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走?

那離火寨的面子,往哪擱?

就這麼灰溜溜地退下去,不戰而退,未免,太不甘心!

而且……半步宗師率領百名高手,被一個暗勁巔峰給勸退了。

這樣的戰績被傳出去,離火寨作為十萬大山、七十二寨聯盟當中的前十大寨,如何才能服眾?

但,要是上的話……

燭九不忿地磨了磨后槽牙。

自己全力而出,卻不能給對方造成任何傷害。

他可是自己這一方最強的戰鬥力。

接下來,就算組織身後的百名離火寨高手一擁而上,恐怕……也是同樣的結局!

就當燭九思忖之間,游移不定之時。

秦風已然是不耐煩了。

這牛頭小子,站在那不戰不退的,有完沒完?

自己還想找一身衣服蔽體呢!

秦風右手搭在了刀柄上,神色一沉,周身的氣勢,隨之一變。

從散漫,和隱約帶着幾分淬體成功的興奮,徹徹底底轉變成了殺意!

彷彿一把出鞘神兵,躍躍欲試!

「還不滾?!」

秦風嗓音冷厲,眸光冰冷。

周圍的氣氛,彷彿變成了修羅戰場一般。

空氣中,明明本來是草木燒焦的氣味,此刻卻彷彿是一股血腥之氣飄蕩。

「咕咚!」

燭九咽了咽口水,看向秦風。

秦風的眼光中戾氣十足,彷彿染上了幾分血腥之意。

燭九毫不懷疑,只要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想,就能讓這裏,幾秒之間,變成一片屍山血海!

「呼……」

燭九深吸了一口冷氣,感覺自己的頭皮都在發麻,根根汗毛豎立,冷汗更是不可自控地留流了下來。

而離火寨的那些所謂的高手,也在秦風此等的威壓之下,瑟瑟發抖。

「這……這小子什麼來頭,為什麼這麼恐怖……」

「絕對不簡單……好像是從屍山血海里走出來的……」

「修羅魔王!」

「少主,不然,不然咱們還是走吧。」

「對,少主,這小子想必是來尋寶的,會逗留不短的一段時間,咱們來日方長啊!」

……

燭九咬了咬牙,看着秦風如此囂張,他心中除了恐懼,肯定還是有不滿的。

可是,真的要為自己的一點不滿,就讓自己身後的百名高手,全軍覆沒嗎?

甚至自己,也有可能性命不保!

燭九閉了閉眼,心中天人交戰。

他和秦君臨,同為少主,一個在十萬大山,紛爭不斷,一個在帝京,高枕無憂。

但他和秦君臨最大的區別就是……

燭九身為離火寨的少主,雖然平時也沒少干恃強凌弱的事情,心中卻始終還是有大局的!

為了自己的一點點不甘心,就要冒着身後離火寨眾人、全軍覆沒的危險,實在是不值得!

燭九深吸一口氣,扭過頭,對着離火寨的眾人:

「我們走!」

燭九連一句狠話都沒有放,也沒有再多看秦風一眼,帶着身後浩浩蕩蕩的百人隊伍,就這麼離開了。

沐紅裳此刻還是愣坐在原地,但也明白過來。

危機,解除了!

沐紅裳深吸了一口氣,一張俏臉蒼白,帶着死裏逃生的慶幸。

彷彿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似的。

秦風兩步越上菩提果所在的陡峭山崖,攔腰折斷了菩提果的枝幹,交給了沐紅裳。

「沐姑娘,這就是你想要的菩提果!」

「菩提果枝葉伴果而生,也是不可多得的良藥,對你母親的病情,一定大有裨益!」

沐紅裳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她接過了菩提果,看向秦風,臉上一片的感激之色。

「秦公子,從今往後,您就是我們青木寨的恩人了!」

「大恩大德,我沐紅裳,沒齒難忘!」

「往後,無論您遇到了什麼困難,只要知會一聲,我們青木寨上下,必定鼎力相助!」

。 聽到這句話,任雪梅差點沒氣死。

唯獨高峰對此臉色淡然,絲毫沒有將這件事放在眼裡,轉而開始默默思考了起來。

大概半個小時后,對於李立根案件的專案組會議正式開啟。

而高峰對此自然準備完全,直接將自己這段時間內大腦的想法全都說了出來,對於李立根的制裁行為,直接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持續高壓姿態,對於李立根集團的重要人物全方位監控,旗下所有產業全方位不停調查,尤其針對李立根創業之初的財產來源進行終點調查,最起碼也能給李立根搞一個大規模資產來源不明的罪。

第二方面針對死者以及有關李立根受害群眾進行走訪調查,並秘密將其放在安全屋內保護起來,從而針對任何有關李立根的情報進行核實調查,給予李立根強大的心理壓力。

第三方面則引蛇出洞,故意散播出去一些是事而非的調查情況,比如警方已經掌控了某些的李立根的犯罪情況,已經準備對李立根申請逮捕令等等。

另一方面針對李立根核心人物隔三差五的審訊調查,雖說無法拘捕,但扣押24小時還是可以的。

在這期間不停對他們進行拉攏工作,並承諾若是願意幫助警方破案,並提供有價值情報,並有重大立功表現的話,可以酌情申請減刑等等。

若是能拉攏一兩個人配合,那麼我們可以讓他們去和李立根建議,讓他一不做二不休的來安全屋進行滅口工作,甚至咱們還可以秘密給他提供一些情報。

甚至為了讓李立根下定決心,還可以演一場戲,比如等李立根想要拿金錢拉攏在場諸位的時候,諸位可以假裝思考一陣勉強答應,然後死命的要錢在給其情報,這樣更能讓李立根相信,自己是得到了真正的情報。

在我等持續的高壓姿態下,李立根絕對會慌,而以李立根的性格而言,到時候他絕對會鋌而走險。

到時候咱們這個局,也就算是徹底完成了。

等李立根真正動手之時,抓捕他甚至定罪自然也就沒有絲毫難度。

重點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釘死李立根。

嘶!

