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狼挨了兩拳,對他沒有任何影響,說出來的話,仍然十分囂張,手裡握著一把魔刀,對虎王大呼小叫著。

「虎王,我承認,你的確實力高強,但是,你也不要忘了,餓虎還架不住群狼,我就不信你能抵擋住群狼的攻擊。」

摩天狼手握魔刀,對著虎王力劈而下,刀上黑亮的魔力閃爍,虎王毫不退縮,虎拳兇猛,迎著劈下的魔刀重擊而去。

「摩天狼,你只不過是當年魔祖身邊的一個小侍從,任你再怎麼囂張,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嘭!

一聲轟然巨響傳出,虎拳重重的擊打在魔刀上,魔刀上的黑亮光芒,頓時像煙花一般朝著四周散開,刀體上頓時變得暗淡無光。

一拳擊打在魔刀上,魔刀被高高的彈起來,摩天狼的正面頓時空門大開,另一隻虎拳直奔他的心口搗去。

嘭!

再一次轟然巨響傳出,拳頭重重的擊在摩天狼心口,這還不算,虎拳並沒有停下來,直接穿透了魔體,從他身後露了出來。

迅速收回沾滿鮮血的虎拳,虎王雄壯的神體猛然後退,百米之外傳來一聲巨響,接著就看到摩天狼的魔體應聲而碎。

眨眼間重組了魔體,看著百米之外的虎王,摩天狼的心裡,不由得暗暗嘆息:不愧是當年的虎王,雖然沒有了當年的修為,也不是我可是戰勝的。「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他卻又十分不甘,遇強愈強,是每一個強者都具備的條件,摩天狼同樣毫不例外。

甩了甩頭,擺脫掉內心存在的懼怕念頭,重新看向虎王,眼裡再次燃起了高昂的戰意。

「虎王,別以為毀掉了一次魔體就嚇到了我,魔族皇族的意志,不是你能夠輕易摧垮的。」

摩天狼大呼小叫著衝上來,虎王拍拍手笑道:「你既然不服氣,那就接著再來,直到本王打服了你再說。

二人再一次打鬥起來,剛才吃了大虧,這次摩天狼小心了很多,但是不管他怎麼小心,實力擺在那兒,終究逃不出失敗的命運。

二人的修為雖然相同,虎王卻還有自己的優勢,祖神第八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敏銳的感知力,對未知攻擊的預判能力,都遠不是摩天狼可以相比的。

摩天狼的進攻雖然迅猛,但每次都能被虎王輕易躲開,這都得益於他對危險的預判能力。

開始的時候,二人在王者之城上空打鬥,而現在已經向西方推移了一百多里,距離人魔兩方的大戰之地,已經不算太遠。

虎王知道前方就是戰場,摩天狼卻是絲毫不知,他一出現就看見了虎王,因此,並沒向其他的地方神識掃描。

幾個回合之後,摩天狼再次承受了虎王的一擊,魔體同樣爆碎成一片血霧,迅速瀰漫到周圍萬米之內。

!!–6527+dfiuesz+4985679–>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水源滅魔』是水源經最精闢的一招終極神通,就算是相同的修為之人,也會被他一劍劈成齏粉。【全文字閱讀.】

更何況陸天機的修為遠超對方,不可能逃出被這一劍毀滅的下場,隨著這一劍的劈下,尤魔的肉身頓時爆碎,化成漫天的血霧,迅速擴散出去。

這一次,尤魔所化血霧沒有重組,而是瞬間向周圍擴散,隨著擴散面積的增大,猩紅的血霧快速變淡,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剛才那個自稱統領之人,眼睜睜的看著尤魔死在自己面前,以他魔祖第四個小台階的修為,都沒能阻止陸天機對尤魔的擊殺。

「陸天機,百萬年前,你可是祖神第八個小台階的修為,沒想到,時到今日,你竟然還沒有恢復到巔峰,不然的話,連我都沒有和你交戰的資格。」

「你是魔梟,當年跟隨在魔祖身邊的一個小侍從?我記得,當年你就是魔祖第四個小台階,這麼多年過去了,竟然還沒有一點長進,你這樣的天賦,當年沒資格和我交戰,現在也同樣不配。」

魔梟一陣冷笑道:「現在,我們的修為相同,打起來還不一定誰死在誰的手裡,你也不再是當年的陸天機,我倒是要看看,當年混沌之祖的管家,到底有多了不起。」

「一個魔祖的小侍從還成了氣候,你過來吧!我讓你先出手,否則讓別人說我以大欺小。」

「哈哈哈,說得好,今天我要是宰了你,在大統領面前,一定會得到獎賞。」

聽到魔梟的大笑,陸天機同樣笑道:「原來你並不是統領啊!這就很正常了,一個當年的小侍從,怎麼可能成為隕神星魔族的統帥呢。」

「陸天機,廢話少說,還是實力上見真章吧!」

魔梟揮動著手裡的魔刀,魔體被黑亮的刀光環繞,大叫著向陸天機殺來。

一交手魔梟才知道,別看對方現在和他的修為相同,但仍然有著祖神第八個小台階的境界,每一劍出手都是揮灑自如,遠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

