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我便聽見旁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偷偷睜開一隻眼睛向她看過去,只見她已經下了床,而且飛快地穿上了自己的內ku。

也就在她剛穿上時,就發現了我在偷看她,她頓時朝我呵斥道:「你偷看我!」

「沒有沒有,我什麼都沒有看見。」我心裡樂開了花。

這個時候她已經不害怕了,因為已經穿好了內.衣,也不管我看不看了,於是我就正大光明地睜著眼睛看著她。

她的身體就這麼呈現在我面前,宛如一朵美麗的百合,膚若凝脂、宛如白玉……

我繼續躺在床上抽著煙,只感覺這種感覺真好!

等宋清漪再次回到房間時,她的手裡多了一盤精美的玻璃水果盤。

她微笑著朝我走來,她的微笑帶著一絲俏皮,她一頭黑亮的秀髮挽在腦後,身穿一襲白紗弔帶裙,細腰上圍著應有卡通圖案的圍裙,真像個居家過日子的性感甜美小婦人!

「嘗嘗看!」她將果盤端到了我面前,說道,「我們就拿這個當早餐吧!」

我坐直了身子,她用叉子幫我叉了一塊裹有奶油的草莓,送到我的嘴邊,還「啊」了一聲示意我張嘴。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我張開嘴讓她喂我,爾後又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如果在以前,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出你系圍裙的樣子,想不出你下廚做飯的樣子……不過,現在看來,你不僅會煮飯做菜,還會做水果拼盤,這不得不讓我覺得你很優秀,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優秀的女人?」

宋清漪瞥了我一眼說:「我才沒你說的這麼好,我覺得大多數女人都是這樣吧!」

我承認大多數女人都會煮飯做菜,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斗得過小三打得過流氓,但有誰能像她這般完美的?

我幽幽地噴出一口煙霧說:「反正你的確讓我很驚訝!」

她覷看著我說:「我的本領還多著呢,以後你的驚訝一定會層出不窮的。」

我笑道:「昨天晚上我已經見識過了。」

宋清漪揚手輕輕打了我一下,仰臉作不屑狀。

要說,她昨晚的反應真的讓我相當意外,雖然前兩次她一直羞答答的,像一個黃花大閨女似的,可是最後一次時,她不僅言語大膽,行為也十分大膽。

我當時還懷疑她是不是跟別人這樣過,結果看到那一片鮮紅時,我就否定了那樣的想法。

打鬧中,她又叉起一塊芒果送到我嘴巴,我還在吸煙,於是搖搖頭說:「等下,等我抽完這支煙。」

宋清漪橫了我一眼,撲上來就將我手中的煙拿走了。

「煙有什麼好抽的?」她等我一眼說,「吸煙有害健康,包裝盒上不是都有寫嗎?」

我訕笑道:「上癮了,沒辦法,就跟愛上你一樣,戒不掉了。」

「煙可以戒掉,人家吸毒的都能戒掉,煙怎麼就不能戒掉了?」她偏著頭,覷看著我說。

我摸摸鼻子,訕笑道:「可能是我意志力還不夠堅強吧!」

「那你可以找別的東西來代替呀!比如口香糖、棒棒糖、水果……」

我開口打斷道:「拉倒吧!你說的這些我都嘗試過,沒什麼用。你說我還能找什麼替代?」

宋清漪朝我擠了擠眼睛說:「我呀!」

見他目光灼灼的看著我,我一時無語,又下意識地摸了下鼻子,訕笑道:「你又不能吃,怎麼能替代煙癮?」

「誰說我不能吃!」她看著我說,略帶撒嬌似的撅起性感的小嘴唇。 我是真覺得此刻宋清漪變了不止一點半點,她不僅向我撒嬌還賣萌,更重要的是在我面前真的就像個小女人似的,一點都沒有以前那種高冷凌厲的樣子。

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去適應這樣的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接她的話,她也沒可以要回答什麼。