伴隨著高峰的開口,在場所有人相互對視,所有人都一臉的震驚。

畢竟這種方法簡直太噁心了,這特么就是逼著李立根犯罪啊!

但不可否認的是,效果絕對差不到哪去。

對於高峰的提議,專案組成員直接分成了兩派,一方認為這個方法好,像李立根這種混賬,就應該不惜一切代價抓起來,否則就是對人民群眾的不負責。

畢竟像這種犯下滔天大案的混賬,就應該想辦法直接槍斃了他。

但另一方認為應該穩紮穩打,畢竟他們是警察,又特么不是土匪,若是他們也用這種方法的話,那和土匪有什麼區別?

雙方爭論不休。

看著眼前的爭論,老實說高峰還是喜歡反對這個提議的一方人。

雖說他們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但也才是警察真正應該做的事。

但李立根這個案子不同。

受限於特殊年代,如今根本沒有專門的指紋比對,DNA檢測,天網大數據排查等等手段,在加上李立根行事十分周密和謹慎,而且如今時間跨度太長,想要通過常規手段取證,困難程度太大了。

時間慢慢流逝。

大概經過兩個小時的辯論后,最終還是為首的專案組首長開口:「我決定就按照這個方案來做,李立根此案上級十分重視,像這種混賬就應該讓他吃槍子。」

「單單我們調查出來的人命,就足足八十七人,我等沒調查出來的更多,甚至在加上其它殘廢、重傷,受到財產損失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單純按照我們如今調查出來的人,就超過了兩百人。」

「如此驚天巨案,不破不足以平民憤!」

「同志們,現在不是扯手段的時候,像李立根這種混賬,必須堅決予以打擊。」

伴隨著為首專案組組長的開口,這件事徹底定案。

隨後高峰自然也就回去了,畢竟像這種專業的事情,還是得交給警方來做,自然也不可能讓高峰參與。

而警方的辦事效率自然極其強大,人家能調動的資源也更加恐怖。

僅僅半個月的功夫,各種事情全都有條不紊的進行。

李立根自然不是蠢貨,他瞬間就感覺到了泰山壓頂、風雨欲來的感覺。

他,害怕了。

雖說他覺得自己的手段極其縝密,自信哪怕警方在深入調查,也絕對不可能調查到自己身上。

但做了虧心事,就怕鬼敲門。

面對如今警方這種高壓姿態的調查,如今的李立根惶恐無比,甚至每天連睡覺都不安穩,只要聽到警車鈴聲響起,渾身就能驚嚇出一聲冷汗。

在這段時間內,李立根旗下的各種產業,更是開始遭遇無數部門的調查調查。

無數振北房地產高層,更是隔三差五的被帶走調查。

雖說暫時還沒有調查到李立根的身上,但他心中卻還是十分明白,這其實也就是時間問題罷了。

李立根心中也很清楚,雖說他看起來厲害無比,在整個錦陽市哪怕不算隻手遮天,但實際上也差不多。

不過這卻也是國家沒出手的原因,如今國家機構全力運轉,他瞬間就變成了地溝里的老鼠。

怎麼辦?

如今的李立根,坐在自己豪華的辦公室中,整個人顯得坐立不安。

他的臉色蠟黃,好幾天沒顧得上洗臉,哪怕稍微離的遠一些,都能聞到他身上的臭味,眼眶更是凹陷,眼珠中布滿血絲,手裡叼著高檔雪茄的手都抖個不停。

他的大腦開始瘋狂運轉,想來尋找著破局之法。

但面對眼前這種局面,饒是李立根這個見過大世面的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不過雖說心中恐懼,但李立根卻絕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

大概經過這幾天的思考,他瞬間就決定給自己準備兩條後路,一方面瘋狂的準備套取公司資金,並給自己準備了一條前往港島的後路。

另一方面,他準備放手一搏!「快了吧。」

子楚眺望了一眼前方的軍陣,而後對着虎王說道:

「如今姬周軍隊尚有餘力,咱們的伏兵就算殺出來,只怕也是難以將其一波擊潰的。相反,若是咱們能夠再等待一段時間,等到姬周軍隊力氣用完的時候再殺出來,那麼就必然能夠一擊定勝負。」

「原來如此。」

虎王聞言

《我在西周當國君》372.微操達人 第三百三十七章論文發表

論文發表,只是階段性成果。

代表着實驗室研究成果,從理論上研究沒有問題,有足夠的實驗樣本和實驗數據。

但是小老鼠終究是小老鼠,人終究是人!

所以接下來就會進入第二階段,也就是與醫院、科研機構合作,開展臨牀試驗,而在華夏,一款藥物的應用必須在華夏進行三期臨牀試驗,確保安全無疑方纔會被允許作爲正式藥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