎樣通知他們!”裘月斯白了萊麗特和鏡花水月一眼,然後回轟萊麗特。而言神則露出讚許的目光看着裘月斯。

“對不起,一時忘了。”萊麗特這才尷尬地道歉,一牽涉到夢羽的事,她的腦袋就開始呈現空白狀態,所以不能怪她的。

“那我們也只能等明天了。”冷靜後的鏡花水月用極爲無奈的語氣說道。

第二天早上

“今天的比試將會決定進入總決賽的隊伍,讓我們來好好觀賞吧!”司儀見觀衆都熱血沸騰,而選手則是殺氣騰騰的模樣,也不敢多說話,讓比賽直接進行。


冰月等六人站上格鬥臺後,才發現對手原來都是武士。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冰月和彬星依然袖手旁觀地站在一邊。而這一次,賽頓、婷淚和伊勒都沒有拿出武器。

“風家劍法第二式,風煞。”綠昊一上場,就拔出[綠吟],用近乎喃喃自語的聲音,小聲說道。

綠昊身上泛起源源不絕的碧綠色鬥氣,一道風以極快的速度環繞在他四周。婷淚、賽頓和伊勒都不聽地往後退,直至和冰月、彬星站在同一水平。

綠昊宛如一個炮彈,高速的旋轉奔向對方。對手連絲毫的猶豫都沒有,就開始放出鬥氣。六人的劍在半空中交錯放着,五顏六色的鬥氣同時聚集在劍尖。

“喝!!!”對方大喝一聲,鬥氣就像是鐳射一樣,射向綠昊。不過,綠昊的高速旋轉將他們的攻擊全都一一彈開。

“[冰針]!”“[風刃]!”“[水球]!”婷淚、伊勒、賽頓三人連魔法杖都省回,直接施展一階的攻擊魔法。對方只專注於綠昊,所以忽略了伊勒等人,所以纔會如此輕易地被掃下格鬥臺。

“勝利!”評判對綠昊等人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平板無奇地宣佈他們的勝利,正式確定他們進入魔武祭的總決賽。 在冰月等人進入決賽的時候,冰月和彬星的面上卻沒有任何的喜悅。他們默默地回到宿舍,讓賽頓和伊勒同房一天。就連幽冥和墨厥的到來,都沒能讓冰月和彬星露出笑容。


深夜,冰月和彬星使用瞬移到後山去。不知爲何,他們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好似有人在呼喚他們。就在他們發出疑問的時候,一道微亮的光芒從[囊天袋]中發出。彬星飛快地打開[囊天袋],一張薄薄的紙張就這樣飄了出來。

“喚神符?”冰月和彬星同時說道,不明白爲何喚神符會發出光芒,而且還自己飛了出來。

“……冰月……彬星……”淡黃色的月光和星光打在喚神符上,一道微弱,但是卻十分清晰的聲音,由喚神符中傳出。

“言…言神?”冰月不甚確定地問道,因爲有剛纔的聲音中可以聽出那兒有許多的吵雜聲。

“言神,你讓開啦,等你說到來,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萊麗特飛快地擠開言神,對着言神說道。

“看來倒是他們很精神。”彬星壓低聲量和冰月說道。

“嗯。”冰月贊同點點頭,尤其是萊麗特。此時的冰月突然想到,如果讓[光明神殿]的祭師,或者是司藍聽到他們心中那個慈祥的光神,竟然是這幅德行,不知道會怎樣?

