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裡面,解決了一堆煩心事的瑪格麗特心情總算是不再那麼焦躁不安,連睡眠都變好了很多。甚至都有了心情天天盯著q的晚餐,省得這小傢伙沒節制的把自己又搞進了寵物醫院。澳大利亞可不是紐約,沒有她熟悉的獸醫,要是這傢伙真的生病了她還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尋找不知道靠不靠譜的醫生,那也太痛苦了。

所以瑪格麗特現在就提著q的身體警告它,「不許吃多,你要是病了我就把你的小魚乾完全戒掉!再也不給你吃!」完全不管q到底能不能聽懂她的話,反正她有交代南希跟安德莉亞,離開廚房的時候要鎖上門,絕對不會讓q得逞的。

「喵~」q伸著爪子企圖拍到瑪格麗特的嘴巴上面,但很可惜,爪子不夠長,於是就只能生氣的拍著她的手臂。

雖然聽不懂主人在說什麼,但它聽到了小魚乾!每次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它都會被禁食,主人真是太討厭了!它要找詹姆斯安慰一下受傷的心靈!

大概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一直窩在瑪格麗特腳邊的詹姆斯抬起頭來汪了一聲,水潤潤的眼睛看起來溫柔的不得了。

瑪格麗特嘖了一聲,真是的,被偏愛的有恃無恐啊!

剛想要繼續教育一下詹姆斯不能這麼軟弱總是寵著q就見到了安德莉亞拿著電話沖了進來。

「梅格,出事了!」安德莉亞慌慌張張的說。 「慢慢說,只要沒死人都不算是事兒!」瑪格麗特放下始終沒有放棄在她懷裡掙扎的q,任它跳到詹姆斯身上說。

能出什麼事?該不會又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緋聞吧?布萊恩去年才搞定了那家亂傳八卦的《好萊塢每日速遞》讓對方登報道歉澄清事實,順便連著湯姆跟他旗下的其他客戶索賠了一筆錢捐給了慈善機構,這才多久?難道又出問題了?她在澳大利亞都窩了快半年了,要是這樣都能傳出什麼奇怪的消息她也是佩服那個撰筆人!瑪格麗特漫無邊際的想著。

「不是,這次真的是死人了,艾麗婭·霍頓在巴哈馬群島墜機死亡了!」安德莉亞吐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這位因為出演了李連杰大受好評的《致命羅密歐》而在好萊塢風頭正勁的黑人女演員前段時間在巴哈馬群島處拍攝自己新專輯的mv,沒想到居然會在返回劇組的途中墜機身亡。雖然因為時差跟環境的原因澳大利亞對這些好萊塢的新聞跟八卦們的傳播速度不是那麼迅速敏感,但超過了二十四小時的發酵期已經足夠《黑客帝國》續集劇組知道這個可怕的消息了。

無論是什麼時候,演員沒有拍完戲份就死亡對劇組來說都是個很大的麻煩。從來沒進過組進行拍攝還好,大不了換個演員來,無所謂。但是最鬧心的是這種拍攝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沒拍的情況。換吧,以前花的時間跟精力都白費了,更不用說耗在上面的金錢,不換吧,剩下的鏡頭怎麼辦?

往前數瑪格麗特的外祖母瑪麗蓮·夢露在死亡之前拍攝的片子《頻於崩潰》最後因為女主角的死亡導致戲份不足最後被剪輯成為了一部紀錄片;李小龍的兒子李國豪在拍攝《烏鴉》時意外身亡,最終是靠著替身跟特效勉勉強強完成了電影。往後數希斯·萊傑、保羅·沃克都是這種類型,拍攝了一半演員就掛掉了。但問題是過個十幾年還能有cg來挽救電影,現在的技術可以沒有那麼強大,能夠讓演員完全栩栩如生的復活在熒幕上面。

這樣一來的話艾麗婭·霍頓那些拍了一半沒拍完的戲份成了一個問題,是修改劇本讓這個角色合情合理的消失還是將這些花費了大量時間拍攝的部分劇情作廢重新換人來飾演,這些足夠讓製片人跟導演頭疼的了。安德莉亞剛剛還聽說製片人喬·西爾沃直接召開了會議來商討這件事情。

「誰?」瑪格麗特皺著眉頭問。她對這個名字好像沒有什麼印象。

「zee那個角色,劇組裡面的演員。」安德莉亞都快要抓狂了,都在一個劇組裡梅格怎麼連這麼有特點的人都記不住啊?那可是劇組裡面少有的女性黑人演員,艾麗婭在美國是被稱為音樂界的黑珍珠,怎麼都不會這麼沒有存在感吧?

