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極品法器的藍色長劍后,葉風沒有了顧忌,劍法全力展開,和宋雲亂硬碰硬的交戰。

宋雲亂的槍法,粗暴,猛烈,剛猛到了極點。

葉風的青蓮相思劍,輕柔,優雅而又凄美,演繹著攝人心魄的相思意境。

道與道交織,法與法碰撞。

難得有好對手,葉風放開心神,全力演繹自己的劍法,印證道與法,驗證戰力。

久戰不下,宋雲亂變得更加焦急狂怒,如同發狂的魔王,氣勢非常的暴戾,眸子中閃爍著噬人的神芒。

「天地無極,乾坤殺!」

終於,宋雲亂壓抑不住心中的殺機,展開絕殺攻擊,施展出槍法中最強的殺招。

「轟!」

天地變色,風起雲湧。

巨大的金色神槍貫穿虛空,帶著可怕的殺機,強絕的威能,洞穿天地,殺向葉風。

觀戰的人心旌搖動,恐懼的看著宋雲亂這極強的一槍,面對這種恐怖的攻勢,換做他們唯有一死。

程不凡和澹臺暄面色凝重,若是他們面臨如此情形,也唯有先避其鋒芒,不願硬撼。

所有人都看著葉風,不知他面對這絕殺一槍,又會如何應對。

「長河落日圓!」

葉風瞳孔微微一縮,低吼一聲,藍色神劍急速揮動,一條劍氣長河浩浩蕩蕩,橫掛虛空。在長河中,是一輪昏黃的落日,沉浮起落。

「老天啊!」

眾人看呆了,他們想不到葉風還有如此可怕的劍技。

一劍出,異象生。

「轟隆隆!」

劍氣長河包裹著落日沖刷向金色神槍,雷霆滾滾,遠遠地傳盪開去。

二者碰撞,爆發出璀璨的煙火,無盡神芒沖霄,恐怖能量洶湧。

劍氣長河很快就淹沒神槍,消融一切,只剩下一輪昏黃的落日,以極快的速度衝撞向宋雲亂。

「嘭!」

落日撞在宋雲亂身上,無窮的元氣洶湧,撞擊在他身上的戰衣上,瞬間就將其撞飛,狠狠地砸落地上。

宋雲亂眼中儘是驚駭欲絕,感到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作用於身上,就是身穿戰衣,也不能全部抵消。

體內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簡直是疼徹骨髓,全身骨骼多處斷裂,臟腑破碎,鮮血不要命的湧出,凄慘無比。

四周鴉雀無聲,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看著戰場中心,葉風執劍而立,神色平淡,盡顯絕世風采。宋雲亂臉色慘白,正手忙腳亂的往口中送丹藥,整個人失去瀟洒從容形象,血跡斑斑非常的狼狽。

宋雲亂敗了,毫無懸念的敗了,敗得非常徹底,非常凄慘。

這種情形,除了一直崇拜葉風的葉雷,任何人都沒想到,威名赫赫,擁有無敵之姿的天羅宗天驕,竟然會敗於葉風之手,而且是一面倒的潰敗。

程不凡浮現出苦笑之色,本來還想相助葉風,卻想不到他竟然恐怖如斯,輕輕鬆鬆就解決掉宋雲亂,看他樣子,好像還猶有餘力。

澹臺暄一雙美麗的眸子中閃爍著莫名的異彩,心中的震撼無法用言語形容。她和程不凡、宋雲亂實力相當,相互之間差距並不大,誰也不敢保證一定勝過誰。但是,和他們同等存在的宋雲亂,卻敗於葉風之手,這意味著葉風同樣可以擊敗甚至是擊殺他們。更為可怕的是,葉風比他們年輕,境界比他們低,實力卻比他們強。若是同境界的話?她簡直不敢想象。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青衣少年身上,儘是敬仰,心中升不起一絲嫉妒。

實力,意味著一切;強者,總是令人尊敬的。(未完待續。。) 宋雲亂異常冷漠的看著葉風,心中充滿憤怒和不甘,他以強勢的姿態前來,想要鎮壓葉風,打壓他的氣焰,削弱劍宗的氣勢,沒想到結果出乎他的意料,鎮壓不成反成笑話,成就了葉風的驚天戰績,一舉登上王座,成為年青一代的王者。

他所有的驕傲,被擊得支離破碎,變成葉風王座下的基石。

葉風只是淡淡的掃了宋雲亂一眼,沒有多餘的話語,對於敗者,他不屑於落井下石。

葉風這種平淡漠然的姿態,令宋雲亂更加狂怒,好似他在葉風眼中只是一個路人般,不過他也是心思陰沉之輩,全盛狀態之下都不是葉風的對手,更何況現在重傷之軀。倘若再做出不明智之舉,激怒葉風,被擊殺於此地,那真就是冤死了。