陸天機正和魔梟進行著一場毫無懸念的打鬥,而被陸天機一腳踹飛的甄太美,卻是在眨眼間飛到了王者之城上空。

王者之城中心方圓百里,是赤眼白斑虎一族的駐地,駐地中心有一座高約萬米的山峰,山峰內部有無數的修鍊靜室。

如果把這些修鍊靜室畫在一張紙上,可以輕易看出來,這是一隻巨虎的輪廓,在這隻虎的輪廓內部,靠近心臟的位置,只有一間靜室。

這隻虎的輪廓內,是一座不算太大的神晶礦脈,所有靜室都是圍繞著礦脈所建,在這隻虎的心臟位置,是世間罕見的神晶精髓,靠近心臟的那間靜室,就是虎王獨有的修鍊之地。

每一座神晶礦脈中,最珍貴的就是神晶精髓,神晶精髓是神晶礦脈的源泉,說明白點就是神晶種子,只要保留下神晶精髓,就算是神晶全部被開採,用不了多久還能再生出來。

甄太美被陸天機一腳踹飛,當他倒飛到王者之城上空時,正在靜室里盤坐的虎王猛然睜開了雙眼,赤紅的眼睛盯著空中,眼神里透露出無窮的殺機。

「是一個魔祖,看樣子還是受了重傷,而且正在昏迷不醒,難道是外面發生著大戰?不管這些了,只要是魔族之人,就絕不能放過,先宰了他再說。」

下一刻,虎王已經出現在王者之城上空,直接出現在甄太美身邊,大手一伸,掐住了他的脖子,倒飛的魔體頓時戛然而止。

另一隻手探出,扣住了甄太美的頭頂,猛然一用力,甄太美的腦袋頓時爆碎。

抓住沒了腦袋的魔體,甩手扔到王者之城外,接著就是轟的一聲巨響,魔體瞬間化作漫天血霧,繼而迅速擴散,很快就消失無蹤。

輕易擊殺了甄太美,虎王依據他飛來的方向,神識向西方迅速掃描過去,一眼就發現了正在大戰的兩族強者。

「哈哈,我剛出關突破到三級神獸第五個小台階,就趕上了人魔兩族大戰,真是太巧了,這樣的好事可不能少了我虎王。」

想過之後,虎王身影一閃,馬上就要前往大戰之處,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突然停下,轉身看向身後的空間,隨即伸出大手,迅速向虛無中抓了過去。

「什麼人,鬼鬼祟祟的隱藏在暗處,給本王滾出來。」

隨著虎王的大手一抓,只見虛無的空間之處,頓時被他抓成一片片的空間碎片,隨即,一個黑色的身影從裡面竄了出來。

「果然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虎王,雖然沒有恢復到當年的修為,卻還保留著第八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

黑色身影一出來,就對虎王發出一陣陣讚歎,虎王盯著此人,記憶中,並沒有對他的印象,這就說明,此人在當年不是什麼出類拔萃的人物。

「哦?還是一個魔祖,修為還不算太低,雖然只有第五個小台階的修為,卻也勉強和我一戰,報出你的名號聽聽,我怎麼對你沒有一點印象呢,本王手下可不死無名之輩。」

「你是大名鼎鼎的虎王,當然不會認識像我這樣的小人物,我只是魔祖當年的一個小侍從,如今是鎮守隕神星的第四統領,魔族皇族摩天狼。」

「果然不是什麼大人物,還是第四統領,看來你們魔族裡統領不少啊!」

聽了虎王的話,這個叫做摩天狼的撇嘴道:「那是自然,在我前面有三個統領不說,還有我魔族萬人敬仰的大統領,如果大統領在此的話,輕易就能將你斬殺。」

「你們大統領要殺本王,那是以後的是,現在先宰了你再說,雖然你不是什麼大人物,再怎麼說也是一個魔族的皇族,百萬年沒有打鬥了,還真的有點手癢了。」

知道了所要知道的一切,虎王也不再和摩天狼廢話,神體一晃,瞬間來到他對面,揮動雙拳擊向摩天狼面門。

嘭!嘭!