「哦。」瑪格麗特點點頭,沒有在意,站起身來準備去廚房看一下南希燉的花膠到沒到時候。要知道她這段時間被威亞勒得渾身青一塊紫一塊的,非常需要東西來補一補呢。

「啊?」安德莉亞有點兒茫然,哦了一下就完了?沒別的表示了?

瑪格麗特掃了她一眼,滿臉冷漠。要什麼表示?她跟這位女士又沒有對手戲,連拍攝的場景都是分開的,話都沒說過一句,壓根就不熟!一個陌生人死了她能有什麼表示?她看起來很慈眉善目嗎?再說了,飾演先知的格洛利亞·福斯特現在正因為糖尿病帶來的併發症躺在醫院裡,醫生已經下了病危通知,艾麗婭·霍頓只不過是給這個劇組本就煩惱的事情又加上了一重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別啊了,有時間去管這些閑事你還不如多管管你的肚子,都懷孕兩個多月了,別整天跑跑跳跳的,乖乖的養胎才是你該乾的事情,剩下的不用你管。」瑪格麗特一臉嚴肅的教訓著安德莉亞。

她親愛的助理小姐在一個禮拜之前因為清晨突如其來的嘔吐而被擔心老婆的菲利克斯送到了醫院,經過檢查確診已經懷孕了兩個月。這個猶如炸彈一般的消息完全轟飛了蘭登先生的腦子,現場為大家展示了一下什麼叫做一個男人最蠢的時刻。也因此瑪格麗特直接給她放了大假。反正她這個天天吐得死去活來的樣子誰看了都不能放心,還是好好的養著吧。

這就導致了這位女士每天除了跟自己的胃部奮鬥之外就是關注那些無聊的八卦事件,瑪格麗特這幾天沒少從她那裡聽各種八卦秘聞。不過她自己也鬱悶,怎麼人家的感情之路都是一帆風順,到了她這裡就磕磕碰碰了呢?

大概真的是平時的日子過得太順風順水了,上天總會在別的地方找點兒平衡,她從前年到現在已經被無數次虐狗閃瞎眼。這幫人還一個接一個的排著隊懷孕,先是維多利亞,然後是克萊爾,現在又是安德莉亞。唯一值得瑪格麗特安慰的是伊麗莎白現在還在上大學,沒有懷孕的打算,要不然她真的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一群閃光燈裡面的單身狗啊,聽著就好虐!

安德莉亞被瑪格麗特說得啞口無言,這確實不關他們的事,那位艾麗婭小姐只在劇組露了幾面,瑪格麗特跟她連見都沒見一面,再說了他們兩個又沒有什麼對手戲,這位女士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陌生人,這麼一想她還真的是管閑事兒。

「好吧,那我去幫你整理一下行李,你自己去法國要一切小心…..」因為懷孕不滿三個月被瑪格麗特強制放假安胎的安德莉亞拋開跟自己無關的事情嘮嘮叨叨的跟瑪格麗特交代著各種注意事項。

這位女士絲毫沒有受到孕期敏感易憂傷的普遍現象影響,她所有的不穩定情緒都給了八卦事業了,瑪格麗特的小教訓完全不會讓她有任何的傷心,轉眼就開始了忙碌別的事情。

《黑客帝國》續集中瑪格麗特的戲份主要都是集中在第二部裡面,而且這部電影越到後來男主角的戲份越多,瑪格麗特雖然是女主角,但實際上戲份要遠遜於基諾·里維斯,後面還死掉了。再加上她確實夠大牌,而且當初還直接把這部電影的後續賣給了華納沒有直接獅子大開口,所以在製作拍攝計劃的時候華納也投桃報李的把她的戲份集中在一起拍攝。反正她這種情況跟男主角從頭貫穿到尾不一樣,怎麼調整都不會影響到基諾·里維斯的時間安排。