突然,就見到她將那半截香煙叼在紅潤的唇瓣里,裝模作樣的吸了一口。

還沒等我來得及阻止,她就被嗆得咳嗽連連,一直咳得眼淚都出來了。

我扯了一張紙巾遞給她,嚴肅道:「誰叫你抽煙的!」

她朝我哼了一聲,將煙掐滅在旁邊我臨時準備的煙灰缸里,蹙眉道:「這個東西這麼苦,還這麼辣嗓子,你竟然還能上癮,還戒不掉?我真是無法想象!」

我說:「好好,以後我盡量少抽,然後慢慢戒掉,行了吧!我的大小姐!」

「這樣還差不多,不過……」她伸出食指指著我說,「不準叫我大小姐。」

「那我叫你親愛的。」

「可以。」她高興的回道,接著便繼續喂我吃水果,喂我一塊,她自己再吃一塊。

我注意看了一下,這盤水果沙拉用了多種水果和奶油混合在一起,吃起來味道是多種多樣,想不到這大早上的她竟然如此細心。

見我盯著她的作品看,她笑著向我問道:「怎麼樣?好吃嗎?」

我點頭笑道:「不僅好吃,還特有賣相,我覺得你以後退休了,就出去擺個地攤賣水果沙拉算了。」

「我才不呢,」她撇著嘴說,「我只做給你吃,以後我天天做給你吃。」

「那敢情好,我非常願意接受。」 至尊靈皇 我看著她,幸福的笑道。

「親愛的,」她忽然又叫了我一聲,略帶調皮地寵物狗眨眨眼說:「你能知道我現在的心情嗎?」

「你現在的心情應該不錯,因為我吃出來的味道就是清甜的。」

「你猜對了一半,我既高興,又有點難過……」她說著說著,就低下了頭。

「為什麼難過呢?」我身上抬起她的下巴,問道。

她愣了一下,突然又笑道:「沒有啦!我騙你的,想看看你的反應。」

我覺得她這聲笑有點假,好像是在刻意掩飾什麼,我也沒再追問,我覺得現在這種感覺不應該被打擾。

我跟她倆吃完了整盤水果,我終於從床上起來,她見我掀開被子,立刻就跑了出去,因為我也什麼都沒穿。

……

我們收拾好后,便開車去了養老院,宋清漪在超市裡買了好些榴槤,我記得上次她也是買了許多榴槤覷看她奶媽的。

到了養老院,見到了宋清漪的奶媽,許久不見奶媽的氣色比原來差了很多,甚至說話都有些費力。

但是看見宋清漪和我一起來看她,她還是樂呵呵的笑著,還讓我們早些結婚。

以前她一直把我當成是宋清漪的男朋友,沒想到我們真的就成了。

我想給宋清漪多一點空間,讓她跟她奶媽好好聊聊,於是自己一個人走到外面陽台,迎著傍晚的微風,我眺望著天空上漂浮著的一抹火燒雲。

在哪團火燒雲下,正是重慶這座小山城,從我這裡正好可以看見整個渝中半島和南岸半島,看著嘉陵江和長江的交匯處,看著那些高低起伏層次不齊的樓房,還有那些上天入地的車流和地鐵。

網上說,重慶是一座魔幻都市,是一座5D城市,那是因為重慶的地形所致,所以看上去整座城市都像是建立在一座山上,名為『山城』。

這座城市已經越來越國際化,越來越繁華。我心底不知道為何,卻有些落寞,說不出的感傷。

心底湧起了汪峰的歌詞:「我看著滿目瘡痍的繁華,感到痛徹心扉的惆悵,聽著心在爆裂的巨響,陷入深不見底的悲傷……」

我眺望著這座繁華的大都市,輕輕嘆了一口氣,有人說汪峰的歌是一種信仰,他沙啞的嗓音,還有那些歌詞,的確深深地觸及到我的心臟。

不知道過了多久,宋清漪忽然來到我身後,從我背後伸手抱住了我的腰,將臉緊緊靠在我的脖頸上。

傍晚的微風撩撥著她的頭髮,她身上的幽香讓我恍惚。

「奶媽可能堅持不了多久了……」她輕聲說,聲音有些沙啞。

我轉過身,與她面對面的擁抱著,手從她柔順的頭髮滑下,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人都會有這麼一天的,我們也是一樣,所以不必感到悲傷,她們只是去了另一個地方生活而已。」