「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帶給我的恥辱千百倍還之,我要將你踩在腳下,狠狠地羞辱,萬世折磨,億載不得超生!」 廚娘悍婦有點田 ,臉上卻不露絲毫破綻。

「三哥,你太厲害了!」葉雷抱著紫色小獸,興奮地走上前來,眼睛中儘是崇拜之色。


「好好修鍊,你以後也能做到的。」葉風微微一笑。

「嗯嗯。」葉雷狠狠的點頭。

程不凡看著葉風,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心中的震驚,最終嘆息道:「說實在的話,我都有點嫉妒你了,宋雲亂好歹也是和我實力相當,卻被你輕鬆擊敗。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何劍一師兄會說。東域除了你,余者不足入眼了。」


「劍一師兄過高估量我了。」葉風搖頭苦笑。想不到劍一竟然會如此贊他。雖然他有信心,給他時間。絕對能夠超越劍一,但葉風只想低調修鍊,早點進入亘古洪荒界,揭開真相,完成心愿,並不願成為萬眾矚目的存在。



不過,既然進入修鍊界,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萬般不如意。

「不然。你絕對有這種實力。如今的東域,除了三兩人,你可以說蛻凡之下無敵手,已經站在巔峰。而且你現在才先天圓滿,等你境界再度突破,到達和我們一樣的時候,估計只有劍一師兄才可堪與你一戰。」程不凡說道。

「劍一師兄修為到底達到什麼什麼境地?」葉風問道。

聞言,程不凡目光不禁充滿迷茫,苦笑道:「說實在的話。我也不知道,從三年前和他一戰後,我再未見他出手。三年前的一戰,他只出了四劍。我就敗了,敗得莫名其妙,這還是他手下留情的緣故。現在。劍一師兄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面對他。我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我敢說,只要他想。絕對能夠一劍斬殺我。蛻凡境之下,他是真正無敵的存在,而且我相信,很多蛻凡境都不是他的對手。」

葉風默然,雙眸中閃過一道精芒,渾身血氣翻滾,心中充滿了炙熱的戰意。如此看來,當日和劍一純劍法比拼,是他未竟全力,否則,想要擊敗自己,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葉風並無絲毫沮喪,劍一越強,越是激發他的好勝之心,愈加渴望再度和劍一的交手。

「我想,要不了多久,劍一師兄就會前往中州,因為東域他已經同代無敵,只有天驕無數的中州,才對他有吸引力。」程不凡幽幽地道,眼中流露出嚮往的目光。

中州啊,此方世界的中心,宗派林立,寶物機緣數之不盡,天才俊彥多如過江之鯉,是所有武者嚮往之地。

「中州,總有一天我會去的。」葉風雙眸非常深邃,如無盡星空,汪洋深淵,深不可測。

就在這時,幾道身影從遠方飛奔而來,頃刻之間,就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這是四個青年男子,一個個氣勢非凡,氣息如岳峙淵渟,體內蘊含著不可揣度的力量。

戰靴踏在地上,大地為之一震,讓人有一種天地倒轉的錯覺,心神情不自禁的為之所奪。

四周百多位青年強者,唯有葉風、程不凡、澹臺暄和正在療傷的宋雲亂不受影響,餘眾盡皆臉露驚容,心神震動。

四位天驕齊來,加上葉風等人,此地已經聚集八位天驕,這絕對是大事件。

赤水宗——秋流雲;

滄浪派——江見月;

黑水崖——單于敬軒;

燕家——燕傷。

四大一流勢力,四位天驕,因葉風之故,齊聚這處無名荒野。

最讓人吃驚的是,燕傷居然也來了。

不過,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葉風殺戮燕家數十人,令之顏面大失,在蛻凡境強者不能出手的情況下,想要挽回面子,也唯有燕傷這種天之驕子才有擊敗或擊殺葉風的機會。

燕傷約有二十六七歲,相貌英偉,氣度沉凝,一雙虎目霸道而平靜,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

「葉風,躲了這麼多天,終於不再做縮頭烏龜了?殺我弟弟和族人,居然還敢在燕州露面,不得不說你膽大包天。今天,我要血債血償,為我弟弟報仇,祭奠我死去族人的英魂。」燕傷如一頭凶蠻的荒獸盯上了葉風。

「就你燕家,我何須躲藏。別說是你,就是你燕家長老前來,又能奈我如何?」葉風霸氣的聲音傳盪,讓人為之喝彩。

「好膽!」燕傷怒不可揭,心中氣得簡直要爆炸,「簡直是笑話,殺你何須他人,我燕傷就能讓你命喪此地。」

葉風無語,眾人默然,耐人尋味的看著他。

周圍流淌著一種異樣的氣氛,非常的詭異,讓秋流雲、江見月和單于敬軒三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他們得到葉風出現的消息,就馬不停蹄的趕來,剛一到達,燕傷就盯上了葉風,根本沒有察看場上的情況。