而且他倆的關係又特別好,基諾·里維斯自己也不會對這種情況說些什麼,既然劇組裡面最大的大牌男女主角都沒有什麼不同的意見,那麼別人也說不出來什麼。

所以瑪格麗特就成了主要演員裡面最早離開劇組的一個成員。而其他幾個主要的演員在她離開之後還要繼續拍攝,包括跟瑪格麗特十分有精神共鳴感的kiki。這傢伙在進入劇組訓練之前就因為頸部手術而一直處在恢復期,整個訓練期間,他都跟一個裝滿了冰塊的大浴缸作伴。為了這點元家班把他的動作戲份都來了一個整個的變奏,在動作套路的編排上更突出手對手的格鬥而不是踢打,以便讓他能夠更好的完成,也因此他自己的進度如果不靠替身的話真的是沒辦法快起來。

瑪格麗特在劇組的時候他還有一個不但可以隨時蹭吃蹭喝並且可以毫無顧忌吐槽的小夥伴,現在他的小夥伴離開了他就只能自己一個人單打獨鬥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瑪格麗特過段時間還會回到澳大利亞繼續拍攝下一部電影,南希暫時沒有跟著一起離開,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憐的kiki在心中暗自想到。

還好瑪格麗特不知道這傢伙居然在慶幸這種事情,否則的話大概會讓他本來就一堆傷的身體傷上加傷,真是萬幸。

#

2000年5月6號,瑪格麗特乘坐的飛機降臨在了法國的尼斯機場。這次的旅行要比以前的旅行輕鬆的多,因為她終於不用再繼續窩在即使是頭等艙也沒有床的飛機上面了。瑪格麗特這次是一路在床上從澳洲睡到歐洲的。

四月末的時候瑪格麗特的私人飛機就已經在澳大利亞落地。這架線條流暢優美的私人飛機改裝自波音公司最新推出的機型,無論是外形上面還是機身工藝上面都讓人眼前一亮。內部設施完全參考了休斯大宅的風格,奢華低調,卻又十足的享受墮落,跟『威廉和莉莉安號』的風格一脈相承。嗯,大概是霍華德覺得瑪格麗特既然喜歡『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的裝修風格,那麼乾脆飛機也照著她喜歡的樣子來好了。

除了在內部裝修上面下了大工夫之外,這架飛機在飛行距離、乘客舒適性和燃油效率方面,也做出了重大的改進。它在空中的連續飛行航程已經達到了驚人的12000公里,完全能夠支持任何遠距離航行,省去了瑪格麗特因為私人飛機的連續飛行航程太短而需要多次落地的煩惱。比如說這次她就是直接從澳大利亞起飛,中間沒有經過停頓直接降落在尼斯,這讓她省去了不少的時間。

在內部環境上面。原本可以裝載超過三百人的空間被改建之後變成了能夠同時容納20個人的套間,每個套間都擁有獨立的衛生間跟 別誤會,這絕對不是美國好哥哥霍華德·休斯先生執意要讓自家寶貝兒的空中飛行生活變得多姿多彩。相對於異性戀已經有老婆的飛機師來說,這對兄弟要安全得多。畢竟人家的性向從小就是男,是絕對不會讓瑪格麗特產生任何困擾的。

而不會產生任何困擾的瑪格麗特看著那對身高六英尺(約1.83米)笑得一臉燦爛跟她打招呼的兄弟無語凝噎。

雖然gay的話確實少了很多麻煩,但既然都這樣了你怎麼不找兩個符合她審美觀的gay來養養她的眼睛呢?最起碼你給我找兩個金髮碧眼的德裔美男子啊!這種有著一頭溫暖的棕發,琥珀色眼睛的愛笑兄弟那兩張永遠都陽光燦爛的臉真的是很容易讓她這種黑暗生物心肌梗塞的啊!瑪格麗特覺得霍華德再也不是美國好哥哥了!

但鑒於自己提出的要求跪著也要繼續下去,瑪格麗特還是對這對兄弟露出了一個同樣陽光燦爛的笑容,默默的吞下了哽在喉嚨里的那口老血。反正他們也不需要時時刻刻的見面,對吧?

對個屁!瑪格麗特一下飛機就被人拍到跟一對帥得跟自動光源的兄弟站在一起的照片了!由於戛納電影節的原因,尼斯機場最近都會不斷的有明星出現,同樣的,這裡從一周之前就開始有狗仔在蹲點,以期多拍點照片賣給雜誌賺點外快,畢竟戛納這個小鎮也不是天天都這麼熱鬧,想要這種時效錢也就這麼幾天。

瑪格麗特這個等級的大明星即使是在歐洲也是有一定的影響力的,更何況這裡是法國?她全程使用法語拍完了一部法國電影,這讓一向驕傲的法國人怎麼會不喜歡她?奧斯卡影后能夠說一口流利的法語,她一定是對法國愛的深沉,這多讓法國人自豪啊!