「我還是很難過,我從小就是奶媽帶大的,我捨不得她。」

「我想奶媽一定不想看見你這樣。」

「是的,她一直笑呵呵的讓我開心點,讓我跟你好好過日子。」

我深吸了一口氣,來自她發間洗髮水的香味,我的心再一次安定下來,柔聲說道:「相信我,一切都會過去的。」

「嗯。」她輕輕應了一聲,然後安靜的趴在我的胸膛前。

……

接下來的日子發生了兩件好事。

第一件事兒就是安正來到了我們『創美』工作,正式投入到公司的運營中,我相信安正的能力,他能夠給公司創造更多的價值。

第二件事兒就是『創美』廣告自開業以後,爭取到了一家大型傢具城開業活動的競標資格。參與此次競標資格的廣告公司一共有四家,其中有一家是與『思美』並齊的『鼎峰』廣告。也就是說我們的壓力還是很大的,畢竟有『鼎峰』這樣強勁的對手。

這天中午,我剛吃完飯,坐在辦公室里用電腦粗略算了一下,這家商城出資一百萬的廣告費用,如果我們公司能夠順利拿下這個業務,我們公司將賺到第一桶金。

除去人工和材料,我們大概能盈利六十萬塊左右。

能在短短一個月之內賺到六十萬,對我而言,這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我知道如果公司的發展順利的話,以後指不定能在一天之內就賺六十萬,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現在傳媒廣告已經發展氣啦了,有合適的機會可以接觸下傳媒公司的人,跟他們合作,成為他們的代理廣告公司,傳媒的單子可不是幾十百八萬的事情了,那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的大單啊!

一瞬間,我眼前似乎鋪開了一條金光閃閃的大道,而大道的那一頭就是起伏連綿的群山,那是金山,那是銀山,那是屬於我向楠的……

財富! 我的心突然澎湃了起來,只感覺自己的雙手已經觸摸到了成功的邊緣,那麼透亮、那麼的質感……

在過去的生活中,我被愛情背叛過,也被傷害過,承受著的屈辱,這一刻好似在我體內瘋狂的燃燒了起來;這一刻,我也看到了未來的通亮,那暢通無阻的通亮!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的工作重心就是兩江新區的這家傢具商城,集中所有炮火,對準目標開打!

將粗略的活動策劃方案做好后,我決定宴請這傢具商城企劃部的主要負責人,一方面是想拿下他們,就拿下這個業務;另一方面也是為日後的工作更順利的開展。

我的想法並不是單純為了這筆業務,而是為了以後能有更多的商業往來機會,所以我想把這家傢具商場企劃部的人拉攏過來,這對我們『創美』廣告絕對有好處的,只有把他們滋潤舒服了,以後有好事的時候他們才會想到我們。

我不擅長應酬,我這個人的能力主要在於做內容,宋清漪曾經也說過我不適合出去談業務,我自己心裡也有一桿秤。

儘管不擅長,但我知道應酬的流程,無非就是一堆亂七八糟的人為了吃喝玩樂聚集在一起,期間會有虛偽的笑容,會有令人厭煩的客套話,會有庸俗不堪的笑話,還有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

但其應酬的本質,不過就是要麼你給對方好處,要麼對方給你好處,最終雙方都能得到好處。

不擅長歸不擅長,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既然做了『創美』的帶頭人,那就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只要是有利於公司發展的事情,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咬著牙去闖,因為我是個爺們兒!

當然我不是一個人去的,我帶上了柳雪梅,她擅長談判,她也是公司的業務部經理。

是的,我們公司五個人全都是帶官職的,我就不用說了,安正是我們公司的運營總監兼副總經理;周波是我們的市場部總監;蘇晴是我們公司技術部的獨苗,我準備將她培養成技術部的主管;還有柳雪梅便是業務部的經理。

雖然每個人都有官職,可我們又都是職員,上到商業談判接待,下到公司下水道疏通以及電路維修。

我相信,只要我們五個人抱成一團,成一個強有力的拳頭,那麼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這天晚上的宴請,我定在了一家高檔的川菜館,還安排了飯後娛樂,去KTV唱歌。只要把哥哥們陪好了,一切都好說不是?