“冰月,彬星,我相信你們應該也有預感,知道我們要說什麼了。”鏡花水月趁着萊麗特和幫言神出氣的裘月斯正在打架的時候,跑過來和冰月、彬星說話。

“夢羽,對嗎?”冰月緩緩地問道。


“嗯,那個人發現她的身份了。”從鏡花水月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他現正憂心忡忡。

“你們有什麼辦法?”彬星突然開口問道。

“經過我們的討論, 你這條錦鯉我抱定了 。”鏡花水月接着說,把他們事先討論好的結果告訴冰月和彬星。

“我們明天就出發。”冰月微皺眉,她和彬星心裏早有預感,他們會派他們兩個過去。

“謝謝。”鏡花水月和言神同時慎重地向冰月和彬星道謝,邪陰大陸和神眷大陸不同,和邪陰大陸相比,神眷大陸就像是天堂。

“不必謝我們,夢羽也是我們的同伴。”彬星搖頭,回絕了鏡花水月和言神的道謝。

“沒事的話,我們先走了。”冰月輕嘆一聲,淡淡地說道。


“知道了。”鏡花水月點頭後,言神隨即便切斷了他和言神符之間聯繫。

“明天的比賽一結束,我們就出發。”冰月對着彬星說道。

魔武祭總決賽當天

“相信大家和我一樣,非常期待今天的比賽。今天正是魔武祭的總決賽,冠亞軍將在今天誕生!”司儀大聲喊道,語氣中有着無法壓抑的興奮。

“比賽的冠軍隊伍不但可以代表本學院參加學院祭,還可以到[光明神殿]挑選一份禮物,記住,是每人一份!”司儀接下來的話,立即引起很大的共鳴。光明神殿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進的,更何況是去挑選禮物,那簡直是天大的恩賜。

“話不多說,我們就讓比賽進行吧!魔武祭總決賽,正式開始。”司儀正式宣佈比賽開始。

此時的武鬥場只剩下一個大格鬥臺,在昨天還有四個,他們用一天的時間把格鬥臺重新編制,可見魔武祭對學院有多麼地重要。爲此,他們還大費周章地設立一個巨大結界,避免臺上的魔法轟到觀衆席。

“我知道我們一定會見面的。”達恩依然面掛笑容,她顯然沒有因爲武鬥場內緊張的氣氛而亂了手腳。

“可以開始了嗎?”今天的冰月、彬星並沒有像之前一樣,站在最後方,反而站到最前面來,讓綠昊等人深感不解。

“可以了。”達恩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不過看到婷淚等人錯愕的表情,都可以大致瞭解到有些事不對勁。

“你們投降吧。”冰月淡淡地說道。

“這是不可能的,你們應該知道的。”達恩有些不解,哪有人在總決賽的時候,叫對手棄權的。不過,他還是有禮地回絕了冰月的話。

“那就別怪我們了,小婷、頓、昊、勒,你們都別出手,然後站到最後面去。”彬星泛起一絲冷笑,順道交待賽頓等人千萬不可出手。

達恩並不清楚冰月和彬星的實力,所以已開始就召喚了三隻不同屬性的幻獸,分別是火、水和土。其餘的三個武士則個別取出武器,一副謹慎的模樣。剩下的魔法師也不由多說的開始唸咒語。

“月滅。”在冰月吐出兩個字後,那抹白色的身影就突然消失在衆人眼前。只留下笑得非常燦爛的彬星,雙手在前,連魔法杖都沒有拿出來。

“嘭”一聲,當他們看見冰月的時候,冰月的腳被一股淡黃色的鬥氣包圍着。她一腳就把其中一名武士踢飛出去,那武士還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轉,像斷線的風箏一樣,被甩出格鬥臺。她放下腳,漠視那個被打至觀衆席上的武士。據綠昊等人保守估計,那人應該已經半殘廢了。

沒等衆人回過神來,冰月就瞬速舉起另一隻手飛快地捉着另一個武士的脖子,紫色的眸子中盡是冷漠。冰月把手中的人像玩物般,拋上半空中,原本攤開的手掌握緊成拳,一拳轟向對方的腹部。那人直接被打至陷入格鬥臺,用石板砌成的格鬥臺瞬間毀在冰月手上。

“咳……”那武士連咳出血都來不及,就兩眼一番,昏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