所以當經驗不足,以為只需要提前兩三天達到就不會引起記者們注意的瑪格麗特走下飛機的時候她簡直都要蒙圈兒了!即使帶著墨鏡她依然覺得那一堆的閃光燈的光芒太過強烈,咔嚓咔嚓的聲音更是讓人懷疑身處的位置不是尼斯機場而是新聞現場發布會。萬萬沒想到法國的記者也會這麼熱情的瑪格麗特都快要淚流滿面了,簡直失策!

「瑪格麗特,你對《天使艾米麗》進入主競賽單元怎麼看?」

「瑪格麗特,你對拿到這次的最佳女演員獎有信心嗎?」

「瑪格麗特,聽說你在拍攝電影的時候跟男主角假戲真做,這是真的嗎?」

「瑪格麗特,你會繼續跟法國導演合作嗎?」

「瑪格麗特,你覺得能打敗妮可·基德曼獲得最佳女演員嗎?」

…..

成排的話筒跟問題還有不斷的拍照聲讓瑪格麗特覺得她好像又回到了好萊塢那個娛樂至死的地方。看來戛納這幾年的商業化讓這個電影節除了在國際上面擴大了影響力之外,也讓本土的娛樂事業有了長足的發展,當然,也許僅僅只是在電影節舉行的這段時間而已。但無論如何,瑪格麗特覺得單靠著自己是走不出去了,因為今天機場裡面根本就沒有別的明星來為她吸引火力!

還好哈特兄弟,嗯,就是那對雙胞胎飛機師及時伸出了援手,聯合了來接瑪格麗特的讓·皮埃爾·熱內在一堆的話筒跟問題當中拯救了瑪格麗特,一路充當暫時的保鏢,將這個被人圍攻的小可憐安全的送到了車上。

發動了車子離開機場之後幾個人才鬆了一口大氣,終於擺脫了這群可怕的記者們。

倒是瑪格麗特感到十分疑惑,《天使艾米麗》這部片子現在還沒有上映,為什麼這些記者們會對她這麼熱情?

這個問題得到了熱內的一個苦笑。

拜瑪格麗特所賜,這一版本的《天使艾米麗》在製作上面因為得到了多方面的贊助而更加精緻仔細,再加上演員實在是將人物詮釋的太精彩,熱內在後期製作的過程中就忍不住興起了將電影在戛納電影節上面進行首映的心思,而他的這種心思也得到了投資公司的認可,所以這部電影才會一直沒有上映而是直接拖到了現在。

別說搞藝術的人沒有商業頭腦,熱內絕對是一個在藝術上跟商業上都非常有腦子的導演。

如果《天使艾米麗》在戛納電影節上面拿到了獎項的話勢必會增加影片的影響力。縱然沒有奧斯卡對影片票房的加持力度那麼大,但歐洲三大電影節上面獲獎的影片也是從來都不愁賣的,區別在於賣出的價格有高有低而已,熱內就是打著拿獎讓電影賣出去的價格更高的主意。

更何況這片子的主演是奧斯卡影后,還是一個在商業電影上面都非常有作為的影后,她的作品在世界範圍內都很有影響力,沒見這部電影連配音都有好幾個版本嗎?英語、法語、德語、義大利語….熱內早就將眼光瞄準了法國以外的市場。要是《天使艾米麗》在戛納上面也能斬獲一個獎項的話這片子無論是在歐洲還是北美都會賣出一個讓人十分滿意的高價。這種誘惑你讓一個有野心的導演怎麼抵抗?

但前提是獲獎!沒得獎的話《天使艾米麗》當然也會賣的不錯,但肯定沒有得獎之後的價格高,影響力也沒有拿到獎盃高。

戛納電影節近年來的商業化讓熱內本來十分有把握讓電影獲得一個主競賽單元的獎項,再加上本屆戛納的評審標準就是「感性重於知性」,還有什麼會比一個法國姑娘通過自己的努力從一個孤僻內向的女孩兒變成一個收穫了愛情的姑娘更符合這個標準的嗎?