這家川菜館差不多算是重慶這邊規模最大的一家特色餐廳了,消費蠻高的,人均1000,對方一共來了三人,加上我們倆,五個人至少5000沒得少。

錢不錢的無所謂,只要能把這業務拿下,我們還是賺的。

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現實,在生意場上,會『燒錢』,才會『掙錢』。還要學會是吃喝玩樂,因為大多數時候的業務都是在吃喝玩樂中到手的,許多合同也是在酒桌上籤訂的。

我跟柳雪梅率先來到餐廳訂好包廂,是一個上等包廂,前靠湖畔,背倚青山,餐廳里充滿了濃郁的川味特色,所有的服務員都是穿著青花瓷一樣的民族服裝。

在包廂坐下后,柳雪梅就對我說道:「楠哥,我去樓下等他們吧!免得他們來了找不到位置。」

看來還是柳雪梅又經驗,我忙點頭說:「行,待會兒我問他們車牌號,然後再微信上告訴你。」

柳雪梅點了點頭便離開了包廂,爾後我便問到了對方的車牌號,然後告訴了柳雪梅。

我心裡還是蠻緊張的,雖然以前在思美時也出去談過業務,但都以失敗告終,因為我這個人不太懂得圓滑,做事太墨守成規。

我想,這個時候如果宋清漪在就好了,她可是生意場上的常勝將軍,出去談業務都是自己一個人,從來沒有搞不定的客戶。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搞定的,正好在這時她給我發來了一條微信,問我說:「談的還順利嗎?」

「人還沒到,挺緊張的。」我說。

「別緊張,你就當和熟悉的朋友聊天就行了,記住在飯桌上最好不要談工作上的事,這事兒放在酒後再談……」

沒等我回復,她又發來一條說:「對了,你少喝點酒,能擋就擋,如果待會兒實在不行就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

「哎,你現在在我身邊就好了,那樣我一點都不會緊張。」

宋清漪回了我一個笑臉,說:「如果我在,事情的性質就沒那麼簡單了,他們肯定知道我的身份,那麼就是和思美談,而不是和你們談了。」

「我知道,我開個玩笑而已,現在就沒這麼緊張了。」

我剛發送完消息,就聽見外面廊道傳來柳雪梅的聲音:「朱總,這邊請!」

柳雪梅聲音很大啊,似乎在故意提醒我他們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給宋清漪發送消息說:「先不說了,他們到了。」

放下手機,我也立刻站起身來,帶著一臉的微笑準備迎接幾位的到來。

對方來的這三個人,一看就是有充足社會經驗的人,看起來常在外面打交道,可能不太好對付。

其中那位頭髮油光可見的中年大肚男便是這傢具商城企劃部的主管,朱正明,在這之前我已經對他們進行過了解了。其餘兩名也是商城重要的角色,但官職還是朱正明大一級。

見幾人進來后,我立刻笑臉相迎,向朱正明伸出手說:「朱總好,有失遠迎了,抱歉抱歉!」

朱正明很虛偽的笑著跟我握了握手,又在包廂里環顧了一圈,然後便說:「可以啊!這裡環境不錯。」

「朱總請坐!」柳雪梅很有眼力見,立刻幫朱正明拉開了椅子。

我也幫其餘兩名陪同拉開身邊的椅子,接著便叫服務員上菜上酒。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千萬別談工作,就先把他們陪好,不管怎樣就聽就豁出去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服務員的敲門聲,我說了聲「請進」,服務生便端著菜和酒來到包廂里。

這朱正明看上去有些好色,人家服務員進來上菜時,他那猥瑣的目光一直盯著人家姑娘大腿看。

好色對我來說是好事,只要能用錢擺平的事,都不是太大的事兒。 一卡在手 這麼說不是我有錢,其實我壓根沒錢,現在還等著賣房子的錢來周轉呢。

酒先到了,我打開酒瓶后就幫幾位滿上。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其中一個來上菜的服務員,在她轉身之際我才發現她,竟然是蘇夏! 看見蘇夏的那一刻,我愣了愣神,但沒有招呼她,心裡挺奇怪她怎麼會在這裡?

我正匪夷所思時,柳雪梅率先端起酒杯對著朱正明說道:「朱總,我先敬您一杯,您隨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