正是因為這樣,他們並未發現隱入一邊療傷的宋雲亂,否則燕傷也不會如此。

「有點不對勁。」江見月皺眉道。

秋流雲和單于敬軒也發現了場上氣氛的變化,好似眾人並不看好燕傷的樣子,這就讓他們有些吃驚。按理說,燕傷乃老牌天驕,實力遠超尋常凝神圓滿境,雖然傳聞葉風擁有擊殺凝神圓滿的實力,但也不應該是燕傷的對手才對。只是從眾人的面色來看,他們並不這麼認為,這其中定然發生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因為看得出來,此地發生過大戰。

「剛才發生過何事?」秋流雲轉頭問旁邊一人道。

「剛剛葉風和宋雲亂戰鬥,結果葉風強勢擊敗他,讓他當場重傷。」這人見狀,三言兩語道出真相。

「什麼?」秋流雲失聲驚呼,江見月和單于敬軒同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人目光在四周掃過,頓時就看到正在療傷的宋雲亂,果然發現他身上氣息衰弱,那人的話並不假。

「你們燕家很多人說要殺我,結果都死在我手中,希望你能給我點意外,不會步他們的後塵。」葉風淡然道。

燕傷氣煞,他此時完全被怒火包容,眼中唯有葉風,別無他人。燕離是他的親弟弟,兩人感情極好,在秘境中修鍊的他卻得到一個噩耗,燕離被葉風擊殺,這讓他變得無比瘋狂,到處尋找葉風蹤跡,要報仇雪恨。

「程不凡,這是我和葉風的事,你若敢插手,我將和你不死不休!」燕傷看著程不凡,厲聲道。

在他看來,葉風敢如此膽氣十足,是因為程不凡的緣故。

「哈哈哈。」程不凡大笑,不屑的道,「燕傷,我若要插手,你又能奈我若何?不過你放心,你和葉風之間的戰鬥,我是不會插手的,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殺他。」

說完,程不凡退到一旁,帶著詭異的笑容看著燕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未完待續。。)

ps:ps:我是新人,寫書是愛好,為了實現一個夢想。希望喜歡這本書的朋友支持,大力點評,提供寶貴的意見。懇請大家幫忙推薦,投下一張小小的票,不勝感謝。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寫好這本書,定會越寫越好,保證不太*監。 大戰在即,葉雷抱著紫色小獸,和李元霸、李元吉自然退到一邊,不敢近前。

燕傷冰冷的目光在葉雷身上瞥過,寒聲道:「葉風,你殺了我弟弟,今天,我要你也嘗嘗失去兄弟的感覺,讓你們兄弟兩在黃泉路上不寂寞。」

轟!

葉風聽到這話,渾身上下瞬間寒氣森森,令四周溫度驟降,雙眸冰冷無情,眸光宛如九幽獄王般刺在燕傷身上:「你燕家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撥我,而你還敢威脅我的親人?所有說這種話的人,都會死,無一例外。恭喜你,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今天就是諸神在此,也救不了你。我必殺你!」

任誰都看得出來,葉風迸發出來的殺機是何等可怕,他和燕傷,今天必然死戰,必有一人死亡。

「哈哈哈……」燕傷瘋狂的大笑,冷聲道,「憤怒了吧,害怕了吧。原來你也有害怕的地方,你越是如此,更加堅定我殺他之心。敢殺我弟弟,我要你回家滅族,悔恨終生。不,我要你死都不得安寧,靈魂萬世痛苦,永遠懺悔。」

眾人心中打了個寒顫,為燕傷的狠毒震驚,這是個陰狠毒辣之人,萬萬不能得罪。

燕傷看到眾人的表情,非常滿意,他要就是這個效果,讓人心生畏懼,肝膽俱寒,不敢冒犯燕家的威嚴。

「放心,我不會給你機會的,我要你身毀魂滅,連輪迴的機會都沒有。」葉風聲音很平靜,平靜得讓人心寒。

燕傷猙獰一笑。殺氣瀰漫,一桿青銅戰戟出現在手中。這是一件極品法器,威力巨大。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

「燕傷兄,不要莽撞,葉風剛才擊敗了宋雲亂,你不是他的對手,趕快罷手。」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入燕傷耳中,正是一位燕家族人神念傳音,顯得非常焦急。

「嗯?」

燕傷一愣,臉露驚容。眼中閃過震撼之色,整個人如同被萬載寒冰包裹,寒氣直冒。

回頭四望,視線最後落在宋雲亂身上,立刻明白過來,剛才眾人臉露異色的原因,也知道了地上的破壞是因為兩人大戰所造成。

這些異常他早就發現,不過驟然見到仇人,心中怒火狂燒。被恨意充滿頭腦,並未在意這些東西。

其實,這也是燕傷狂傲的緣故,他乃燕家天驕。擁有無敵之姿,彪悍戰力,根本就沒有將葉風看在眼裡。哪怕葉風擊殺十多位燕家凝神圓滿武者,他仍然視葉風無物。因為他也能輕易斬殺凝神圓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