還真就有!那個澳大利亞的導演巴茲·魯赫曼帶來的《紅磨坊》給了熱內重重的一擊!

看完了預告片跟劇情介紹之後熱內差點兒沒掀桌子,媽蛋,這是來砸場子的吧?是吧?

同樣的色彩絢爛,在顏色上面的運用登峰造極;同樣的風格復古,讓觀眾忍不住會沉迷於過去的時光之中;同樣的是關於愛情的電影…..兩部電影簡直撞梗太多!

區別在於一個是愛情浪漫喜劇,另一個是愛情悲劇,他的電影裡面女主角最終找到了自己的愛情,魯赫曼的電影中女主角則是在找到自己的愛情之後掛掉了,為電影又蒙上了一層悲劇色彩。種種比較簡直讓熱內心塞的要命。

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就是自己電影中的女主角無論是長相還是演技都比《紅磨坊》中的妮可·基德曼強。

可是現在《紅磨坊》這部來自好萊塢的歌舞大片成為了電影節的開幕影片,這讓熱內有種不好的感覺。吉諾·雅各布近年來一直大力推行戛納電影節的商業化,本屆電影節居然還有像是《怪物史萊克》這種完全商業化的動畫片參加競賽,他很懷疑對方會不會為了討好好萊塢,加大電影節的影響力而強行推《紅磨坊》上位,這簡直讓熱內都快要鬧心死了!

但是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跟瑪格麗特這個同樣來自好萊塢的姑娘說?而且那個巴茲·魯赫曼還跟她合作過兩次,第一次合作就將她推上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寶座,第二次合作鞏固了她票房巨星的地位,在這姑娘面前說人家不好也太那什麼了。

所以熱內就只能暗自嘆氣,委婉的跟瑪格麗特解釋了一下其中的內情。

「我們的電影有個勁敵,《紅磨坊》,你知道的,妮可·基德曼跟伊萬·麥克格雷格主演的愛情悲劇,講的還是十九世紀的法國巴黎的故事,在競賽上面天然的具有優勢。再加上戛納最近幾年一直致力於將自己的影響力推廣到全世界,在獲獎影片的選擇上面也更加商業化,我很擔心《天使艾米麗》會因此而沒有收穫。」

雖然每部電影後面都會有公關跟私下的交情在推動,畢竟戛納的評委總共才十個人,不像是奧斯卡那種幾千人在做評選,很容易就會受到各方面的影響。熱內自己就通過他在法國的人脈跟公司本土的性質原因得到了好幾個法國評委的支持。但架不住吉諾·雅各布這老傢伙在背後的操縱啊!

他要是一心想要將戛納的影響力推廣到好萊塢而對《紅磨坊》讓步的話別人也阻止不了他,畢竟他才是這個電影節後面的真正大佬。

「《紅磨坊》?」瑪格麗特眨眨眼,她還真不知道這部名片居然參加過戛納電影節,對這部電影最大的印象也就是妮可·基德曼因為這片子拿到了一個奧斯卡的提名以及因為拍攝這部電影跟伊萬鬧出來的緋聞。沒想到現在居然能讓熱內這麼發愁,那麼在電影節期間一定要去看看。

不過看到這麼發愁的熱內,瑪格麗特還是安慰了他,畢竟同時作為導演跟製片人他在這方面的壓力確實很大,電影要是不賺錢的話他就沒辦法讓別人繼續投資自己的下一部電影,那麼籌備了好幾年的電影也就要繼續拖下去。這真的是挺愁人的。

「別擔心,讓,要相信你的自己的才華,更何況這裡是法國,《天使艾米麗》要比《紅磨坊》有優勢多了。」瑪格麗特說,

她這句話倒也不是純粹的安慰,法國人一向驕傲而又排外,《紅磨坊》這片子可不是他們本土出產,無論是導演還是演員還是製片公司,一水兒的好萊塢標準製造。以法國人向來瞧不起好萊塢商業流水線的習慣跟戛納的一貫審美標準來看,這片子未必能夠在電影節上面拿到想要的獎項。

而且她才不相信熱內沒有靠著自己在法國根深蒂固的人脈們對評委施加影響。看看今年的電影節評審團的人選們,十個人評委裡面有四個是法國人,剩下的六個人裡面分別是來自瑞典、英國、義大利、突尼西亞、美國,中國台灣。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評委們都是獨身一人,他們怎麼跟四個人的法國本土評審人員比?