連續兩拳快如閃電一般,幾乎同時重擊在摩天狼臉上,兩拳重擊下去,頓時被打的沒了人形。

摩天狼仰面栽倒,魔體平行著向外飛了出去,在百米之外站起身,頭一晃,被虎王毀掉的臉面,馬上恢復如初。

摩天狼剛在空中站穩,虎王馬上沖了上來,揮動雙拳再次向他擊打而來。

「摩天狼,你是一隻狼,我卻是虎王,難道你忘記了,狼再怎麼兇狠,也不是猛虎的對手。」

摩天狼挨了兩拳,對他沒有任何影響,說出來的話,仍然十分囂張,手裡握著一把魔刀,對虎王大呼小叫著。

「虎王,我承認,你的確實力高強,但是,你也不要忘了,餓虎還架不住群狼,我就不信你能抵擋住群狼的攻擊。」

摩天狼手握魔刀,對著虎王力劈而下,刀上黑亮的魔力閃爍,虎王毫不退縮,虎拳兇猛,迎著劈下的魔刀重擊而去。

「摩天狼,你只不過是當年魔祖身邊的一個小侍從,任你再怎麼囂張,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嘭!

一聲轟然巨響傳出,虎拳重重的擊打在魔刀上,魔刀上的黑亮光芒,頓時像煙花一般朝著四周散開,刀體上頓時變得暗淡無光。

一拳擊打在魔刀上,魔刀被高高的彈起來,摩天狼的正面頓時空門大開,另一隻虎拳直奔他的心口搗去。

嘭!

再一次轟然巨響傳出,拳頭重重的擊在摩天狼心口,這還不算,虎拳並沒有停下來,直接穿透了魔體,從他身後露了出來。

迅速收回沾滿鮮血的虎拳,虎王雄壯的神體猛然後退,百米之外傳來一聲巨響,接著就看到摩天狼的魔體應聲而碎。

眨眼間重組了魔體,看著百米之外的虎王,摩天狼的心裡,不由得暗暗嘆息:不愧是當年的虎王,雖然沒有了當年的修為,也不是我可是戰勝的。「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他卻又十分不甘,遇強愈強,是每一個強者都具備的條件,摩天狼同樣毫不例外。

甩了甩頭,擺脫掉內心存在的懼怕念頭,重新看向虎王,眼裡再次燃起了高昂的戰意。

「虎王,別以為毀掉了一次魔體就嚇到了我,魔族皇族的意志,不是你能夠輕易摧垮的。」

摩天狼大呼小叫著衝上來,虎王拍拍手笑道:「你既然不服氣,那就接著再來,直到本王打服了你再說。

二人再一次打鬥起來,剛才吃了大虧,這次摩天狼小心了很多,但是不管他怎麼小心,實力擺在那兒,終究逃不出失敗的命運。

二人的修為雖然相同,虎王卻還有自己的優勢,祖神第八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敏銳的感知力,對未知攻擊的預判能力,都遠不是摩天狼可以相比的。

摩天狼的進攻雖然迅猛,但每次都能被虎王輕易躲開,這都得益於他對危險的預判能力。

開始的時候,二人在王者之城上空打鬥,而現在已經向西方推移了一百多里,距離人魔兩方的大戰之地,已經不算太遠。

虎王知道前方就是戰場,摩天狼卻是絲毫不知,他一出現就看見了虎王,因此,並沒向其他的地方神識掃描。

幾個回合之後,摩天狼再次承受了虎王的一擊,魔體同樣爆碎成一片血霧,迅速瀰漫到周圍萬米之內。

!!–6527+dfiuesz+4985679–> ?爆碎的血肉碎片迅速重組,摩天狼再次出現在虎王眼前,虎王一步衝上去,揮拳打擊在摩天狼小腹上。【全文字閱讀.】

摩天狼被虎王一拳擊飛,飛去的方向,正好是大戰的戰場,魔體如同離玄之箭一般,眨眼就到了那一片戰場上。

此時,陸天機剛好一劍劈碎了魔梟的**,魔體完成了重組后,一眼就看見了從東面飛來的摩天狼。

摩天狼可不像剛才的甄太美,讓陸天機一腳踹飛就昏厥過去,摩天狼雖然在倒飛,神智仍然十分清醒,因此,魔梟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看見摩天狼飛來,魔梟頓時大喜過望,急忙大聲叫道:「摩天狼統領,快來助我,你我合力宰了陸天機,到時候,在大統領面前就是大功一件。」

剛到戰場上空,摩天狼迅速停了下來,聽到魔梟的大叫,頓時扭頭向對方看了過去。

「魔梟統領,實在是對不起了,你那裡有一個陸天機,如果殺了他,的確是大功一件,可你不知道的是,我這兒還有一個虎王呢!我就是讓他一拳打飛過來的。」

聽了摩天狼的話,魔梟頓時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本指望摩天狼可以幫他,沒想到,摩天狼帶來了一個更可怕的殺神。