瑪格麗特搖了搖頭,無論是從哪個方面來說,《紅磨坊》這片子都沒有什麼戛納的獲獎相,熱內純粹是杞人憂天,只不過是當局者迷而已。 「或許是我太過擔心了。但你知道的,梅格,作為一個法國人,戛納是我的追求目標,在這方面也只有凱撒獎能讓我更激動一些。面對著這個獎項的時候我很難用一種平常心來看待,就跟美國人和英國人一直追逐著奧斯卡一樣,法國人對戛納也沒有抵抗力。」熱內勉強的笑了笑,自嘲了一下自己的這種無法淡定的心態。

瑪格麗特說的話他自己也明白,但明白是一回事兒,做不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兒,理智跟情感這種東西不僅僅是簡·奧斯汀筆下的產物,它在現實中無所不在,熱內要是真能夠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思想的話《天使艾米麗》也不會拖到現在還沒上映就等著在戛納電影節上面大展拳腳。

要知道這片子可是二月份的時候就剪完了,如果不是為了參加戛納電影節早就上映了,哪會拖到現在?即使是柏林電影節能去逛一圈兒了好嗎?

「其實好萊塢也有不少人不在意奧斯卡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獎項這種東西從來都是三分實力七分運氣的,你著急也沒用,還不如靜觀其變。」瑪格麗特撇撇嘴,就十個人的評審團,要是有著過硬的實力還搞不定的話這也太浪費了熱內的法國人身份。

「但願如你所說吧,希望上帝這次站在我的這邊。」熱內被瑪格麗特這麼輕鬆的口氣一感染,也沒那麼愁眉苦臉了。只不過對戛納過度商業化的擔憂依然盤桓在心中,實在是吉諾·雅各布這老傢伙的心思太過昭然若揭,讓人不得不擔心。

實際上經過了漫長的時代發展之後,當代的電影業早已不是幾十年前的電影時代,拉出一部票房大片來你不但能夠從其中找到娛樂性,也能從裡面品味出藝術感。隨著時間的發展,歐洲的電影業已經越來越衰減,似乎這片大陸上面的藝術家們都走入了死胡同,拍攝出來的電影大多數是給一小部分人看的,甚至不乏拍出一堆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哲學片。這種情況也反映在本土的電影市場上面,拿法國自己舉例,本土的電影市場佔有率是逐年降低的。

這也是為什麼戛納電影節會越來越商業化,不再端著高高的架子的主要原因。他們需要更大的影響力來增加電影節的收入,用這部分收入來回饋在藝術電影上面的支持。

人人都只看到了諸如奧斯卡、戛納、柏林、威尼斯等電影節的輝煌,但卻少有人注意到這些獎項背後的運作,姑且先不提遠在北美的奧斯卡,只說法國的戛納電影節。

電影節不是你給個名頭,划個場地就算完事兒了,它需要一個能夠向各界展示自己的平台。

跟柏林、威尼斯這兩個向大眾出售電影票的電影節不一樣,戛納並不對外出售電影票,他們只對業內人士開放。想要參加所有官方場次放映或者活動,除了電影節註冊人士,就必須是持有電影節發出的請柬人士,而管的寬的戛納組委會禁止這些請柬在私下裡的交易。那麼問題來了,票房沒收入,請柬沒辦法炒黃牛,辦電影節的錢怎麼辦?

根據計算,戛納電影節舉辦一場下來的費用大概在2000萬左右,這可不是盧布跟日元,2000萬歐元不是個小數目。雖然這個數字中有一半兒會由政府買單,但剩下的那一半還有1000萬的缺口呢!

政府方面還好說,法國文.化.部下設的國家影視中心cnc掏出300萬,電影節舉辦的地點戛納市政府出資200萬,然後是關於電影放映場地的使用,評委們最後評定的別墅以及酒店方面的贊助,這部分不會直接使用現金,但摺合下來也有約350萬到400萬左右的金額。而這其中還不包括戛納當地為了維持治安而出動上百名的警察需要的龐大開支。

接下來就是剩下的那一半需要私募的資金。在這方面承辦電影節的法國國際電影節協會運作選擇了引入贊助商來堵上資金的缺口。

這其中就包括了法國電視台c.a.n.a.l、法國航空以及為頒獎提供獎盃的珠寶品牌跟電影節上面的官方化妝品牌和汽車品牌等一系列的贊助商。

大家都不是傻子,看到了有賺錢的機會才會撒手放錢,這就跟投資電影是一個道理,暫且不說戛納當地會在這場不到兩周的盛會中得到超過2000個的就業機會,將近2億歐元的收入一類的,只說電影節的贊助商。

官方的化妝品贊助商一簽就是五年的合同,每年電影節舉行都會在會場周圍看到各種林立的品牌廣告;汽車的贊助商在這場盛宴中將至少有超過一百輛的汽車投入使用,整個電影節期間戛納的臨海大街上面都將會被這些車輛充斥著,更不用說那些專供紅毯使用的專車,全世界的鏡頭都對著這些車輛的品牌,這種大面積曝光的廣告你去哪裡找?

但就跟電影拿獎之後才能賣的更好一樣,這些品牌本身也是沖著戛納的國際影響力來的。一旦它的影響力下降,那麼各個品牌商也會相應的降低自己的贊助數目,如此一來戛納電影節就會變得有些寒酸跟掉檔,畢竟贊助商也是分層次的。到了最後就會形成一個死循環,贊助越來越少,電影節影響力越來越弱,依靠著電影節而產生的衍生項目也越賺越少…..

跟歐洲電影逐年衰弱的情況相對的是好萊塢市場在全球的攻城略地,工業流水線打敗了藝術,歐洲本就脆弱的電影業在這頭巨獸面前不堪一擊。連本土觀眾們自己都不喜歡、看不懂的電影你指望它們去征服世界?別逗了!

而面對著堅決扛起藝術大旗一條道走到黑,把電影節作死和大力扶持商業電影,跟好萊塢接軌,用從商業電影上面賺取的利益扶持更多的藝術電影這兩條路,老奸巨猾的吉諾·雅各布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該怎麼選擇。所以到了現在戛納雖然影響力遠超威尼斯跟柏林電影節,但在藝術性上面是真的回不到過去了。

這次的《紅磨坊》是裹夾著好萊塢大製片廠二十世紀福克斯的巨大發行力度衝進戛納的。如果單論電影的內涵跟藝術性的話,作為一個搞藝術的法國人,熱內當然看不上這片子,一股子的浮華氣息跟刻意製造,怎麼跟《天使艾米麗》比?它有《天使艾米麗》的內涵嗎?有《天使艾米麗》所傳達的氣息嗎?能夠讓觀眾們在觀看的時候又哭又笑,看完了之後還意猶未盡嗎?

《紅磨坊》撐死了就是一部用歌舞包裝的爛俗爆米花電影,但問題是這片子的製片成本是《天使艾米麗》的三倍還多,打著復興歌舞片的旗號,噱頭十足,又是好萊塢的本土電影,在發行上面甩了自己的電影一大截,熱內怎麼能不擔心?

他現在已經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聽取另一個製片人的意見將電影在北美的發行賣給好萊塢的大製片廠,這片子有瑪格麗特做女主角,完全不愁賣。要是現在有好萊塢的大製片廠做背景,再加上這部電影的法國血統,完全可以在戛納上面實現一下橫掃。

但是他當初太過驕傲了,認為完全可以在戛納電影節上面拿到一座獎盃之後再去跟好萊塢談判,這樣他就會佔據主動而不是被動的被人壓價。果然他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商人!熱內哀嘆。

「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去參加一個聚會,到時候會有很多歐洲文藝界的人士參加,這或許會對你拿到最佳女演員的獎項有幫助。」熱內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對瑪格麗特說。

法國本土還是有一些藝術大師的,但毫無例外的,這些人都已經年事已高。近年來法國電影的衰減讓這些民族主義者非常不安,他們迫切的需要讓國內再出現一些在電影上面能夠擴*國電影影響力的導演,即使這個年代已經難出大師,但大導演還是有可能出現的。本屆的評委中四個法國人也受到了這些人的影響,所以熱內當初才會有那麼大的信心。

他其實是有點兒惋惜的,要是朱迪·福斯特沒有拒絕本屆電影節的評委主席邀請就好了,那樣的話瑪格麗特這個戛納影后的位子就無比牢固了。現在的這位來自挪威的主席莉芙·厄爾曼有什麼傾向性還真是不好說。

「你安排就好了。」瑪格麗特對這些其實並不在意。

她在獎項上面沒有什麼追求,沒想過要讓自己名留青史什麼的,也因此在挑選電影上面隨意的很,可著自己的心意來。來戛納參加電影節本來就是為了電影的宣傳義務來的,間或著放鬆一下自己,能不能拿獎對她來說真的不重要。

說到底,她的事業在好萊塢,戛納對她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更何況連奧斯卡她都拿到手了,別的獎項就更不在乎了,難道她還能把自己的事業搬到歐洲嗎?