摩天狼剛說完,虎王就緊隨而至,不過,他並沒有直接殺向摩天狼,而是來到了陸青峰等人所在之處。

看到對面站著的陸青峰,虎王龐大的身軀頓時跪伏下去,抬起頭盯著陸青峰,眼神里充滿了喜悅之色。

「祖神大人,您終於回歸了,虎嘯天拜見大人,屬下真切的期待大人率領我等大戰魔族之日。」

看見虎王虎嘯天,聽到了他的傳音,陸青峰臉上露出了微笑,傳音道:「嘯天,看見你們都安然無恙,我很欣慰,你所期待的大戰,相信在不久之後就會到來,到時候,你就可以打開殺戒了。」

「大人,此地不是敘舊之所,屬下是因為追殺著一個魔祖統領,這才來到了此地,為了不至於發生意外,屬下還是先擊殺了此人再說。」

「嘯天,你先去吧!大戰結束后,我還有一件事告訴你,相信你知道后,一定十分驚喜。」

虎嘯天站起身,恭敬地站在他對面,傳音道:「大人,您還是現在就告知屬下吧!不然的話,您吊著屬下的胃口,屬下也不能全力去戰鬥。」

陸青峰指著虎嘯天,笑道:「嘯天,你還是以前那樣急性子,也好,那我就先給你透露一點,你的一個晚輩在我的府邸,也是一個絕頂的修鍊之才。」

「大人,一百多年前,我的族群確實走失了一個晚輩,只是我怎麼都不會想到,他竟然會出現在東隕神洲。」

「嘯天,怎麼到的東隕神洲並不重要,關鍵是,你這個晚輩還是一個絕頂的修鍊天才,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現在也突破到了一級神獸。」

聽到陸青峰這麼說,虎嘯天頓時大喜,興奮的傳音道:「多謝大人,這都是追隨在大人身邊的結果。」

陸青峰擺擺手,笑著傳音道:「行了,別給我拍馬屁了,眼下當務之急還是殺了那個魔祖,其他的等沒事了再說。」

不說虎嘯天衝過去和摩天狼打鬥,時間回到半月以前,在南榮帝國的並肩王府內,正當所有人都在緊張有序的忙碌時,突然發生了一起讓所有人都興奮的喜事。

在大虎閉關的靜室內,突然傳出來一股十分強烈的元氣波動,元氣波動高速旋轉著,頓時產生了強大的吸力。

並肩王府上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元氣漏斗,方圓千里之內的天地元氣,都被這個漏斗吸引過來。

在大虎閉關的別墅上空,天地元氣瘋狂的傾瀉而下,透過別墅衝到了地下的靜室中,從他的頭頂灌注到體內。

大虎體內的氣息迅速提升著,只有他自己感覺到的一聲悶響傳出后,狂暴的氣息頓時釋放而出。

在王府東邊的假山涼亭里,冷如冰正在和藍銀還有靈兒聊天,當她們看到頭頂的元氣漏斗時,頓時都停了下來,抬頭看上空中。

「藍銀,靈兒,當年我們這些好友,都相繼突破到真神和一級神獸,大虎是最晚的一個,你們看他突破的架勢,比你們當初厲害多了。」

靈兒抬頭看著天空微笑不語,藍銀笑道:「大虎在我們都相繼突破后,心裡早就憋著一股勁呢!他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頭的工作,關注著並肩王府上空的元氣漏斗,南榮林、端木宵雲、祝有才也不例外,三人站在皇宮大殿外,抒發著各自的感慨。

端木宵雲笑道:「這段日子以來,並肩王府可是大出風頭,接連不斷的有人突破到真神,不到半年的時間,已經有二十多人突破了吧。」

南榮林點頭笑道:「不算這二十多個新突破的真神,還有很多強者相繼投奔而來,最近又來了一個真神巔峰的強者,據說曾經是一個門派的長老。」

南榮林所說的這人,就是被陸青峰修復了肉身後,從沙漠綠洲遠道而來的強長老,南榮林他們不知道的是,強長老來到這裡才幾個月的時間,迅速突破了真神,達到了神君初期的修為。

如今的並肩王府,已經超過了境內所有的超級門派,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第一大勢力,就算放眼整個東隕神洲,也絕對排在前列。

半個月後,元氣漏斗逐漸縮小,直到最後消失不見,靜室里的大虎猛然睜開了眼,下一刻,人就消失在靜室里。

懸浮在並肩王府上空,大虎遙望西方,在他突破到真神的瞬間,無數傳承記憶蜂擁而來,一股腦的湧進靈魂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