不過,熱內確實是對電影充滿了熱情,既然如此她也不介意跟著出去溜達溜達,就當是瞻仰一下前輩們的風采了。

「那我明天上午來接你。」熱內露出一個笑容。即使他沒辦法拿到金棕櫚大獎,至少要讓瑪格麗特不虛此行,她完全值得這座獎盃。

他現在萬分慶幸當初艾米麗·沃森拒絕了這個角色才會讓他遇見瑪格麗特。這個女孩兒真是受到了上帝的寵愛,演 雖然阿佳妮是法國的國寶級人物,但熱內其實不怎麼喜歡她。

這大概也跟他自己不是很喜歡悲劇的原因有關,阿佳妮最擅長的那種執著到瘋狂、為愛為理想不顧一切的藝術女性形象跟他理想中的完美女性簡直背道而馳。那種倔強又帶著神經質的感覺真的是讓熱內喜歡不起來,即使她長得再漂亮也是一樣!

而瑪格麗特,這姑娘雖然也演過那種為愛瘋狂,甚至死亡的角色,但本質上卻跟阿佳妮不同。

熱內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瑪格麗特其實是個相當寂寞的姑娘,這種感覺在見到她對艾米麗那種深刻到骨子裡面的詮釋之後更加強烈。而在拍攝期間的相處又讓他見到了生活中的瑪格麗特跟電影中角色迥異的理智跟冷靜。他有時候都在奇怪,這姑娘的性格這麼冷淡,到底是怎麼演出那些情感炙熱的都可以穿透熒幕的角色的?可以說瑪格麗特從影至今,居然連一個跟自己相似的電影角色都沒有接過,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熱內也只能將之歸於瑪格麗特的演技太好,戲路太寬上面。

將瑪格麗特送到定好的酒店之後熱內就離開了,他還要去《天使艾米麗》的放映廳觀察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改動的地方。另外他跟人約好了晚上一起去自助聯絡感情,即使對手太過強大也不能放棄得獎的希望,多跟朋友聯繫聯繫還是有好處的。

熱內離開之後,哈特兄弟跟『飛翔的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的兩位空姐米婭跟貝琪就齊刷刷的看向了瑪格麗特,所以老闆你什麼時候離開法國?給個準確的時間,我們好去happy一下,感受感受法國的浪漫~

呵呵,瑪格麗特看著眼前這四個俊男美女,再參考了一下霍華德塞給她的那幾張簡歷跟過往調查表,感覺她還是太嫩。這幾位可是貨真價實的花花公子跟花花公主啊,雖然還不到三十歲,但人家的情史是按照『打』來算的,在整個航空界都能排的上號,完全讓瑪格麗特這個小菜鳥望塵莫及。

「二十三號我們飛回澳大利亞的,中間的時間你們隨意。」瑪格麗特對著四雙沖著她發射著熱情的眼睛抽了抽嘴角說。兩個gay跟兩個異性戀的女人,對她發散魅力有毛用?簡直是浪費!

打發走了四個礙眼的傢伙瑪格麗特才跟著侍應生走進了自己訂好的房間,準備休息倒時差。

哦,對了,忘記說了,『飛翔的威廉和莉莉安號』這惡俗的名字是瑪格麗特給她的新寵飛機起的名字,就漆在飛機的機身上面呢。不過現在是2001年,並沒有一艘『飛翔的荷蘭人號』來告她侵權,所以她使用的非常愉快。

但是很可惜,瑪格麗特剛剛洗完澡換上睡衣就接到了一通電話,來自伊夫·聖·羅蘭的現任創意總監亞歷山大·麥昆。

「你明天到?」瑪格麗特驚愕,不是說好了把禮服快遞過來就好嗎?你來幹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